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禁法秘语 教祖亲至(上)

    金管事开口说话的时候,黑猫幽绿的眸子便直勾勾地盯着他,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呼噜”声。

    作为灵符造物,黑猫的灵性还不足以清晰针对外界情况,做出精准反应,不过,过于强烈的恶意,肯定是优先考虑的对象。

    朱文英回答得更是冷淡:

    “对不住,九命它认生。”

    金管事丝毫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而是按照自己所见所闻,进一步推衍下去:

    “这小东西如此金贵,几日来,我看倒像你服侍它、依赖它。

    “刚刚刻印在玉牌上的,是阵禁节点吧。你明明发现,却不搞破坏,甚至还将前面盗走的辰光石归还,我只能理解为,阵禁里面留了信息,你……应该是猫能‘看’出来?可以翻译是吗?”。

    金管事虽是与朱文英交谈,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视线已彻底集《无〈错《聚在“九命”身上,再不涉其他。

    好像我是多余的?

    在金管事叫破朱文英行藏,索要“九命”之时,某只“螳螂”,也就是“蓝副执事”,正藏身在不远处的某个较复杂的地形中。

    几日来,朱文英每日“溜猫”,也在“溜”她的耐心。

    她也曾想过,通过魔染、**等方式,直捣黄龙,别绕这些弯子。

    附身蓝副执事,就是预置的准备。

    可问题是,朱文英本身意志坚定,身边又带着“九命”,对危机的感应十分敏锐。同样,她也发现了“九命”的关键作用,不能确认,将朱文英强行魔染后,是否还能操纵这只奇妙的“符猫”,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也只好是用最笨的法子,每天都出来跟踪,

    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吧,整整七个晚上过后,事态终于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一步。

    在朱文英穿入金幢教矿区的时候,“蓝副执事”也是坚定地跟了上来。

    保持了一个适当的距离,也使她亲眼目睹了这么一场关键戏码。

    只是旁观者清,自金管事现身后,“蓝副执事”就有某种奇妙的感应,所以,她不只关注着金管事与朱文英的“交流”,还有相当一部精力盯着矿区封禁。

    刚刚朱文英潜入之时,理所当然干扰了阵禁的部分运转,而此刻,金管事现身,叫破其行藏,禁制也就理所当然地修补完毕,重新封起。将“不速之客”都锁在里面,性质更有微妙的调整,显然是早有准备。

    最重要的是,这一层封禁,明显与金管事气机互通,受其主导,更与他已经释放出来的某种力量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层次分明的双重禁制。

    她以匿踪藏形著称,也算是破禁的行家,本不在乎这个,问题是,封禁之内的局面,让她有些看不透。

    朱文英的目的性极强,寻找阵禁节点,仿佛是按图索骥,来得太容易;

    那金管事更不是寻常人物,封锁周边的手段,做得亦是含而不露,手段精湛,不像是一个寻常步虚修士做得出来的,她一时甚至无法确认目标的修为境界。

    “果然……”

    有点儿托大了。

    最初的担心变成了现实,如果真像她想的那样,带着这具累赘的身体,万一生变,连盾牌的作用起不了。

    到时可要丢脸了。

    “蓝副执事”当机立断,准备从这具形骸之上脱离,还本来面目,也释放本人最强的战力。

    那个金管事,值得她这么做!

    只要注意,现在不要引起双方注意就好,至于回头如何解释三希堂矿区执事死在金幢教的海底矿区,就让关心的人头痛去吧。

    此时,不远处的“谈判”已经彻底破裂。

    在被金管事叫破之后,朱文英从来就没有想过能安然离开,她已撕掉暗色外袍,露出一袭贴身软甲。

    软甲其色苍蓝,在海水中亦发出幽蓝光芒,和她早年在剑园、在北荒的甲胄不同,没那么多外露的棱角和煞气,就像寻常护身的内甲,符纹的痕迹都不是太明显。

    可当朱文英意念动处,身外海水流动便转滞涩,更有璀璨电光,交织在十尺之地,自成格局。

    金管事一点儿都不吃惊:

    “蕊珠宫的‘雷侯秘甲’,想来也是真传弟子的身份了。”

    他依旧是松松垮垮,与人聊天说话的悠闲模样:

    “是为辰光石来的?嘿嘿,本教夺下灵辰宗的矿区没错,却并不曾切断你们的供应,就这还来得这么快,看起来,里面很有些微妙之处……这是个很有价值的消息。今晚上,只此一条,也足够了!”

