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根本加持 他化魔子(全)

    帝天罗穿云破雾,游走于雷霆之间,疾若电闪,又飘忽不定,也亏得怀琛咒术了得,死锁气机,才不至于被她甩开。

    可这样的移动方式,也使得他因咒文封锁消耗的力量,暴增了数倍,一些本不应该触及的法则,也被影响到,这就等于是对天地法则意志的“挑逗”啊……

    怀琛真有些受够了,而就在他情绪波动的瞬间,帝天罗冲出了厚重的劫云,飞遁到万丈高空之上,身形依旧虚化,却已介于虚实之间,似乎是这种状态非常耗力,不能长久保持。

    见此,怀琛心头一喜。

    就目前而言,厚重劫云之上的高空是真界最为澄净的区域,当然,也是最危险的,常规情况下,也有极光元磁和碧落风灾轮番作用,如今天地大劫肆虐,环境更加恶劣。

    但不管怎样,摆脱了劫云,一切都好说!

    他念颂的咒音激响,在天地法则结构中跳跃、拼接,咒术已经化形。

    魔门东支敬奉无量虚空神主,在虚空法门上别有造诣,怀琛叛出巫门,投入魔门东支后,也是在虚空法门上狠下了一番功夫,此时他咒文勾动天地法则,虽然不脱咒术的繁杂,结构上却仿佛是一所恢宏的殿堂,自成一格,要将帝天罗困锁其中。

    帝天罗似乎也发现了危机,甚至都不顾得飘忽移位,而是直线加速,朝远方天际飞遁。

    此时漫漫长夜已快过去,天**晓,云海尽头、幽蓝天空之间,微露曙光,那是东方……魔门东支的大本营,

    莫不是冲昏头了,自投罗网?

    对帝天罗的方向,怀琛感觉意外,以至于都出现了判断失误,他的真身虽是从东方来,却错开了角度,还要调整方向。

    就是这么一耽搁,帝天罗已经扑入了云海与天穹交界处,身后是咒文架构的弥天盖地的阴影,要将她吞噬进去。

    恰在此时,东方第一缕阳光穿透云层。

    帝天罗骤然加速,身形再度彻底虚化,投入其中。

    怀琛呸了一声,此时他的真身已经斜插过来,不再耽搁,一声暴吼,施展出法相天地的神通,顷刻间化为踏海顶天的巨人,澎湃的力量在巨躯中往来奔复,带给他无穷无尽的信心。

    莫说帝天罗化光而遁,就是真正的太阳,他也能……

    一念未绝,前方视野一亮,红彤彤的光芒像是逆冲而来的潮水,在劫云之上铺开,瞬间将咒文所化的恢宏殿堂淹没,朝阳之辉,扑面而来,刺入他眼睛,又打入他的胸口,前面边身躯都微微发暖。

    怀琛忍不住眯起眼睛,但下一刻,他就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

    纯粹自然的阳光中,分明渗透了帝天罗的杀意,无声无息间给他一记狠的。

    真意与大日互通,法身与阳光浑融,怀琛这才想到帝天罗的绰号:

    大日王!

    这是隐藏在光芒下的暗杀,时机卡得实在太好,一击就让怀琛受创,当然,最可恶的是冲垮了他辛苦架构的咒法封禁殿堂,反噬随即到来。

    形骸精神的双重冲击,让怀琛情绪波动。

    可他很快就骇然发现,就算他闭上眼睛,封锁周身元气,屏蔽身外虚空,却仍有一**日,光芒灼灼,闪耀心头,丝毫不见衰减。

    中招了!

    大日真意由外而内,直攻心防,甚至已经是有所魔染,直接在他心中刻印日轮,照彻神魂内外。

    固然是光芒无穷,怀琛却分明感受到了更深处幽暗恐怖的本质。

    “根本加持……”

    怀琛能够动手,就是已经压过了对“根本加持”所代表意义的忌惮。

    可在此刻,心中却忍不住想起与之相关的种种传言,不可避免地为之颤栗,刚刚灭光逐日的豪情,转眼间散了个干净。

    在他看来,帝天罗最可怕之处在于,她虽是受到加持,没有被元始魔主的深邃魔意所限,而是发出了自己的光芒。

    某时某刻,甚至使黑潮成为了大日的背.景,愈发地光芒万丈。

    若心神圆融稳固,类似的念头绝对不会出现。如此这般,正说明怀琛心神受创,甚至搅乱了身中气机,有走火入魔的趋势。

    法相天地的神通再也维持不下去,他身形急剧缩小,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他还有一战之力。

    可问题在于,帝天罗不陪他玩了……

    那边甚至连魔染的意念都已收回,借着映彻碧落的阳光,化入无形,悄然离开。

    若非临走之前,还不忘摄走磁光万化瓶,怀琛都未必能发现。

    缓过了气机错乱的时间,怀琛仰天咆哮,怒发如狂。

    “这一位……回去不闭关个三年五载,出来就是让人魔染的份儿。”

    余慈其实都有点儿心动了。

    帝天罗将大日真意融入“他化魔识”的法门中,或许失了隐秘诡谲,然而别有一番堂皇大气,对心神防线的破坏力,当真惊人。

    虽然最后帝天罗退走,但从她的角度来看,已经是很完美了。

    先杀东昌子,后败怀琛,其间破关渡劫,成就六欲天魔,更向全天下昭示了她身承“根本加持”,在北地魔门的地位,正如朝阳之升,喷薄而出,渐行中天。

    “诱因哪……”

    余慈话中意味深长。

    影鬼死活都不愿再开口,抹不开脸面是一桩,心神的悸动是另一桩。

    藏得真深哪!

    影鬼无论如何都不能忽略的,是那一位的存在。

    “根本加持”,顾名思义,就是魔主根本法力的加持。

    虽然中间多半是隔着《太元天魔根本经》和《圣典》,不一定算是元始魔主本人的垂顾,但谁也不能抹消其可能性不是?

    若真如此,帝天罗完全可以用“魔子”来称呼了。

    这代表着,隔了不可计数的漫长时光,元始魔主重新对真界发生了“兴趣”。

    沉沉的压力,只要是余慈、影鬼这个层次的,没有谁能忽略掉。

    余慈不免就问:“你究竟是怎么选上她的?”

    “有灵纲剑图在,选上她不是很正常吗?”

    *******

    偷个懒,也算两天更六千字吧。

    明天是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