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华阳神战 生死魔国(上)

    心内虚空之外,劫云深处,宝蕴正和玄黄聊天,同时看守金刚魔俑,免得被它寻机逃掉。

    在宝蕴看来,玄黄这小家伙儿既灵性又乖巧,尤其是这段时间读书很多,说起话来一板一眼,可爱得紧,忍不住就要多揉几遍他的小脑袋瓜,笑眯眯地很是开心。

    由于她特殊的形态,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独身在外,这些年可闷得不轻,好不容易有个可爱又可玩儿的对象,某种意义上,也是“特殊的同类”,哪会轻易放过?

    对宝蕴动手动脚的行为,玄黄说不出喜欢不喜欢,不过他的性子是极好的,任宝蕴怎么揉都不生气,且是有问必答,一点儿见不出之前斩杀万千天魔,所向披靡的模样。

    两边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等余慈从心内虚空出来。

    可突然之间,虚空中异变骤生。

    强压透空而来,周围的云气就那么凝固了,如果仔细感应,还能够捕捉到某种强横神意微幅而高震动的冲击力。

    就是这样的冲击,造就了令人窒息的压力——作为“非人式”的特殊存在,宝蕴甚至有久违的窒息之感。

    她知道,这是她所存在、感知的空间被压缩的缘故。

    而且,作用在此地的力量层次,相当高端。

    那是一轮可怖的神意对冲,主战场甚至不在当前的虚空层面上,只是余波,就让她十分难受。而且,这份冲击,分明正在急接近!

    宝蕴低声惊呼,招呼玄黄一声,化入劫云之中,闪避开来。

    面对如暗流般碾至的冲击,玄黄本能想一剑斩出,想了想却又停下,追着宝蕴而去。

    在这波冲击下,真想闪避也没那么容易,其范围之广,着实可怖。

    顷刻间就是千里、万里,都受到影响。

    玄黄在宝蕴身后,如影随形,给她挡下许多压力。

    又蓄积到一定规模的雷池之中,困锁的金刚魔俑大声咆哮,连它也有所察觉,深感不安。

    虚空明暗交替,仿佛日夜相继,往来轮转。其实是虚空法则环境的跳变,一轮轮变化,无休无止。

    劫云如海,本就是最为酷烈的环境,但这时候,似乎也有所“延展”。不是上下四方这样空间的扩张,而是整个环境“烈度”的变化。

    宝蕴合于天地法则意志,与天地大劫几乎融为一体,对劫云的整体环境本来最是熟悉,可在此刻,竟然也有些失神。

    那正急剧注入虚空的力量,仿佛正将她逐步剥离,抛出这片天地之外。

    她一直在想,她这样的特殊型态,真到了九天外域会如何?到了其他虚空世界会如何?

    当前这份感知,似乎便如是。

    臆想中的惶惑与现实中的感觉相融,她绝不喜欢,甚至于恐惧。

    便在此时,虚空再次动荡,但这回传导过来的信息,却是让人心安。

    心内虚空张开,将宝蕴和玄黄,连带着远处来不及带走的虎辇玉舆隐轮之车,一并收入。

    可两位还来不及喘口气,现这里也是动荡不休。

    血海浪翻潮涌,九道水龙卷,都是歪歪扭扭,随时都要崩溃的样子。

    刚刚一轮神意杀伐过去,真实之域若确有其所,必是一片狼籍,破碎的法则飞落如雨,化生为种种奇形怪状的鬼怪魔灵,随即被咆哮的血海魔头吞噬一空。

    这样突如其来的交锋,是否是某人的算计,己经无法细究。

    余慈居于血海之上,面无表情,仰观明月。

    照神铜鉴所化月轮微微震动,带起一圈光晕,作为镇压万魔池的枢纽,体现出目前所承受的压力。

    要说起来,照神铜鉴和大黑天佛母菩萨,某种意义上可说是“形”与“神”的关系。

    但当初6沉将照神铜鉴轰破,后来黄泉夫人又将其分解,甚至利用元始魔主的“试验”,令其上留痕湮灭,斩断了一切因果,此时此刻,余慈倒不担心大黑天佛母菩萨会在这上面动什么手脚,也动不了!

