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拒人万里 三方乱战(上)

    足足七万里开外,正以罗刹教秘法破空赶路的某个虔诚信众,陡然双目一突,心神乱离,气机不自主外放开来,而当头便是汹涌劫云,雷光迸射,瞬间便将他淹没。

    北斗劾魂注死术。

    以此符勾动生死玄机,虽相隔亿万里,也能触目标死劫——怎么死的不重要,结果是想要的就可以。

    余慈这一击,时机卡得刚刚好。

    那信众已经是距离华阳窟魔国最近的一人,罗刹鬼王也是正要神力降临,以他为跳板,成合围之势。偏偏就这在瞬间,北斗劾魂注死术动,将其点杀。

    余慈出手,大黑天佛母菩萨自然是知道的,意念又来:

    “分心不太好吧?”

    话是这么说,余慈的举动,还是让她有些警惕。

    七万里,是个比较微妙的距离。

    其远远出常规的神意感应范围极限,但在真实之域层次的修士眼中,也并非天堑,只是需要某种“触动灵机”式的锁魂定位,才能跨越过去。

    能够在这个距离上,准确锁定目标,勾动生机玄机,诱天劫,正显示出余慈对天地法则体系不可思议的掌控力,乃至于对罗刹鬼王行为的准确判断。

    另一种意义上,就证明余慈除了生死法则以外,在其余多项天人九法上,都有些精深的造诣,这样才会具备如此全面而广阔的感知。

    真的很麻烦……

    余慈能够立起星图,便是在生死法则上站稳脚跟,与她的“生死轮回”一般。

    两边就像在一条悬在高空的细索上摔跤,随时都可能翻下去,这时候看的不只是谁站得稳,还要看绳索之外的辅助,也就是天人九法的运化圆融与否。

    任何一个根本法则,都不可能单独存在。到最后,比拼的还是整体水准。

    问题在于,大黑天佛母菩萨不想比拼这个,她没时间。

    她远比罗刹鬼王要实际,没那份玩乐的心思,不存在任何“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惺惺相惜之感,能早早解决掉,为什么还要绕圈子?

    之前不敢动余慈,是忌惮“上清后圣”的威能。

    可如今……

    便在此时,远在数百里外,高空劫云电浆迸散,雷君法相附近十余个雷部神明,被金刚魔俑连续的暴击打散,雷域撕裂,两边近身搏杀,几番交缠,都在云端立身不住,重重摔落云端,直撞向华阳窟。

    偌大的山体窟窿就像是饕餮贪婪的大嘴,将它们一口吞掉。

    相继而入的,是万千雷光电链。

    雷君法相气机牵引之下,几乎将半边天空的劫云都给扯下来,如一头狰狞的恶龙,张牙舞爪,扑击而下。

    如此冲击,实在太过激烈。深窟之中,刹那间便魔气如潮,喷涌而出,一波未尽,一波又起,势头猛烈,层层叠加,以至于整个山体都在颤抖。

    刚刚才撞进去的两个人影,就这样给汹涌的魔气硬给倒喷出来,形如恶龙的劫云雷光如遇强酸,转眼间就给销蚀殆尽,与之密切相关的雷君法相,亦有崩解之势。

    相比之下,肉身最为坚固的金刚魔俑倒是最完整的那个,却也重重抛飞,砸在山脊上。

    这个大块头猛地又吃了闷亏,更是情绪暴动,连雷君法相都不顾了,咆哮声中,便要硬顶着魔潮,冲杀过去。

    然而,便在此刻,有强横魔意,横亘山脉之间,竟是硬生生把金刚魔俑的势子压了一头。

    当然,作为十三外道中号称“个体战力第一”的存在,金刚魔俑也不是这么容易被打压的,其亦有凶横之气,冲抵过去。

    两边气势对撞,华阳窟又是抖颤

    似乎是被金刚魔俑激怒,本来在山脉间还有些低伏内敛的魔意,刹那昂扬向天,搏击云霄,魔意周覆万里。

    这回不止是华阳窟,连带着周边万里魔国,都抖颤不休。

    但也正是如此强势的反应,自然就波及了仍在此交缠冲击的余慈和大黑天佛母菩萨。

    感受到这般强劲的力量,两边不管是有准备的还是没准备的,都是心惊,不自觉便暂时分开,看着那魔意层层拔升,一路冲上真实之域。

    三方真意冲霄,隔空对峙。

    此时此刻,真实之域中,余慈能见到,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无尽虚空轮转,生灵化生其间;

    余慈这边则是仙山云海,宫舍连绵,天人往来,如道境天宫,依旧是玄门气象;

    另一方,则没有明确的法则结构,幽暗无边,偶露峥嵘,便如华阳窟一般,本体巍峨,内里更是深不见底。

    余慈惊讶之余,也是暗中观察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反应。想知道她对这个家伙,是否有所认知。

    显然,大黑天佛母菩萨对这位是比较陌生的,有一个比较明显的探测举动,但很快便自来熟地与其交流起来:

    “你我同为魔门,联手杀他如何?”

