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东支祭品 接踵而至

    对帝天罗之事,影鬼还是心有不甘,却必须解释:

    “这幅画卷乃是曲无劫当年以‘断水’之法,截留时光长河之一瞬而成,乃是他剑意的巅峰,同样也是论剑轩的巅峰,其中留存剑仙剑意共三十二股,共鸣而存,彼此影响,我以神意藏于其间,不至于被发现,可以做些手脚。”

    “哦,原来如此……这是留的后路啊。”

    “后路又怎地?当年那局面你也看到了,大梵那厮不是省油的灯……当然我是没发现,你他娘的才是最不省心的那个!”

    在影鬼的描述中,他与灵纲剑图间的感应,也是到了长生真人境界,才慢慢恢复的。

    正好这段时间,帝天罗正以此图淬炼心神。

    在地火魔宫之底的九级台阶上,若非行此非常之事,使心神坚定,超乎常人,她也不可能拥有当前的成就。

    影鬼见到“良材美质”,自然十分欢喜,只是地火魔宫那地界,他着实不敢久留,锁定目标后,没有仔细察验,错过了最关键的情报。

    他只知道帝天罗出关之后,很快受到了当今魔门有数的强者,冰雪魔宫‘极祖’的青睐,北地魔门的局势,有剧变的契机。

    觉得事有可为,就从小五处要来了磁光万化瓶,布了这个局。

    对影鬼来说,这个局只算是连环局中的一环,甚至也不是不能代替。

    可眼下,帝天罗喧宾夺主,造成的声势影响,远远超出他的预料,后续如何,还真不好说。

    但不管怎样,魔门东支都绝不可能忍下这口气,如果影鬼有心、有胆,照样可以实现他的计划。

    面对当前局面,影鬼举棋不定,需要考虑。

    余慈倒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

    也许他算是近年来,少数几个与元始魔主接触过的人,而且,是“玄德破灭”之后的元始魔主。

    迄今为止,他对“玄德”的理解还在比较粗浅的阶段,但大概也明白,这是与道经上所言“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比较相似的境界。

    据说,这种境界已经被陆沉打落,相应的,元始魔主似乎应该变得更主动、更强势。

    可余慈感应到的是另一种“态度”——虽然对那样一位深邃难测的存在,用“态度”来总结未免笼统,不过,给他的感觉就是:

    观察者。

    如果非要找一个类比的对象,则是黄泉夫人。

    元始魔主的态度也好,做法也罢,更类似于黄泉夫人那种“无别有情之心”,而且,由于他的境界更高、距离更远,处事似乎更加随意。

    余慈莫名有些感触。

    小时候,在街上行乞,他也是浇过蚂蚁窝的,他会在意蚂蚁群落是怎样的反应,却很少去关注单个蚂蚁的命运,更别提去揣想其心理状态。

    他不需要知道“蚂蚁”是怎么想的,只需要知道最后的结果就好。

    这个类比或许不恰当,因为元始魔主自己,也被这只“蚂蚁窝”里最强壮的一只,狠螫了一记。

    可是通过接触,余慈确信:

    真界与元始魔主之间,终究还是有相当的层次差距,还是有极其遥远的距离。

    在这种前提下,“宏观”的尺度是最全面、最相宜的。

    这是他的想法,也是黄泉夫人的推断。

    正因为如此,那女人才敢肆无忌惮地借用元始魔主的力量,至于后果什么的,全不做理会。

    当然,还有一点:

    影鬼的目的,应该和元始魔主属同一个方向。

    那位存在关注真界,显然不是想看到风平浪静,而是要看一场天地鼎革,就像当年在东华虚空……

    至少在前期是如此。

    梳理一下思路,余慈最终把这个想法给影鬼说了,且顺着前面的思路延伸下去,和影鬼聊起了天。

    此时的真界,真的分成了两大阵营。

    一者趋稳,以八景宫为代表;一者求变,大黑天佛母菩萨自然就是先锋。

    但阵营内部,尤其是“求变”阵营,又是战得天昏地暗。

    究其原因,还是要争夺“鼎革”之后的控制权——没有人是“为变而变”,归根结底,都是要在变革中实现别的目的。

    影鬼突然问他:“你又怎样”

    “啊?”

    “你是想变呢,还是想稳?”

    余慈就笑:“你不用担心我的立场,就目前来看,阻止那两位,是不可能的。八景宫恐怕都做不到,既然如此,不如顺应时势……”

    影鬼没好气道:“我问你‘能不能’了吗?我是在问你‘想不想’!这么大的事,你就没有点儿自己的想法?”

