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破界通天 清玄在前(完)

    

第一百二十八章破界通天清玄在前(完)



    羽清玄的意念正循着动静之法的脉络,一路扩散。网值得您收藏。。

    即往深层去,又往广处走。

    地仙不是神主,并不在天地之间布网,对天地法则的影响力没那么深刻,可是,羽清玄通过对动静之法的深入理解,借着震动整个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的冲击,或者说借着“动”的本身,由根本到枝叶、从一域到全局,层层渗透,以至于无处不在,无所不在!

    至少有那么一刻,余慈恍惚觉得,整个世界随她的呼吸在颤动。

    理所当然的,真界中的生灵,莫不受其影响。

    也许这份影响是非常微小的,尤其是到了“法则聚合、元气成物”的末端,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但谁都不能否认,羽清玄刹那间无远弗届的影响力。

    到了修士这个层面,在法则体系中的层次,比较“靠上”,感受的就更加清晰。尤其是是在动静之法这条线上的,余慈算半个,那种“过电”式的感觉,险些就把他从这一条脉络中“弹”出去。

    此时此刻,羽清玄的意念不能说有多么霸道,可那种境界上、技巧上的压制,自带着独一无二的节奏,别人根本就跟不上趟儿,也就自然具备了强烈的排他性。

    至少在这一瞬间,修行法门的本质贴近动静之法的,谁都无法绕过羽清玄。

    如果羽清玄有意,此界怕是有相当一部分修士,都要走火入魔。

    不过羽清玄对此并不感兴趣。

    余慈能够感觉到,羽清玄的意念,仍集中于纯粹的法则层面,特别是集中于已经近乎“洞开”的拦海山区域上空,那交织错乱的域内外法则之中。

    他隐约明白,羽清玄要走哪条路。

    还是动静之法,却是专注于法则层面的动静状态及其变化,自然而然就涉及了天地法则体系的破坏与融合。

    为什么是这个?

    此时,真界法则体系扩大的破坏面,已经被羽清玄重新“修补”,止损并开始向中心区回缩,对这一手,余慈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却依然没想明白,她为什么要突然来这么一出。

    借着金幢教布下的阵禁,破坏再修复,仿佛是炫技,又像是宣告着什么。而且……

    “有点儿眼熟。”

    余慈可以肯定,他绝对没有见过类似的场面。不过也许在某一刻的思绪中,曾经考虑过、揣想过。

    此时,心内虚空万魔池上,赵相山忽地传来意念,也是表示感慨的:

    “就像是三界天通的预演。”

    “三界天通?对,就是三界天通!”

    灵光照耀余慈的脑海。

    “三界天通”是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终极谋划。以前余慈只是去考虑其对现有法则秩序的颠覆,不知不觉就忽略了,那同样是一场再造,而不只是破坏。

    罗刹鬼王也好、大黑天佛母菩萨也好,要的应该是一个完全符合她们需求的新世界,不是一个随时可能再次崩溃的烂摊子。

    凭什么做到这一点?

    确实,罗刹鬼王、大黑天佛母菩萨都是神主,对法则体系的影响力、控制力,天然比地仙有优势。

    可是,在三界洞开,天地法则对撞、湮灭、无比混乱的时候,一方面要梳理,确保法则变化的走向;另一方面还要抵御那时肯定怒发如狂的八景宫等势力的冲击。

    确定没问题?

    是不是还要有一个保险?

    是了……太玄魔母!

    以前曾和薛平治讨论过,罗刹鬼王对于感悟根本法则的修士,有一份需求。那是她涉及真界、域外、血狱鬼府等几个虚空世界的“大拼图”的一部分。

    当时还提起罗刹鬼王与叶缤“诸法试剑”,以求其“固”的事情。

    如果按照这份要求,安排下来,找到几个精通“天人九法”的大能,为其所用,可以说就是九根支柱。

    尤其是太玄魔母这样,精通动静之法,掌控万事万物、法则体系一切状态变化的神通大能,不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同样的条件,不同的角度——如果有这样一个人横亘在前,专门折腾破坏,罗刹鬼王她们的意图,还可以实现吗?

    刹那间,余慈就明白了,为什么百年前,罗刹鬼王拼着重伤,也要对太玄魔母动手。

    同时他也明白了,羽清玄借一连串动作,所做的宣告:

    罗刹鬼王,我在这里!

    她看穿了那份谋划,并将自己挡在了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战车之前。

    那两位的战车固然有一往无前之势;羽清玄却也不是脆弱的螳螂。

    她已经用最无可辩驳的事实,向罗刹鬼王、向全天下人证明了:

    不管羽清玄在真界任何一处,她都可以对此界天地法则体系的变动,做出强力的、深刻的影响。

    从这一刻起,只要有羽清玄在,罗刹鬼王就不可能实现她对剧烈变动的天地法则体系的精确控制,其计划就将面临致命的负面影响。

    余慈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冰封大劫的影响力扩及此处,寒气入腹,似乎连脊柱都在发冷,却又有一种难言的颤栗,从尾闾直冲顶门。

    如此果断、如此决绝!

