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云外论局 狱中演法(中)

    允星直视两位师长,没有做任何遮掩:

    “如果不计较任何限制条件,宗门的实力冠绝天下,没什么问题。仍在籍的二十二位地仙,短时间里能赶回来的,怎么也有十二三位,再算上同属玄门的盟友,足以盖压一界,便是与天下为敌,又能怎样?

    “然而,这样的比拼,不是在域外斩妖除魔,主战场是在真界,也不可能脱离真界。如此一来,能塞到真界来的,有几位?

    “以陆沉之战推论,七个地仙已经砸出了天地大劫,那么,轰碎真界还远吗?需要八位还是位?这还要算上对方的战力,能排出的至少要打个对折,我们的优势……荡然无存哪。

    “刚刚辛师伯所言,最是在理。西方佛国当年有道轮回支撑,十法界初见雏形,才勉强禁住了几十位地仙大能的乱战,但到最后还是将几十劫来积攒下的本钱消耗一空,连道轮回都没保住。

    “如今战事再起,真把真界砸个稀巴烂,罗刹鬼王还有血狱鬼府的亿兆妖魔,妖魔现世,百鬼夜行,对东海那位来说,没有任何问题。我们难道只靠几处虚空世界里,迁徙的黎民百姓吗?”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看两位师长的反应。

    越到这种时候,连山越是沉静。眉头也不皱一下,整个便如泥雕木塑一般。

    至于辛乙,则对他眨了眨眼:“我看你还没说够,后面呢?”

    允星咧嘴一笑:“其实两位师伯早就看出来了,就像我们的本钱不像数字上看的那么厚实,我们选择的余地其实也不大——否则大家也不会这么烦恼。

    “这样其实不错,早发现早好,免得到最后才明白,其实大家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到那时,就真的被动了。”

    连山瞥他一眼:“要言之有物。”

    允星叹了口气:“其实弟子意思是,既然我们八景宫并不能压制一界、包治百病,要靠别的人、别的力量来实现目标,那么,我们选择的方向,就受制于其他的因素。

    “比如今日之事,上清、蕊珠宫隐隐连成一线,蕊珠宫再没有了选择,上清那位大人的选择余地也就有等于无,那位大人没的选择,想用借助他的力量的我们,余地还能有多少呢?

    “这只是今日一事,已经如此,与紫极黄图、勘天定元相关之事,何止千百计?一层层累积下来……什么是人心大势,这个就是。如立流,砥柱什么的,真的不好当。”

    连山、辛乙二人闻言,又对视一眼,由后者开口:

    “如何?”

    连山终于又展露笑容:“这百多年来,允星你虽是韬光养晦,却也不曾折了锋芒。”

    不管允星的说法如何,这份清晰**、有本有据的思路,正是八景宫需要的。

    允星却是笑道:“世人将弟子和陆素华比;和东沧子、林清渔比,其实弟子自愧不如。弟子所擅长的,与修行无用,也就是在本宗之内,否则能不能步入长生,都不好讲。”

    辛乙摇头道:“自谦太甚便是自傲,你最擅长的是,是充分运用资源,多多益善,在小门小户,或许就是个真人,但在八景宫内,地仙可期。但最关键的,是不着眼于一时一地,正是宗门所需。

    “三五劫内,你未必能成就地仙尊位,成就与否,却是必然。当今之世,不是你的……”

    “未来也不是。”

    允星有些怅然,又是轻松:“若早十五年,弟子必不会如此想法;而如今,不怕给两位师伯笑话,允星能立于云山上,清虚天,观白云苍狗,流年变幻,于愿已足。”

    辛乙与连山又是对视,允星之言,出于衷心,而其虽言不争,却已经划出了底线和根本,便是这云山和云外清虚之天。

    八景宫不需要雄才伟略的“雄主”,有谨守门户的稳重,且不板滞,已经足够。

    虽然现在还远不能说,允星就是未来八景宫的掌教圣人,可这份心态和见识,便是一份真正厚重的资本。

    其实连、辛二人本没有涉及这一范畴的意思,但几句话的功夫绕过来,回避也没必要了:

    连山便道:“数劫之后,谁也不能料想。当前的事,还是要做。你且说说,若要你来做事,对当下这局面,又该如何?”

