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镜中缘起 短兵相接(上)

    相对于之前因观照大千而摄入的巨量记忆,“还原”过的信息给人的压力反而没有那么大。,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黄泉夫人完整的记忆,绝大部分也都是极度理性的模式。

    很多时候,思维的作用都是“简简单单”地将前后的记忆连接贯穿,分门别类,但世事的真实,往往也就是隐藏在千头万绪的场景情境之中,仅仅是顺序和类别的调整,就足以说明一切。

    这般纯粹的理性思辨,给予记忆信息以条理——不只是简单的时间流程,而就像余慈刚刚所感受的那样,成网成链,结构谨严。

    也是这样的思维模式,又谈何情绪?便是有,也在那诡异的“平均”中消磨掉了。

    正是因为如此,黄泉夫人仅有的几处情绪波荡的记忆,除了年幼时期以外,都有了特殊的价值,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节点。

    那往往就是在极其特殊的、危机的时刻,或者是最关键的转折点上。

    余慈借此抓住了几个线头,比如说:

    黄泉夫人成为照神铜鉴的主祭之后,观照世界的方式生了根本性改变,这里面,最深层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答曰:照神铜鉴!

    进一步解答则是:照神铜鉴中那一个“幽灵”。

    在纯粹的观照记忆中,没有体现这个关键的细节,只因为这份记忆更像是一份儿虚无的梦境,或者是灵光乍现的感悟。

    还原为当时的情景,黄泉夫人初登长生,成就六欲天魔,已经因为出众的天资灵性名噪一时,更心怀远大,不为常理所拘,为了开辟前路,主动作为照神铜鉴的主祭,与镜相合,映照大千,感悟终极。

    只是世上无人知晓,黄泉夫人如此选择,实是自少时以来,冥冥之中,便与照神铜鉴似有“天然契合”之故。

    是巧合还是别有文章?

    黄泉夫人按照“冥冥之中”的引导,成为了魔门距离照神铜鉴最近的人。也确实从照神铜鉴独有的观照之法中,获取灵机,结合自身实际,渐创出“无别有情”之术。

    可就是在这一过程中,她现了所谓“冥冥之中”的真实。

    像她这样,与照神铜鉴“天然契合”的魔门修士,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一时一地,而是上溯到数千年前,三代魔门先辈,涉及人数过百人。

    这些人有三个共同点:是女非男、灵性不俗、寿数不永。

    而在黄泉夫人的调查中,她也现,同时代的一批同门里,类似的也有十多人,只不过在黄泉夫人成为主祭后不久,便失去了这份感应,也有的干脆就出了“意外”,湮灭在人世中。

    这哪是什么契合,分明就是有人在通过照神铜鉴,在“挑挑拣拣”!

    此时此刻,余慈明白,他终于抓到了最关键的证据。

    那家伙……按照前面的推断,是照神铜鉴的器灵吗?

    答案多少有点儿出乎意料。

    算是,但又不是。

    照神铜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法器法宝,尤其是元始魔主留痕之后,更不算。

    它是无量虚空神主神通根基的显化,同样是元始魔主展现其威仪的祭器,两位大能的意志在其中交汇,没有任何器灵能在这种环境下诞生并成长。

    但随着无量虚空神主起了别样心思,缓慢而坚定地改易自家道基根本,回避元始魔主的法理道统,中古时代以来,都极少再通过照神铜鉴与元始魔主交流了。

    照神铜鉴得到了难得的机遇,在以万年计的漫长岁月里,经过魔门修士一代又一代的祭炼、祭祀,灵性的光芒还是开始在其中闪耀。

    然而,无量虚空神主也好,元始魔主也罢,他们的意念烙印何其深刻?

    究其根底,都是远远出了照神铜鉴本身所能承载的极限。

    再加上自照神铜鉴成形以来,百千世代轮回,拥有着以亿万计的被魔染的对象。其所共聚而成的意念片断,在镜中盘转汇聚,浑茫如海,这是灵性诞生的好环境,同样也拥有着可怕的毁灭性力量。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照神铜鉴的灵性生成,但也很快变得浑浊不堪,再没有形成真正器灵的可能。

    可它的力量,还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祭祀中,在历代修士层层祭炼下,不断壮大。

    与其说是器灵,不如说是在照神铜鉴这个特殊的“容器”中,成长起来的畸形怪物。

    是元始魔主、无量虚空神主,历代魔门强者、还有亿万遭遇魔染的修士投射意念的集合。

    依靠着一颗浑浊的灵性核心,硬生生用庞杂的意念和高层次的力量堆积拼凑起来,最终生成了这样一个幽灵或影子似的怪物。

    说是怪物,其实硬要分类的话,也能找到去处。那便是血狱鬼府中的妖魔。

    那些妖魔都是集天地戾气而生,是负面元素的集合体,因特殊的虚空世界环境而化生出来。

    相比之下,镜中怪物的根基还要远远胜过,但本质没有差别。

    说白了,就是庞杂混乱的法则衍生品。

    若没有别的特殊机缘,也就是这样了。

    其下限大约就是血狱鬼府中那些浑浑噩噩的低等妖魔,比野兽都不如;

