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云外论局 狱中演法(上)

    云中山某处山峰之上,紫极黄图紫金光芒朗照,流转交错,直映得白日无影,整座山峰仿佛都沐浴在光海之中。

    此处胜景,此时已经无人观瞻,概因八景宫已经开始准备紫极黄图之会,勘天定元之举,各路弟子,或乘云驾雾,或驭气往来,在山内内外,安排镌刻符阵,以为各方修士区隔之用。

    紫极黄图之会,和勘天定元不同,与会之人的修为,参差不齐,若不及早准备,哪位地仙大能发些脾气,当下就能震死一圈儿。早前巫门举办之时,并不鲜见。

    如今隔了近十劫时光,再次启动,八景宫虽是方外之地,却也想把此事办得漂漂亮亮的,不至于为人所笑。

    紫极黄图、勘天定元,虽是前后有关联,但其实是两件事,被八景宫刻意模糊界限,里面确有一些微妙的心思在。

    如今看来,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勘天定元每次四九重劫时都要进行,早有一定之规。

    紫极黄图之会却因时代古早,巫门凋蔽,已无前例可循,再加上,很多有志于神道者,都是旁门、偏门,甚至不乏有山精海怪之流,真大大咧咧到云中山上去,还真怕这当世第一门阀,翻脸将他们扫荡一空。

    几番因素作用之下,从天地大劫初起之时,八景宫、论剑轩、空有庵联名召集,也是直到近日,有八景宫拿出平都玄阳界之举,让人看到几个门阀的决心,才最终安定人心,将会期确定下来。

    会期就定在一年之后。

    大约就是渊虚天君在北地风风火火,斩妖除魔;洗玉盟大军陈兵西线,力保平都玄阳界之时,紫极黄图之会的筹备工作,已经进入实质性阶段。

    各路请帖流水一般发下去,在真界的巨大尺度上,简直就是一眨眼的事儿,为此八景宫甚至是舍下血本,准备直接以“天梯”中转,使散落此界各地的与会之人,能及时抵达。

    紫极黄图之会后,八景宫便准备趁热打铁,一举将勘天定元之事钉牢,不敢说能终结当年的混乱局面,却也能立下正统,占据“道德”大势,影响一界人心导向。

    不能说八景宫准备得不周全,可有些时候,计划就是不是变化快。

    辛乙亲往洗玉盟,以平都玄阳界换来安宁、立下标杆,才几月功夫?

    华阳宫,拦海山、蕊珠宫,烽火连天,一界都动荡不安。

    尤其是蕊珠宫之事,性质更是恶劣,虽然表面上,是六盘山系大妖突破了大雷泽,肆虐南国,蕊珠宫、神霄宗首先其冲。

    可明眼人都看出来了,神霄宗外的“玉枢雷霆大阵”总共洒下了不到百十颗雷火,妖魔大潮几乎全往蕊珠宫而去。

    其中更有一众实力莫测的强人大妖,遮天蔽日,断绝内外,结成浑茫阵法,隔绝外人探伺,其力量、其层次、其法度,令人为之悚然。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在大雷泽以西的蛮荒之地,近年来多有教派流传,一众人桀骜不驯的大妖,多有入教拜神的,却不曾想,真的聚众而起,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有些事情,是“眼不见心不烦”,真正挑开了脓包,总是让人心烦意乱。

    “那渊虚天君不如改个名号,叫灾祸天君好了,怎么到哪儿去都是灾劫横生,不得消停?”

    “师兄何出此言?观此局面,不是他带灾祸而至,而是灾祸找它!只不过他运道好,拳头硬,抵挡消卸,就轮到旁边的人倒霉,所以叫‘招灾天君’更合适些。”

    后面一句,急转直下,周围正忙碌的弟子有噗哧一声笑出来的,使得开启话端的长者,颇是无奈。

    “辛师弟……”

    “连师兄?”

    “如今这局面,总该拿出个主意来。”

    “哦,如今掌教圣人闭关,宗门内外,以你为长,就请师兄你定夺吧。”

    交谈的两人,正在峰上某处树荫下端坐,一位是圆圆胖胖的辛乙,另一位则是面容清癯,看不出年岁的道人,通体上下,朴实无华,简直是入眼便忘。

    但对八景宫稍有些了解的,碰上这样的道人,必定早早垂首肃立,拿出个恭敬态度来:

    抱朴藏真,这是八景宫地仙为长立于天地之间,而修炼的秘术。

    这位连山连师兄,确实是宫中留守的地仙大能、主事之人。

    只不过,面对辛乙,他也着实没什么好办法。

    “……允星,你来说!”

