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破界通天 清玄在前(中)

    

第一百二十八章破界通天清玄在前(中)



    已经在碧落天域底层的羽清玄,一步迈出,人影顿消,再出现时,已经是在碧落天域的顶部,身边仍带着沉沉寒雾,弥漫周边,甚至穿透了法则屏障,刚刚才躲过万化魔域冲击之劫的魔头,有大片直接冻透,随着虚空动荡,被绞成碎粉。首发哦亲

    缩天地为一指。

    四千里距离,对精通虚空挪移的她来说,几等于无。

    碧落天域的最上层,已经是一片近于墨色的深蓝。

    羽清玄环目扫过周边,真界就在脚下,这里的空气则已经稀薄至无,上方是深邃的星空,而向四面打量,如果眼力够出色,则能看出极致远处,仿佛是平缓斜坡一般,向上抬升的湛青光色。

    那是真界其他地方,厚达数万里、数十万里的碧落天域。

    从这里可以直观地看出,拦海山区域,受域外挤压得多么“惨重”。

    还原到本质,则是此地的真界天地法则体系,不足以支撑碧落天域的存在,甚至还在不断磨损之中。

    域内、域外法则体系,确实是同出一源,都由巫神创立。在最初的设计中,两处法则体系没有明显的边界,甚至可说是同一系统的上下两层,通过厚重的碧落天域,逐步实现过渡。

    从这个意义上看,碧落天域对绝大多数人来讲,虽然也是危机四伏之地,但其在域内域外法则更替上的重要角色,不可替代。如果被“磨透”了,没有缓冲区的域内、域外连成一片,后果确实不堪设想。

    但对某些人来说,却是绝好的契机。

    羽清玄唇角微勾,收回视线,仰头上看。

    此时她距离万化魔域外围,已只有百里距离。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太阿魔含,这个距离已可称之为“近在咫尺”。

    但,她还可以拉得近些。

    所以,羽清玄身形继续抬升。

    万化魔域正中,太阿魔含清楚地感觉到了,羽清玄强硬而清晰的意志:

    她要跨出来……怎么可能?

    不管太阿魔含怎么想法,此时的羽清玄,当真迈步,有如登阶。

    虚空摇晃了一下,仿佛挨了记重拳,又像是一次沉闷的碰撞。

    原本在域内域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屏障,只要能飞到这里,所有人都能出入自如。

    可若还承载着天劫伟力,自然另当别论。

    这是一个“势”的问题。

    虽然法则本身无所谓重量,但将法则体系所牵引的力量并在一起,还是能有一个大概的估算。

    在此基础上,如果将域内、域外法则体系称重,肯定是域外大幅胜出,因为相对于真界,它也是通向更广袤的外域星空的延伸与缓冲。外域星空的压力,时时刻刻都倾压过来。

    至于真界天地法则体系,则是彻头彻头地处在弱势地位。在碧落天域这个“缓冲区”磨损失效的情况下,只有它受挤压的份儿,而不可能是反过来。

    相应的,承载着“真界天劫”的羽清玄,这一刻所对抗的,其实是域内、域外双重法则体系的压力,也是对抗着整个“大势”的压迫。

    她怎么可能迈得出来?

    可在下一刻,太阿魔含看到的,就是羽清玄稳步上升的身影,还有在身边,仿佛莲花般绽开、崩灭,往复循环的湛青光色。

    她确实在向上走,也确实没有迈出来。

    如此矛盾的法理,还原成现实的场面,却是简单得让人错愕。

    因为以羽清玄为中心,向外扩展千里、万里,相应的真界天地法则体系在膨胀。

    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浆泡,在下方热源的推动下,鼓胀出来。

    羽清玄就是那个热源!

    一个人,牵动了整个法则体系结构的变异!

    域内域外的虚空环境,相应剧变!

    太阿魔含目瞪口呆。

    虽然法则体系往往与虚空结构重合,二者互相牵引,影响,但并不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

    虚空结构从来不是固定不变的,在太虚之法的范畴里,它膨胀、塌陷都可以,按照一定之规,扭曲虚空,同样是在法则的范畴里。

    所谓的“扭曲法则”,对应于虚空变化,就是指按照“太虚法则”,本应该用十成力,才能使虚空扭曲偏移一分,可在特殊的手段下,只用一分力,就能达到效果。

    最典型的,就是“自辟天地”,正是通过对相应法则的“歪曲”,长时间扭曲虚空,开辟世界。

    反过来,也正是因为“开辟了世界”,扭曲的法则才能在那世界中长时间存在。

    正因为如此,“自辟天地”才能称为无上神通。

    可以这么说,古往今来,真界能够实现长时间扭曲虚空、扭曲法则的法门神通,只有“自辟天地”一种,也只能有这么一种!

