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七十章 心炼困锁 三界变动(上)

    余慈还能确认一点:

    除非是有人力介入,否则缘觉法界碎片过不去天裂谷一线。

    因为在天地法则体系结构中,天裂谷一线就是分割东西修行界的“山脉高地”,天地法则、相关元气自然向两侧分流,你不影响我,我不影响你。

    东西修行界相对**的法则体系,应该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

    根据余慈目前掌握的信息,他知道,之所以出现这个“高地”,就是传说中,浑蒙太古的那一个“翻身”,使血狱鬼府与真界碰撞在一起,强行挤了出来。

    从这个思路延伸出去,余慈又发现,拿那些凹凸的位置与真界勘舆图相比对,天裂谷一线与血狱鬼府相连、拦海山是与域外相接、洗玉湖之下有另一处水世界……几乎每一处地点,都能与别处虚空世界的“接触点”一一对应。

    或许是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的宏观级数问题,也只有与之相同级数的“力量”,才会造成凹凸异化。

    当然,这种事情,地仙、神主也能做到,但他们是另一种形式,力量层次逊色许多,技巧应用方面极其高效,持续时间则要看情况了。

    明白了其中的法理,思路自然更加清晰。

    余慈就本着法理,从赵相山处收集信息,计算时间、天地法则体系变化,逐个筛选,很快将三劫以来,那些“低洼地”都梳理了一遍。

    北荒本身就算一处,其周边天地法则体系结构,与拦海山有点儿相似,都是受到外域的“挤压”,只是没有拦海山这么稳定,早先时候,长年肆虐的黑暴,就是其混乱的表征。

    这样的环境下,很多缘觉法界碎片都会给抛出来,顺着凹凸不平的法则体系走势,缓慢移动。

    往西,是天裂谷一线的“高地”;往南,承载着八景宫“云外清虚之天”的云中山脉,便如另一堵屏障,封住了南下之路。

    那些碎片只能往东、往北。

    往东的话,北地三湖区域总体平滑,洗玉湖附近又是一处“高地”,将碎片移动的方向,“引导”向了拦海山。

    若往北,类似的区域,也不过三两处而已。

    余慈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心有定计,余慈也回过神来。

    之前他在这儿走神,固然是因为缘觉法界碎片的重要性,可后来进入长考模式,严重偏离方向,却是有一个更实际的理由。

    他在等,等一个交待。

    而如今,时间已经给得相当充分,那边还没反应,余慈就不客气了:

    “宝蕴哪……”

    “嗯?”

    “你想怎么处置,就随……”

    “慢来!”

    卡在他的话尾处,一道远来的讯息闪电掠至,与他心神相通:“你这冒失鬼,且慢来,这女子我还有用!”

    余慈嘿地冷笑出声,旁边的宝蕴看得奇怪,但很快就明白过来,抿唇微笑,自顾自去看海面上的天雷劫数,不再理会这边。

    余慈不紧不慢地回应:

    “知道是你搞鬼!不是闭关么?”

    “刚出关。”

    “用你的时候闭关,求我的时候出关,你神机妙算的本事,越发地了得啊。”

    “惭愧、惭愧,其实事情就是这么巧……”

    和余慈远距离通讯的,正是影鬼。它应该是从小五那里得了最新情报,知道磁光万化瓶的事儿发了,这才“主动”靠上。

    早年自命不凡的这位,经过这些年的折腾,脸皮厚度早已返璞归真,进入了“没脸没皮”的至高境界。或许也是算准了余慈吃软不吃硬的性子,打着哈哈,就想含糊过去。

    可惜,此时的余慈,思接天地,贯通九法,坐拥黄泉夫人记忆,又有赵相山出谋划策,眼光见识早已不是当年可比,

    回忆早年影鬼的种种指点、引导,还有这些年在北荒、北地的布置,若再看不出门道儿来,这些年也算是白活了。

    “勘天定元在即,无劫剑仙……的影子大人,您就不想说点什么?”

    “有什么好说的?总绕不过你去!”

    影鬼又是抱怨,又是安抚:“你要说这档子事儿,当年我可不是瞒你,那时给你说了,你能懂吗?只是大罗天,就够你喝一壶的,再说天地法则体系、天人九法,你确定不会爆掉脑袋?”

    余慈“唔”了一声:“似乎有点儿道理。”

    “肯定的啊!”

    “那现在呢?你究竟想搞什么鬼,总能说出个名堂吧。”

    “呃,你想知道哪条?”

    “就从眼前说起……”

    余慈看海面上,正在渡劫的帝天罗。

    之前此人最大的凭仗,也就是灵纲画卷已经没用了,但感觉中,这位魔门俊秀始终都是从容不迫,仿佛行有余力的样子。

    只这份气度,便是不同凡响。

    可是,再超卓的气度,也不能解释她与影鬼之间,莫名的联系。

    磁光万化瓶且不说,单论灵纲画卷的高绝层次,若没有人特意指点,一个未入长生的魔门修士,凭什么激发出来?

