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行者东来 背后短长(上)

    掌柜和制器师傅可没有余慈的利眼,没看到刚刚经过的人影,对这位豪客跳跃式的思维有些发懵,最后还是由掌柜答道:

    “佛堂倒有几处,也有教派,不过这地方,道友也知道,鱼龙混杂,咱也不知深浅。”

    掌柜说得圆滑,像是暗示,却也没有给余慈任何有意义的信息。

    很明显,掌柜理解错了。

    余慈微笑,对拦海山周围的势力环境,一个分柜掌柜,难道还会比他……心内虚空的两个“智囊”更清楚吗?

    拦海山周边,大大小小宗门近千个,其中旁门左道又占了大部分。

    旁门左道不是邪道、魔道,不一定就是做那些伤天害理之事的,但在修行上,有一个比较常见的特点,就是没有特别圆熟完整的经义系统,有些时候,无法自圆其说,更缺乏理论自信,常有“嫁接”现象。

    玄门也好、佛门也罢,往往都是旁门左道借鸡生蛋的对象。

    借出几部经文,或者是神明,给自己找个好出身,都很寻常。

    不说别的,就是刚刚杀过来的金幢教,似乎都有些佛门教义的影子。

    所以,掌柜的话,说了等于没说。

    既然如此,余慈也不再理会,与宝蕴一起,径直出门。

    掌柜却不愿轻意让豪客脱离视线,热切地派了个伶俐的店伙计,为余慈带路。

    余慈没有拒绝,任由店伙计选择了与刚刚发现的“故人”完全相反的方向,甚至都没有投过去视线,因为他已经将来人的目的猜得七七八八,而且,“无作戒体”这种古怪的体质,神通莫测,稍稍施加一点儿注意,说不定反被对方看破,那就没意义了。

    来人是胜慧行者。

    是西方佛门罕有地派到东方修行界的“佛子”级数的人物。

    当初在东华山,余慈曾和他打过交道,知道这人神通不凡。而今日出现在俱净坊,十多年的时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依旧是当年模样,且自内而外辐射出的气机,比较特殊,应该是某种特殊的感应法门。

    换一个人,就算知道胜慧行者的法门特性,也不会了解相关的目标。

    可余慈不同,在已经有了猜测的前提下,反推回去,便知两边“契合”得很。

    这位,明显是奔着“佛缘”来的。

    所谓的佛缘,自然就是缘觉法界的碎片。

    缘觉法界是佛门十法界的重要的组成部分,某种意义讲,可说是佛门给“异见人士”预留的“牢笼”。只是,十方慈光佛破门而出时,将其夺走,自此,流落在东方修行界。

    至于后面被陆沉轰成碎片之事,也不用多提。

    当年在东华山,胜慧行者就对含了缘觉法界碎片的法器,有特殊的感应,幸好余慈早一步下手,用心炼法火将碎片先一步摄走,才没有另生事端。

    早年许泊、火炼的研究,并没有瞒人,余慈也好,胜慧行者也罢,都知道那一件法器,也就是“剑气葫芦”的产地,是在拦海山附近。

    胜慧行者如何做法,余慈尚不得而知,但东华山变故后这些年,余慈虽是被困,可他的信众却没有闲着。在幽蕊的安排下,长年都有人在拦海山地域蹲守、搜索。

    还别说,由于有碎片之间的感应在,还真的找到了一点儿。

    相较于丢失的那部分,还是九牛一毛;但相较于广袤无边的真界,这么一片区域的“存量”比例,未免就太高了。

    里面应该是有特殊的理由。

    只是,拦海山地界广大,宗门环境复杂,同样的制器、祭炼手法,很多宗门都有掌握。那个用特殊祭炼方式,将缘觉法界矿片,揉进暗潮沙里的人物,再没有下文。

    据幽蕊估计,应该是派来的信众修为、地位较低,接触不到某些层次的人物。

    余慈倒不着急,他有信心,只要在感应范围以内,缘觉法界碎片,就逃不出他的掌握。

    眼下有胜慧行者趟路,他该高兴才对。

    胜慧行者气度脱俗,明白无遮,是很醒目的那种人,余慈也不怕把他给弄丢了,先去核心区,便是先把手边的事情做完,再处理缘觉法界碎片的事情不迟。

    他刚刚将星炼铜列入一批“天矿”之中,遮掩真实目的,三希堂的掌柜果然被瞒过。

    所谓“天矿”,是指九天外域中坠落的陨石、元素或其他一些异物,与真界环境相激,生成的特殊矿物,确实是非常珍稀。

    余慈用这个理由,掌柜就只能如此应对,一切都顺理成章。

    在店伙计的引领下,余慈和宝蕴穿过直达核心区的甬道,总柜这边,也有人来接,是一位管事,仅此本次生意的层次而言,也是非常重视了。

    当然,管事亲至,就不是只谈生意,话里话外,都有点儿试探底细的味道。

    并非是有恶意,而是商家“知己知彼”的需要,也是为日后的谈判做准备。

    余慈随口应付,十句话里,九句话都是虚的,管事很聪明,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介绍起了核心区的情况,自然也要为自家的堂口吹嘘。

