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加更活动规则及一些感言

    各位,活动开始了。

    因为在不久前确认了粉丝群体的名称:十三外道。

    为表示庆祝,也找一个理由加更、求票、盼捧场,故组织本次活动。

    本次活动基本内容,简而言之,就是vip群初始任务。

    但在此之前,请允许一个32岁的老男人发点儿文青式的感慨。没兴趣看的,直接拉到章尾,看活动内容就好。

    老读者应该清楚,我是很宅的性格。

    写书至今,已有11年又9个月,直到第3年,也就是《幽冥仙途》时期,才由书友为我建了第一个群,主动建群则要到《问镜》开书之初,也就是2010年10月底,写书的第7年。

    建群之后,有一段时间,我很兴奋,在群里很活跃,那段时间,书友群扩展到4个,我则是来回跑,结识朋友并聊天……那是有存稿的阶段。

    后来随着存稿用尽,《问镜》惨不忍睹的更新节奏开始,我因忙碌而潜水,然后因为很长时间不说话,到后来都不好意思再开口,宅男的病情发作,就长时间沉寂了下去。再然后,咳,加书友群的朋友都知道了……

    后来,大约是《问镜》刚进vip的时候,有书友提起,说减肥你该建个vip群,和花钱支持你的读者交流啊。

    当时我缩了,因为性格原因,也因为我没有划分读者群的想法和习惯。

    我惯来的想法是:认真写书,自然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来看。

    我至今不认为这个想法是错的。

    可现实很复杂:如果看过我全部作品的书友或许能发现,从《殁世奇侠》到《幽冥仙途》,再到《问镜》,体现出的世界观是有很大变化的,风格改变也比较明显,描述的重心更不一样,这与我成长的经历、心路的历程息息相关。

    每个人的每个时刻都是独一无二的,我在04的作品,会与某位读者发生共鸣,但在14年,人还在,事已非,共鸣还在吗?

    《幽冥仙途》时的读者呢?更早的《殁世奇侠》时的读者呢?甚至我刚开始写的那本太监书,也有几个聊得来的朋友……但现在,我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忘了。

    我知道,我写书的节奏太慢,花费的时间太长,在人际交往上也实在欠缺……

    青春无知,时光可畏。

    我知道,有些缺憾是再也无法弥补的,包括我的性格缺限。

    不过,当我写这篇文字之前,翻看早年幽冥仙途的qq群,看那些已经灰下去,淡忘掉的名字时,记忆的某些部分,终究还是在发颤。

    qq群,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我知道,再过十年,也许我还在写作,可那时候,与一位任性的42岁老男人发生共鸣的,未必就是你们。

    可是,那时必定有一个名为“十三外道”的qq群,里面或明或暗地列着大家的名字,记录着你们对一本看得过眼的书,对一个还算认真码字的作者,曾经给予的支持、帮助和信任。也必将给予那时候的42岁老男人,以缅怀的厚重资本。

    好吧,这样的话,我本应该留在《问镜》结束的时候再表达。

    但既然已经写下了,就提前在这里,向大家一鞠躬:

    减肥专家在这儿,向一直以实际行动帮助我、支持我的书友们致谢,也希望大家花费一点儿时间,进入“十三外道”的qq群平台,展现你们的成就,并长久地留下来,继续我们未尽的旅程。

    ……

    活动具体内容:

    qq群号:186722958群名:十三外道

    入群条件:本来是以全订为标准,但很多书友早期都是以会员形式支持,不好一刀切。就以“大侠”星值为标准,亦即在《问镜》一书上消费50元以上的书友。入群验证时请表明为《问镜》书友,入群后出示帐号和《问镜》星值截图就可以。星值截图可以在问镜书评区的本人评论、投月票贴子上找到。

    一直充会员的书友,则可以从个人中心-足迹-投票记录-月票界面截图,证明长期给问镜投月票,同样可以入群。

    由于鄙人缺乏相关经验,如果有更简便的验证方法,大伙儿可以在书评区和qq群里提出来。

    另:如果哪位大神能出示已购置的台湾繁体出版的相关书籍照片,也可以……当然,我也跪了。

    然后是最重要的活动规则:

    原本是想着,每加入100个群友,就更一大章6000字,满群十大章。

    后来想了想,入群手续比较繁琐,也不要高估自己的影响力,最后做个半吊子就不好了,干脆条件减半,以50人为标准。

    每加入50人,第二日更新为一大章,长期有效。

    在vip群管理上,我是睁眼瞎,后续的活动、福利将逐步完善,如果有书友自告奋勇,愿意出手相助,则万分感激。

    今天呢,则是先干为净,提前更新大章,请诸位书友支持。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当本章悄悄翻到诸位书架上边的时候,证明《问镜》的连载已经正式启动。

    谢谢两日来收藏投票的书友,这是你们对我的信任和肯定。

    希望大家能继续信任我、肯定我。在《问镜》的连载期间,我最大的愿望是,有尽量多的书友阅读、收藏,而每一个阅读和收藏的书友都会投出肯定的红票。

    故事从黑暗的荒山中、从喧嚣的篝火旁开始,

    一个瑰丽雄奇的世界已经打开了……

    **********

    开春的季节,天气还是冷的。山林间的夜风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道观正殿,却被里面热闹的气氛顶了一个踉跄。

    大殿正中,燃着熊熊篝火,十余条汉子围在旁边,喝酒吃肉,彼此嘻笑,一个个满头大汗,热闹得很。

    里面有个黑脸汉子,坐在上首之下第一位,嗓门最大。他喝了一口烈酒,借着酒劲儿吼道:

    “有玄清大哥在,咱们兄弟一年的买卖抵上十年。今年情势比上年还好,大伙儿挣得盆满钵满,也是指日可待呀!”

    满殿轰然应声,气氛更加热烈。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拿着葫芦又灌了一口,扭头却见他口中的“玄清大哥”似乎没听到刚刚的马屁,仍摆出惯常的姿势,披着黄色道袍,眼皮似闭非闭,掐个道诀,显得高深莫测。

    黑脸汉子心中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摆出恭恭敬敬的模样,问候一声:“大哥?”

    听人招呼,玄清睁开眼,他须发乌黑,皮肤光亮,神情举止都是不紧不慢,很有气派,他嗯了一声:“何事?”

    黑脸汉子涎着脸道:“大哥,咱今年还是给老卢上供?”

    玄清瞥他一眼:“除了卢管事,谁还能在府里说上话?”

    黑脸汉子大大地摇头:“要我说,姓卢的眼珠子长在脑门上,最不好说话,还不如去找常家老大,这人就是管着虾须草这一块儿,关系处得好了,拿寻常品相的过去,便能得到上品的价钱,这种好事儿,到哪儿找去?”

    道人斜睨去一眼,冷笑道:“没见识了不是?常荣那厮哪一年都有大笔的进账,早养刁了心,你要向他进贡,要多少才喂得饱?再说,那厮已经固定了几拨熟客,年年抽头分成,挣得又快又稳,对咱们这些散客,连眼角都懒得撇一下……”

    说到这儿,玄清顿了下,方道:“你找着门路了?”

    “没,没,只是看大哥和那个姓卢的掰扯,辛苦得很,咱看不过去……”

    说着连自己都恶心的话,黑脸汉子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