    羽清玄……

    此时此刻,太阿魔含也有些明白了。

    至少他感觉到,那位一贯都是笑吟吟不见有什么负面情绪的“老朋友”,瞬间流注出的冰冷杀意。

    这一刻,罗刹鬼王应该是想动手了。但横扫千里、扩及万里的冰封大劫,几乎尽为羽清玄所用,她的信众很难近前,短时间内,杜绝了插手的机会,除非容许她在万化魔域里中转……

    明知道这是驱虎吞狼的蠢招,太阿魔含都忍不住心动了一下。

    概因此时的羽清玄,已经飙扬到他无法接受的层次,

    不只是对真界,也是对域外。

    同样的动静之法,在域内、域外的表现截然不同,可以说,同样的人,在两边环境下,感悟的都有差别。可羽清玄能够“织补”法则,重塑部分体系结构,就证明她具备了贯通域内域外的法则认知。

    是两边虚空世界的法则“妥协”吗?

    不,应该是更本质的……

    动静之法是天人九法的基本构成,不会再有更“本质”的下一层。但是,在“真界”及其“域外”这样一处由巫神造就的奇特世界,不可避免,天人九法的真义,会经由巫神的“解析”,有出入也是理所当然。

    不是巫神的解析有误,而是这些根本的法则,必然要受到“灵昧”之法,也就是“人心”的异化,也势必会有相应的烙印。

    巫神的烙印便存在于真界的每个角落,当年以曲无劫为首的剑修,斩去了“血脉”烙印,却斩不去这份刻在法则上“灵性”烙印。

    事实上,谁也没法帮着斩掉,只能是用本人在“灵昧”之法上的感悟,拂去外来的影响,直指本心。

    由此反馈的“天人九法”,才更趋近于本来面目。

    当然,没有人能彻底把握本源,人心的“灵昧”之源,与天地宇宙的“太虚”之源,永远都是相互影响、相互干扰的。完全重合,那叫“合道”……是真正要命的玩意儿!

    羽清玄肯定没有掌握“动静之法”的本来面目,但只要清晰洞见两个、乃至于多个“版本”之间的差异,具备不滞于烙印所限、**的意识,就算只超过那么一丝丝,也足够了!

    这份认识,这个独特且**的法则脉络,由其本心所发,渗入到域内、域外法则体系之后,就对两个体系,造成了惊人的影响。深层次的分际,直到近乎完美融合时,才凸显出来,造成的后果,也是超乎常理地深入、严重。

    将一人身上的血,注入到另一人身上,也许会救人一命,但也有相当的机率,致人死地。

    受羽清玄那份独特“动静之法”的影响,域内、域外的法则体系,都发生了剧烈反应,这份排斥性的冲击,将由居中的羽清玄全盘承受。

    可问题在于,眼下的羽清玄所在的拦海山外海上空,可说是真界、域外法则体系最为混乱的区域。两边法则体系的反噬,在距离羽清玄数万里外,就要无奈缓冲,等传导过来,固然使法则愈发地混乱,但却在羽清玄的控制范围内。

    事实上,羽清玄完美地掌控了这一切,没有被反噬吞没。

    那么,顺理成章,她也就凌驾于真界法则体系之上,逾过了那条无形的天堑!

    太阿魔含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羽清玄跨过天堑,却没有办法施加任何影响。

    下一刻,羽清玄消失了。

    其拔升的层次,对域内、域外对动静之法脉络的影响,还有对周边法则体系破坏式的控制,使她更是如鱼得水。

    太阿魔含才一个恍神的功夫,万化魔域坚城摇晃,已被人一击命中。

    寒意穿透百千层天魔、眷属、外道的层层布防,直抵内层。

    再是什么天魔、外道,也受动静法则的影响,而这种依附于动静之法的力量,没有一贯的精准控制,倒是狂暴混乱,分明就是真界反噬的余波,被羽清玄转移到万化魔域上来。

    魔域自成一体,法则严密,在其中天魔、外道等,不能视为单独的个体。

    饶是如此,瞬间的冲击乱流之下,魔域中的天魔、外道也被轰杀一成有多。

    更重要的是,羽清玄走了进来,与天地法则体系的冲突未止,这份冲突正撕扯魔域,动荡之激烈,简直让意图精确掌控魔域的太阿魔含吐血。

    此时此刻,魔域中百万天魔,太阿魔含却只有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