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地远近 道心互锁 (下)

    

第一百二十七章天地远近道心互锁(下)



    话音方落,暴怒的魔意侵掠如火,席卷而来,羽清玄则半步不让,两边激烈碰撞。爱玩爱看就来网。。

    这一回,已不只是单纯的神意对冲。

    太阿魔含再怎么样也是魔主级别的大能,对他来说,利用负面情绪,几乎就是本能。滔天魔意飞扑而至的时候,燃烧的愤恨心绪,已化为层涌而出的狰狞魔头,在魔意中游动、扑击,搅动周边天地元气,又撼动心神,自成一体。

    冰封大劫的寒雾,足以冻杀万物,这些魔头往往是游动数息,便给绞成冰屑,然而随灭随生,无有穷尽,展现出太阿魔含即使在愤怒的情绪下,依然不失法度,或者说,到了他这个层次,任何状态下,都有法度相随。

    释放情绪的过程,就是冷静的过程。

    太阿魔含挟怒一击过去,脑子倒是有了概念。

    他发现,羽清玄说话是很犀利,也很损,可他的情绪变化,分明是有被引导的迹象,

    好嘛,他这乱人心绪的行家,反而被类似的手段,反手一巴掌抽过来。

    尤其是羽清玄这手段发于无形,隐藏着讥刺轻蔑的言语中,之前他竟然毫无所觉。

    情绪的变动极为激烈迅速,前一刻愤怒,后一刻冷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可是,发出的神通、施展的手段,却不是想收就收的,尤其是利用自身情绪的神通法门,永远都是双刃剑。

    太阿魔含隐隐约约有所感觉,不等明晰,却见一直缓步登天的羽清玄,忽地摘下了头上发簪,青丝披散。

    就这么一个动作,却是解开了某种更深层的束缚,不可思议的澎湃力量,便如冲破堤坝的海潮,浩浩荡荡,奔涌而出。

    相应的,她的修为层次急剧拔升,却没有将太阿魔含的魔意、魔头驱离,而是有深沉的寒气,渗透进去,隔着七八万里,但神意、情绪层面的碰触,却极其直接。

    神意对冲时,还有跳变一说,但情绪上,却直接将这份寒意传导至心底。

    魔域正中央,太阿魔含本体微微一动,似乎听到了“卡扣”的声响。

    束缚感和危机感同时到来。

    对太阿魔含来说,羽清玄的宣告,固然凌厉,但他最在意的还是那种被挖了疮疤、被蔑视的羞辱。他从本心就不认为,羽清玄能拿他怎样!

    可在这一刻,寒意跨越虚空,渗透到心底,他蓦然惊觉,羽清玄的手段。

    此时此刻,他与羽清玄气机互锁、神意互锁,都很正常,可是这份渗进来的寒意,不正是羽清玄的情绪意志么?

    情绪层面上,双方也锁住了。

    由此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

    骤然间,数万里的距离完全没了意义,两人瞬间进入了短兵相接的阶段,每一次的神意对冲,都带动情绪层面的震荡,也渗透到形神的每个角落。

    冥冥中,最根本的“道心”也难安其位,彼此影响、干扰、直至粘连、锁扣。

    气机互锁、神意互锁、情绪互锁、魂魄互锁、道心互锁!

    连续五层锁扣,在真实之域层面,形成了恐怖的漩涡,太阿魔含和羽清玄都“跌”了进去,且注定了只有一个能爬出来!

    太阿魔含真的震惊了。

    “你做什么?”

    “你做什么,我做什么……自然,还要把你胜过!”

    羽清玄满头青丝在寒雾狂舞,修为层次的提升,似乎没有一个尽头。

    太阿魔含的境界水准,毕竟还在她之上,节奏还跟得住。

    他不是没想过争抢主动,打破平衡,趁着“道心互锁”的良机,一举将羽清玄魔染。

    然而可恨的是,一步错,步步错,由于羽清玄的强势,他丧失了主动权,自家心中的破绽倒给揪住了,从某种意义上讲,有“魔染”之厄的,倒成了他!

    一时间,他只能被动地见招拆招,攻守易势,且短时间内,都看不到翻盘的迹象。

    这一刻,太阿魔含仿佛是看到了叶缤。

    当年他把叶缤视为借以突破的“真种”,叶缤却也将选为了“磨剑石”。

    这是双向的选择,没什么主动、被动之分,偏偏太阿魔含还自以为是,由此险些被一剑斩落。

    面对羽清玄,他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可问题在于,今日的羽清玄,似乎要比当年的叶缤更主动、更强势、更决绝!

    太阿魔含隐隐有些后悔,之前的神意对冲,现在看起来,简直是授人以柄,给了羽清玄与他互锁的机会!尤其眼下局面,虽和当初他魔染叶缤有点儿相似,可主动权的易手,代表着事情性质的大转变。

    天魔以他化为超拔之机,人类修士却不需要,但因为天魔他化之时,往往都是锁定人心最虚弱处,斩杀外魔,往往能顺理成章,将内魔一并打杀了,使心境更为圆满。

    所以,部分拥有绝对自信的修士,甚至会在渡劫时,主动招惹魔头,引来魔劫,以期内外圆满,获得更大的成就。

    当年羽清玄已经做过一次了,这回,似乎重施故技,却又有些似是而非。

    但其根本意图,终究还是清晰了:

    要强渡天劫……成就地仙?

    老子是凳子,任你们踩吗?

    域外星空深处,太阿魔含缓缓站起来。

    天魔无形,本没什么形体可言,然而到了一定境界,神通具足,禀性显化,便能凝聚法相,将“威煞”具现化,虚实之间,自有玄机,更有利于收摄亿万天魔的“供养”,也更能震慑那些骄兵悍将。

    太阿魔含的法相,整体上类肖人形,却是高逾两丈,面目模糊,身外时刻都覆着一层墨色的灵光,像是火焰般燃烧。在他外围,没有哪个天魔、外道敢直视他太久,只因这层灵光,是能吃人的。

    作为域外魔主中最擅长经营魔域的一位,太阿魔含己经把他最喜欢的万化魔域炼到法相之上。注视得久了,心意魂魄都将不由自主,浑化其中,失了本我。

    即使他现在是受创之身,但只要有这层根基在,仍然罕有哪个敢去触犯他的威严。

    而此时,魔主一怒,百万魔头便形成汹涌的大潮,撕破了最后的伪装,奔涌着,向域内外交界处集结。

    *************

    vip群成员,目前是201人,所以是大章。

    凌晨加的人,准备不足,先更个小章,晚下再补剩下的。

    另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