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破界通天 清玄在前(下)

    她在说什么?

    羽清玄凝如实质的冰寒意念,直接刺穿太阿魔含,让他愣愣神,才醒悟过来。这话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他背后那个一直没有显形的人物。

    这是对罗刹鬼王的宣告!

    太阿魔含清楚,罗刹鬼王确实在这里投入一缕心念,与自己联系、观察局势变化,但也仅此而已。现在看来,已经是给羽清玄感应到了,至于“我在”是怎么个意思,太阿魔含不懂,罗刹鬼王……也在思考。

    至少没有立刻做出反应。

    只是,什么时候,罗刹鬼王成了他的上家?

    此时此刻,已经没了太阿魔含纠结的余地,羽清玄影响的域内、域外虚空范围,已经扩及万化魔域,道心互锁的漩涡,更是牢牢将他锁定。

    再让羽清玄这么一路飙扬上去,今日他真的难以收场!

    那就来吧!

    太阿魔含居于魔域正中,仰天咆哮,魔意奔涌,百万天魔精锐轰然列阵,万化魔域从内敛的模式转化,就此发动。

    黑气如魔龙,咆哮而出,横绝千里,所过之处,魔炎飞腾,附近的天魔、眷属,尽被火舌吞噬,一身精气,尽都做了添柴之用。

    这是太阿魔含惯用的套路,汇集百万天魔法力,纯以破坏力论,并不比哪个天劫逊色,爆发力只有更强。

    然而,错乱的法则,扭曲的虚空,当真是一点儿也不友好。

    黑气魔龙在外围时,还是张牙舞爪,声势煊赫,然而才一切入法则动荡之地,便似遭了千刀万剐,只再咆哮两声,便给扭曲的虚空绞杀成混沌烟气,消散一空。

    太阿魔含不动声色,又有墨色暗潮,在虚空中打个回旋,从侧翼冲刷而下。

    被动荡的虚空赶到“洼地”边上坡地的一众天魔、外道,仍是头一个遭殃的,被暗潮冲刷,翻着跟头滚落,相当一部分在半途中,就是魔气爆燃,在怨戾的情绪中,被暗潮吞没。

    暗潮中自有“漩涡”,几十个存续变化,已暗结阵禁,试图对正混乱的域内域外法则结构,施以干扰和束缚,也是给羽清玄添乱。

    然而,暗潮奔涌,不管暗流多么强大,在冲进最混乱的区域时,都是瞬间被分流导引,继而湮灭无存,完全近不得身。

    不管这片区域内,法则扭曲混乱到什么地步,都完全在羽清玄的控制之下,让人生不出一点儿侥幸。

    太阿魔含盯着那片虚空区域,沉声喝道:

    “佐达罗!”

    无声无息,漆黑的魔物出现,像是裹在永远不散的黑雾中,或者说黑雾本就是组构的材料。它依稀身分三段,三对长足,一对如刀锋般的触角,正是域外令人闻之色变的十三外道之一:

    刀蚁。

    外形与其他刀蚁没有太大差别,却已经半虚化,是突破了血脉限制的表征。

    事实上,佐达罗也正是太阿魔含座下,最得力的战将,统驭三千刀蚁的蚁后。

    太阿魔含这一族,最擅长以优势力量,大举合围,以魔域、战阵之力,绞杀敌人,从来不是傻愣着去和敌人“兵对兵、将对将”折腾的好汉。

    尤其是面对当前局面。

    佐达罗与太阿魔含心神相通,无须多言,便领着全族三千刀蚁,引动魔域,延伸开来,从侧翼切入,排空刀浪临近成形,却是敛而不发,蓄积力量。

    太阿魔含居于正中,运化魔意。

    这时候,他感觉到羽清玄的视线,依旧是指向他,同样还是越过他,投向无尽虚空深处。

    这种遭人无视的感觉,太阿魔含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经历过了。

    冷冷一笑,百万天魔齐颂尊号,幽暗的魔域恍若坚城,不再玩什么花巧,而是直接撞了上去。

    强横魔域自然扭曲法则体系,扭曲对扭曲,看的就是谁的控制力更强……

    好吧,他自认较羽清玄还差了一些,然而羽清玄分心旁顾,他专注惟一,胜算便增;

    此外羽清玄织补域内、域外法则体系,是“求成”,他则完全是来坏事儿,什么时候都是坏事比成事容易,更无所顾忌!

    羽清玄在尝试自己的极限,那他就助一臂之力,彻底撑爆掉!

