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地远近 道心互锁 (上)

    太阿魔含在隔空“看”到朱文英的时候,他便知道,又被骗了。

    为什么说又?

    不管怎样,这位域外魔主的情绪顷刻间便向暴怒的方向滑落,心头如油煎火燎,甚至连余慈也不顾,径直收卷神意,重临金幢教矿区上方,再狠狠倾压下去。

    海底的冰封大劫是隔绝内外的坚固屏障,可太阿魔念身为末法主,神意修为早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自成格局,不受“天之三法”所限所扰,一路压落,势如破竹。

    临近千疮百孔的华光琉璃世界,在接触到魔意压迫的瞬间,便彻底崩溃。

    显露出其间,蓝衫飘飘的羽清玄。

    羽清玄仰头上看,眸光依旧清凉如水,有如深潭,不因汹涌魔意袭来,而有任何波动。

    海底“嗡”然震动,挟怒而来的太阿魔含魔意,穿透了厚厚的冰层,却在羽清玄身外数尺处,遭遇了无法逾越的无形屏障。

    羽清玄没有施展她名动天下的“太玄封禁”,纯粹就是以意对意,与太阿魔含神意对冲。

    虚空概念上不过里许之地,两边的神意冲击却是瞬间跨越了近千个不同的法则层面,连续对冲超过百万次。有的层面,完全与虚空世界无涉;但有的却又是密切相关。

    周边天地法则体系就像是一锅沸汤,被两人的神意冲击搅得彻底乱套。

    羽清玄周围,荡起了可以目见的细密波纹,使得一整片海底区域,都变得模糊起来,仅存的这一方海水也好,周边百丈、千丈的厚冰也好,都是直接绞成烟气——只有这种物质形态,才能在当前区域内长时间存在。

    羽清玄身边,金幢教祖惨哼一声,好不容易保全下来的真身,就因为这一次对冲,小半都给绞得碎了。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在太阿魔含和羽清玄旁边,毫无疑问他就是那个“小鬼”。

    他再没有了别的选择,猛一咬牙,存下的真身轰声燃烧,金身火焰飞腾,从中腾出一道五色虹光,突破沸汤般的交战区域,穿透冰层,冲海面直飞。

    这正是金幢教祖留下的后路,也是他在真界赖以存身的终极保障。

    “十向转生么?”

    羽清玄微一动念,便没有再理会,只是稳稳抵御住太阿魔含的冲击。

    而这道五色虹光,在重重冰封中,只飞了数里,便被冰封大劫锁定,速度骤然减缓。

    仅如此的话也没什么,可也在此时,刚刚一波冲击未果,正做调整的汹涌魔意,“恰好”经过,太阿魔含当真是毫不客气,顺势一抹,两边交错时,虹光寂灭,再无痕迹。

    这里面充沛的精气魂魄,怎么说也是大补之物,不能浪费了。

    他已经看到,凭金幢教祖此时的状态,就算“十向转生”成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就是个废人。

    天地剧变在即,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废物,罗刹鬼王也会觉得麻烦吧。

    相交多年,就当他帮罗刹鬼王做好事儿了。

    而且……今天怕是就这点儿便宜可占!

    是的,太阿魔含没有再战下去的意思,在头脑发热和羽清玄对冲一记,回头吞了“虹光”之后,再不理会什么,掉头便走。

    他感觉着,这事儿邪门。

    本来是想打羽清玄一个猝不及防的,可眼下情形整个地倒过来。

    攻其不备,变成了强攻硬打,而且,作为他助手的金幢教祖,竟然是要以“转生”的方式逃命,后续那些计划,岂不都成了空话?

    这种针对性极强的计划,一个环节出错,后续的都危险。

    出现的误差,难道都要靠他来补吗?

    太阿魔含绝不指望那边。

    他是来魔染他化,巩固提升自家境界的,不是与这样一个守御之术天下知名的强者对撼的。今日不成,还能另谋机会,甚至再挑拣别的,可若是弄巧成拙,再碰上个叶缤式的人物……

    必须要说,叶缤的阴影已经盘踞在他心头,时时刻刻都在施加影响。

    这种心理破绽是非常可怕的,但短时间内,太阿魔含还是很难根除。

    由于他占了主动,魔意回卷速度惊人,已到海天云层之上,也就是再动动念头的功夫,便可跨过数千里的碧落天域,撤回九天外域去。

    可问题是,他想离开,对面是否愿意呢?

    海面爆起寒雾,羽清玄裹在其中,破海而出,霎那间千里冰封。

    天上的劫数被宝蕴引到海底;海底的劫数则是羽清玄带到天上。

    海天之间,刹那间沦为冰狱。

    最重要的是,羽清玄在冰封大劫中,简直是如鱼得水,天地法则意志都受她影响,对太阿魔含.入界魔意的压制更重,魔意回收变得滞涩,抽都抽不出去。

    羽清玄反倒是不依不饶起来……

    太阿魔含气得乐了,他本体虽在域外,距离此地的直线距离,也不过七八万里,冷静下来,且战且退,难道羽清玄还能跟到外域去?

    要知道,拦海山这边,碧落天域只有区区四千里厚度,真界与域外法则体系交织,天魔群聚,外道罗列。虽然面对不知多少劫来,密密麻麻的禁制防御,大规模的魔潮很难突进来,可真界之中的修士,谁要是真贪图省劲儿,从这里进出域外,都要面对一场可怖魔劫的洗炼。

    况且,为今日计划,太阿魔含更将他最精锐的一队刀蚁携来,又裹胁了以百万计的天魔大潮,在域外结成魔域,为他提供源源不断的支撑。

    进可攻,退可守,可说是立于不败之地。

    现在,他忌惮羽清玄,不愿深陷“叶缤式”的泥潭,却不等于是他好欺负!

    太阿魔含再怎么样,也是有身为魔主的骄傲的。

    一念动处,正要魔念回卷发难,有信息通过特殊的渠道,传送过来。

    太阿魔含微愕,随即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羽清玄,你离宫远来这拦海山,家里可留人了么?”

    充满恶意的魔意层涌过来,羽清玄眸光却是平静深邃,不见丝毫波动。

    太阿魔含见她心神不乱,也不在意,正要再说,海天之间忽地轻颤。

    幅度很小很小,可导致这个“颤动”的源头,又是很远很远!

    ************

    前所未有的成绩,尽在昨夜。第三名,飞机横幅都有了。

    今天理所应当是大章。

    只是和书友们玩得很疯,早上起晚了,先更两千字,晚上再补那四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