    其上限也就是第二个浑蒙太古。空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只凭着莫名其妙的本能过一辈子。

    可它终究有几分运道。

    它有着照神铜鉴本身“映照大千”的特质,更随照神铜鉴魔染四方,并时刻在《自在天魔摄魂经》的熏陶下,感通世情。天性中便有一份模仿能力,即使灵性本质混浊,倒也可以像模像样地思考。

    无量虚空神主在时,它隐匿得很好,甚至懂得利用元始魔主意念留痕为掩护,瞒过无量的注意。

    正是这样“天生”的狡猾,给了它一份巨大的机缘。

    三劫之前,无量虚空神主与6沉大战,身受难以逆转的重创,连真形法体都毁掉,可以说是有生以来,最为惨痛的失败。偏在不久之后,一直藏身在剑园深处的曲无劫,在剑辟虚空之时“出了岔子”,形神同遭“重创”,给出了数劫以来,最为有利的魔染时机。

    正谋求迅恢复的无量虚空神主,禁不起这样的诱惑。

    然而事实证明,那不过是一个陷阱。

    为了达到最好的魔染效果,无量虚空神主动用了照神铜鉴,全力施展《自在天魔摄魂经》,却终究抵不过曲无劫自污剑种的决绝意志,反被夺舍,鸠占鹊巢。

    这一场事关魔染与夺舍的惨烈战役中,其实没有胜利者。

    无量虚空神主不必说,就是曲无劫,难道就真的会为胜利而欢呼吗?

    若强说有,便只是“镜中怪物”一个。

    在无量被曲无劫夺舍的的最后时刻,还想着东山再起,湮灭了本体绝大部分记忆,以备后手。然而曲无劫剑意所至,斩灭一切灵性,终究是灭杀了所有可能。

    倒是这一位,在与无量虚空神主短暂的接触中,得知了碧落天阙的存在,待曲无劫……或曰曲无量消化适应夺舍后的变化之际,强行甩脱了照神铜鉴的束缚,奔入碧落天阙。

    在那里,它吞噬了无量虚空神主留在碧落天阙的部分关键记忆,借此摄入了六道轮回的根本真意,收服了十方慈光佛的魔灵,成为了那里的新主人。

    正如前所述,镜中怪物的灵性昏昧,是一个极为致命的缺限。

    按照余慈的理解,这应是色彩太过绚烂,反而没有了特质,更像是一个精神分裂的疯子,拥有着成千上万的破碎人格。

    它急需澄净灵性,或者寻找一个“替代品”。

    可惜,无量虚空神主留下的记忆,就像黄泉夫人所拥有的一般,是纯粹的映照影像,理解困难,也不可能再找到属于无量虚空神主的核心灵性。

    这期间,它也做过一些努力,选取了三个最具代表性的人格,作为核心:

    即其本来的混沌状态,百川归海,以为接引;

    借鉴自无量的天魔虚空神通,以为精粹。

    最后就是佛门的轮回之力,以为脱。

    不得不说,这种思路还算可以,却因为三个“人格”各有严重缺限,它依然无法摆脱那种“拙劣的模仿”,立下三尊教,也做得很一般。

    直到它遇上了罗刹鬼王。

    黄泉夫人的记忆中,有她与“镜中怪物”的沟通,有相关的解析推断,却没有能够分析出罗刹鬼王是怎么插手、怎样沟通的。

    只知道不久之后,“镜中怪物”从北荒移到了西南。摇身一变,成就了大黑天佛母菩萨。

    再后来,通过罗刹鬼王的指点,大黑天佛母菩萨最终选择了以六道轮回为道基,借鉴佛理,勘透生死法则,统驭复杂混沌的本性,形成过去、现在、未来的“三际”法相,一举成就神主之尊。

    可是,这种做法,依然无法摆脱其最核心的缺限:

    先天受污的灵性之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芽、抽枝、开花、结果!

    正因为这样,大黑天佛母菩萨始终没有放弃在魔门的根基。

    它盯上了照神铜鉴的主祭,因为那或许是最接近它根本灵性的选择。

    如果能完成“置换”,自然是最理想不过的选择。

    从梅魔君以下,历经三代,最近的目标就是黄泉夫人。

    *********

    抱歉,昨晚上睡得太晚,忘了设定自动更新了……刚爬起来。

    话说最近因为填坑,倒把所有的存稿都填进去了,不像前段时间那么从容,大伙儿见谅哈。

    不知不觉已经是11月的最后一天,大伙手里还有月票的,尽快投来吧!9月份被人一路爆到2o名开外的情况,记忆犹新啊。

    在此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