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暗存杀局 误中副车(上)

    阴鬼与金幢教祖“重聚”,碰撞势头猛烈,但声势还不如之前。

    出现这种情况,正是周边海水异化,吞噬了冲击力的缘故。

    在金幢教祖看来,海水异化到什么层次、转变成什么性质,暂时还不清楚,毕竟两位劫法宗师交战,气机错乱,对天地法则意志多少是一个迷惑,劫数还在还在酝酿之中。

    对他来说,当务之急,是要在海底劫数成型之前,将事情解决掉,以全身而退。

    他沉喝道:“阴鬼女,凡事要适可而止。”

    在他喝声中,华光琉璃世界之中,仿佛钟鼓齐鸣,恢宏之音,甚至压过了外界渐起的海潮声响。

    只是,阴鬼对此嗤之以鼻:“这话对后面的人说去。”

    后面?

    这时候,金幢教祖终于理解了阴鬼那句“胆子大的在后面”的真意。

    也对,阴鬼再怎么胆大包天,也不会以天魔法体去招惹劫雷,可是,哪有人?

    他神意扫荡,甚至冒险探到华光华光琉璃世界之外,在天地法则意志的威胁下搜索,却一无所察。

    金幢教祖自己也承认,在大劫法宗师中,他是较弱的那一类,可都被人轰破地盘了,难道连人影都看不到?

    要么,就是那人完全与天劫融为一体……天底下还有这种法门?

    暂时抓不到头绪,可金幢教祖从另一个角度看,在他们这个层次,没有无缘无故开启战端的道理,那么……

    蕊珠宫?

    他不动声色,气机把朱文英和九命锁得更紧,抓住这两个,还怕被人得手吗?

    阴鬼也明白眼下的局势,她是抱着侦察的心思来的,把自己陷里面就不好玩了,当下也喝了一声:

    “此事与我无关!”

    若她早说,金幢教祖必不会节外生枝。

    可这时候,金幢教祖发现敌人竟然有导引天劫、与天劫相融的特殊手段,念头就已经变了,只当听不到,依旧与她气机纠缠,把她用做挡箭牌,以继续迷惑天地法则意志。

    阴鬼眼中寒芒闪烁,从来都是她阴人,哪轮到别人阴她?

    她也不是金幢教祖这种瞻前顾后的软蛋,惹恼了她,直接砸盘子又怎样?

    眼看要撕破脸动手,周边海水之中,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劫数成形?

    阴鬼也好,金幢教祖也罢,至少都是渡过一次四九重劫的人物,对天地劫数的运化机理、节奏最是熟悉,都是第一时间发觉不对。

    太快了……

    金幢教祖冷笑,开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劫雷入海,威力十停里去了九停半,隐身在天劫中的那人,分明已经藏不住了,如此发力不免刻意,终于露了马脚。

    正如金幢教祖所想,散溢的电流中,宝蕴身形已经很难隐藏。亏得两个劫法宗师彼此干扰,才使得她有藏身的空隙。

    不过,宝蕴也不能仅为藏身而满足,她是来救人的……

    金幢教祖非常狡猾,或曰经验老道,借与阴鬼的纠缠,耽搁了天劫的转化,即使有玄黄在侧暗中蓄势,可始终没有找到好的时机,如今朱文英又被金幢教祖牢牢困住,投鼠忌器之下,更难发力。

    余慈也是刚从俱净坊动身,赶到这里来,怎么也要有个过程。

    想了想,她暗中让玄黄预备,自己则合掌胸前,半真半假地默祷:

    “都是为了救人……天君大人,帮帮忙啦!”

    所谓“心诚则灵”,这玩笑似的祷词,竟也能发挥作用。

    相隔万余里,在神主与信众之间,完全不是事儿。

    正高速赶来的余慈,大概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即默许她的请求。

    两边玄机暗合,神通加持。

    顷刻间,宝蕴眼前似乎有一片世界铺开,云卷云舒,静谧安然,却又有玄妙之理,含蕴其间。

    宝蕴知道,这是余慈心内虚空中,最具玄奇色彩的“平等天”。

    她笑吟吟地道了声谢,心念动处,便自然从中截出一段真意,注入心中,盈而自发。

    指尖伸出,神通发动,一股和暖氤氲之气,迫发出来,可等到触及海水,却是寒意弥漫,扩散速度之快,更是不可思议。冰棱喀喇摩擦之声连绵不绝,大片海域,就此凝结,仿佛变成了一个半沉的巨大冰砣。

    华光琉璃世界依然是光芒大放,映得外间冰层光怪陆离,可实际上,这处所在,已被封得严严实实,更有寒意渗透,似烟气又似水雾,洒落在华光琉璃世界之时,只一落,便在朱文英、九命身外,瞬间凝结冰层,要截断金幢教祖的禁锢气机。

    面对突生变故,金幢教祖先是一惊,但接下来的反应并不是着恼,也没有急着加固对朱文英、九命的控制,而是细察气机源流,到后来,脸上喜色已是遮掩不住。

    “太玄冰解……好!”