    话锋所指,是一位面相年轻的道人。搁在凡俗中间,大约只有二三十岁左右,皮肤呈古铜色,正好抱着一块石墩走过,更像是干苦力活的火工道士。

    闻言,这年轻道人停下来,扭头看看四周:“那……我歇会儿?”

    四周忙活的弟子为之绝倒,有人便起哄:“允星师叔,一语破天机啊!”

    “这墩子重逾万斤,在山上搬来搬去的,谁不想歇?”

    “两位师伯祖万万不能让他迷惑了!”

    视一旁同门的怨气如无物,也不管两位师长如何,允星径自放下石墩,顺势坐在上面:

    “既然师伯动问,弟子定然是有一说一,绝不保留。”

    分明就是拉开了长篇大论的架势。

    连山对这位掌教圣人的亲传弟子,着实也没办法,只能是将目光一扫,镇住周边那些被带坏了的“闲杂人等”,才颔首示意:

    “你说罢。”

    “弟子以为,东海那位,野心已经是昭然若揭,这种时候,也没了什么掩饰的必要。本宗没能在此劫之前,她逐一落子的时候打断,已经失了先机,此时做什么都是错。”

    “……”

    允星见连山七情上脸,忙变了说辞:“当然,我知道连师叔您想说什么。谁也没有想到魔门和论剑轩会发了失心疯,围攻陆沉,还让他们把事做成了;

    “更不会想到,此战引发了天地大劫,将本宗原本绰有余裕的反应时间,一下子全部抹消掉,也使得东海那边本来过分激进的手段,转眼变成了天衣无缝的布局。

    “但发生就是发生了,既定事实,恐怕就是道尊也无法改变。

    “弟子也知道,诸位师长看着东海那位发难,除了顾忌其在真界的布局,在血狱鬼府的亿万大军,还有别的那些……说说没什么吧?”

    允星视线指向辛乙,辛乙又看连山,连山只能是叹了口气:

    “你随我们来吧。”

    一语既出,便和辛乙纵起清光,转眼不见、

    允星则对诸位同门眨眼笑笑,随即便在一片嘘声中遁走。

    一路飞上云层深处,这是通往云外清虚之天的“云路”,同样是有八景宫修士在此作业,为一年后的大会做准备。

    云路之中,有专门负责监控的节点,三人便停在其中一处,就着云层坐下。

    连山示意:“你继续讲。”

    允星也摆出了无奈的姿势:“其实都是老生常谈的事儿了,促成当前局面的几个关键因素,魔门、论剑轩,现在的苗头越来越不对劲儿。

    “魔门与上清有不共戴天之仇,对那位大人不应该更关注吗?难道宗门一散,注意力也散了?自从那位大人现身以来,几乎没有任何有效动作。哦,华阳窟那次,借天魔之手,引来无量虚空神主法力,样子做得很漂亮,但更像儿戏。

    “论剑轩更不用说,纯化改造化,连争胜之心都改了?前几劫时光,倒是好生礼让,可本次天地大劫以来,已经让他们将南国经营出了好大格局,这回有备而来,可不好相与。”

    连山老道之前那些情绪,仿佛是吹过山林的清风,继起而落,无影无踪。此时只余下沉静和淡然:

    “魔门趋于乱,历来如此;倒是造化那里,未免也太心急。空有庵那边……”

    辛乙则哈哈一笑:“玄门、佛门求稳,但一东一西,格局不同。就是当年西天佛国,六道轮回周覆,不也是被论剑轩强行斩破?更何况,我们这里还没有六道轮回。”

    允星则续道:“弟子则以为,除论剑轩、魔门之外,其他人的想法才是最关键的。相对来说,洗玉盟最稳,那边也许比我们还要渴望稳定,不过,内部复杂,已经被弄得千疮百孔。洗玉盟都如此,况乎他人?逆天地之势犹可为也,逆人心之势……”

    “你是这么想的?”

    允星微微一笑:“我听掌教圣人讲课时,曾闻宇宙广大,真界与之相比,微不足道,却是第一等的‘规则’之地,而此外无垠星空,固然依循法度,其实却是在不断向混乱趋变,有序是局部之状,无序才是整体之态。这是宇宙自然之势,概莫能外。

    “真界存焉,修士存焉,势必有法,使无法归于有法,其实是在消耗局部的有限的资源,打破整体的平衡,由此引发反噬。

    “巫神九变,创出真界,亦知其势,故而每三千六百年,成一劫数,是找出的天道平衡,真界四九重劫,根本在此。

    “以巫神之能,还要给宇宙自然之法,留出一个平衡的口子,本宗虽是四大门阀之首,上承道尊道统,执掌玄门牛耳,也未必比得上巫神当年。大势既来,是否真的挡得下?这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