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拒人万里 三方乱战(下)

    乍一接触,吃亏最多的是余慈。

    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生死轮回”,一看便是成千上万年磨砺出来的,扎实稳固,法度谨严。

    而余慈一开始就存了远遁之心,凭着对大黑天佛母菩萨的了解,没有问题,甚至应该这么做,足以迷惑她,并给随后的动作蓄力。

    可是对上这个浑不讲理的魔门强者,过于随意的法则建构,就是致命的破绽。

    强横真意抵至,宫室摇动,根基不稳。

    余慈没有时间后悔,大黑天佛母菩萨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也从旁杀来。

    她的做法与魔门强者的直来直往不同,甚至与先前也不太一样。

    “生死轮回”所生就的法则天地,就那么对着余慈这边“贴”上来,不是那种强劲的撞击,然而其独有的法则结构,一旦接触,便如水银泄地,层层渗透进来,“腐蚀”所接触的一切。

    这是另一种形式的“短兵相接”,完全是看两边法则结构哪个更牢固、哪个更稳定。

    余慈暂时却顾不得她。

    魔门强者已经打得发了,真意所指之处,摧枯拉朽,破坏力之强,简直毫无道理,其冲击直指核心根基,表现在这一方法则天地中,整个道境天宫都有不稳迹象,外围天宫楼阁甚至是接连坍塌,仿佛随时都可能彻底崩溃掉。

    他一路杀到这片道境天宫的中央区域,真意扫过,宫殿楼台又是崩解一片,在真实之域,虽然见不到什么瓦砾灰烟,却也像是在精致的画作上信手涂染墨迹,粗鲁得很。

    不过,横扫得痛快,未免有所疏漏。

    其真意过处,莫名竟有一座楼宇,撑了下来,那楼宇立于烟云之上,通体如玉,四角垂落风铃,其音缥缈不定,其形又巍然不动。

    在魔门强者所向披靡的情境下,反有点儿如鲠在喉的意思。

    不说多说,魔门强者的强横真意化为一片乌云,反罩回来,要将这碍眼的所在彻底毁灭。

    冲击到来,楼宇四面烟云将散未散,风铃激振,却有金玉之声。

    转瞬间,便在强横真意的压迫下,还原化形,成就高拔剑意,与外间冲击轰然对撞。

    真实之域剑光骤起,清音缭绕,顷刻十一转,余韵未尽,剑意已劈开外间一切,锋芒所指,竟是在真实之域中,开辟出一条通天大路,夷平所有阻碍。

    十二玉楼天外音!

    余慈将玄黄剑意化入了自家法则天地中,是个埋伏,更是本事。

    魔门强者真意微颤,刹那间收拢移位,竟是让了!

    他的势头看上去很猛,真意更是强横无匹,其实还是藏头露尾,将自己层层包裹在最深层,冲击更像是掩护,从没有逾过某个区间,面对突然爆发的剑意,终究选择了避让。

    余慈不管他,剑意直指,顺势就劈向了大黑天佛母菩萨。

    其实玄黄虽然有剑仙级别的杀伤,但在真实之域层面,还真是个初丁,属于将入未入的那种,要靠余慈提携,才能将剑意立起,化为楼宇之形。

    但只要进来,玄黄杀剑的破坏力便展露无遗。

    已经蓄积到极限的十二玉楼天外音,本就是要送给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礼物”,剑意所至,等若是剑仙全力出手,前面余慈法则体系的掩护也非常到位。

    再加上魔门强者意外地“配合”,这一爆、一让之间,真正被晃的,还是大黑天佛母菩萨。

    几个因素作用下,大黑天佛母菩萨无论如何也不敢硬挡,却又避无可避。

    面对硬生生在真实之域劈开一条大道的高拔剑意,生死轮回旋动,几十个世界法则各异,却又统一在“轮回真意”之下,前后相继,节节贯通。

    如此轮番消卸剑意,每一处法则结构都受到伤损,却随灭随生,并没有伤及根本。

    稍稍化去剑意锋芒,大黑天佛母菩萨也不会傻到全部吃下,那像极了“轮盘”的轮回世界加速旋动,乍看去是被剑意穿入,其实是导引开去,拼着轮盘一角受损,终究使剑意偏斜,自真实之域飞落。

    此时的真界天地,因为三位“真实之域”级别的大能交战,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飞落而下的剑光,更是凌厉,其划破云层,斜斜切过华阳窟,附近“诸天秘阵”的残余,给一剑扫荡小半,远方山脉余影中间,倒似给开了道“长缝”,虚空扭曲,吞没不知多少魔头。

