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灵枢种子 不灭之根(上)

    余慈琢磨着赵相山的话,问起:

    “刚刚你说,太虚青莲法袍是三尊教的教产,后来转给了魔门东支,当时周颐没有带走?”

    赵相山应道;“堂堂大宗修士,也是要有些脸面的。”

    “可是器灵也没有再归位。”

    “是,这殊为可怪。”

    “确实很怪。”余慈嘿然一笑,“器灵慕道而去,连自家根本都不要了,是认为不需要吗?”

    “至少当时的信息是如此。”

    余慈不再追问赵相山,而是仰起头,看高悬血海之上的明月。

    照神铜鉴与他相伴数十年,几乎没有一刻稍离,多年祭炼下来,每一道纹理都深印在心。

    他可以肯定,里面没有任何灵性存在的痕迹。

    摇摇头,最具吸引力,不是什么玄理佛法,而是真真切切的实例。

    更明白地讲,能让一个器灵抛弃根本,又有哪个会比“同类的成功”更具备说服力呢?

    必须承认,赵相山选择的事例非常到位。

    大黑天佛母菩萨……照神铜鉴!

    如果说前面的猜测还只有六七成的把握,现在至少要再加两成。

    剩下的部分,就需要实实在在的证据来填补了。

    余慈回神,直接去复查黄泉夫人的记忆。

    这次,他不看后面,而是从一开始,即从黄泉夫人降生之时看起。

    换了常人,幼年的记忆,恐怕尽是一片混沌;就是修行有成,洗炼阴神,挖掘一切记忆,却还要受婴幼儿感官局限,记忆往往都限定在较狭小的范围内,听、嗅、看等等信息,都与成人有一定差别。

    在观照范围上,这回黄泉夫人总算没有超纲。

    说到底,就算是名闻天下的智者,初生之时,也与其他婴孩无二。

    可是很快,余慈便又发现了熟悉的“风格”。

    刚出世的婴孩儿谈不上什么思维,但基本的情绪四本色,即喜、怒、哀、惧还是应该有的,至少要与生理反应相匹配。

    可是……没有!

    余慈也是洗炼过阴神的,对照自身情况,他的那份记忆怎么说也是具备着几种简单的“色调”,那是基本情绪对外界形成的反应,慢慢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这也是一个自我学习、成长的过程。

    可在黄泉夫人的记忆里,从头到尾,观照依然只是纯粹的观照,范围固然随着生理上的成长而扩张,细节愈发清晰,却始终是那唯一一个色调。

    难道黄泉夫人自出生以来,便能具备“无别有情”之心吗?

    余慈一时为之悚然。

    可是查阅了数年记忆之后,他发觉不对。

    这是黄泉夫人的记忆没错,但比之正常人,似乎要“薄”很多。

    记忆的脉络看着很连贯,但里面应该还有些别的什么东西,却让人用近乎完美的手法裁去了,剩下的只有不涉情绪、思维的纯粹场景,不影响主干,又与后面的“风格”一脉相承,只有仔细品味琢磨,才能发现。

    尤其是余慈已经看过了她北荒时期的记忆,相比之下,婴幼年、乃至于早年的修行时光,都显得特别短,也比较粗糙。

    至于转变的契机,是在黄泉夫人成为照神铜鉴主祭之后,确实地讲,是第一次行祭礼之后。

    正是从那一刻起,黄泉夫人观照世界的方式,明显发生了改变,益渐丰富、全面,“裁剪”的部分越来越少,证明黄泉夫人的控制力越来越强,到最后已经臻至完美,不会有任何情绪思维漏出来。

    这说明什么?

    余慈沉吟,有了两个结论:

    首先,黄泉夫人“无别有情”之心,非是先天,而是后天形成的。

    其次,为了做到“一以贯之”,黄泉夫人也好,别的什么人也罢,对其记忆做了修剪。

    这种修剪,如果是被动的,什么都不必说;

    如果是主动的,即使黄泉夫人没有任何情绪表露,但这就像是一出哑剧,又好比是文字中的“留白”,让人看到了她记忆中一个无形的“目标对象”,让人拼凑出二者“交流”造成的影响。

    当然,还有这一连串变化中,黄泉夫人收拢干净,却依旧可见端倪的戒慎、决绝……或曰恐惧!

