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加法减法 胜法败法(上)

    “当然,再怎么复杂变幻,也需要一定之规。光色之白,绢色之白,其中法理绝不相同。”

    白衣不动声色地离开了罗刹鬼王的怀抱,问道:

    “光色如何?绢色如何?”

    “若八景宫钉死了紫极黄图、勘天定元,顽固到底,我的做法,便如求绢色之白,只能将杂色洗去,抽离,再涂画新的色彩。这样的话,前面的手续也太繁琐,效果也不甚佳,不如重找一块素绢抹画——便如你所思所想。”

    白莲沉默片刻,罗刹鬼王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强行使血狱鬼府、九天外域以及真界相撞,动摇天地法则体系根基,至于死伤几何,对真界造成多大的破坏,都不在她考虑范围之内。

    反正在抗压性上,无数劫来被浑蒙太古这等存在折腾够了的血狱鬼府,以及亿兆妖魔,要比真界这边强韧太多了。

    对罗刹鬼王来讲,只要能彻底洗掉巫神的影响,信众又能维持,怎么做都无所谓,可说是省事儿又省心。

    罗刹鬼王又道:“若如光色之白,就是合力。各方都是一个目标,只是模式之分、方法之别,大家共同发力就好。这就需要八景宫改换头脑,明白大势……我知你与八景宫、与玄门颇有渊源,你想要哪种?”

    白莲不假思索:“后者。”

    “一是做减法,一是做加法,后者自然更趋于圆满,吾意亦如此。”

    罗刹鬼王语意淡然,随后就是一个转折:“不过,做来当真不易。八景宫且不说,只一个羽清玄,就让人烦心,和她师傅简直是一个模样。当然,还有渊虚天君,他们在一起,好像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罗刹鬼王丝毫不掩饰自家的不满情绪,可到这里,她忽然不再说话,神思略有偏移,又低头看脚下的废墟。

    白莲稍退半步,进一步拉开距离。

    她不知罗刹鬼王在想什么,但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

    也没过多久,罗刹鬼王低声道:“是啊,他们在一起……”

    很快,罗刹鬼王回了神,微微而笑:“好像我需要再仔细推衍一下。你也来看?”

    白莲苦笑,罗刹鬼王的推衍,她以前是看过,却从没有真正看懂过。

    罗刹鬼王信手一抹,虚空便着色彩,又有独特架构,涂抹出真界之形,正如罗刹鬼王所言,色呈玉白,一看就是模具之类,其形如悬空之碟。

    其外围无色透明,包容如气泡者,是九天外域,范围相去百十倍。

    再有一类颜色,如墨汁入水,丝丝缕缕,零散分布,那却是血狱鬼府。

    这种虚空背.景下,不存什么上下四方的概念,很多位置都有交叠,却不在一个层面,要想直观表现,这种以真界为参照的拟化方式是最接近的。

    墨色较浓的地方,已经渗透到了真界之内,比如天裂谷、比如北荒,比如东海。

    但更多还是墨色较淡或者完全不存在的地方,占了绝大部分。

    在这黑白相间的模具中,又有红、绿、蓝三色光丝,扭曲盘转,纵横交错。

    白莲知道,这三色光线,就代表了“天之三法”的主要脉络。

    这已经是抽离了更复杂的东西,也显得更为抽象。

    如果抛弃理性的认知,只从表面看,整体上其形如球,切面如轮,花色迷离,但在白莲感觉中,更像是一座牢狱——或许也是受到罗刹鬼王理论的影响吧。

    罗刹鬼王纤指抹过,有泠泠弦音,拂过耳畔。

    三界天通,便是各有差别的法则体系贯通,其中更以天之三法为主导。

    在罗刹鬼王计划中,第一时间相融合、相适应的,是以天之三法为主,至于其他六种根本法则,则需要更漫长的时间适应、熔炼、异化,此时暂可不论。

    红、绿、蓝三色各有所指。

    除了对应太虚、动静、造化三个根本法则以外,也有对应的实体目标。

    罗刹鬼王拔弦的这根,色呈幽蓝,颜色乱离,不如之前稳定,就代表已经出现了变数,由此更影响到其他的颜色。

    太玄魔母、羽清玄!

    其实细细看来,红、绿、蓝三色光线丝,每一个都有微幅的动荡和色彩变化,证明在未显示的层面,有多种影响因素,干扰了罗刹鬼王的布局。

    但哪一条都没有羽清玄这样,直接动摇了根本。

    不过很快,罗刹鬼王又是一抹,除了蓝色以外,其余两色光丝却是变得稳定许多,似乎是去除了某个负面因素。

    哪知罗刹鬼王又摇摇头,两色光丝便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如此反复斟酌,在罗刹鬼王这里,是非常罕见的事。

    白莲正奇怪的时候,耳畔传入声音:“你的成道根本,在渊虚天君那里?”