    允星不加思索地回应道:“八景宫走到今天,不是我们做了什么,而是我们没做什么,最起码,是在该做的时候做事,不该做的时候坚决不做……”

    乍听起来,这话又和他前面的言论相悖,不过,辛乙也好,连山也好,都听明白了里面的意思。

    这仍然是符合八景宫的处事哲学,只是有着眼读的不同。

    “弟子以为,做与不做,要有本有据,这个根据,包括时势之变,还有最基础的实质根基。以宇宙之大,罗刹鬼王为什么要冒着风险,在真界折腾?正是她身为神主,无可奈何之故。

    “神主境界,不比地仙逊色,为何落得如此窘境?却又真界特殊的法则结构之故。

    “掌教圣人处授课时,弟子便有一份感觉——真界是真的不同的。天地宇宙,不可能是有明确心、有规矩法度、严丝合缝,分毫不乱的体系,但真界绝大多数时间,是这样的。

    “而想要维持这种体系,总体上就需要一个闭合的状态。所以真界与无尽星海有双层缓冲,天外域是一重,碧落天域又是一重,连续的缓冲、梳理,体现的是巫神的规则。

    “而这规则是单向的,没有向外扩张,影响不了无尽星海。等法则排列组合到了极限,自然就僵滞了,这个极限,其实就是地仙、神主。”

    辛乙抚掌笑道:“能有这等见识,地仙尊位于你,真真只是时间问题。”

    不是说见识到了,就能成就地仙,但以允星特殊的资质,却是最适合这样的修行道路。

    允星对此,也是真的不怎么在意,只笑了笑,便续道:“从这个角度看,地仙要去域外,去无尽星空之,其实就是将真界的法则规矩带出去,间接做了疏导,使单向的规则外流,如果没有……真界早就崩溃掉了。

    “但是,地仙出得去,神主出不去。说是五大神主,其实佛祖、道尊、那位魔主不提,对真界来说,每个世代,真正发挥作用的只有一位,也只能承载一位。

    “人心胜天心,故有天地法则难承之重,万物因果照映之身,不离此界,浑同此界,长以此往,神主就成了真界法则体系的核,也是注定了要僵滞掉的体系的心。

    “故而,在法则体系规则不得不进行‘调整’的时候,便有剑修大兴于世,反噬使神通广大如巫神也陷入沉眠,西方佛国的‘十法界’,也成泡影。真界闭合的体系是注定了这样一个结果——东海那位是亲身经历的,她难道就乐意?”

    辛乙呵呵发笑:“言之成理!巫神变,成就了真界,但这终究只是他证道之用,某种意义上,是与广袤宇宙格格不入的,这就是封闭的根源,也是他加在此界生灵身上的桎梏。

    “所以你觉得,东海那位的心思,表面上看,是要把真界这盘子砸碎了,重新拼一个自己喜欢的花色。实质上,她是要趁此机会,把整个体系的性质改变掉……是不是?”

    允星垂首道:“弟子是这么想的。从封闭到开放,内外贯通,她辗转腾挪余地变大;从另一个角度看,很多人的余地,像是论剑轩、各魔门、旁门、邪门,都是如此,所以,她某种意义上,得了人心之势。”

    “有趣的想法。”

    连山不置可否,淡淡道:“但我玄门,有道尊法统,成就地仙尊位,很大程度上便可摆脱巫神桎梏,若有决断,‘合道’而去,也未尝不是一种选择。维持真界目前的形势,对我玄门而言,最是有利,这一读,你可知晓?”

    允星眨眨眼,满脸无辜:“那弟子还要说下去吗?”

    连山哑然,辛乙则笑道:“成,就按你的思路来,纯搞推衍设计,咱们也来乱取胜。”

    紧接着便问:“有一读你不能忘了,按照那位的设计,由封闭到开放,是从大肆破坏开始的,那么,此界亿兆生灵如何?”

    “体系破坏掉了,必须再搭建起来,否则真界崩溃,只在旦夕之间,亿兆生灵,难有噍类。”

    “所以……”

    “所以弟子以为,本宗当做之事,便在于此。在挡不住人心大势的前提下,若由罗刹鬼王来做,真界亿兆生灵和血狱鬼府亿兆妖魔,其实没有本质区别,只考虑前者,甚至要更省力,对真界亿兆众生而言,这便是不可估量的灾祸。宗门虽超脱世外,也不能袖手旁观。”

    “东海那位为此谋划了何止三五劫的功夫?我们要做,做什么?你可有腹稿?”

    “有!”

    允星回答得斩钉截铁:

    “三十天!先贤创立此道,便是为的今日!”i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