    不理他真假难辨的攻心之辞,朱文英全无废话,一声轻喝,九命身外便有紫光流转,给她强力加持,同时雷侯秘甲亦发挥作用,内藏的符法禁制节节贯通,形成特有区域,牵引她意识层层深入,很快已经触及到法则层面。

    就算只是一丝丝,也能发挥出近于长生真人的战力。

    这一幕,倒与几日前帝天罗运化“极光元磁”,招引劫雷的情形有几分相像。

    运使的都是电光磁雷一类的力量。

    朱文英伸手虚握,便有一柄投枪现形,雷光缭绕,却丝毫不受海水影响。

    下一刻,雷霆投枪离手,刹那就将速度摧到极处,几乎失去了形影轨迹,只余扭曲的电光在水层中逸散。

    面对朱文英的杀招,金管事动也没动,一枚丹环恍如明月,自肩上腾起,更有霞衣,色放五彩,披着身上。

    转眼间,海底华光遍染,所照之处,光色辉煌,仿佛成琉璃世界。

    朱文英身外,交织的电火无声消歇,那失了形迹的雷霆投枪也蓦地定住,失去动能,就在金管脸前数分,无声崩散。

    香火金身,化生界域?

    “蓝副执事”的形骸“脱”了一半,看到这一幕,很有些“意料之中,情喇外”的感想。

    金幢教虽是集香火、修神道,但能够借用香火神力,而不至于被其所污的,也就是几位长生中人,看这华光焕彩,固然眩目,却纯净明透,这份造诣,岂是一个矿区管事所能做到?

    而且……不妙啊!

    “蓝副执事”待要加快进度,哪知金管事一旦“显形”,当真痛快,身外香火神力已经弥漫开去,远则勾连封禁,进一步封锁区域;近则塑形运化,凝成一具神像,将其本人包裹进去。

    但见那神像面目赤金,身披霞衣,肩悬丹环,左手握铁如意,右手持玉钺刀,头顶明灯一盏,身后金幢悬垂,尽现威仪。

    香火神力铺开,不出禁制范围,却是充斥其间,几无半点儿缝隙。

    “蓝副执事”冷哼一声,没有任何意外地,身形暴露。

    在高层次的力量面前,一具形骸死物,什么遮掩防护的作用都没有,一下给照了个通透。

    神像赤金面目没什么表情,然而乍睁的双眸棱光隐现,自具灵性。

    他转向“蓝副执事”这边,眸中神光电闪,锁定目标,没有一点儿奇怪的意思,开口发声时,呈擂鼓之音:

    “魔门之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鼓声连震,直指心头,音波激荡海水,汹涌而去。

    “虚念鼓。”

    “蓝副执事”叫了一声,随即软软倒地,却再不见别的异样。

    倒是远处,有缥缈声线,继续前言:“可惜,是班门弄斧!”

    魔门根本祭器之中,便有一个天魔心鼓,论层次,远在金幢教修士自己祭炼的虚念鼓之上,魔门强人常用此鼓洗炼心神,同类手段,效果自然不彰。

    “藏得倒快!”

    神像已与金管事内外互通,是一而二、二而一的状态。

    他看得分明:一条暗影,藏入地下,急趋数里,再跳出来,已是在被华光琉璃世界压制的朱文英身后。

    刹那间,阴影与朱文英气机交融,如鬼附身,推着她,强行往神像冲击过去。

    一直缩在臂弯里的九命“嗷呜”一声,身泛紫光,跳了出来,猫爪透寒,往朱文英身后狠划过去。

    这当然不是单纯挠一下,其指甲如勾,每一根指甲都闪耀灵光,与掌心纹理相通,形成一个精致灵符,所过之处,一应元气尽都冷寂,海水冻结。

    论法力神通层次,还要在朱文英那一记雷霆投枪之上。

    “不逗你们了!”

    笑音过处,阴影闪掠,从朱文英身后弹出,强行冲开华光琉璃世界,气机暴涨,又冲开外层封禁,直冲海天之上。

    与鬼魅般的身姿完全不同的清亮嗓音传回:

    “原来是金幢教祖亲至,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阴鬼女你好!”

    两位劫法宗师的气机都是含而未发,一触即分,饶是如此,也是震动千里海域,仿佛海底火山将喷未喷,动荡不休。

    气机虽不沾染,可言辞交锋继续:

    “与人不相干,偏给人添麻烦,你金幢教祖的家教在哪里?”

    “我乃洗玉盟中人,给贵宗添麻烦,岂不是天经地义?”

    说话间,华光琉璃世界“缝合”,外围阵禁同样封闭,内外隔绝。

    不好意思,更迟了。

    群中181位,继续通报规则:

    qq群号:186722958群名:十三外道

    星值等级大侠以上,纵横会员投月票十张以上可入群,每50人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