    他只是通过照神铜鉴的反应,感受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神通。

    刚刚,通过生死法则,双方接触的,都是对方的根本法门,就算有所遮掩,却也有限。

    余慈不喜欢这种直接翻底牌的情况,想来对面亦如是。

    不过算起来,似乎是余慈占了便宜。

    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生死神通法力,带着强烈的“轮回”之意。

    这个轮回,不是刚刚匡言启模仿的那种,仿佛要将人扯进“转动的车轮”里碾碎,而是以生死法则,直接搜检窥探目标生灵存灭的极限所在。

    所谓生死合“度”,这个“度”最是关键。

    合度则生,逾度则死,一旦有所见地,径直卡住“刻度”,将目标从“合度”的环境中,硬甩到“逾度”的环境里去。

    相应的,自然是法则的急剧变化,里面整合了虚空神通,在天人九法的运化上,别具一格,是永远站在优势地位的战法。

    相比之下,余慈的生死法则运用,就显得单纯许多。

    他只是用生死法则做一个框架,往里面填的东西,稀奇古怪,玄门的东西也有、魔门的东西也有,剑宗的东西也有,有点儿不务正业。

    若是对面的大黑天佛母菩萨也要窥探虚实的话,怕是会比较失望的。

    若非如此,先前那一轮,余慈也未必能顶得住。

    同样是神主,同样是真实之域的境界,神意攻伐用惨烈来形容,一点儿也不过分。

    在天地法则体系中的跳变,瞬间可达千次、万次,而神意震荡的频率,更是远过百万的层级。

    只要是生死法则所及,从根本法则层面,到衍生法则层面,每一寸缝隙,都被对冲的神意塞满,不给人任何喘息的空当。

    如果余慈仅仅是精修生死法则,比较积累底蕴,这一轮对冲,必是要大败亏输。

    然而接连应用紫微帝御、万古云霄等大手笔、大架构,再有域外感悟虚空、大日法则运化,使得余慈在法则结构、天人九法运化上的认知和造诣,今非昔比。

    从一开始,就以心内虚空为根基,将主战场放在了真实之域。

    虽未立起紫微帝御、铺开万古云霄,可临时架设的法则结构,依旧严谨牢固。

    大黑天佛母菩萨的神意杀伐之力,便如狂风过林,初始呼啸强劲,后来便给层层化消,抵至心内虚空时,已经挫消锋芒,自然无法起到作用。

    但余慈仍不满意,怎么和大黑天佛母菩萨也好,与罗刹鬼王也好,一旦交手,总是被人打到家门口?

    前面罗刹鬼王那回,是给封在了万魔池中,未得深入;

    可大黑天佛母菩萨同样是生死道基,不确定会不会被它看出什么端倪。

    即使在心内虚空中会比较省力,余慈也不想把自家的根本重地弄得一团糟。

    故而在第一轮神意对冲将尽之时,余慈是以极其强硬的姿态,将对手封出“门外”,那也正是宝蕴、玄黄感觉到压力横出的缘故。

    余慈将他们摄入心内虚空,免了后顾之忧,不再耽搁,一步跨出,真身已在真界天地之间。

    周边劫云翻涌,霹雳横空,就在耳畔眼前激闪,可带来的压力,还远远比不过亿万里开外的那位。

    此时,两边都需要做一些调整,这样全无准备的遭遇战,没有哪个愿意碰到。

    但至少大黑天佛母菩萨那一方,不像是会善罢干休的样子。

    而且,余慈已想起了另一件要命的事,心头微寒,正要动作,大黑天佛母菩萨与他却是心意相通,骤然力,生死法则两边,无形的力量再次对撞。

    数千里虚空,刹那间仿佛给区分成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世界,轮转不休,同样的,就是数十类不同的天地法则体系,纵然都只是片断,也给余慈神意力量的传导造成了极其不利的影响。

    甚至于险些就落入“陷阱”,栽进“轮回”里去。

    这一次,余慈欲攻,大黑天先守,

    却使余慈更似落在下风。

    一方面,是攻出来的时候,没有了心内虚空的加持;另一方面,大黑天佛母菩萨已经透过生死法则的联线,将越来越多的力量透空传来。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

    关键在于,这般形势下,说不得大黑天佛母菩萨就要请它的盟友出手……

    亿万里长途,对神主来说,只要条件具备,真的不算什么。

    事实上,通过感知,余慈隐约知道,某人大约正通过大黑天佛母菩萨,向这里投注视线。

    饶有兴味的眼神,仿佛要直接穿透到人心底。

    是的,那是罗刹鬼王。

    同时被两个神主级别的大能盯上,若说余慈心里不紧张,定是假的。

    只不过,两位神主交锋,把持生死法则这唯一的通道,除此以外,再没任何法力传导的介质。

    罗刹鬼王若强要力,反而会干扰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威能。

    当然,如果附近有一位得力的信众,或者她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强行铺开情绪网络,情况就要截然不同。

    余慈正是出于这种担心,意图扫荡方圆数千里虚空,暂时断绝罗刹鬼王的念想,却被大黑天佛母菩萨所阻。

    如此,再无疑问——罗刹鬼王是真的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