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跨空挪移 东西战线(上)

    此时,大黑天佛母菩萨、魔门强者均慑于玄黄杀剑的威能,还有大日之相的奇妙,暂不敢近前,也在互相牵制。

    看得出,那位不知名的魔门强者,对大黑天佛母菩萨也是很感兴趣的,趁着“生死轮回”受剑意冲击,颇是下了几招暗手试探。

    大黑天佛母菩萨正是因为底细被余慈翻出来,才引发了此时的冲突,自然不可能允许第二个人如此做法,两边关系更加紧张,若不是还顾忌余慈,早就杀个天昏地暗。

    余慈借此时机,已经弄清楚了真界天地此时的模样。

    虽然不比当年东华虚空,天地崩坏的末日景象,可他的大日之相,依然给周边天地法则体系,造成了扭曲扭曲到这种程度,已经足够了。

    真实宇宙中的太阳是狂暴的,其恢宏的力量扭曲了周边虚空,但整体感觉上是稳定的、平滑的,因为其关键性的力量相较于宇宙的尺度,微不足道;也因为那狂暴的力量缺乏一个有效的运用。

    但余慈模仿的这个,却是建立在真界天地法则体系之上。

    近似的法理,力量虽然是天差地别,却因为他对天之三法的深入理解,作用于范围“狭小”的真界,效果更加强劲、明显。

    天地法则体系因为。长.风。文学余慈“大日之相”的存在,呈现出范围惊人的整体“塌陷”,便在这扭曲的范围内,局部却各有不同。

    大黑天佛母菩萨和魔门强者受层层干扰,看不出来,余慈则心里透亮。

    这时的情况,就像一面沉陷的“大网”,因为重物往来翻滚,导致用力不均、高低不平、来回弹动。

    余慈便扣在“大网”的某处,上下起伏,左右摇摆。

    最初这个幅度极其微小,可随着法则运化的烈度增长,“震荡”的幅度也在增加。

    余慈小心控制着,让虚空的震荡和扭曲程度保持在一定限度内,也借此积蓄了绝大部分力量。

    当然,也由于这种做法,使得他的节奏变化出现了不应有的空当。

    大黑天佛母菩萨头一个反应过来,她驱动轮盘世界,洒出无数妖魔鬼影,飞蛾扑火般冲向余慈所化大日之中。

    这是试探,也是攻击。

    转眼间,大黑天佛母菩萨就发现,余慈大日之相,似乎是“徒有其表”,至少在外围是如此。哪还不知出了问题,当下洒落的妖魔鬼影便从试探,转成了实质性的侵蚀。

    众多妖魔鬼影,就是大黑天佛母菩萨神通传导的连线,也是激发神通的种子,洒落大日之上,因为余慈将绝大部分力量都内敛运化之故,大半尚存,就那么滋生蔓延,将专属于“生死轮回”的独特法则,渗透进来。

    这是干扰,也是禁锢。

    真被她在外围连成一片,余慈恐怕真要变成笼中之鸟了。

    如此“近距离”的渗透,完全是比拼法则生灭的速度,也是比较双方对法则建构的理解。

    在这一点上,余慈最近虽然进步不小,却也不敢说能压过大黑天佛母菩萨,更何况他现在分心旁顾,更没有精力应付。眼看着大黑天佛母菩萨到处“洒种”,在大日外层拓开一片又一片黑斑。

    那么,当断……则断!

    余慈再不迟疑,意念所至,玄黄心领神会。

    便是法则结构大变样的时候,十二玉楼天外音所化的楼阁,也稳居于大日之中,重新蓄势,如今就是发动之时!

    剑出无声,一往无前。

    真实之域中既定的法理也还罢了,但凡是大黑天佛母菩萨临时创建的法则,在此锋芒之下,无不辟易。

    但玄黄杀剑的目标绝不仅此而已,剑意所至,竟是破开一切芜杂枝蔓,径直锁定既定目标,斩了下去!

    其所透锋芒,只有位于目标“两端”的余慈和大黑天佛母菩萨,最是清楚。

    生死法则!

    可根本法则哪有这么好斩?

    所谓剑修斩落生死枷锁,也只是斩断生死法则衍生在他身上的分枝而已,实际上就是拓宽生命的刻度范围,使约束更小而已。

    大黑天佛母菩萨很明白,哪怕曲无劫复生,真实之域所体现的天人九法的任何一条,都是没有可能斩断。

    若真断了,宇宙都要变个模样……那简直就是荒唐。

    倒是真界天地法则体系中异化的一部分,确实是毁在他的剑下。

    顶级剑仙就是有这样的能耐。

    至于玄黄这一剑,不管怎样荒唐,确实是端端正正斩在了生死法则之上。

    法则本身,巍然不动,然而剑仙级别的力量强行介入,也是透过真界天地法则体系传导,这一道根本法则两端,余慈和大黑天佛母菩萨同受震荡。

    显然,大黑天佛母菩萨受的影响更大一些。

    她必须尽快抚平生死法则及一连串衍生法则的震荡,才能更有效地传导力量。

    可玄黄做得更绝!

