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破界通天 清玄在前(上)

    就算是域外,想从七八万里外赶至,也要花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可是在太阿魔含万化魔域的加持下,虽然百万天魔大潮看起来是静止的,其实一直在扭曲虚空,就像是蓄满了力量的强弓,箭离弦,便是爆发出了极其强劲的力量,将速度催发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并有小幅度的虚空挪移的效果。

    由于加速太过猛烈,甚至有部分天魔直接被催化成虚无。

    但越是这样,其余天魔、外道分享了同类崩灭后的精气,在魔域中,形成了有效的循环,更刺激了它们凶戾的情绪,大潮般的魔意先一步拍过来,跨过数万里虚里,顷刻间触及域内域外的分界线,冲击范围几乎覆盖了真界的整片拦海山区域。

    万化魔域的伟力,瞬间同化了本片区域内,七成以上的天魔。便是还保持着自我的,也被裹胁其中,像是密密麻麻的蚊蝇,扑挤在域内外的分界线上,也就那巨大“洼地”的底层,仿佛是污浊的毒液,迅速将那片区域注满。

    恐怕就是太阿魔含,也不知道,这一刻他染化的天魔数量,是怎么一个级数。

    百万?千万?万万?

    虽然里面绝大多数都是最基础的“念魔”之属,比之最低级阴魂鬼物也强不到哪儿去,但恐怖的数量带来的压力,以及万化魔域的强烈趋向性,使之自然便形成了初步的合力。

    亿万天魔,对着正缓步而来的羽清玄,发出狰狞凶暴的吼啸!

    由于天魔的特殊形态,能发出“吼啸”其实是少数,可在精神层面,天魔群聚叠加的暴戾意念,瞬间形成的高压,甚至要超过太阿魔含的魔意冲击。

    澎湃凶横的魔意,当即激发了这片区域内的各处警报禁制。

    其实更早之前,冰封大劫造成的天地法则体系的变动,已经扩散开来。

    且没了封禁的约束,羽清玄和太阿魔含纠缠难分的强横意念,更远远辐射出数万里开外。

    再加上当前的魔潮,交叠的信息,便如排空巨浪,一浪高过一浪,横扫整个拦海山区域。

    一时间,俱净坊诸宗、魔门东支的高层都是震动,可无论如何也是反应不及。

    就能是反应……又该怎么做呢?

    与周边势力的举棋不定相比,作为当事者,太阿魔含和羽清玄的选择,都要简单得多。

    不过就是“战”吧!

    之前太阿魔含没能在神意对冲上占到便宜,亿万天魔合力的狂暴冲击,同样没有收到效果。

    足以灭杀一圈儿长生真人的魔意大潮,只是让羽清玄微微眯起眼睛。更多的还是要仔细观察外域已经快要满溢的凶横魔潮。

    亿万天魔虽未入界,魔气的渗漏已经足够,在碧落天域形成一团浑如墨染的区域,更有污浊漆黑的“墨滴”似坠非坠,仿佛随时都能滴落下来。

    至于天地法则意志,在失去了“金幢教祖”这个主要目标之后,冰封大劫其实是要逐步消减的,只是最初牵引天地的“太玄真意”,作为骨架和枢纽,始终存在,才延续下来。

    但这个时候,羽清玄节节拔高的修为层次,已经远远超出了天地法则意志容许的范围,成为了针对的目标,新一轮的劫数欲待成形,可问题在于……

    上一轮冰封大劫的“尾巴”,始终被羽清玄牢牢拽在手里,相当一部分的天地元气、相关法则,已经浑然忘了“自己姓什么”,任由羽清玄搓扁捏圆,以至于冰封大劫覆盖之地,都要变成羽清玄的界域,使得新一轮劫数成型全面受阻。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刻的羽清玄,等于是同时与太阿魔含和天地法则意志角力。

    其中可不存在任何“平衡”点,因为某种意义上讲,这一刻的太阿魔含与天地法则意志的目标,是高度趋同的。

    事实上,这正是长生中人渡劫时,最可能出现的状况。

    好吧,如果羽清玄确实要一举破劫成就地仙,那么,她的初步计划已经达到了。

    万化魔域中,太阿魔含感受着周边喧腾咆哮的魔意,心神思绪慢慢调整,从遭受刺激的状态,逐步平复。他已经恢复了自信,也认为自己完全有能力将羽清玄渡劫的希望摧垮。

    羽清玄确实好气魄,可她想成就地仙,没那么容易!

