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彼道自返 心照无碍(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彼道自返心照无碍(下)



    羽清玄应该是在恢复元气。

    想想也是,之前短暂的时间里,她击败金幢教祖、牵引法则结构、渡劫、补天,又强突进万化魔域之内,引爆天魔内讧,每一样都少不了元气支撑,几乎每一样也都有极大的消耗。

    没有谁是无根之萍,就连陆沉,据说也是因为重伤下回气不及而饮恨,遑论刚刚成就地仙的羽清玄?

    地仙吸收、消耗的元气,是否会发生特殊的变化,余慈持保留意见。

    不过就他所见,天地法则体系肯定是排斥地仙这种存在的,所有的“妥协”在这里都给撕毁了,不说别的,余慈站在羽清玄身边,都需要不断调整状态,才不至于使气机扭曲,感应偏差。

    羽清玄已经做了控制,可是天地法则意志并不“配合”,“天”与“人”的隔离,使得第三方失去了切实确凿的“介质”,观察感应都很难下手。

    这还是余慈,换了修为、境界逊色的,就算羽清玄站在他眼前,都未必能察觉。

    这种情况下,羽清玄摄取天地元气,就需要从外界强行吞噬,本身也是耗力的行为,即使转化效率很高,不过似乎是忌惮什么,没有大张旗鼓,这也就有了限制……也不知道能不能收支平衡。

    里面肯定有问题。

    余慈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声:“宫主,咱们是不是……”

    羽清玄知他何意,平淡应道:“感觉不太好,有人窥伺。”

    二人的言语依旧很快封禁湮灭,不为外人所察。

    “谁?罗刹鬼王?”

    余慈随口应着,脸色不变,只是略微调节神意跳变的层次,尽可覆盖附近各个角落,却没有任何发现。

    周围万里之内,没有罗刹鬼王的信众,这位神主想发力也不容易。

    但她安排一两步后手,是完全有可能的。

    “能够瞒过你我感应,又深具恶意的,当世不过三五人而已,哪个都不好对付。”

    羽清玄依旧保持着不紧不慢元气转化速度,言语同样如此:“魔门东支给支走了,基本排除了可能性,剩下的却要更麻烦。天君你自辟虚空,最能抵御暗杀,所以借着挡一下。”

    “……”

    这算调侃吗?

    不管怎样,羽清玄从容的态度都让人佩服。至于余慈,在面对危险局面时,反应一向很快。

    他知道,羽清玄的状态,真的瞒不过人。

    以蕊珠宫目前的危局,她身为宫中最高战力,不立刻返回,就是最大的破绽。

    但怎么说呢,人心总是微妙的。

    以羽清玄刚刚在天上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只要她不是真真切切露出了颓势,任是哪个,也不敢轻易出手。势必要找一个完美、至少是接近完美的时机。

    从这个角度看,羽清玄的调侃,其实全是真话。

    在余慈身边,有自辟虚空的掩护,什么机会都要给消磨掉。

    眼下在万魔池的赵相山,会很有话说。

    可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

    “不如,进我心内虚空?”

    “心内虚空?这是你自辟天地的名称么?”

    羽清玄怔了下,即而微笑起来。

    她是很温和的面相,但对余慈,还是首次如此,虽然此时海面上还是冰封气象,这笑容却如一阵暖风,轻轻柔柔,渗落心底。

    余慈呆了呆,却又想到,羽清玄为何要笑。

    以地仙对既有法则的破坏力,他的心内虚空再强,都未必能包得住,说不定就要命了。

    但这笑容分明又不是嘲笑,其中微妙的意蕴,虽然一时捉摸不透,感觉却还不错。

    他不再纠结这事儿,想了想,又提出一个建议:

    “我们边走边聊。”

    心念微动,已召出虎辇玉舆隐轮之车,以这件上清遗宝,入空飞遁,感应、防御都有可称道之处,高速飞行中,就算有刺客,动手也困难。

    说话间,他又唤回宝蕴、玄黄,几个人汇合在一起,就算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齐至,也要好好掂量掂量。

    见到辇车,羽清玄有些出神,大概是想起少时在上清宗的岁月了吧。

    余慈邀她上车,她却笑问道:“会用吗?”