    金幢教祖哈哈大笑,华光琉璃世界亦为之震颤。

    怎么回事?

    宝蕴本待联络玄黄,一剑破敌,可见此模样,心中惊讶,先让玄黄渐缓。

    只见那金幢教祖笑声中,什么黑猫、朱文英都不理会了,往后一退,重新融入香火金身之中。

    金身收了玉钺刀和铁如意,手掐印诀,神意扫过厚厚冰层。

    这一次的神意扫描,分明是换了种方式,更强横,针对性也更强,尤其是与周边海域的封禁勾连一处,直接覆盖了整片矿区。

    虽然宝蕴借来太玄封禁的真意,冰封百里海域,已经将相关封禁破坏了小半,也与天地法则意志勾连,有最好的掩护,可不知为什么,仍然挡不住。

    身上猛地一激,已遭神意锁定。

    感应总是双向的,这种时候,宝蕴也有所察觉,金幢教祖似乎只是充当了介质,真正的感应源头……

    沉沉重压骤然降临,更有“天敌”一般的战栗感,轰然袭来。

    这下真是猝不及防,宝蕴低呼一声,在冰层中连续跳变,试图脱离,然而那神意锁定之法,完全换了法度,竟是直透心底,借她的惊惧之心,以魔染的方式渗入进来。

    仿佛是捏着人的心脏,随意摆弄心跳速度,大有生死操之人手的趋向。

    心脏什么的,宝蕴早就没了,可这魔染之法,直指性命交关之处,施以大恐惧,强行轰破心防,让她难以应付。

    一着不慎,宝蕴也是给拖进了当前局势的泥潭中。

    宝蕴毕竟是极为独特的存在,在她明悟的同时,对面也查出了她的虚实。

    接下来的反应很奇怪。

    那位先是困惑,又是暴怒,凶戾魔意透空而来,仿佛能够把虚空烧穿,其中的意思不用人理解,而是强迫人明白:

    “不是羽清玄,不是湛水澄,连绿波都不是……”

    什么跟什么?

    愣了愣神儿,宝蕴恍然大悟。

    她分明就是给人顶了雷!

    金幢教果然在此设了局,但其目的与余慈、赵相山的估计出了些偏差,竟然是针对蕊珠宫而来。

    不知金幢教联络了哪个魔门大能……或者是域外天魔?

    宝蕴还从没有见过这样强横而又纯粹的魔意,无须特别作势,便如火焰熊熊,任她意志如钢,也能在瞬间给炼化了!

    这是要命的时候,宝蕴顾不得再藏匿身形,尖叫一声:

    “玄黄!”

    心念、声音并起,与之同步,二百里外,有剑意冲霄,不取海底,而是斩破海面,直取天外。

    那大魔头不在海底,根本就是居于天外!

    也怪不得宝蕴被发现,刚才整个的应对方向、方式都是错了。

    虽有玄黄出手,宝蕴仍没有任何安全感。

    她已经被魔意锁定,这是类似于“种魔”的秘术,直指心底最薄弱处。

    即使对方貌似不太中意,可层次摆在那里,自发地便勾动心魔,化出种种妄境幻相,玄黄的纯化剑意再强,也是隔了一层。

    宝蕴还要自救。

    她一头扎向冰封的海底,也与天地法则意志融得更深。

    这非常危险,如果程度把握不好,便类似于“合道”之劫,在浑茫无边的天心范畴中,失去本我。

    但此时也顾不得了。

    对宝蕴的困局,万里开外,余慈也有感应,当下难顾后果,借神主、信众的牵系,引着宝蕴的意识,切入天地法则体系深层,既是躲避,也是防御。

    仓促之下,他也来不及转换最精通的生死法则,便依着太玄真意的主脉,直抵动静之法的层面。

    坦白讲,他在动静之法上,还差了些火候,至少很难直接触及根本。

    可眼下,宝蕴早早引来了天地劫数,天地法则意志正在锁定目标,酝酿后续的变化,他这么切进来,恰是给出一个变化的契机。

    大势如水,蓄而待发之时,欠的就是一个“缺口”。

    余慈牵引着宝蕴切入“天之三法”的层面……就算是在外围弄影儿,也是打破了平衡,最终引发了天地异变。

    千丈海底,劫数定了。

    一系列变化,兔起鹘落,让人眼花缭乱,

    金幢教祖本来是充当“盟友”魔意跳转的中介,中间突然暴虐的意念冲突,已经让他愕然,而此刻,海底异变,森然寒意,冻透了华光琉璃世界,也透到人心里来。

    他蓦然发现,局内的所有人,没有一个能真正把握是怎么回事儿,不同方向、不同目的的合力,已经将事态推向了不可逆转的河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