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金幢北指 海底坊市(下)

    便在思虑中,八千里路程一晃而过,其实才用了半个时辰多一点儿。

    对他这种迈入真实之域,又精通太虚之法的人物,自然而然就能有“天地借力”,如顺水行舟,一些近乎于小神通的效果,信手拈来,轻而易举就能跨越真界常规飞行度的上限。

    视线尽头,三十六根金属长柱呈现在海天之间,确实如金幢教修士所言,十分醒目。

    从矿场往北这一段路程,人烟已算得上稠密,俱净坊在望,前方的人气也逐渐热腾起来。

    身侧红影一闪,和余慈飞了个并齐,披帛长带被海风吹起,轻拂过他的面颊。

    却是宝蕴现身出来,嘻嘻一笑,亲密地挽着他的臂弯:“要去逛街吧,这个我最喜欢了……天君不会嫌弃吧?”

    余慈对待宝蕴,自然与他人不同,笑了一笑:

    “哪有的事儿,正好你帮我掌掌眼。”

    说话间,海上那三十六根铁柱已经近在眼前,余慈只是扫了一眼,将上面的各个标识都映入眼底。

    俱净坊的核心区在海底,每一根柱子上都有标识,标注了不同种类的产品,到此的修士,只需要顺着金属长柱往下,就可以到达专门的交易区。

    如此布置,实是周边矿产种类丰富,加工、精炼的方式又极其多样的缘故。

    同样的矿石,精炼的方式不同,用途也不一样。

    合格的制器者,必须要有全盘的认知。

    选了一根金属柱,二人一路向下,深入海底。

    海底坊市的主体,其实就是废弃的矿场,经过密封改造,大致形成了一种蜂巢结构,每块区域各自**,但内部又有贯通的甬道。

    其实,宝蕴“逛街”的愿望很难实现,这里的专业性很强,到此的修士大都是有着明确的目的,街上几乎没有所谓的摊点,都是一间间的门市,人们进去了,一时半会儿就出不来,里面检验、配货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人流量很大,却称不上热闹。

    在余慈看来,实在没什么逛街的氛围,宝蕴却非常开心,哼着小曲,和他信步走在人流匆匆的街道上,情绪仿佛是天外的日轮,时刻都着光和热。

    坦白讲,余慈有些担心。

    宝蕴的存在形式非常特殊,虽然灵枢是在他这里,但又与天地法则意志交织,现在看不太出来,可日后随他境界提升,心内虚空与真界天地法则体系的冲突将越来越大,早晚要遇到麻烦。

    她应该也有所感应,却总是表现出乐观,或者说是无所谓的心态,更让人怜惜。

    后面需要怎么做,还要好好想一想。

    余慈将此事记在心里,此时才真正打量坊市的情况。

    能够感觉到,灵辰宗和金幢教的冲突,已经影响到了俱净坊的正常运作。

    像这样一个兼顾大宗采购和珍稀矿产出售的重要坊市,竟然有近四分之一的店铺歇业,走在坊市街道上的修士,匆匆来去,神情也不是多么轻松自然。

    余慈信步走进一家店铺,完全是瞅着门面去的。

    这是三希堂的一处分柜,像这样的分柜,在俱净坊共有三十五处,分别对应三十五大类交易品种。还有一个总柜,则是设立在核心区,那地方没有邀请函之类的特殊凭证,是进不去的。

    余慈不认为分柜上会有他需要的星炼铜,到此的目标,就是奔着进入核心区的凭证而来。

    以他如今的地位,真想进去,其实亮出身份就成,任是哪个宗门,也没胆子拦他。不过出于某种需要,他掩饰了自己的身份,用幻术稍微做了些手脚,甚至催生出一把胡子,比不得化身、忘情宝扇这样的特殊方式,但一般人还是看不出来的。

    再有一直笑吟吟挂在他臂弯上的宝蕴,更像是一位不正经的假道士。

    谁也看不出来,他就是那个刚刚掀起一界震荡的渊虚天君。

    宝蕴承姹女阴魔之质,多年来又与天地法则意志相接,气度非凡,艳光四射,绝非那些庸脂俗粉可比,进来店铺,便吸引了所有人视线。

    如此绝色,也使得人们对与她同行的余慈高看一眼。

    训练有素的店伙计凑上来:“道爷,夫人,您二位有什么吩咐?”

