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跨空挪移 东西战线(下)

    不说别的,已经完全撕破脸后,余慈很乐意给别人说一说,所谓的大黑天佛母菩萨,是怎样的来路,又是怎样的想法。

    一念未绝,大黑天佛母菩萨那边传来了消息,简简单单两个字:

    “休战。”

    余慈哑然失笑,正要回应,那边又补充道:“不动黄泉夫人,闭上嘴,大家和平相处。”

    意思是,保留大黑天佛母菩萨和罗刹鬼王的秘密,也不要让黄泉夫人“复活”?

    这算什么“和平”……它注定是短暂的,毫无保障,只要还占据着生死法则,只要已知的记忆存在,余慈必然成了她们的眼中钉、肉中刺,非要拔除不可。

    当然,从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态度上,余慈大概能猜到,那边恐怕已经是发动在即,正给行动争取时间。

    他凭什么要让那边如愿?

    大黑天佛母菩萨也知道这个威胁不靠谱,没指望余慈回应,便切断联系。

    其实有八景宫横插一手,现在两边也打不起来,大黑天佛母菩萨算是划出底线,表明态度,仅此而已。

    到他们这个层次,任何的誓愿都没有意义。

    余慈要想学着这么做,也可以,但就目前而言,其实他是落在下风,主动划线,意义不大。

    他可以想象,如今大黑天佛母菩萨和罗刹鬼王应该已是紧锣密鼓,加速推进在巫门那边的进度,也不断寻觅时机,要给他这个知情人致命一击。

    而他同样不会客气,接下来……

    心中一动,余慈问起万魔池中的赵相山。

    刚刚一轮冲击,使得本就虚弱的赵相山颇是萎靡,但听闻余慈相询,却是精神大振,他知道,这是余慈信任的开始。

    思索片刻,赵相山拿出了他的建议:

    “以我为主,事可成之**。若天君自忖尚没有明显的胜算,暂时也没有控制局面的能力,不妨暂时压一压。

    “反正我们不是成事,而是坏事……坏就要坏在节骨眼儿上!”

    余慈微愕,随即大笑。

    不错,他现在要争取什么吗?

    黄泉夫人也说,上清复立,在局势大变之前,毫无意义。

    现在,所有的资本都在自己身上,外界几乎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不管黄泉夫人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前期的谋划,也给他赚足了声望;

    大黑天佛母菩萨这么横插一手,更是给他近乎完美的理由,从越来越危险的环境中抽身。

    这个空当,他正要好好利用。

    他还需要积累,至少需要调整,将刚刚在域外得到的感悟消化干净,也需要把心内虚空的黄泉夫人、赵相山,还其他种种不可测的因素梳理平顺,不如此,怎么可能与罗刹鬼王、大黑天佛母菩萨较劲?

    当然,他不能完全撒手不管。

    沉吟片刻,他和幽蕊说话:“现在你回去,应该明白该怎么做——可以帮助夏夫人,甚至可以让翟雀儿得手,唯独不能让那两位如愿。

    “让小五跟在你身边,凡事可以与平治元君商量,顺便问一问,叶岛主的踪迹,叶池如今已经梳理得差不多了,也该让家里人领走!”

    幽蕊心领神会。

    余慈也只是说一个大概的原则,他们之间有巫术和神主网络双重联系,真有什么变故,互通最是便利。

    为何神主总爱寻一个灵巫做“工具”,这便是重要原因之一。

    这时候,余慈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慕容轻烟。

    这个女人……了不得啊。

    根据黄泉夫人的记忆,这位当世第一灵巫,与她关系密切,当日余慈在心庐中发现的两只茶盏中的一个,还有落地的纱衣,都是属于她的。

    某种意义上,黄泉夫人驱使她做事,但问题在于,慕容轻烟具备惊人的交涉能力,另一种说法,或者可以称她为掮客。

    她同时为至少四方势力工作,里面包括罗刹鬼王、黄泉夫人、巫门、魔门等。

    黄泉夫人虽然通过独特的方式控制住她,利用她收集各方情报,却始终将其视为一个“变数”。

    余慈当然不会忽视,交待幽蕊要十二分地小心。

    幽蕊一一答应,却奇怪,现在余慈想要做什么。

    “我嘛,修一样东西。”

    余慈心神从万魔池上空悬照的明月抹过,明确了短时间内的目标。

    搜罗黄泉夫人的记忆,目前最大的好处就是那丰富多彩的信息。

    照神铜鉴的制法,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秘密。

    至于为什么要把修复照神铜鉴提上日程,则是因为这是梳理自身不稳定因素的第一步。

    关系着另一边,也就是幻荣夫人。

    当年他借着照神铜鉴,放出魔种,收伏了幻荣夫人,如今却已经与他的神主之道出现了矛盾,况且隔了这一层,面对照神铜鉴的“老主人”,实在不怎么让人放心。

    修复宝镜,然后解析其法理,将幻荣夫人真正移转到他的控制之下,才是正途。

    若做了此事,他日与罗刹鬼王、大黑天佛母菩萨交战,便又会多一位可靠的帮手。

    他这边的高端战力,也不至于逊色太多。

    至于炼制本身,他有心炼法火,方式方法不需要太操心,现在唯一缺少的,就是照神铜鉴的主料星炼铜了。

    作为照神铜鉴的主体材料,拦海山周边,就是最大的星炼铜产区。

    可惜,这里每年的产量,也不超过五百斤。

    在洗玉湖的时候,余慈也曾未雨绸缪,通过沈婉、薛平治、黄泉夫人多个渠道搜集星炼铜。可问题在于,这种珍稀的金属,绝大部分都是在一开采出来,便被各大宗门争抢一空,也很快就融入到法器里面,就算有些储备,也是很难在外流通。

    更重要的是,余慈刚从黄泉夫人的记忆中了解到,星炼铜用在别处也还罢了,要用在照神铜鉴上,还需要魔门秘法的长时间精粹、祭炼,而这样的精炼材料,用途更是仅有的几个,明眼人只一瞧,就知端倪。

    这种方法黄泉夫人虽也知道,消耗的人力物力却是太多了,尤其是时间,动辙百十年计,实在不是余慈能够接受的。

    唔……总不能去打劫魔门东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