    剑意对“天之三法”的伤害,是任何法门都无法比拟的。

    一时间,近万里天域,都动荡不休,劫云翻涌间,奔涌而出的已不只是电浆,甚至有天火浇下,仿佛是拔起了火山,再将岩浆倾倒出来。

    乍看去,倒像是天空给撕裂了长长的伤痕,血浆流淌。

    真实之域影响天地法则体系,反之亦然。

    玄黄这一剑太狠,大黑天佛母菩萨移转消卸的本事也太高,对于天地法则体系的冲击,就有点儿超过限度了。

    反激回来的震荡极其强烈,魔门强者无所谓,真意所至,便如操舟江上,任暗流漩涡如何强劲,都绰有余裕。

    大黑天佛母菩萨和余慈就没法像他一般,二者的法则结构,都为之波荡不休,需要调整。

    只是在魔门强者的冲击下,所谓的调整,也不好办。

    大黑天佛母菩萨离得太远,把握起来有所滞后;

    至于余慈,却是早有准备,已经七零八落的的法则结构干脆全盘放弃,借着玄黄剑意的镇压,得了一点儿空间,竟是将基本结构强行改变。

    当然,根基依旧是那一幅“星图”,依旧是建立天垣本命金符体系中……

    只是有所延伸。

    强光高热并起,在真实之域,余慈法则天地的废墟之上,刹那间竟是跃出一**日,吞没了一切。

    光和热在这里没有意义,要到现实层面,才能感受到其威能。

    便在“大日”飞腾的瞬间,虚空扭曲,以其为中心的大片区域,整个都变了模样。

    首先被改变的,就是虚空。

    尤其是在真界天地之中。

    这种由上而下,层层作用的法理和威能,就算大黑天佛母菩萨同样具备着精深的虚空神通,却因为相隔亿万里,渠道有限,比不过余慈就近发动,瞬间被压制。

    事实上,所有与天之三法相关联的法则,都受到影响。

    在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感知里,附近虚空像是一张被重物压陷的大网,法则所蕴含的力量,都向中央区域“滚下去”,在那里扭曲变形,化为熔炉,或是化为熔炉中的燃料。

    大黑天佛母菩萨杀意更盛。

    她近期一直在了解余慈的情报,立时看出,这套法则结构,似乎是从天垣本命金符里“太上圆光流金火铃符”一路符示神通中衍生出来。

    几个月前,洗玉湖上“碧霄清淡”之会,余慈正是用这一路神通,感通大日真意,力压广微真人,赢得湖上万千符修为之癫狂。

    此神通本来与虚空神通没有任何直接联系,却能延伸至此,脱却原本符法神通的窠臼……

    分明已得太虚之法三昧了!

    记得他本体去域外修行,仅仅几个月时光,就能取得这等成果,若给他十年、百年,那还得了?

    余慈若知大黑天佛母菩萨心中所想,必然会大叫冤枉,他能够用“太上圆光流金火铃符”而至“大日真意”,再勘破太虚之法中的一些门道,固然有几个月来在域外感悟之功,但必须要说,最关键的原因,不在这里,而是当年在东华虚空。

    当年,他亲眼目睹元始魔主的试验,看天地法则体系承受不起超拔之力的“重量”,扭曲时空,吞没一切,那才是根本所在。

    余慈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他的感受,也无法形容。

    在现实意义上,他在东华山中呆了十余年;可从另一层面讲,他又仅仅渡过不可思议的短暂时光。

    同样在现实意义上,他被那恢宏伟力硬压入虚空之一点;可从另一层面讲,就算日后破劫脱困,也不曾真正将那“一点”中的奥妙观尽、参透。

    现在想来,那似乎就是太虚之法的某种玄妙了。

    古往今来、上下四方,其义所存,似在其间。

    正是有了这样的经历,在宇宙中,贴近大日感悟之时,余慈的所得才会超乎预料地丰厚。

    他忽又明悟:

    是了,黄泉夫人那颗“种子”,极微之点而自蕴天地,岂不与当时他的情形很像?

    所不同者,黄泉夫人能够彻底地掌控,内蕴生机,随时生根发芽,可比他当初自如多了。

    当然,这是黄泉夫人舍弃了肉身、抛弃了大部分记忆之后的结果,更近乎于纯粹的“理”的层面,所以并没有造成天地法则体系崩溃的异象。

    现在没有时间深研,余慈拿出这一招,可不是出来吹嘘的。这几乎可以说是目前为止,他完全不借助外力,对天之三法最为深入的认知。

    当其呈现出来的时候,大黑天佛母菩萨在真实之域中的法则结构如何扭曲,不是重点,他真正关心的,是真界的天地法则体系,究竟扭曲成了怎样一番模样。

    ***********

    眼看就要掉出20名开外了,多求几张月票,中旬的时候有个小活动,不要和前面的差太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