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彼道自返 心照无碍(上)

    

第一百二十九章彼道自返心照无碍(上)



    太阿魔含死死盯着正分波逐浪而来的羽清玄。网值得您收藏。。

    此时,他身边尚有六欲天魔十余位,只是大劫法宗师级别的,就有四个。

    然而,成也魔域,败也魔域,这些得力手下,由于正帮助他操控万化魔域,与魔域深入勾连,在魔域受制于虚空反噬之力,动荡不休时,也是深陷漩涡,脱身不得。

    按他的估计,大概要挣扎两息左右的时候,才能陆续脱困。

    他当然能支撑两息……其实就是单独和羽清玄放对,难道他就会败了?

    可问题在于,他现在仍被羽清玄不可思议的渡劫手段所惊,真实之域层面的道心互锁,更是直观地将对面的压力传导过来,麻烦不在于外在的修为,而是心灵层面的冲击。

    在真界域外这块儿,他本来应该是魔染的祖宗,可眼下,他却被羽清玄用类似的方式,反抽回来。

    可恶!

    明知道此时的心情是万万要不得的,可在道心互锁的影响下,他完全没有任何调整的机会。

    羽清玄又一步迈出,飞舞的发幕之下,眸光清亮,仿佛能照透他的心湖。

    再一步,羽清玄整个人都似是虚化了,形神逾限,脱出了常规天地法则体系的束缚,近乎虚无,却可有承载更可怕的力量。

    真界之中,很多修士为了及早拥有这份力量,步虚阶段就抛弃形骸,纯以阳神状态修行,到了关键阶段各种问题,相较于地仙之身,以自身“灵昧”扭曲法则,在各种状态中自如切换,相去何止天壤?

    太阿魔含由此确认,羽清玄确实是完完全的地仙层次了。

    羽清玄这一手,其实都称不上是“扭曲”,其本心悬照,所涉之地,法则自趋而变,可以算是天地法则意志对地仙大能的“尊重”或“畏惧”,在地仙所涉及的区域,暂时放弃对法则体系的控制权。

    这种时候,又会现两种情况。

    胸有丘壑的地仙,自然会将周边区域,经营成一处“独有”的世界,最起码也是一处法则独特的虚空领域。

    但那些专司破坏、追求单纯力量的大能,其身外,就只能是一片空无——比如剑仙。

    对天地法则意志来说,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其实,若不是九劫之前,曲无劫领悟了“入鞘法”,并推行天下,真界早被那些纵横来去的剑仙,撕扯粉碎。

    太阿魔含不关心真界的历史和命运,他现在只关心,羽清玄本心悬照之下,究竟是怎样的“世界”,会对已经扭曲的万化魔域,造成什么影响?

    由于天魔一族在法则感悟上的问题,绝大多数魔主级数的大能,也只能是通过“魔域”、“魔国”实现类似于地仙的效果。所以在末法主与地仙的生死交战中,一个通常的理论是,

    魔域、魔国只要能保持稳固,使地仙陷阵,后者对周边法则的控制力将被最大限度削弱,十有七八会被围杀;反之,末法主便危险了。

    如今羽清玄把域内域外虚空对撞、反噬的力量转移到万化魔域上,轰得魔域法度失衡,这才突入进来,对太阿魔含来说,简直是最要命的时候。

    羽清玄并没有将“世界”具象化的想法,太阿魔含只能感觉到,那片区域内,动态流转,无可捉摸的法则变化。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太阿魔含陷入了有意识以来,最窘迫的时段。

    心防的破绽,道心互锁的漩涡,抽去的不是别的,正是他面对危局的勇气!

    便在此时,原有的渠道中,转来一个信息:

    “她破劫未久,元气消耗剧烈,转化不及……”

    是罗刹鬼王!是她发现了这边的状况,提点了一句。

    对那位的眼光,太阿魔含还是比较信任的,心神微定,然而忽又身上微冷,却是羽清玄明亮的眼神,直视过来,其中分明就是蔑视……不,是无视。

    “罗刹,你不来?”

    罕有地主动开口,却是一击中的。

    太阿魔含知道糟糕,心绪却也是给带得偏了。

    他与罗刹鬼王的隐秘对话被看破,证明了羽清玄对周围环境的掌控力,已经无视了万化魔域的影响,彻底占据上风。

    更重要的,是一语诛心。

    是啊,为什么罗刹鬼王不来?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罗刹鬼王在蕊珠宫那边,也已经陷入僵持,一时难以抽身,只想着让太阿魔含帮她多抵挡一时间。

    见鬼……太阿魔含明知不应如此,可在羽清玄的压迫下,还是内魔并起,且尽为对方所知。

    在真实之域道心互锁的影响下,越是弱势,越没有秘密可言,先前被叶缤击破的心防破绽,更是不堪。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更何况这是管涌……

    他现在甚至想咆哮:

    你来啊!别搞这些虚头巴脑的,咱们痛痛快快打一场!