    “想法啊……”

    余慈仔细琢磨片刻:“唔,还真没有!”

    这是非常坦白的回答。

    如果仅从自己的利益着眼,天地变或不变,对他真的没有太大差别。

    他不过在世间活了一甲子而已,对凡俗而言,人生已经过去了大半,但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刚刚开始。未来还有几千、上万年的日子要去过。

    黄泉夫人说他“快节奏”,确实没错,修行、交游、宗门、传承,所有的事情,只能说是刚刚尝了个鲜,却因种种外力的推动,一举站上了此界的巅峰。

    他有足够的实力自保,也有足够的资格去选择活法。

    能限制他的,正是包括影鬼在内的,他必须在乎的亲人、朋友。如果把所有的外在因素刨除掉,他本心想要去做的事儿,也没剩几件儿。

    不是他毫无主见,而是他有足够的时间和自由度。

    他不觉得这么活法有什么不好。

    影鬼“哈”了一声:

    “少年不识愁滋味。”

    “呃?”

    “没什么,你对三界变动这件事儿……太肤浅了。”

    影鬼的答案让余慈无语,要不要比一比天人九法层面的法理根据?不是余慈自夸,在相关法理的理解上,真界能与他相提并论的,绝不会超过十指之数,

    同样的境界,他走布网天下的神主之路,自然要胜过“独栖一枝”地仙大能。

    当然,余慈也很明白,影鬼的言语自有其依据,只不过这可恨的家伙,话说半截,就硬吞了回去。

    “你故意的是吧?”

    “难得你这么配合,老子何必节外生枝?”

    “要不,我和八景宫的萧圣人聊聊天?”

    “哈,去聊聊上清后圣的底细也不错,看看那群牛鼻子是怎么个表情?”

    两人很久没有长时间的交流了,貌似开始斗嘴就停不下来,到最后,影鬼也没有说明白,余慈却是留了心,准备好好琢磨一下。

    事情到这儿也差不多了。

    现在不只是一方对拦海山感兴趣,影鬼虽然看走了眼,但天幸没有站在前台,暴露身份,在这儿点了火之后,依然可以置身事外。

    两人暂时订下后约,决定先观察一番,再论其他。

    高空中,那位前飞魂城大巫,正处在心神失守的要命阶段,脾气暴躁而不自知,要是现在魔染了他当然很好,可若不想节外生枝的话,最好还是趁他迁怒于围观者之前,闪远点儿比较好。

    而且,余慈隐约也感觉到,更远方,魔门东支又有动作。

    在拦海山地界,魔门东支起码是半个主人,能够运用的手段太多了,只不过今日被帝天罗完全超出常理的手段打了个猝不及防,才如此狼狈。

    也正因为如此,这个魔门大宗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回场面,现在强留在这儿,就要有成为池鱼的心理准备。

    “回见!”

    影鬼干脆利落地切断联系,继续鼓捣他的阴谋。

    余慈给宝蕴打声招呼,临时住宿的小镇也不用回去了,现在俱净坊的早市应该也开了吧。

    余慈和宝蕴选好了分区,正一路下行,万魔池上,赵相山却是突然主动开口:

    “天君,魔门东支的动作,应该会比较大。”

    这一点,余慈也想到了,但没有提,只听赵相山说下去:

    “护窝的猛兽,毫无疑问是最凶险的。金幡教北上,主上跨空而来,必然已经引起了东支的警觉,只是都算事出有因,明面上没有涉及他们的利益,才按捺不发,如今再有帝天罗这一出,若魔门东支再不使出强势手段,就不是大宗的做派了。”

    “你是说,他们要借机发作?”

    “正是,趁现在拦海山大乱未起,尽可能控制住局面。”

    这一点可以理解,各方都有利益关切,谁也不想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余慈刚刚还把天下各个势力划分为两个阵营,他不清楚魔门东支属于哪个,但派出翟雀儿在北地三湖搞风搞雨,可是相当的活跃。

    问起赵相山,对面回答起来,倒是轻描淡写:

    “必是求稳一派的无疑。”

    “怎么讲?”

    “不知天君是否知道,魔门东支的宗主鬼铃子,与黄泉夫人乃是一师传承。”

    “有所耳闻。”

    “此人修为距离自在天魔还差了一层,又不像东阳正教三魔君共主,却能在魔门分裂之后,聚合起一股势力,迁移北海之上,维持大宗地位,心计谋略都是上上之选。行事作风与黄泉夫人有点儿相似,都擅长借势,但性情趋稳,这是他一贯的风格。”

    “嗯,然后呢。”余慈不认为,这是个充分的理由。

    “魔门东支所在,便是这一处‘低洼地’,一旦变起,也就是法则变化最为激烈的地域,同样也是矛盾最突出的地方。当年天裂谷前车之鉴,没有哪个宗门想做在火山口上。

    “此外,他派出弟子,赴洗玉湖勾搭苏双鹤,无疑是要在巫神头上做文章,这样一来,维持巫神现阶段的影响力,似乎更符合他们的利益。我听说,最近魔门东支补全了《自在天魔摄魂经》?”