    竟是强行抵住斩不动生死法则而造成的反震,剑意再发,这一次,则留其主干而斩其枝节!

    独木不成林,只是光秃秃的树干……那叫梅花桩!

    根本法则也需要蔓生枝叶,才能与其他法则勾连运化,生就威能,其中涉及阴阳之理,动静之规、造化之力,复杂得很。

    玄黄斩去的,就是这些枝叶。且是不挑不拣,更像是胡斩一气,连锁反应之下,周边天地法则体系,都有点儿失衡的意思。

    换个时间地点,这根本就是屠灭百万生灵的架势。

    在华阳魔国,倒霉的就是那些天魔。

    稀里糊涂便给斩破了生死根本,刹那间崩灭的何止千百?

    这些可都是从前面动荡中撑下来的精英!

    如此斩法,玄黄受的反噬绝对不小,一轮剑意扫过,便后力难继,十二玉楼天外音所化的楼阁也随之崩解,他则回返余慈心内虚空修养去了。

    大黑天佛母菩萨也是怔然。

    即便根本的生死法则存在,这种衍生的“枝蔓”也是随灭随生,不可能彻底清除,但恢复总算一个过程吧。

    这期间,两边联系还在,可单纯的“甬道”,就是孤零零的感应,连信息传递都做不到,能有什么用?

    余慈则不会再给她从容发力的机会了。

    真实之域也好、真界天地也罢,光芒万丈的“大日之相”,猛然间向内塌缩。

    力量凝聚、运化,“大网”不堪重负,猛然陷下,再由顽固的惯性“扯”回去,来回弹动。

    以前的情形也差不多,只是这一次弹动的,是真界整个天地法则体系。

    如果将天地法则体系视为一面包裹着真界的大网,那么,此时此刻,这张网一部分重重凹陷下去,另一部分鼓出来。

    “形状”的改变,相对于法则扭曲爆烈式的变化,简直微不足道。

    但余慈还真的更需要单纯的“形状”。

    当认知拓展到天人九法的层面,整体的视角和观感,往往要比部分法则的实质性变化更重要。

    正因为天地法则体系这张“大网”严重扭曲,余慈就在“凹凸不平”的“表面上”,找到一个最理想的轨迹,就像坐滑梯,一路滑下去。

    看起来很滑稽,其实在真界的大体系下,一“滑”的距离,可绝不仅是千里、万里的程度。

    日行于天,不是宇宙的真实,却是真界的特色。

    真界大日绕界而行,一日之间,遍行一界,与域外星空法理截然不同,却是何故?

    余慈以为,当年的巫神,正是利用了这种虚空舒卷的天然之理,将其牵引创造的日轮,推上了真界的天空,形成了壮丽的循环。

    当然,运用此等法理,巫神涉及的范围更广,包括了九天外域相当一部分空间。

    余慈仿效其法。

    他不需要“循环”,他只需要来自太虚的强劲牵引。

    这一刻,在华阳魔国的上空,虚空中张开了一圈巨大的漩涡,中央沉陷,乌沉沉不知其底,余慈的大日之相,便在漩涡中央,刹那间塌缩至无又或者塌缩造成了漩涡?

    刹那间的法则运化,微妙程度已经超出旁观者的观测极限。

    大黑天佛母菩萨也好,魔门强者也罢,都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余慈消失在漩涡中央。

    此时此刻,现实层面的华阳魔国也好,超拔层次的真实之域也罢,都没了他的痕迹。

    大黑天佛母菩萨凭借生死法则的感应,知道的要更多的一些,可越是如此,越是惊愕:

    他在……一亿七千万里开外?

    虚空大挪移?

    濒海某地,虚空抖荡,余波难休,海雨天风,暴摧山体海岸,仿佛是刮起了狂乱的飓风,吹得山上的石头都瑟瑟发抖。

    余慈便从飓风的中心现身,伴着电闪雷鸣,几如天神降世。

    只不过,电闪雷鸣可全是冲他来的,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天地法则意志完全是把他当成第一等的大魔头处理。

    这一招,余慈在域外星空尝试了两回。

    说实在的,效果很好,就是误差有点儿大……

    那还是放在宇宙星空的尺度下,在真界的话……天星定位,神主网络铺开,很快他就知道了自己的位置。

    还好吧,不算太离谱,至少没把他挪移到东海罗刹教总坛,或者是西南黑天教老巢里去,只是偏了大约……

    四千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