    可是,羽清玄安步当车,似乎完全不知道,最多一息之后,万化魔域就要压制虚空动荡反噬的影响,十余个六欲天魔,也将逐一挣脱。

    事实上,就是现在,刚刚被虚空风暴甩飞的佐达罗,已经纠集百十刀蚁迅速回援,排空刀浪,轰然而来。

    然而,羽清玄头也没回,已经快要切入万化魔域中的刀蚁战阵,“恰好”碰上一次域内外法则的冲突,虚空震荡,就算佐达罗吸取了教训,刀蚁战阵彼此之间,牵系更紧,却仍是晃荡不休,刀浪散乱,冲击之势,已经迟滞。

    这一切,太阿魔含都看得清清楚楚。

    心里面就像是燃着火,强烈的负面情绪涌出来,却无法像之前那样,顺势形成外化的神通,反而是在吞噬他自身的力量。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太阿魔含很快就发现:

    他正遭遇元气逆流,身上的力量,正不断从心防的破绽中流失,通过真实之域的“道心互锁”,被分解、重置,再被羽清玄吸收。

    当然,这样肯定没有魔染的效率,浪费严重,可似乎能和羽清玄的消耗基本持平……

    让人绝望。

    什么“元气消耗剧烈”、什么“转化不及”……都是放屁!

    罗刹鬼王常说,神主如蛛,此时的羽清玄才是蜘蛛,域内域外法则任由她揉捏,形成了可怖的蛛网,巨大的粘力让他脱身不得。

    再这么下去,他真会死……

    “罗刹!”

    他忍不住向亿万里开外的罗刹鬼王求援。

    可就在意念发出的刹那,分明听到了仿佛瓷器破碎的声响。

    太阿魔含呆了呆,

    便在此时,万化魔域正好消除了虚空劫荡的影响,周围十余个六欲天魔级数的得力手下,逐一恢复了自由,正跃跃欲动。

    佐达罗也斩破了虚空,领着刀蚁战阵强行突入,刀锋直指羽清玄。

    甚至万化魔域的力量,也重新灌注进来,瞬间将他的状态催至巅峰。

    所有的一切,都在向最有利于他的方向发展。

    可是,这一幕幕情形,却像是奔腾的江水,遇到了险滩礁石,翻涌打旋,形成了暗流漩涡。

    他就在漩涡中心,看着所有的一切,都扭曲了本来面目。

    刀蚁战阵最前,佐达罗分明怔了一下;

    身边刚刚挣扎出来的手下,也用微妙的眼神、意念投过来;

    还有魔域中万万千千,与他心神直接通联的天魔、外道,正隐隐骚动。

    漩涡更疾,然后终于是冲出险滩,继续咆哮而下。

    太阿魔含要发令,命令他的手下,直接碾碎还在数里外的羽清玄。

    可是迸射出来的意念,却是顽固地接续上了前面既定的轨迹:

    “救我!”

    罗刹……救我!

    刹那间,整个心湖都是一片空无,分明有什么东西,被强行抹去了。

    冰冷的寒意浸透,太阿魔含末法主级别的感应终于发挥了作用,他咆哮一声,高逾两丈的法相欲待变化,却终究迟了一线.

    杀意贯穿,却是身边地位仅在佐达罗之下的另一位得力战将悍然出手,直接洞穿了他的法相……

    叫什么来着?

    蓦然间忘却了,只因为在他视野范围内,所有手下的面目,恍惚中都是一样的。

    感应所及,万化魔域中所有的天魔、外道的面目,也都如是。

    自从被叶缤重创之后,他最担心的劫数,终于还是来了么……

    周边魔潮层涌,已经没有了万化魔域的法度,加持的力量瞬间放空。

    有开头的,本就心神不定的各个六欲天魔,更是难捺心中的本能,先后出手。

    目标自然不会是羽清玄,而是已经魔心损折,境界跌落,甚至连控制他们的“种魔”核心都被斩灭的太阿魔含。

    如果能趁势魔染他们曾经的主子,他们中的一个,就是下一位末法主!

    谁会把这个机会让出去?

    很奇怪的,就是在这样混乱的情形下,太阿魔含还是看到了羽清玄。

    那位蓝衫丽人,正收拢秀发,简单扎束,随后向他微微欠身。

    可就像之前那样,彻底地无视了他的存在:

    “叶岛主,多谢!”

    随后,羽清玄身形彻底虚化,无影无踪。

    叶缤……羽清玄!

    太阿魔含咆哮着,强行提振起当年的威煞,瞬间轰开了几乎所有反叛的手下,就是在此时,他的修为境界,仍然是最强的。

    然而下一刻,排空刀浪直进,百十刀蚁战阵突击,居于最前的佐达罗,从来都是黯淡无光的复眼中,分明就是闪耀着名为“野心”的光芒。

    刀浪扫过,斩破了万化魔域最后一点儿维持的法度。

    域外虚空中,坚城无声破碎,百万天魔便像是浪下的沙堡,分崩离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