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拦海天裂 凹凸之地(中)

    一般来说,修士在通神境界时,可以在宗门附近历练;到了还丹境界,已经能够**出门远行修炼,经历已经非常丰富,很多人都是在这个阶段就闯出名号。

    可对于那些在修行路上走出很远的修士来说,早期的名号,绝大部分都不会伴随一生,换句话说,实在是当不得真。

    因为还丹境界的修士,远远没到定型的时候。最起码也要等到步虚境界,道基稳固,修行路径大致形成轮廓之后,才会让人们一个稳定的认知。

    可凡事总有例外。

    某些资质、心性出类拔萃的,又或者是行事风格极其特殊的人物,给人难以移易的深刻印象,有一份较高的认可度,早早就得到响亮的名号,并能够将其一以贯之。

    “大日王”帝天罗,便是例外中的典型。

    这位光魔宗未来的顶梁柱,在还丹境界,便因其强势的气魄和行事风格,如日行天,得了“大日王”的美名,特别是女子之身,能给人那般印象,当真不可思议。

    她的名头甚至引来日魔君的关注和认可,由此名头更盛,能够以中小型宗门的背.景,与那些大宗嫡传相提并论。

    最近几十年,这一位却是沉寂下去,很少在外行道。

    “大日”之名,有黯淡的迹象。

    没想到,难得一次现身,帝天罗就出现在这里。

    从海面上再往东去,就是魔门东支的势力范围。

    当年元始魔宗分裂时,就是魔门东支的强者,持专门克制元磁法门的磁光万化瓶,几乎将光魔宗的中坚力量屠戮一空,两个宗门,可说是有不共戴天之仇。

    光魔宗相较于魔门东支,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在北地生存,很多时候,也是要靠“左右逢源”的。

    所以,他们与距离最近的地火魔宫,关系密切,很多时候都主动送上供奉,名义上当然是礼敬“元始魔主”或“无量虚空神主”,但实际是“敬”哪个,明眼人一看便知。

    除此以外,对冰雪魔宫、九玄魔宗、东阳正教,包括略逊一畴的魔门西支等等势力,都保持着较好的关系。

    但论怎么“左右逢源”,他们也不会去贴上魔门东支。

    相应的,魔门东支只要找到机会,或者合适的理由,也绝不介意给光魔宗一点儿颜色看看。

    比如,提前砍断光魔宗未来的顶梁柱,就是个不错的主意。

    帝天罗应该很清楚其中的险情。

    不管怎么说,就像真界大日,灼然宏烈,却依旧要遵循严密的法则,绕界而行,身为光魔宗的重要人物,“大日王”帝天罗,也不可能真正随心所欲,任性而为。

    余慈遥观其修为,虽然较当年在剑园时,有了惊人的进步,已经臻至步虚巅峰,然而终究还是长生以下,没有跨出最关键的一步。

    她到这里来,还如此高调,莫不是找死么?

    也许,她是有什么必须要来的理由吧。

    当然,帝天罗也算是余慈的“旧仇”,当年在剑园,余慈可是被她逼得很惨。

    她的死活,余慈不关心,眼下也是看热闹的心态。

    刚刚尖啸发声的修士,其实就是要引起魔门东支的注意。

    当然他不能指望远在数万里开外的魔门东支,能够第一时间派人赶到这里。

    啸音过后,海面之上,黑暗似乎有了生命,那是受魔意驱动的征兆,目标直指帝天罗,显示出发啸那位,也是魔门中人。

    那人嗓门儿很高,行事却很谨慎,驱动魔意搅乱黑暗,把自己藏得很好。

    而且他有同伙儿,还不止一个。

    那些人正隐藏在黑暗中,借着黑暗和海水的掩护,布置阵盘,看起来是想将帝天罗围杀在此。

    然而阵盘上的种种封禁机关才铺开小半,海面上一直沉默的帝天罗,却是抬起右手,略微过顶,肌体动作十分放松,就像是给人打扫呼。

    响应她的,却是自天而降的紫电雷火!

    阴沉昏暗的天空,被电光撕开一道长长的缝隙,也映出了沉凝厚重的云层。

    “喀喇喇”的雷鸣声紧随而来,震动百里。

    可这份震动,却远比不过之前那一瞬间,电光贯下,却在眨眼间受摄于人,如活龙绕柱、环体游走的异景,更能震憾人心。

    这可是劫雷……

    余慈扭头看宝蕴,后者确认:“是单独抽离出来。”

    纯妙的技巧!