    宝蕴听得“夫人”之称,笑吟吟也不在意,还帮余慈答道:

    “要些炼器的材料。”

    另一边,余慈直接扔给伙计一枚玉简,上面大都是补全照神铜鉴需要的一些辅料,有的很常见,有的则很稀罕。

    伙计是个内行,搭眼一瞧,便“呦”了声:“道爷,夫人,您二位楼上请。”

    按照坊市的规矩,楼上自然有制器师傅接待,一桩生意配上一位,最是专业。

    专业人士说话更直一些:“好叫道爷得知,这些材料我们堂里大半是有,但配起来,也要花些时间。毕竟客人的用料精细,有些是存放不起的,要临时精炼加工才成。”

    余慈捻须而笑:“这是内行话。”

    制器师傅也笑:“自然的。这样,我给道爷您去配方子,您若有意,不妨在店里逛一逛。别的不说,这里材料原石、精炼无不是一等一的,有些效果也不比方子上的逊色。”

    余慈颔,接过制器师傅递来的另一枚玉简,上面有各种图示说明,非常清晰。

    由于矿石品种太多,精炼方式、用途都不相同,挨个看样品都看不过来,只能用这种办法,等余慈对哪个感兴趣,再从库房取来实物查验。

    过程有点儿麻烦,不过,当大半个时辰之后,制器师傅配好了材料,回返二楼店面的时候,立时就惊呆了。

    但见七八个店伙计,被眼前这位“道爷”支使得团团转,拿出来的各类材料堆积如山,这可不是无用功,里面至少有十分之一,是“道爷”真真正正买下来的。

    还别说这比例小了,挑出来的,都是精品中的精品,也亏得是三希堂,换个店铺,只精炼这一关,便十有**过不去。

    既然是精品,那位爷可说是花钱如流水,以至于柜上又专门配了人进行封装。

    如此大手笔,早惊动了掌柜的,亲自出来招呼,笑脸就没停过。

    制器师傅将配好的材料分门别类地送上,余慈便暂时停止了选购,仔细查验。

    趁这机会,掌柜与制器师傅照了面,啧啧传音道:“当真是豪客!可看出来,这些材料是什么用途?”

    制器师傅估摸半晌,摇头道:“不像前面的方子那么有章法,不过,挑拣了这么多种类,优中选优,像是储备?量又有点儿少……莫不是选样来了?”

    掌柜的听得两眼放光:“不错,这么苛刻的标准,有点儿那个意思。”

    所谓的“选样”,就是某个宗门在大宗采购之前,对市面上各家同类产业进行的摸底,虽说三希堂家大业大,大宗生意多几笔、少几笔没什么,但对一个分柜的掌柜而言,有没有这一笔,学问可就大了。

    三希堂这样的大商家,自有控制成本的一套办法,其分柜遍及北地、中南等地,和上百个宗门有长期的合作协议,推动大宗供应,这是优势。

    但在俱净坊这样,极度接近原产地的地方,成本反而会比单纯开采的宗门高出一头,有些时候,都是做二道贩子。

    这就使得同在俱净坊中,总柜货达天下,赚得盂满钵满,他们这样专做门店买卖的,反而是地位尴尬,不死不活。

    若真能争得一桩大生意,今年的业绩,可要好看得多。

    正臆想之时,掌柜听到“道爷”问话:“拦海山的特色矿,店里都还齐全,只是海里的居多,天矿之属,稀少得很。”

    说着,他随手在玉简中标识了几个,都是缺货的,摇摇头,将玉简掷在桌上:

    “这可不应该。拦海山是距离域外最近的地区之一,恨不能每天都有陨星坠下,别的地方没有,这里怎么也找不到货源?”

    掌柜的拿起玉简,看余慈标识的一连串缺货消息,喃喃道:

    “矢黄角、辰光石、星炼铜、火狱飞尘……”

    念到这里,他已经差不多明白了,露出笑脸:“好叫道友得知,既曰‘天矿’,那自然就是看天吃饭。拦海山的碧落天域再薄,也就围了一圈儿,好比投壶,也要有个准星嘛。

    “这些材料确实珍稀,不过绝大部分,敝堂还是能拿出来的,只是为安全起见,都存在坊市总柜上,这样罢,鄙人给道友一个牌子,只管说是这边邀请的,去那边瞧一瞧。等道友熟了门路,下次来,就没这么麻烦了。”

    余慈要的就是他这句话,大笑道:“好,我就去贵堂总柜看看,若能寻到满意的品类,也记得掌柜的好处。”

    “哪里,哪里。”

    掌柜的等的也是这个,当下笑眯眯地奉上贵宾牌,这下子皆大欢喜。

    余慈也不耽搁,收取了一应货品,往外便走,至于掌柜的怎么想,是他的事儿。

    掌柜和制器师傅一起送下楼来,刚下到一楼,余慈眼角忽瞥见,门外有个人影闪过,似曾相识。

    一怔之下,扭头问起掌柜:

    “拦海山这边,也信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