    这是“天心”与“人心”在相关法则上妥协的唯一途径。

    也是相当一部分地仙成就的前置条件。

    至少在真界是如此。

    像羽清玄的虚空挪移,也能短时间利用扭曲法则的方式,扭曲虚空,但那是极短暂的一瞬,也是动态的、不稳定的过程。

    就像现在……

    羽清玄不是用“自辟天地”的方式,就是用最简单、直接的手段,使域内域外的虚空、法则体系扭曲变化。

    最直观的现象就是,在法则体系层面,原本一边倒的“域外压制域内”的情况,已经模糊掉了。

    域内、域外的法则开始交错、碰撞,甚至于融合。

    而且总体上,是真界的法则体系向外扩,将凹陷的区域鼓上去。

    无疑这应该是个“暂时”的过程,逆势而上,在法则层面,注定不会持续。

    然而,因为有羽清玄在,她不知多少次,强行将已经再无余力的“暂时过程”,继续推高、延续,无数的“暂时”连在一起,就是一条奔涌向前的大河,绵延不绝,无休无止!

    羽清玄使自己置身于法则冲突、融合的最中心。

    所有法则体系的冲突、崩灭、反噬,都由她一身承担。

    她身外湛青莲花的开败,便是相应法则碰撞、交融的表征。

    这也是渡劫……虚空大劫?不,应该是法则大劫!

    是完全立足于法则体系层面,撇除了一切外在形式,最最直接的对抗。

    这才是她选择的劫数!

    域外,太阿魔含呆坐在万化魔域中央,只看着便觉得牙痛,这种直接关涉法则层面的劫数,完全没有形式上的转移、消耗,也就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

    可羽清玄已经支撑了十息以上的时间,身外青莲开了败、败了开,淡青的光点如雨般洒落,直如暴雨一般,她却没有任何缓一缓的意思。

    可怕的自信,还有控制力……

    这是羽清玄将以封禁为形式的动静之法,运用到了极致。

    动静是一种刻度,一种状态。

    同样的存在,某个“刻度”之内,是这样;换一个“刻度”,就是那样。

    如果能一直保持在某个“刻度”之内,自然也就能一直维持相应的状态。

    羽清已经将其运用到了极致,也撇除了相应的形式,直接渗透到法则层面上来。

    真界天地法则体系,被她“撑”起来,就如之前形容的那样,好像是个巨大的“浆泡”。

    既然是“浆泡”,总要破裂的,可在羽清玄的控制下,这个浆泡就是似破未破,要破不破,把天地法则体系的自我修复能力逼到了极限,又给了体系自我调整的空间。

    有的时候确实赶不上节奏,崩散开来,可下一个“浆泡”又再度成形,再顶上来,继续稳固已有的成果。

    太阿魔含发现,自己必须要动手了,不能再这么发展下去。

    他看到的那些飞落的湛青光点,就是已经扭曲、同化的法则碎片,它们正层层叠叠地堆积起来,融入到真界天地法则体系之中,融合天地元气,形成特殊的结构。

    由此形成的“外在形式”,不是别的,就是:

    碧落天域!

    她这是在修补碧落天域!

    这种逆天之举……

    太阿魔含无法再安坐,他站了起来。

    羽清玄这女人太可怕了,看起来是全然不顾后果的冲击,其实却是思路明确,步步为营,这种对法则的控制力、创造力,早已不只拘于动静之法的层面,而是对于太虚、造化,都有着不可思议的造诣。

    此时的羽清玄,就像是一位绣工精湛的织女,将域内、域外法则体系本不相关的经纬线打乱,再重新梳理,织成新的灿烂花色。

    被梳理的还有太阿魔含。

    他明显低估了羽清玄的极限,顺便也高估了自己的能耐。

    随着羽清玄对于域内、域外法则体系梳理过程的推进,她的层次、境界,正如不断鼓胀的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稳定而持续地攀升。

    “道心互锁”的影响,开始显现。

    太阿魔含的思维念头,已经不自觉地陷入羽清玄的节奏,再这么下去,他真敢被同化掉!

    这种手段,甚至和万化魔域有点相似,事实上,任何法门,只要方向和目的相似,到最后都会趋同,剩下的,就是比较控制力和觉悟了。

    太阿魔含发现,他十有**,还真占不到上风。天魔一族在法则体系上的觉悟,劣势确实存在……

    刚刚羽清玄说了实话,偏偏实话他娘的才最伤人啊!

    也在此时,太阿魔含心头微冷,却是羽清玄突然移转视线,投注过来。

    看到了?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