    所谓地仙大能,不仅要站在天地法则体系的最巅峰,不仅要进入真实之域,还要“逾限”,即跨出天地法则体系的局限,打破“天人”的平衡,在“天心”与“人心”的角力中,占夺优势。

    即使只那么一丝丝,也要证明,你有跨出那一步的能力和觉悟。

    若不能,不管战力如何高明,也就是个大劫法宗师而已。

    太阿魔含不怀疑羽清玄有这份能力,就像她“拽”住冰封大劫的“尾巴”,迟滞下一轮劫数的进度,这份神通法力,绝然是不可思议,至少在这一刻,她已经胜了,展现出来的,就是地仙级别的战力。

    可是,瞬间怎比永恒?

    只真界之中,短时间内拥有地仙战力的大劫数宗师,总要超过五指之数。

    如果他们拼命,短时内甚至能将某些地仙压制住。

    可这又有什么意义?

    地仙的境界,是真正跨越了“天地宇宙”与“灵性人心”角力的“中线”,使胜势彻底倒向“灵”之一端的开始。

    地仙所在之地,天地法则意志绕道,周边法则体系将完全依循他的心意运转,至不济也会开辟出“空白”地带,隔绝“天心”的干涉,只是范围大小的问题。

    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发生。

    就像枰钩上悬着的重物,只要有那个份量,就算把秤砣挂到底,秤杆照样高高翘起,不会随着时间、状态的推移变化而有所改变。

    太阿魔含确信羽清玄有打破平衡的能力。

    可是,任何人都不能忽视的是,在“天”与“人”的博弈中,如果计算整体,就算是百个、千个、万个地仙摞在一处,相对于广袤宇宙,都是渺不可见的微尘。

    地仙的“胜势”,仍在于局部。

    这就需要将自身力量、技巧、境界运使到极致的同时,充分利用天地既有之法度,抓住一个最合适的契机,种种因素完美结合,才有那么几分可能,逾越极限,成就巅峰。

    在太阿魔含看来,羽清玄是个可敬可畏的对手,在自身因素上,没有什么可指摘的了。

    但是,就外部因素而言,这个渡劫的时间节点、具体环境,毕竟是她强行聚合起来,也受到外界多轮变数的影响,绝不是那么完美。

    在太阿魔含看来,最致命的一条,就是当前“大劫”的种类。

    渡劫不是买菜逛街,还能挑挑拣拣。

    但一般来说,在冲击地仙这个阶段,天地法则意会肯定会“选取”针对性最强的那一类劫数。有时小半个真界都会调动起来,创造出最致命的“大劫环境”,务必将破坏其既定结构的目标扼杀掉。

    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是成就地仙所必须的“机缘”。

    能够冲击地仙的大能,无一例外都已经站在了天地法则体系的最顶端,有的甚至已经先一步突入真实之域,掌握了天地宇宙的部分真实奥妙。在他们所擅长的领域中,已经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已经爬到了山顶,还要再向上爬,何其难也?

    所以,“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绝非是故弄玄虚的空话。

    修士必须要有这么一个外在的刺激,才能“无中生有”,寻找到那个决定命运的阶梯。

    “刺激”不好找,岂不见那些堪称“人中之龙”的大劫法宗师们,历经三五次、甚至七八次“四九重劫”,都捕捉不到那道契机,不得己蹉跎岁月,又或马失前蹄,含恨而终。

    太阿魔含也知道,太玄一脉的根本,是动静之法。

    如果要在这个领域出头,“劫数”的选择有不少,但绝对不包括眼下的“冰封大劫”。

    因为对羽清玄来说,这太容易了!