    当然,影鬼怎么和帝天罗联系、或者说是如何利用的,已经没有了意义。

    余慈只想知道,影鬼想用她做什么?最终目标又是哪个?

    今天,余慈非要弄个明白不可!

    哪知,影鬼传来的,是那种极其怨愤的情绪:

    “早已经告诉你了,你自己想不起来,还怨我么?”

    “懂不懂正常说话!”

    或许是很久没和人这样斗嘴了,余慈有点儿小兴奋,习惯性地斥了一句,但很快,过往的记忆就翻了上来,当年他和影鬼的种种交流,历历在目。

    他怔了片刻,猛然抓住了核心:“你要做……”

    “我要做无劫剑仙。”

    影鬼的气势突然就翻上来,就像他三十年前一样,单刀直入,不假伪饰,就连言语,都没有任何改变:

    “我要取而代之!”

    余慈倒有些被压制了,这份压力也使他彻底记忆起来。

    影鬼曾讲过,大意是,无劫剑仙代表一种境界,代表万劫加身,却不死不灭的绝顶剑仙,是剑道止境,剑之终极。

    曲无劫曾经是,却已跌落,而影鬼则明言,要代其上位。

    为此,影鬼还和余慈有个约定。

    当时余慈得了能够成就“自辟虚空”无上神通的大机缘,却因为修为、见识、积累的种种限制,无法成就。

    影鬼就与他约定:

    那时,影鬼帮他;日后,他帮影鬼。

    余慈记得这个约定,也从来没有背约的想法。

    可问题在于,现在就要用到了?

    影鬼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本来我是奔着这一劫末去的,有三千年的缓冲期,可你进步得也太过神速,真界局势变化更是剧烈,这么一来,计划全盘打乱,只能临时调整,借一借外力。”

    “外力,帝天罗?”

    “她只是个诱因而已……虽说资质潜力都很不错。”

    “激发画卷的手段,是你告诉她的?”

    “自然,若非如此,她最多只能是借画卷洗练魔识,哪能像现在这样,他化魔染,强渡劫关?”

    “等等,绕远了……就算你想成无劫剑仙吧,好好修炼不就成了,该帮忙的时候,我自会帮忙,哪还用到到外面搞风搞雨?”

    “这一点,我也给你提过。”

    “呃?”

    “我给你要过自由……你觉得我这模样,能做无劫剑仙吗?”

    如此坦白,让余慈也是无言。

    目前的影鬼,说到底就是个法器元灵,且是余慈一手炮制出来的,也算他半个信众,依托余慈而存在,再怎么闹腾,也无法脱出余慈的控制。

    哪家的无劫剑仙会是这副模样?

    坦白讲,虽然一开始是仇家,可在余慈心底定位和份量上,影鬼比幻荣夫人还要可信得多。

    二人结怨,多半在玄黄,如今玄黄塑灵成功,重获新生,唯一的死结都解开了。再算上早年大家也是同甘共苦,更受了不少好处,如果影鬼真有强烈的意愿,余慈不会阻拦。

    而解决此项问题,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也很明确。

    “你想转世?啧,好像撞车了……”

    影鬼冷笑:“还有像我这样的倒霉蛋?哦,你是说……”

    “大黑天佛母菩萨。”

    余慈点出那个名字,然后就无奈了,应该说“英雄所见略同”吗?

    无论是从证严的证词里,还是从黄泉夫人推演的可能性中,包括他自身的经历上,余慈都能找到足够的依据,证明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目的。

    而且他还能确认,大黑天佛母菩萨及其盟友,正一步步地往这个方向努力,没有一刻停歇。

    就在拦海山这里,似乎也是她们计划的一环。

    为此,余很想看看影鬼的思路,是否能做一番参照。

    “你具体准备怎么做?想兵解吗,我可以帮忙。”

    余慈的笑话很拙劣,影鬼都懒得理会,只是按部就班地送来信息:

    “当你的信众,只算是客串,修炼到一定境界,便能斩断信力联系;被你封道妖魔头颅里,当法器祭炼,心神气机的联系更好说;真正麻烦的还是心炼法火的烧炼……这里面法则聚合,严谨周密,看似解了束缚,其实陷得更深,可把我给坑苦了!”

    说到这儿,影鬼那边就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

    **********

    昨天有书友问起中旬活动的事儿,做个解释:

    18号开会,这两天赶材料赶成狗,所以活动顺延到19号,最迟不过20号。

    至于内容,嗯……就是老老实实加更呗。

    具体加更理由,咳,我是说活动内容,会在当日一并告知。

    希望大伙儿这两天揣点月票啥的,到时捧场加油,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