    俱净坊的核心区,乍一看的话,和其他区域差别不大,就是狭窄了许多。

    在此的修士,倒是提了个档次,无论修为还是身家。同时也安静了许多,到这儿来的,都是有着极强的目的性,也如余慈他们一样,受人接引,直插目的地。

    想逛街……那也要有街才成。

    按照三希堂管事的介绍,核心区的布置,像一朵梅花。

    五个花瓣就是五处精炼池,包括高温、高寒、切割等五种常规的精炼方式。

    中央部分,才是各方的门面店铺,区域不免狭小。为安全计又有禁制分布,更像迷宫,对意图闲逛的人来讲,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你手里有一批亟待精炼加工的高品质原矿,到这里来,便会有真界第一流的专业人士,按照最佳方案为你服务,做得尽善尽美。

    对一位制器师来说,精炼非常重要。

    就像星炼铜,玄门、魔门的处理方式,肯定是截然不同。

    两种一样产地、一样品质的星炼铜原矿,经过不同的程序精炼,最后适用的范围、发挥的效果,也将天差地别。

    原本那三希堂的管事以为,看余慈精炼的要求,也就可以大概猜测出他的出身来历。不过,余慈早想到这一点,采购的矿石材料,倾向性并不明显,依旧颇是神秘。

    管事有些挫败,更有点儿警惕,他道:

    “客人所需的七种‘天矿’,敝堂目前的存货共有五种,还有两种,不巧已然售尽,调拨还要一点儿时间,不知客人……”

    他说话半截,却是有人赶过来,向他请示:“楚管事,那一批暗潮沙刚到货,怎么处置?”

    楚管事皱起眉头,有些不满手下的冒失,但转念一想,换个法子“刺激”一下这对神秘客人也不错,便拿了个腔调:“就按前例放到乙寅库里,刘师傅还没到吗?”

    “还没……”

    这边正说着,余慈听得就笑——真是巧啊。

    他主动插言道:“暗潮沙?是青滩上的暗潮沙吗?”

    楚管事一怔,本能以商家的口吻回应:“是,是北边的‘角城’青滩,在五大青滩中,出产的暗潮沙品质是数一数二的。客人有兴趣?”

    余慈则拿出行家的口气:“暗潮沙本身不出奇,但传导效果很好,作为幡、葫芦的配套,倒也使得。只是精炼、祭炼两道关口,配合要好,不容易做吧。”

    楚管事不知怎地,大起知己之感,附合道:“是啊,一流的暗潮沙,也要有一流的精炼、一流的祭炼、一流的制器,才能发挥一流的效果。嘿,本来我们这里,精炼师是不缺的,尤其是首席精炼师刘老爷子仙去,儿子继承家业,本事青出于蓝。然而他性情怪异,自己开了个铺子,一心多用,难侍候啊!”

    他自己都觉得奇怪,说了这么一大串儿,且是背后道人短长,嘴上就跟没把门儿似的,未免太不小心。可是和那神秘客人眼神一对,些许的异样便烟消云散,倒觉得投契得很。

    余慈微微点头:“是刘善得师傅吧。”

    “客人也知道?”

    此人早在幽蕊的关注名单上,包括他死去的老子。怀疑是剑气葫芦里那一批暗潮沙的精炼者、祭炼人,可是,每年由这父子二人经手的暗潮沙,怕不是以数万斤计,这么一来,意义也不大。

    余慈倒想深入了解下:“刘师傅这是祖传的手艺?”

    “家学渊源,传了有快十代了。”

    “只是精炼?制器如何?祭炼怎样?一事不劳二主,若配合不好,反而坏事儿。”

    “可不是?不过实话实说,刘家精炼、制器都是一把好手,唯独祭炼,还算不得一流。本堂只是请他精炼,出售高档材料,他自家铺子里,才出法器,对了,他的铺子就在刚刚客人来的那个区,招牌漆红,一看便知。”

    “是吗?”

    余慈就琢磨,胜慧行者莫不就是往那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