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根本加持 他化魔子(下)

    理论上,元始魔主不会响应任何人的召唤。

    可他留在真界的根本典籍,即《太元天魔根本经》和《圣典》,却是可以承载他的力量和意志,同样,可以将这份力量和意志导向合适的目标。

    帝天罗就属于这一类。

    之前,受锢于层次境界的问题,帝天罗与魔主意志的勾连固然紧密,却难以真正发挥出来。

    可随着天劫降下,劫关已经被磨得如纸一样薄,帝天罗早早体悟大日真意的好处,也在此时彻底显现。

    从法则层面上讲,她已经具备了一位成熟的长生真人所需的条件,目前需要要的仅仅是一个契机而已。

    现在,契机来了。

    虚空似乎响起琉璃的破碎声响,那代表着天地法则意志与某个强大个人意志的又一次妥协,代表着天地法则体系中又进入了一个搅局者,代表着这片已经足够混乱而脆弱的天地中,又加入了一个变数。

    劫关破碎,天地法则意志仿佛在羞怒中做最后的渲泄,因天地大劫而强盛了数倍的雷霆,飞落如雨。

    但此时此刻,雷霆之下的帝天罗依旧保持着结印礼敬的仪态,在她身外,有一层幽暗的阴影,任雷霆电光如何璀璨刺目,却始终照映难透,摧之不垮。

    与之同时,亿万里开外,地火魔宫深处,一直深埋在万里地底的两部根本魔典,正掀起一波难见休止的黑潮,其影响力跨越虚空,无远弗届。

    刹那间,真界内外,跨越不知多少亿里的广袤范围内,几乎所有的魔门修士,心头都是微微一跳。

    可同样的,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相当一部分直接将这个征兆忽略掉。

    只有地火魔宫,还有此时的拦海山,一则以近,一则以直观,根本就是避无可避。

    别看万千雷霆闪耀,可那幽暗沉寂,又绝大恐怖的深邃魔意,由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弱化之势。

    魔意横亘虚空,“污血”似的天魔洪流就此轰然四散。

    三头天外劫魔的战力,其实还要胜过帝天罗导引过来的力量,可层次和境界的差距,直接撼动它们的本能,自身的意识都是浑浑噩噩,以至于战栗不休。

    对天魔这样几乎实质的族群而言,意识的明晰与否,就是存在的根本。

    帝天罗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礼赞之声响彻海面,本人心意则运化于微妙,将借来的魔意塑为凌厉刀刃,隔空斩落。

    三头劫魔就这么憋屈地死个了干净,他化魔意扫过,将其精气吞噬干净。相当一部分充为祭品,而剩下的,尽被帝天罗消化。

    帝天罗登时真气盈满,气机圆融,天地法则意志亦让出一头地。

    此消彼长之上,她纵声长啸,气浪弥盖四方,海上波平如镜。

    帝天罗破隘通关,魔门东支的强者反应也是很快,短时间,已经从震惊的心绪中回神,更反馈宗门,得了旨令。他不声不响,凝神聚力,陡然间,有庞然巨掌切开云层,像拍苍蝇一般碾压过来。

    海岸高崖之上,余慈看得“哦”了一声。

    从他的角度看,出手的魔门东支修士,是不可轻忽的强人。

    这是一个对天地法则体系已经有了精深造诣的强者,巨灵掌所过之处,混乱的天地法则体系,都是重构,有禁锢之力,四面而起。

    他根本不给帝天罗机会,最大限度地利用层次境界的差距,要的就是一击中的,彻底灭杀。

    可此时的帝天罗,也没有任何被“迈入长生”的喜讯冲昏头脑的表现。

    只刹那间,她的身形完全虚化了,化为一道电光,逆势蹿上半空,与即将消散的劫云雷火混在一处。

    如此手段,就像之前对东昌子所做的那样,凭借对天地法则体系的解悟,以魔心拟天心,散入法则体系深处。

    东昌子也是六欲天魔,一时间都中了招,此时她跨过劫关,与天地法则意志达成妥协,对天地法则体系的了解更加深入,效果自然更加惊人。

    那位魔门东支的强者虽然在境界上还要胜过东昌子一筹,却没想到帝天罗竟然有如此成熟的法则手段,而且劫云周布,霹雳横飞,对帝天罗更是如鱼得水。

    巨手之掌劈开了劫云,却失去了帝天罗的方位。

    他也是老牌的强者,应变速度极快,干涩的咒音又起,使出了咒杀之术。

    不再搞那些清晰明白的,而是借咒术的“混沌”之秘,感接天地,纯凭感应,搜索帝天罗的踪迹。

    这种撞大运的方式,往往有比思维更敏锐的洞察力。

    而他纯熟的咒法手段,也暴露了足够的信息,让余慈这边明白了他的身份。

    赵相山飞快地交给余慈相关情报:

    “咒鬼”怀琛。

    这是一个两劫前从飞魂城叛出的大巫,运用咒术,正是他最擅长的手段。

    也在此时,怀琛冷笑:

    抓住了!

    连数五轮扫荡之后,他终于重新锁定了帝天罗的气机。

    那一位,仗恃自己刚刚渡过天劫,天地法则意志懒得离会,大胆切入层层劫云深处,直奔高远天空之中。却不想想,他能够受宗门委派,过来处理此事,自然也是有所凭依,难道能避过天心锁定,就你一人吗?

    怀琛咒文再发,不再追求一击打灭,而是层层加压,以咒法之力,重新构筑法则牢笼,要将帝天罗所仗恃的法则屏蔽掉。

    同时他真身也在不断接近中,一旦跨过这段距离,立刻展开一门神通,有帝天罗好受的!

    坦白讲,在另一层面,怀琛是有些不安的。

    刚刚心神的悸动,他是清晰感觉到了。

    当前局势下,很容易就会与帝天罗身上的“根本加持”联系在一起。

    虽然从真界的某个时段开始,元始魔主的直接影响力,已经逐步下降——这是魔门大能的反制力,也许同样是元始魔主自身的需要。

    但作为魔门唯一的信仰,其震慑力不管多少个世代更替,也不会磨损。

    任何一个得到“根本加持”的魔门修士,在宗教意义上,都极其重要。

    夜长梦多,偏偏他又不能太过急切,这种矛盾的情况,让怀琛很不舒服。

    正因为如此,才会让真身赶来,尽快结束这场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