    “……是。”

    “在北荒时,你与他打过交道,也舍了人情出去,如今是该收回来的时候了。”

    “王上?”

    “这段时间,让他多动动,看看表现。”

    白莲微怔,罗刹鬼王的意图,她大概理解,可如今已经是计划的后期,哪还有试探的时间?

    “有时间。”

    罗刹鬼王看穿了白莲的心思,又伸出手,在三色弦丝上轻拨,荡漾出微微色晕。

    “刚刚,辛乙到蕊珠宫去了。”

    白莲讶然道:“他们出手了?”

    “走亲访友。”

    罗刹鬼王笑吟吟的,心情看来是真的不错。

    虽然罗刹鬼王喜怒无常,但已经确定的战略目标,被强行干扰,怎么也不会是这种反应。

    白莲隐约有些想法,不过她不会在这上面浪费时间,直接开口相询:

    “请王上解惑。”

    罗刹鬼王也不多方,意念动处,在真界模型的旁边,铺开了另一幕影像,映出真界之中,某种位置。

    那里天光黯淡,妖气如云,覆盖万里区域。

    而在中央,有一片山峰群聚,其上或明或暗,灵光隐现,有如珠链串起,自蕴法度。

    在漫天妖云之下,“珠链”看起来明暗不定,如风中之烛,却一直在坚持,不管是什么境界的妖物,但凡强突进去,莫不被绞杀成粉,死无全尸。

    在影像收纳全局的时候,能够看到,有一道起伏的波线,一直干扰影像的清晰度,那是虚空变化引起的元气动荡,以及一整串连锁反应。这种情况下,就是罗刹鬼王想要拉近视角,都很难做到。

    这里就是蕊珠宫。

    两日前,六蛮山妖众突破了大雷泽,在罗刹幻法掩护下,避开了所有人的耳目,兵锋直指此地,如狂飙巨浪,要将这天南支柱摧折。

    然而,百万妖众,却是正正撞上铁板。

    飞泉山下,前锋已经被绞杀了近万,长生级别的大妖都死掉了三个,却是没什么亮眼的战果。

    到后来,还是布下妖阵,汇聚百万妖众的力量,以神意攻伐的手段,形成冲击浪潮,蛮横扫过飞泉诸峰,这才将宫里压制住。

    而藏身在妖众阵中的罗刹教强者,则利用这边神意攻伐,点染勾画,形成迷幻之境,意欲切入情绪层面,搅乱人心,使蕊珠宫不攻而自破。

    这也就是刚刚的事儿。

    才形成了有效的攻伐手段,哪知变数又生。

    天上妖气阴云破开,一个矮矮胖胖的人影,就那么凭空出现,视百万妖众如无物,咧嘴一笑,大喝出声:

    “湛猫儿,手下败将,你的苦主来了,还不出来迎接?”

    很快,飞泉山上,便有人嗷声回应:“赖皮鬼,我明明赢你一局了阿呜!”

    “那……咱们再比比?”

    “比什么?”

    “这个嘛……”

    矮胖人影,也就是辛乙稍稍一顿,便是长笑。

    便在此刻,他顶门清光冲天而起,接引浑蒙朴初之气,自天而降,又翻涌而起,往复之间,阴阳开合化生,层层世界铺开。上究真妙,下及红尘。道韵悠然,人声依稀。

    一气冲霄,三十六天!

    这一路无上神通级别的手段使出来,百万妖众,当即大乱,辛乙虽没有大开杀戒,扫荡四方,然而不管是哪个撞进来,都是被瞬间黜落境界,更严重干扰了阵势排布,转眼间就有大批妖众,遭神意反噬,死伤不可计数。

    辛乙悬空而立,似近在眼前,又似远在天外,只有笑音依然:

    “我八景宫的这套手段,也不比旁人差吧。咱们就比这个?”

    画面定格在此。

    白莲秀眉微蹙,在琢磨辛乙意有所指的言语。

    耳畔听得罗刹鬼王悠悠话语:

    “三十六天的设计,确实还可以。这消息,我算收到了——八景宫难得转了性子,我们怎么也要给人几分薄面。蕊珠宫这边,就先让过去吧,此时拿不住羽清玄,旁的也没什么意义。”

    “可是百万大军……”

    “此等军势,确实不好挫折,神霄宗那边,份属玄门,暂时也不要动。那么,就往南去好了。”

    “南边?”

    “此界除了那些门阀大宗,便是几个铜臭之辈,胆气衰弱,难以求变,偏偏还控制着巨量资源,让人颇不爽利。眼下,就给他们放放血。让那十三头大妖动一动……一月之内,南海,我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