    太熟悉的领域、既定的节奏,不是助力,而是桎梏,会形成佛门所言的“知见障”,有形无形的障壁,会大大挫消她的感觉。

    而且,当下一前一后两轮天劫互相干扰,法则错乱,把握起来也更加困难,很难有专注之心。

    太阿魔含低声而笑,他已经大概明白羽清玄的思路变化了。

    大概是看到冰封大劫对周边环境的影响,已经无法弥补,便打起了他的主意。

    天劫不足,魔劫来补。

    在天地法则意志受到干扰,无法短时间内调整的时候,干脆就借外魔来突破。

    不只是刺激她自己,也是来刺激天地法则意志,人为地将“契机”调整。

    这是关键时刻的判断和决绝,也极聪明,但……

    我会按照你的思路来吗?

    太阿魔含已经想到了最妙的主意。

    他微笑着任羽清玄蓄积气势,至于百万天魔精锐汇聚、架构,巍然如坚城的万化魔域,已经催生出远超真界内部极限的速度,仅仅十息,便凭空跨越了数万里的路程,出现在拦海山碧落天域之上的外域之中。

    扭曲的虚空在这瞬间“崩直”,可怖的冲击力直到这时才完全释放,本来密密麻麻挤压在“洼地”底部的亿万天魔当即遭了灭顶之灾,瞬间灭杀了一半有多。

    庞大到不可思议的精气和戾气,就这么被万化魔域吞噬,刹那间,魔域中的部分天魔、外道,便纷纷跃升境界,再反作用于魔域结构,形成了强劲的循环。

    受万化魔域的影响,域外、域外两个法则体系激荡不休。

    拦海山区域的法则体系结构,就像是重物压坠的毯子,中间凹下去一块,长年累月之下,这凹下的部分,磨损得特别严重,越发地单薄。完全是凭借中古时代以来,历代修士、宗门的封禁来修复、维持,隔开域内、域外。

    在此时,只要太阿魔含稍一动念,万化魔域下压,这处已经濒临极限的“法则屏障”,就算不当场崩溃,也会遭受到不可逆转的重创。

    由此掀起的天地动荡,其瞬间的爆发力,足以将拦海山脉轰垮,扫平周边数十万里的区域,死伤生灵,以亿万计。

    虽然这样的冲击之下,任羽清玄神通超绝,也极可能被灭杀。

    可太阿魔含又怎会乐意去承受此事的因果?

    因果说来玄虚,其实简单——他敢打包票,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有人会高兴,但八景宫、空有庵、论剑轩这些门阀,说不定会放出十几、二十个地仙来,联手围剿,不计一切代价,把他这“罪魁祸首”灭杀!

    享受的规格绝对远超东华真君!

    碰上这儿事,就是参罗利那都要抱头鼠窜,逃不逃得掉还要另说,遑论是他?

    所以,到这儿就很好了!

    太阿魔含居高临下,微笑与羽清玄“对视”。

    已经很近了,直线距离不会超过四千里路,无论是对太阿魔含,还是对羽清玄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可是,太阿魔含不会再往下去了。

    至少在羽清玄渡劫之前,他绝不会再向前一步。

    你不很能么?就这么来吧!就这么渡劫试试?看你能不能找到那个“强度”和“契机”?

    “道心互锁”是很麻烦,但有万化魔域支撑,太阿魔含有自信坚持一段时间。

    要知道,在域外魔主中,他也是以“守备”著称。

    只能撑过这段时间,羽清玄就算是安然渡劫,但绝无可能成就地仙尊位,到时锐气骤泄,就是他趁机反攻之时。到那一刻,他至少有六成把握,在羽清玄心中植入魔钟,后面自然会好好泡制她!

    至于羽清玄会不会冲上来……

    呵呵,她是准备在域外成就地仙吗?

    也许不像神主那般忌讳,可受巫神遗脉的影响,真界生灵在域外成就地仙,十之**往会有严重的法则冲突,或者是不可测的危险,为智者所不取。

    再说了,羽清玄此时怎么也担着劫数,等于是承载着真界的重压,这么离开,就是陆沉复生,也……

    太阿魔含忽然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