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禁法秘语 教祖亲至(下)

    金幢教祖逼退了阴鬼,封了海域,只将冷酷威严的香火金身镇在海底,成为华光琉璃世界的中心。;;

    “好了,现在我们进入正题。”

    语气随意,却成黄钟大吕之声,在海水中激荡,压伏一切杂音。

    朱文英静静站着,黑猫缩在她臂弯处,绿眼幽幽。

    两位劫法宗师的气机对撞,虽只是一触即收,可压倒性的层次力量,仍是将她步虚阶段的“小格局”碾碎,出奇没有伤到一点儿,只是再无行动之力。

    可即使这样,她脸上仍没有什么表情,华光琉璃世界的光芒映在她脸上,却见不到丝毫恐惧。

    香火金身同样是面无表情,只一对眼眸之中,金灿灿如电火蹿动:

    “蕊珠宫收徒,向来是宁缺勿滥,以至于宫中人手稀少,很多时候都捉襟见肘,不过能派出来的独当一面的,往往都是心腹中的心腹,你是哪人的门下?

    “羽清玄?绿波?湛水澄?

    “你手上,太玄一脉的法门不算太精纯,半途出家?

    “不管是哪个,到这里来查看阵禁节点,必然是得了风声,你从节点上得到了什么?消息?秘语?”

    连续的问话从香火金身嘴里出来,越往后越古怪。

    若有旁人在此,势必会给弄糊涂:明明是金幢教立下的阵禁,为什么要问朱文英所谓的“消息”和“秘语”。

    当事双方,倒都是心知肚明。

    这几句话,金幢教祖却是用上了“虚念鼓”的法门,字字句句都直撼心神,有势在必得之意。

    然而朱文英也当真了得,纵然心神遭“虚念鼓”连续擂动,已然重创,却始终闭口不言。而且,她身上应该是受过特殊的加持,能抗得住劫法宗师的狠手,心神念头始终不乱。

    越是这样,金幢教祖的态度反而缓和下来:

    “是了,时间仓促,你应该还没有完全找到。没问题,我可以提供方便,阵禁是我一手布置,我熟,只要最后你我共享就可以。”

    朱文英静静看他,根本不予理会。

    金幢教祖也不恼:“不乐意,那么……”

    香火金身面前,凭空化现一件灯盏。火光如豆,然而由内而,色分七彩,十分绚丽。

    朱文英知道,这是金幢十宝中的“七宝灯”,是香火信力汇聚而成。

    金幢教祖也在给她进一步介绍:

    “我这七宝灯,一念可清而洗炼,一念可浊而污秽,今日,我就将你送到灯中,看究竟能熬出多少根硬骨头来。当然,你不会即刻便死,就算炼上三五日,依旧意识清醒,记忆准确,到时我再抽取出来,也无所谓。”

    朱文英仍不作声,金幢教祖也没有立刻将她扔到七宝灯里去,相反,他一步迈出,从香火金身里“走”出来,丈二金身成为他的背.景,依旧是冷酷威严,然而他本人却是和颜悦色:

    “其实我堂堂一教之尊,与你这后辈计较,也失了颜面。况且,太玄师姐我一向是敬仰的,看在她的面子上,如非必要,我也不愿为难你。

    “这样吧,公平起见,咱们交换情报如何?

    “我自认为,手里还有一些你们蕊珠宫很关心的东西……这几年,你们东奔西走的很是辛苦啊。”

    朱文英虽处绝境,眸光不改犀利,而此时更是寒气剧盛。

    金幢教祖笑起来:“我喜欢你这个眼神,不过如果是羽清玄亲至,就更好了。我想信,她一定会非常感兴趣。”

    “……”

    金幢教祖略有失望,终于不再试探,语气淡漠下去:

    “还不乐意?那么,就请你到本座七宝灯盏里来吧。”

    说话间,香火金身之外,七色宝焰跳跃,赤橙黄绿蓝靛紫,呈环环相套的结构,仿佛通向一个诡异的世界。

    朱文英被宝焰所透出的气机锁死,全无还手之力,却依旧冷静,目光直指前方大敌。

    金幢教祖没有什么得意颜色,相反,他面色凝重,有些郁结未开。

    朱文英的油盐不进也还罢了,到这份儿,依然不见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完全没发现计划中最顺遂的那个征兆,这和预计中的可不一样。

    或许,就像上面说的,自从那个见了鬼的渊虚天君好死不死跑到拉海山,搅得天下大乱之后,就不要抱这个指望了吧。

    可惜了这一处费尽了教中心血的布局。

    他终于下定决心,道一声“收”,七宝光焰暴涨,真正打通了“门户”,将朱文英摄过来,同时袍袖翻卷,要将“九命”另行处置。

    朱文英不自主松了手臂,黑猫“嗷呜”一声,被强行卷走。

    直到这时候,黑猫倒还有些力量,身上紫红强芒流转,所照之处,海水凝固,骤结冰层。

    金幢教祖眼前一亮,随即暗下去,咄声道:

    “只凭一道灵符,挣扎甚么!”