    “确有此事,也是我亲眼目睹。”

    余慈说到这儿,哈哈一笑:”他们还想魔染巫神不成?”

    赵相山意念平和:“相较于击杀、破坏,倒是魔染,最具可行性。”

    “谁来动手?鬼铃子?柳观?还是……”

    余慈突然就不说话了,其实,如果真的这么搞法,也不是没人能做到。

    赵相山的心念继续透进来:

    “这便是鄙人一直怀疑的事情,从天君处得到了相关情报后,更觉得可疑——如果不是单纯作为魔染的对象,而是作为祭品的话,可能性就变得很宽阔了。”

    “……说得好。”

    余慈还是首度夸赞赵相山的判断,因为他确实开辟出一个全新的思路,也清除了他前面一直未曾绕过去的思维障碍。

    是的,如果做祭品的话,可真是丰盛啊!

    思忖间,余慈已经进入到坊市中。

    早晨的坊市还比较冷清,不过他已经听到了有关不久前天劫爆发的传言,几乎就在头顶上肆虐的劫雷,对这里的影响还是非常直接的。

    余慈感觉到,有几个特别关注的视线。

    他们自觉做得非常隐蔽了,却不知道,自家的心思,在余慈眼中,完全无所遁形。

    应该是昨夜的变故后,坊市中各方势力都增强了警戒,对生面孔和扎眼的对象,都会比较注意。余慈把这两条都占全了,也不能怪人家关注。

    余慈暂时收拾心绪,现在还是先把实际问题处理掉,再说其他。因为帝天罗这一出,拦海山外平生变数,不快点儿进行的话,还不知会陷到什么旋涡里去。

    现在他一方面是找星炼铜,另一方面也要验证对缘觉法界碎片流向的判断。

    前者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头绪,后者却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线索,便是从刘善得那里听来的“杨名”。正好,洗玉湖那边,已经与杨德联系上。杨德对此事,自然无比配合,介绍了他兄弟的信息,也不忘请余慈提携。

    杨名人如其名,在坊市中还是比较出名的,余慈二人不多时就找到了地方。

    此时店伙计正好打着呵欠开门,迎面见了艳光四射的宝蕴,直接傻在当场。

    余慈和宝蕴都不介意,只由余慈道:“杨名老兄在吗?我是杨德家主的朋友,顺路前来拜访。”

    说着,就往店里去,店伙计早被宝蕴容光所慑,哪会阻拦,还帮着叫了一声:

    “东家,大老爷的朋友来访。”

    他这边话音未落,余慈忽生感应,转过脸去,正好看到一人来到门口,挡住了外面照明萤石的光芒。

    “敢问,此处是杨名施主的店面吗?”

    “施主?”

    店伙计明显是被东方修行界罕见的称谓弄得糊涂了,待看到来人,灰袍散发,也不是预想中的和尚尼姑的模样,更是莫名其妙。

    对待这位,态度明显就不一样了:“你是哪位?”

    “行者胜慧,求见杨名施主。”

    一板一眼的回应,却有种无形的力量,把店伙计的置疑填平。后者只是嘟哝了一句“今天古怪”,便转身去叫人,却没见到,前后两拨客人,彼此审视的目光。

    这间店铺才有多大?

    店伙计最初的招呼早就惊动了里面的主人,便有人从后进掀帘子出来,黑瘦矮小,没有一点儿店主的模样,声音却很宏亮:

    “谁来找我?”

    来人正是杨名,与洗玉湖那边传来的情报完全吻合。

    据杨德所言,他这位兄弟手上活技还是不错的,精炼、制器都颇为精通,只是生有怪癖,喜欢收集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为人处事也不怎么成熟,和兄长、族人的关系,都比较淡漠。

    当然,总要比外人强多了。

    余慈早就想好了交流的办法,但紧跟着过来的那位,多少影响了他的计划。

    他心念一转,微笑道:“敝人姓余,我在洗玉湖时,与杨德道友见过面,一见如故。听他说起,有一位兄弟,在俱净坊做生意,喜欢收集奇物,今日到此,顺路过来拜访,也看看能不能做成笔生意。”