    “呃,还好吧。”

    余慈把近来使用的一些心得说出来,也是向羽清玄讨教:“我听说,此具辇车专用来封召仙真神明,如今也感觉到两种基本用法,一是引人入道;另一个似乎与太霄神庭有关联……”

    “大意如此,其实辇车上种种符文,已尽蕴其妙。具体的操控心法我虽不知,但大致的区块分际,我以前还听人说过。”

    说罢,便和余慈一道登车,顺手指出辇车上各处符纹区域。

    明面上的那些,余慈也能看出来,但深藏在辇车结构、零件中,更隐性的东西,虽是以符纹形式烙印,本质却是上清宗最主流的“存神”之法,就算真意贯通,没有羽清玄这么一番指点,想清楚辨析其功用,还不知要到哪年哪月。

    就算羽清玄也没有具体的心法,却告知了余慈方向,余慈很快就可以参照《洞元玉章三气妙化符经》,将其推衍出来。

    虽只是几句话的功夫,但玄黄剑遁爆发力最强,已带着宝蕴赶至。

    到了近前,玄黄很乖巧地和羽清玄打了招呼,自觉坐到御者的位置,倒是宝蕴,笑嘻嘻地想上车,被余慈一把拦着。

    两人已经很拥挤了,况乎三个?

    最重要的是,宝蕴这特殊的状态,是典型的天地法则意志的妥协代表,和羽清玄近身接触,是找死么?

    宝蕴显然也悟出这个道理,只是横了余慈一眼,转瞬便对羽清玄展开笑靥:

    “清玄姐姐,以前听青姐提起过,蕊珠宫的绝世天才,修行百年便强渡四九重劫,超然高绝,宝蕴一直很佩服你呢!”

    这话腻得能杀死人,难得羽清玄还能微笑以对:“宝蕴妹妹也是绝然不俗。”

    除此以外,羽清玄还听出了宝蕴言语中一点儿旁的信息:“青姐……陆青?”

    余慈微怔:“你知道?”

    “北荒,曾和你在一起,分合不定……是东华宫的?”

    他在北荒的事,羽清玄还真是下功夫去了解了。

    余慈嘴角动了动,暂不想回忆这个,乱了心神,扭头对宝蕴道:

    “有人想对你清玄姐……咳,是羽宫主不利,这就要发挥你的长才了。”

    话里差点儿被宝蕴带歪了,出口也跟哄小孩儿似的,味道古怪。

    尤其宝蕴还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眼角唇边,似笑非笑:”宝蕴自当为清玄姐效劳。”

    一字之差,语气称呼上却有微妙的转变,余慈只听牙酸。

    还好,羽清玄只平静以对。

    等宝蕴离开,到劫云中侦察,余慈干脆利落地转移了话题:“现在恢复元气是最紧要的,甘露碗如何?”

    他指的是天垣本命金符中,玉宸启灵开天地.门法那一路符法神通,这是余慈已知的,短时间内摄取天地元气最快的方法了。而且直接凝结至粹玄真,也省了转化之功。

    羽清玄却是微微摇头:“玄真等物,用在步虚、真人境界,都还好,现在未免缓不济急。其实上清宗里,倒也有短时回天之力的法门,可惜你都没有接触。”

    说到这儿,她有些感慨;“你如今这境界,应该转修渡劫秘法,不断夯实道基,揣度劫数,然而星轨半途而废,即使也收了一些好处,更没有积累沉淀,难成体系,早知如此……

    看余慈表情,她忽尔一笑:“罢了,早知你是难约束的。上清宗各路法门,浩如烟海,我出去得早,也不是太明白,如今的格局,还要远胜过我当年的规划,也是极好的,未必要局限于上清一路。”

    这算不算羽清玄头一回在他面前说软话?

    余慈心神触动,转瞬又觉得,男爷们儿一直计较前尘往事,不是太好……

    便在此时,臂上微沉,却是羽清玄忽伸手,按住他的手腕……呃,是手腕上的手链。

    这正是余慈在洗玉湖上,将万古云霄化为灵符,刻印在云楼树叶上的成品。

    看起来,羽清玄是知道这件事的。

    她脸上显现的惊讶,是对其他的事:

    “不曾想,你上清心法精纯至斯。但又不像是有时间浸淫的,应该是凭借着真实之域、天人九法的认知,逆推出来的吧。”

    “唔,好像还真有点儿……”

    “结构精巧,意韵还是失之板滞。”

    咦,怎么看出来的?

    地仙大能的神通,余慈是不太懂了。但心内虚空中,确实感觉到,承启天微微共鸣,云楼树更有飒飒之声,而万古云霄的符箓,确实与之相勾连,应该是羽清玄用了某种方式,探测其奥妙。

    等等,他们不是在讨论如何帮羽清玄恢复元气吗,怎么绕到这上面来了?

    “羽宫主……”

    “万古云霄,中有道韵,道韵乃物与理之交融,介质是人之本心。我观这结构,物性也好,法理也罢,都没有问题,但是,于心有碍。源头还要回到‘物’和‘理’上去找。”

    “……”

    余慈真的败了,无奈之下,只能顺着羽清玄的意思,问道:

    “以宫主之意,源头在何处?”

    “最基础的认知,最基本的反应,最本能的**,不外乎此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