    意念到处,还转换成魔门气象,套起近乎,以她的根底,做这种事情当真一点儿也不费力。

    余慈看得无语,现在他是明白,大黑天佛母菩萨是怎样的人物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示好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

    这个魔门强者的意念,同时切过两边,冰冷刺骨。

    余慈想到黄泉夫人的推断:在此时已沦为魔国的华阳窟修行,有害无益;除非是有特殊的方式……

    可又是怎么个特殊法?

    余慈想知道,但暂时又没有深究的机会,因为这个时候,本与此事全不相干的魔门强者,竟然痛痛快快地出手了!

    这算不算意外……之喜?

    但乍一接触,余慈就现,他对这个魔门强者的估计还是有些低了。

    能在真实之城站稳脚跟,自辟一方区域,如果不把他这种异数计算在内,起码也是最强横的六欲天魔,也就是大劫法宗师级数,余慈最初也是这么算的。

    毕竟再往上,自在天魔的层次,又不是走神主之道,便非此界法则所能长期承受。

    可问题在于,魔门强者分攻两边,其刹那间的冲击,却是让余慈想起了另一个人:

    八景宫的萧圣人。

    不是说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而是立身于真实之域的方式,非常近似,也与走神主之道的存在,截然不同。

    余慈也好,大黑天佛母菩萨也好,在真实之域都是法度为先。可这位,分明是以强横的真意,硬生生在真实之域撑开一方天地。

    余慈是从单纯的真意入境过来的,知道这里没有任何可依仗的法则,不创造出基础,将是举步维艰。

    可是这个魔门强者全不用这么麻烦,真意所至,法则自生,自成一域,虽说维持时间很短,架不住方便啊,自由自在,爆力更是可怖。

    某种意义上,在真实之域,地仙和正常层面下是没有太大区别的,甚至于更少掣肘,更能恣意挥洒。

    反正都是扭曲破坏,哪家不是破啊!

    自然,其对天地法则体系的破坏,更加严重。

    余慈和大黑天佛母菩萨还有“创造”的一面,生生不息;这位则自具一格,不假外求,又哪管旁的?

    这还是有他和大黑天佛母菩萨挡着,若是两个地仙交战,真实之域反作用于真界天地法则体系,后果可想而知。

    怪不得……

    余慈总算明白,为什么6沉与六大地仙一战,会对真界法界体系造成近乎崩盘式的重创,根本就是地仙的特点所决定的。

    也无怪乎此界能容忍罗刹鬼王,却少见地仙踪影,这样的破坏狂,还是都到域外去好了!

    不过仅就当前而言,真是最好不过!

    余慈的心思,其实从立起的法则天地便可见出端倪,他没有拿出紫微帝御、万古云霄这样成熟的架构,论谨严不如大黑天佛母菩萨,论气势不比魔门强者,意象飘忽。

    不是他能力不及,而是分明没有恋战之心。

    以他如今的能耐,就算是占尽上风,也无法真正灭杀大黑天佛母菩萨,对方却随时可能与罗刹鬼王合围,这种战局,还要闷头跳下去,实在没有道理。

    从一开始,余慈就不准备与大黑天佛母菩萨他们死战。

    牺牲雷君法相,勾出魔门强者搅局还是第一步,后面,就要看其他人配不配合了。

    现在,还是要应付过这场大战。

    在真实之域,距离其实没有太明确的概念,只要双方气机相接,法则互相渗透,就算相隔亿万里,“感觉中”也就是目视可及。

    像余慈和大黑天佛母菩萨,由于要临时创立、干扰法则之故,自觉不自觉就要放开一段距离,其实就是法则运化的空间,其大小远近,以及主控在谁,就代表着哪一方控制着节奏。

    但魔门强者强势切入,以其强横真意,横亘真实之域,受其影响,三方的距离,刹那间便给扯到了极其危险的地步。

    这就代表着,余慈和大黑天佛母菩萨法则运化的空间,被急剧缩小,本来还算是从容不迫的姿态,很难再保持下去。

    面对这样一个浑不讲理的魔头,实在太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