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巧结连环 海天阵禁(上)

    

第一百二十四章巧结连环海天阵禁(上)



    “九命乖。”

    一直冷淡严肃的商旅主事展露笑靥,并伸出手来。

    黑猫轻灵跳起,顺着手臂,一路爬上她肩头,这时才松了口,晶石坠下,被她回手抄住。

    蓝副执事不免多看几眼。

    虽然阴霾漫空,女修手中的晶石依旧明透,莹莹生光,仿佛有数颗星辰藏于其间,光线柔和,十分养眼。

    辰光石……而且是经过了处理的高等货色。他刚刚拿出来的原矿石,若按照这类方式“处理”,能剩下小指甲盖一点儿,就算老天庇佑。

    货色高低不算重点,蓝副执事关注的是:

    这颗辰光石不但是精炼过的,还做了进一步处理。

    对于辰光石这种材料,精炼是大部分商家都会做的初级加工,也是唯一一道工序,后续绝不可能再加一根指头。

    因为那已涉及祭炼的方向问题,再做下去,便是给顾客添堵了。

    辰光石之属,一方面是用作法器制炼、修行引子;另一方面则是在阵法、封禁之上,都是讲求精细的,更重要的是“如臂便指”,祭炼也好、温养也罢,最忌杂气。

    也就是说,这颗辰光石,不是矿区或是哪家店铺丢失的待售品,而是真真切切的有主之物,天知道这只黑猫是从哪儿刨出来!

    看女修拿晶石在手,仔仔细细打量,若有所思,竟是一副想要深究的模样。

    再想想她之前的种种言行,蓝副执事心叫不妙,这种事情,万万不能沾上了。

    “朱主事,我那边还有点儿事……”

    “请便。”

    蓝副执事如蒙大赦,掉头便走,连自家手里出去的辰光石样品都顾不得讨回。

    半道里,莫名有些感应,鬼使神差回了次头,正好看到,女修手指虚划,光丝凝空,将那颗辰光石圈在其中,寒意隐透,分明都结了一圈碎冰。

    蓝副执事看得又打了个寒颤,终于想起,女修测试原矿的手法是哪里了。

    他摇摇头,紧赶几步,掐灭了最后一点儿好奇心,只当自己没上来过!

    可天不从人愿,刚到了山脚下,事情又找上了门。

    有手下跑过来,通报消息:“执事,隔壁的管事立了水镜,想与您通个话。”

    蓝副执事微愕,顺理成章就想起了崖上女修手上,那颗有主的辰光石,心中呻吟一声,当即便道:

    “就说我不在。”

    手下直接愣在那里。

    见他这副模样,蓝副执事只觉得心烦:“罢了,我去看看。”

    所谓的“隔壁”,自然就是原属灵辰宗,现在归金幢教掌控的矿区,因为两边离得近,通信什么的,最是便利。以前灵辰宗在时,两家沟通及时,关系还不错,现在自然要从头开始。

    金幢教的管事姓金,自嘲是“教姓”,也是个老道的人物,接管了隔壁矿区之后,也来串过门子,至少在面上,做得不比灵辰宗那边差。

    可蓝副执事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事实验证了他的感应。

    金管事与他“见面”后,劈头第一句就是:“今日本教所立矿区封禁中,有一处阵眼内的辰光石被盗。听说蓝老哥你岛上来了生人,不知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蓝副执事心里倒是有些准备,抱的就是含糊过去、谁都不得罪的心思,可那边问得也太直接了,而且更要命的是,他这边才一愣神、一琢磨的功夫,金管事已经下了定论:

    “成,我知道了,不会让蓝老哥你难做。”

    前前后后就这两段话,蓝副执事甚至没来得及开口说话,这边已经是“证据确凿”的模样,直接就中止了通信。

    看水镜映照出的自家苍老面孔,蓝副执事呻吟出声,越发觉得自己是老了。

    他定了定神,觉得为今之计,首要还是将此事报到上面去——他只是个“副执事”而已,担不了这压力!

    转身准备离开,忽觉得不对,又回了次头。

    水镜中依旧映着他的身影、面孔,松松垮垮地站在那里,脸上皱纹在绽开的笑容里,越发地密集、清晰。

    看到自家身影在水镜中的诡异表现,蓝副执事只觉得寒气从尾闾蹿起,直透天灵,头皮更是要炸开了,张口想喊,可镜中身影一步跨出,与他来了个脸贴脸,直透魂魄的寒意导入,转眼间就冻结了他所有的意识,使之永沦黑暗。

    片刻之后,门开,蓝副执事扭着脖子,从屋里走出来,仿佛浑身都不得劲。

    一直候在外面的手下很狗腿地贴近:

    “执事,您……”

    “离我远点儿!”