    丈二香火金身向前迈一步,身后乌光飞动,却是祭起一柄铁如意,照黑猫当头打下。

    这“铁如意”也是金幢十宝之一,专破灵性,正是灵符克星。

    乌光、紫芒碰撞,后者当即层层崩灭,化为冰屑散落,海水触之封固更速。

    黑猫身形发虚,内里有星星点点光芒,如星辰列布,便是符纹分形、节点等等。

    呈现此状,正是“九命幻灵符”濒临崩溃的征兆。

    金幢教祖可不想真的把“九命”砸在手里,只解析阵禁节点一项,这只灵符造物,便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他临时收了力,伸手去抓。

    偏在此时,他心头忽地一紧,抬头上看。

    矿区海域封禁分明破开了一角,华光琉璃世界也受到冲击,撼动香火金身,微微震动。

    海天之间,阴鬼虚立,眸光下刺,似要穿透海水。

    如果只从外表看,她就像一位楚楚可怜的弱女子,身形纤瘦,长发如瀑,肌肤近乎透明,眉目轮廓无一处棱角,唇角又总是微抿着,眼帘垂下时,甚至有怯生生的味道儿。

    只与常人不同,周身似乎缭绕了一层轻烟,天光之下,似透非透。

    其实,她本人是最跳脱的性子,标准的“表里不一”。

    但话又说回来,魔门东支“四鬼”中,她大约是唯一名实相符的,是鬼修得道,又转修“姹女阴魔”之法,最擅藏踪匿形、惑人**之术,甚至有人传说,她可潜入别人睡梦中,夺取精气,令人闻之色变。

    只是现在,她的面色也不是太好看。

    “金幢老儿还真把自己当地主了……”

    按照东支与渊虚天君的协议,只要是矿区之内,就是把海天倒翻,魔门东支也没有资格插手。

    阴鬼不在乎什么协议,对渊虚天君,对金幢教祖却很忌惮。

    然而此时,她心中好奇心翻腾着都要冒出来,仿佛是百爪挠心。

    堂堂金幢教祖,再怎么贬低,也是一宗之主,是大劫法宗师,不顾脸面,装作矿区管事,伏击一个步虚小辈,肯定有大阴谋、大算计。

    这等趣事就在眼前,怎么好错过?

    循规蹈矩,怎么能入魔门?

    她正要想办法重新潜入,耳畔却有人轻轻笑语:

    “想进就进,哪还用纠结旁的什么?”

    事实上,在音起之前,阴鬼已经心生感应,一念之间界域铺开,既是防御又是侦测。

    然而那笑语分明浑同雷音渗透进来,撼魂动魄。

    更早一线,身畔已有千百雷霆,汇成洪流,倾泄而下,将她卷入其中。

    阴鬼知机,迅速收缩界域,不与劫雷硬顶,被雷霆洪流裹着,一路冲下。

    变生肘腋,她惊讶却不惧怕。魔门东支“四鬼”,都算是中生代,修行时间最长的“咒鬼”,驻世有三劫时光,其余三人,在上一劫都可称之为“新秀”了。

    三人都是刚刚渡过一次四九重劫,根基稳固,对当前的天地大劫的忌惮,就没有那么重,不像宗门里的耆老主祭,偌大年纪,还要跑到域外去避难。

    眼下就是让劫雷劈两下,也无所谓。

    阴鬼更关注,究竟是哪个暗算她!

    为此,她甚至不怎么挣扎,就卷在“浪头”之中,看电光暴闪,冲击矿区阵禁,直接凿了进去。

    矿区外层封禁崩塌,雷光余劲入海,与华光琉璃世界相接。

    这就有一个问题:

    一个多次凭借“十向转生”的心法,躲避天劫的大劫宗师,面对几乎是迎面而来的天劫冲击,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华光琉璃世界中央,金幢教祖勃然色变。

    他在海底矿区之中,压制自身气息,又层层布防,不得不说,有一小部分就是要隔绝天地法则意志的感应。

    按照天地法理,电光击海,必然会分解消散,威力大减,无论如何都不透到海底来,可是天地法则意志的搜检却不会散掉,天地大劫也从来不是“雷劫”一种。

    真要被天地法则意志锁定,只要是在真界范围内,就是上天入地,也难以逃掉。

    他甚至已经感觉到,周边海域的“份量”骤然增加,无穷尽的海水,正有异化之相。

    谁在作乱?

    这一刻,他看到了阴鬼!

    “阴鬼女,你好胆!”

    “胆子大的在后面。”

    刹那间言辞交错,二人气机也不可避免地再度冲撞。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