    此时域内、域外虚空已经完全模糊了界限,乱成了一锅粥。

    刀蚁捕捉战机,先一步发难,纯论战力,佐达罗已经是大劫法宗师的级数,与其同族一道出击,便是地仙大能,也要退避三舍。

    冲天刀浪横过,在佐达罗的主持下,戾气积蓄到极致,甚至有剑修**不改的气魄,强斩法则体系。

    此后才是坚城撞击,魔域压落,阴影覆下,羽清玄渺小得有如微尘。

    太阿魔含气势攀升到顶峰。他借魔域之力,瞬间恢复到最强盛的巅峰期,他有相应的境界,掌控这份力量,不会有任何不适。

    崩崩崩崩,仿佛是数千根弓弦陆续崩断,法则链条断裂,有一溃千里之势。

    真实之域层面,道心互锁的漩涡,几乎要逆向旋转。

    位于所有冲突的正中央,羽清玄就要承受所有的反噬,而她至今没有拿出有效的反应。

    是不是太容易了?

    太阿魔含心绪微沉,也由于虚空环境太过混乱,对信息的捕捉就有些迟滞,隔了一线,才发现,被“压”在魔域坚城之下的羽清玄,神意急剧扩张,覆盖万里,且别有意图。

    轻轻一“触”,先前冰封大劫横扫,也没有影响到的虚空、海岛、水下的各个角落中,相应禁制发动,瞬间结阵。

    这是……罗刹鬼王让金幢教布下的阵禁枢纽?

    要借外力!

    太阿魔含早见识了羽清玄不可思议的控制能力,如今再借用阵禁,那还得了!

    近乎本能地,他魔意激荡,坚城重压爆发,务必要全力压制。

    然后他发现……他错了!

    海天阵禁成形,不但没有阻止法则体系的混乱,反而因为独特的位置、结构交互作用,加速了这个崩溃!

    崩解的范围在急剧扩大,百里、千里、万里……以至整个拦海山区域的天空都在颤动。

    之前,虚空动荡,历代宗门、修士布置在此的封禁,已经是摇摇欲坠,在如此恐怖的冲击之下,更直接冲垮。

    影响所及,真界北部区域,都有所感。

    而这一波浪潮,正以更惊人的速度扩散开去。

    太阿魔含愣了,这是他想要的结果,但又明显超纲了!

    也在此时,他才醒悟过来,罗刹鬼王让金幢教布置的,哪会是什么帮助封禁的玩意儿?分明就是拖后腿儿的!

    他早该想到,却因为对羽清玄不可思议的封禁神通太过在意,以至于出现了要命的判断失误。

    从眼下形势看来,域内、域外就要来一个大碰撞,简直就是强行贯通的前兆。

    如果的真的这样,前面设想的拦海山摧垮,亿万生灵灭绝的惨景必然出现。

    惨不惨的不说,他可真不想被十几、二十几个地仙追杀……

    正愣神的空当,海天之间,几十枚辰光石从原有的位置跳出来。

    随即凭空跳变,改换方位,平均下来,每个都挪移了至少千里路程。

    随即,又一个阵禁成形。

    这回发动的,则是完全相反的力量。

    对法阵、禁法来说,辰光石是最高级的传导介质之一,但导向完全相反的巨大力量,短时间内来回冲突,仍使得辰光石难以承受,只坚持了不到一息,就崩碎成粉。

    可是,就这样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一息”时间,却使得急剧扩散的法则崩灭势头,猛然收住!

    仿佛是神明合拢了巨掌,握住了嗡嗡欲飞的蚊蝇。

    这么突然的一个势头转化,几乎没有任何的缓冲过程,简直是在把法则体系随意玩弄……

    神乎其技!

    不管怎样,扩散的崩溃势头被阻挡,相应的冲击硬是反冲回去。

    后浪向前,前浪向后,就此轰然碰撞。

    最关键的是,在精巧的控制下,对撞造成的冲击,绝大部分,都掀到了高空去,仿佛轰然升腾的海波巨浪,狂暴绝伦。

    太阿魔含居于魔域坚城之上,看万里“巨浪”,倒卷翻天,呼啸而来,一时间,除了逃遁,竟然找不到别的主意!

    坚城已经摇动了,最倒霉的是三千刀蚁军阵,直接被倒卷上冲的虚空巨浪扫飞,即便刀蚁个个铜头铁骨,真正的损失未必有多大,可在这种层次的对战下,阵势乱离,就等于是彻底废掉了。

    就是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羽清玄依旧巍然不动,甚至不理会太阿魔含的反应,只神意周覆,无所不及。

    动静之态,无强弱之别,只是可控与不可控而已。

    当其时也,整个天地法则体系都在动荡,这正是她需要的。

    女修微瞑双眸,心神延伸,就这么契入动乱的法则深层。

    动者恒动!

    万里开外,余慈正看远方那缈然无形,却又是毁灭性的虚空浪潮,头皮微麻,像是过了电。

    交战的中心点,已不见半点儿劫云,域外幽暗的影子正投下来,覆盖千里,可羽清玄居于其中,耀眼灼目。

    不是形容,此时她接触、反馈的气机太密,分明就是一个强烈的发光体。

    也在此时,在那份过电似的颤栗中,余慈感受到了羽清玄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