    冷沉沉的嗓音入耳,手下脑子一懵,就那么愣在当场,眼看着蓝副执事顺着来时的路径,又走了回去。

    他嘴巴张了张,想低声骂两句,可莫名就是胆气全无。

    此时的蓝副执事,与平时的圆滑形象完全不同。

    莫非,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手下的疑惑注定得不到解答,此时“蓝副执事”沿着来时路径,不多久便又来到了到临海山崖上,但在此时,女修已经离开了。

    “那个小妹妹,是叫朱文英吧。”

    “蓝副执事”从这具形骸原来主人的记忆中,找出了相关情报。

    绕着崖顶转了一圈儿,很快就锁定了朱文英留下的相关痕迹。

    哈出口气,却没有一点儿温度,而是带着深重的寒意。烟气扑在之前朱文英虚空抹画的区域,当即展现出清晰的轨迹,以浓淡区分的话,甚至可以确认先后顺序。

    “呵,是‘冰连环’……这种禁制手法,又带着九命幻灵符,必是蕊珠宫无疑。”

    “蓝副执事”挥散烟气,摸着下巴,沉吟不定:

    万里迢迢到这里来,又对辰光石这么感兴趣,莫不成是断货了?

    据她所知,蕊珠宫与灵辰宗有长年的采买协议,拦海山乱局一起,确实影响很大。从来人的层次来看,也真像是蕊珠宫的采买总管一类。

    不过,来的是不是太快了些?

    想了想,也不久留,“蓝副执事”慢悠悠下了山崖。

    人到半途,忽地眉头皱起,身子侧移到树影中。

    眼帘微瞌,将自身气机保持在一个平稳区间。

    几乎就在同时,轻风般的神意力量拂过,却是渗透到苦岛上下、内外,包括海底主矿区的各个角落。

    渊虚天君!

    那一位的气机毫不掩饰,但不到真人境界,想发现他也不容易。

    余慈的神意力量没有在矿区停留太久,很快远去。

    主动的探测仅此而已,但他的“基础感知”还在,苦岛矿区,乃至于外海数万里方圆的广阔海域,还在他的神意覆盖范围里。

    若有什么特别的、强烈的刺激,他仍能够第一时间感觉到。

    “再等等。”

    “蓝副执事”从树影里出来,不急不躁。

    余慈从南到北,行遍各个矿区,马上就要进行完了,实质性的作用当然是有,但更多还是一种宣告,一种表态。

    此行过后,想来余慈绝不会再来一遍,否则过犹不及,反而会招人笑话。

    到那时,就有做事的机会了。

    天已入夜,各方僵持对峙的一天也算是过去了大半,拦海山外海的局势,没有明显的变化,但暗地里,谁也不是老实孩子。

    滞留在苦岛矿区的商旅,大半已经安歇下去。

    朱文英却是招呼九命一声,让黑猫给她加持了一记隐身符,随即潜行入海。

    作为与九命幻灵符配套的辅助灵符,隐身符非常高明,岛上的三希堂的守卫都是懵然不觉。

    但再好的灵符,都有一个适应范围。

    对一个有心的强者而言,效果可要大打折扣。

    不多时,“蓝副执事”也到了海边,身形与黑暗几融为一体。她盯着不见人影的海面,不言不语。

    在魔门东支与渊虚天君达成的协议中,外海矿区许进不许出,否则格杀勿论。

    也就是说,她现在把朱文英斩杀了,也占着理。

    但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否则她堂堂“四鬼”之一,也不会做贼似的,附身在这蠢物身上。

    她还记得自己的目标,不是蕊珠宫,而是金幢教,是搅乱拦海山局面的隐形势力。附身之前,她已经在周边矿区附近转了一大圈儿,没有任何发现,蕊珠宫的修士,应该是很好的切入点,也是很好的诱饵。

    本来他还担心金幢教修士缩在矿区里不出来,如今从金管事的态度中就能看出,对面反应的激烈程度,远远超出正常范围。

    不在里面使点坏,她就觉得浑身不舒坦。

    这时候,她愈发觉得附身的形骸太过笨重,大大地限制了她的实力。

    有心重新脱窍而出,不过还是抑止了这个冲动,一步踏出,也入海追索而去,虽是带着累赘,可她的藏身匿形手段,却较前面朱文英还要胜过许多。

    便在“蓝副执事”入海后,天空厚重的劫云中,宝蕴便像是在家中大床上,伸懒腰,顺便打一个滚,然后开通联系:

    “喂,这里有人和猫跳海,你来不来啊!”

    “……收到。”

    宝蕴嘻嘻一笑,身形虚化,也是坠下云端,落在刚刚“蓝副执事”立身之地。

    离得近了,她脸上的笑容忽有些收敛:

    唔,怎么好像遇见同类了?

    ***********

    目前群里169人,休息时间……对俺来说,啥时3000字是休息了?

    继续通报活动规则:

    qq群号:186722958群名:十三外道

    星值等级大侠以上,纵横会员投月票十张以上可入群,每50人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