    听余慈提起兄长,杨名“哦”了一声,倒也不是完全不通人情:

    “那三位进来坐。”

    余慈等的就是这句话,又笑道:“后面那位道友,与我们并非同路。”

    轻轻巧巧把自家摘出去,看杨名如何与胜慧行者沟通。

    杨名愣了愣,依旧直白:“这位……”

    他却是没听到胜慧行者的自我介绍,胜慧见到了正主,双手合什,端正行礼:

    “行者胜慧,见过杨施主。”

    和自家伙计一样,杨名也是被这少见的人物和称谓弄得有儿晕,眉头自然锁起,嘴巴却不把门儿了:

    “这位……我这儿小门小户,布施不起。”

    屋里的宝蕴“嘻”地一声笑出来,对杨名的傻大胆儿,也是服了。

    杨名不过是还丹初阶的修为,而胜慧行者则是扎扎实实的阿罗汉果,等同于长生真人,真要动恶念,只怕吹一口气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还好,胜慧心境修持甚佳,轻易不动嗔念,只道:

    “此来不为布施,只为佛缘。”

    “佛缘”两字一出,屋里余慈便挑了挑眉毛。

    杨名没好气地回应:“我是粗人,不懂这些弯弯绕绕。你这假和尚,想来做买卖就进来,想化缘就换一家……”

    话没说完,胜慧行者一步跨入,将他嗓子眼儿里的话全给噎了回去。

    杨名“哈”地一声,似笑实怒,他上上下下打量胜慧行者几遍,才道:“既然想做买卖,是买入还是卖出?”

    “寻缘验宝须慧眼,请容许在店中一观。”

    换了旁人,被胜慧行者这样“顶撞”,早发恼将其轰出门去,可杨名性格中,便有那么一层倔劲儿,越恼越要看胜慧行者的做派,甚至连余慈两人都忘记了:

    “成啊,想要什么,你挑。可要是坑蒙拐骗,我不赶你,自有坊市的护卫请你出去!”

    余慈在旁看得有趣,十多年不见,胜慧行者说话还是这么直白,几乎不带拐弯儿的,只是,这是相对于他的思维而言,没有相应的水平层次,还真要听得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

    不过很快,余慈的笑容敛去,胜慧行者到这里来,显然有着明确的目的。

    刚刚他说“佛缘”,难道这儿真有缘觉法界碎片的线索?

    可为什么,到现在自己也没有半点儿感应?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胜慧行者对店中展示的种种原矿看也不看,径直往里走。

    杨名“哎”了一声,想拦他,却被胜慧行者一句“佛缘或在施主珍藏之中”,给堵了回来,只能咬牙跟进去,

    余慈与宝蕴对视一眼,一块儿跟上。

    店伙计看得莫名其妙,也只能留在外面看店。

    哪知还没坐下,又有人影大步进来,店伙计心叫邪门儿,可搭眼看去,便是惊了一记,忙叫道:

    “哟,迟爷,您来了,我给您叫东家去。”

    “迟爷”呸了一声,一巴掌刮在店伙计后脑勺上,用力倒不大:

    “是你东家,老子的东家,你一百年也叫不过来!”

    这人表面粗鲁,其实很有分寸,店伙计也不怕他,笑嘻嘻地道:

    “今天邪门儿,刚开门,客人就不断……”

    知道“迟爷”的身份、职司,他把之前三位“客人”的情况略提了一句,又道:“东家定是陪他们一起去库里了,您稍待,我……”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

    迟爷摆摆手,一点儿都不见外,径直往里走,在店伙计看不到的角度,脸色略微发沉。

    这三个人,恰好都是坊市着重戒备的目标。

    不久前刚发生的事情,使得俱净坊内外风声鹤唳,他作为百炼门在此的护卫头领,自然要提起十二分的小心,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探底的。

    希望能有一个让人省心的答案吧。

    还没掀帘子进去,店伙计“呃”了一声,已是哑了。

    迟爷扭头,却见有人踏进门来,笑呵呵地搭话:

    “迟瑞老弟,今天巡逻到此?”

    “原来是陈恩护法。”

    一个护卫,一个护法,一字之差,地位可是天差地别,修为同样如此。

    更别说金幢教强龙过江,近日来在拦海山地界,便是面上再怎么和善,骨子里也是那飞扬跋扈的味道,此人也不例外。

    迟瑞敢在店伙计面前称“爷”,在来人面前,也只能是勉力维持着百炼门的气度不坠而已。

    店伙计不知其间暗流涌动,只觉得邪门:

    今儿到底是什么日子?

    ***********

    具体的加更活动规则请看公众版相关章节,希望大伙儿鼎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