    余慈能够看出,帝天罗是用自身力量形成了某种导向性的磁力,同时虚化了本身的意识,就像是一个天然的磁场,避过了天地法则意志的锁定,单纯接引劫雷,再自如控制。

    这肯定不是玩花活儿。

    “电龙绕柱”一周,帝天罗便等于是彻底控制了那强绝的力量。

    抬起的手臂挥下,海波深处,本来无声无息安放到她身下位置的阵盘当即扭曲变形,成了废品。而余力不休,顺着牵引阵盘的气机,分进合击,顷刻间扫荡数十里方圆。

    那些藏在海水中的修士,都是身躯剧颤,却又不是被电光所伤,而是五脏六腑尽被暗劲扭曲,直接死了个干净。

    “以磁引电,以电化磁……这一位的‘极光元磁’,当真是出神入化了。”

    余慈本人不太懂极光元磁的奥妙,不过黄泉夫人知道,赵相山也熟。

    在魔门炼体、魔识、魔主三个基本心法分类中,极光元磁应该算炼体系统,也就是和幽冥九藏秘术、熔核焦狱功一个档次,先天不足,所以被磁光万化瓶严重克制。

    当然,这种法门修炼到极处,也能像鬼厌修通了“天魔变”,黑袍练成了“焚心真意”一般,由炼体转魔识,进入一个新层次。

    然而帝天罗天纵之才,不走寻常路,从极光元磁的法门,先悟出元磁之法理,继而寄托元神,感通大日真意,这也是“大日王”的由来。

    不过,这样的修行路径,却是偏离了“炼体转魔识”的大路。

    魔门也讲究天人九法,但绝大部分是以“超拔”为根本,涉及灵昧、道德诸法,不离不失。如果偏离这条主线,注定不可能有大的成就。

    帝天罗虽说还远远没有到感通“天之三法”的程度,总体上却有此趋向,那“元磁雷火”的变化,倒是有玄门“天人感应”的味道。

    根据情报,帝天罗近三十年来,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地火魔宫精修,

    应该就是在调整修行路径,以实现飞跃。

    但从目前来看,她还在步虚境界,飞跃未成,但根基夯实,在“天人交感”的路上,竟是越走越远了。

    帝天罗一击得手,依旧没有移动半步,然而周边分明有一层似有若无的电火游动,天空又有雷霆蹿下,重重轰击,却是在她身边数丈,便偏移了轨迹,纳入到强劲的磁力圈中。

    这一刻,周边虚空都发生了扭曲,形成了类似于“界域”的步虚法域。

    冒险藏身在云层深处的发啸修士,便被某种似电似磁的力量扫过,位置暴露。

    帝天罗的强压顷刻而至。

    发啸修士闷哼一声,只觉得周边劫云雷火蠢蠢欲动,再不敢窝在云中,飞遁离开。半途手上却是杨起,露出一个广口瓷瓶,对着虚空一阵猛摇:

    “帝天罗,有磁光万化瓶在,老子不怕你!”

    原来是专克极光元磁的磁光万化瓶……

    磁光万化瓶?

    余慈本能想翻自家的心内虚空,却是想到,那件宝瓶早就放在小五那里,当年在东华虚空,对付天魔时,小五还拿过这瓶子,转化九地元磁神光,成就元磁神雷,狂轰滥炸。

    怎么就跑到这等人手上了?

    他当即便通过神主网络与小五联系,那边却说,早好些年,瓶子就让影鬼拿了去,不知做什么用。

    影鬼?那厮当真是在搞鬼呢……

    一念未绝,帝天罗首度抬头,盯着半空中叫嚣的修士,不言不语,只是手掌合起攥拳,那修士的面孔便扭曲到极致,随即电火蹿动,周遍全身,整个人已经是给烤熟了。

    只有手中的磁光万化瓶,脱手滑落,直坠海中。

    此时此刻,帝天罗只要动动念头,那宝瓶便会飞到她手中。

    可是,直至宝瓶落海,她也没有任何举动。

    宝瓶在海面上激起微小的浪花,而在浪花未散之时,便有人影从中冒出来,沉沉发笑:

    “呵呵,天罗师妹不但修为进境神速,这眼力劲儿也有长进啊。”

    来人道装打扮,形制却是自由得很,没半分玄门规矩,头发披散,半遮面孔,却遮不住他暗红色的诡异眼眸。他是从海中来,浑身上下却没有半分湿意,至于刚刚落海的磁光万化瓶,正在其手中

    帝天罗视线移过去,轻描淡写地回应:

    “哦,是东昌子……‘双扁日’的东昌子师兄啊。”

    有那么一瞬间,海上连风声都停歇,波平如镜。

    可就是在这威煞沉重的环境下,远处海岸线上,那些暗中围观看戏的修士,忍不住笑喷的还不知有多少。

    打人抽脸,伤人揭疤……帝天罗做的就是这样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