    具体如何,没有黄泉夫人的情绪思维,余慈只能将自己代入,体味,也算是胡思乱想。

    过了片刻,他终于醒悟过来,思维移向了正轨:

    黄泉夫人的记忆中,固然有新发现,却仍没有直接的证据。

    难道,非要等黄泉夫人移转灵枢成功,在心内虚空复生之后,才能从其口中问出答案吗?

    移转灵枢要过三关。

    第一关,对象的“灵枢”,心内虚空能描画得出来,且要准确,这是基础。

    这点,余慈用两个多月的时间,逼迫黄泉夫人在生死线上挣扎,最终完全击破其体内陆沉拳意锁固的平衡,终将其生机特质描画进来,算是做成了。

    第二关,对象所涉的法则应尽可能地在心内虚空得以匹配。

    对象越是修为高深、法门特殊、在天地法则体系中占位较高的,越难做到。

    当年虚生老道修为也就是还丹境界,又以鬼修形象示人,故而容易;后来的血相老祖则是纯粹移转灵枢,为转世做准备,也不计较太多。

    黄泉夫人就不好办,失了陆沉压制,她的修为境界便是六欲天魔的级数,而且是劫法宗师那一级别,层次、要求都比较高。

    还好,托影鬼当年打下的“大罗天”之根基,余慈内外虚空交流还算通达,形骸存在所涉一切法则,枝干细节都无有缺损,造出完整的躯体,不是难事。

    只是,躯壳本身,也只是细枝末节。

    真正关键的,是灵枢中灵性所在,其关涉“灵昧”之法,余慈只是用心内虚空做了回搬运工,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况且,黄泉夫人的灵枢运转模式,是情绪思维与生机浑融,**不改,极其特殊,有什么需求很难想象,只能看余慈心内虚空相关法则的全面性和适应性究竟如何。

    余慈所认为的难关也主要在此,最后别弄出一个美丽空壳便好。

    第三关,就是生死法则要勾得住、运化得出。

    余慈相信他对生死法则的掌控力,然而,当他大致明白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来历,也明白其与黄泉夫人的复杂纠缠之后,这份信念就没那么坚定了。

    之前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为什么对他如此在意?

    不就是因为同样掌握生死玄机,生怕在关键时候,两边冲突或干脆使坏,酿成惨剧吗?

    在他们这个层次境界,法则可以很宽,也可以很窄。

    余慈要特别谨慎了。

    对大黑天佛母菩萨,既不能一厢情愿,失了防备;却也不能草木皆兵,反而露出破绽。

    里面的火候需要认真把握。

    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在花费大量时间探测了黄泉夫人外围记忆之后,余慈还是决定,深入其正在运化的灵枢之中,探一探底。

    这种做法很危险,一个不慎,他费心收纳进来的这位谋主,变成个白痴都有可能。

    然而大黑天佛母菩萨的阴影,还有别的什么东西掺在一起,让他的感觉说不出的古怪,不做心中不安。

    余慈发力之前,却是看向幽蕊。

    作为灵巫,有一个“灵”字,也是在各路神道中人之间沟通往来,不知她对“灵昧”之法,有什么看法,也好做个参考。

    幽蕊其实还触及不到“天人九法”的层次,但术业有专攻,对“灵昧”之法理解起来,并无难度。见余慈动问,她有些意外,细思片刻,方道:

    “灵巫之‘灵’,应为‘通灵’,便是通配之意,对特殊的灵枢,可以沟通,却是很浅层的,不能解悟。然而奴婢记得,剑修,尤其是纯粹的剑修,最精擅此类灵昧之法,要的就是将核心灵性寄托于剑胎之上,任他千万劫来,均**不改。

    “黄泉夫人此时所做,非常类似,但更极端。所谓‘剑在人在,剑亡人亡’;黄泉夫人这一颗灵枢种子,是否也是如此?”

    余慈听得连连点头,幽蕊的角度切入得极好,这是他之前忽略了:

    “剑胎剑种?有点儿那个意思……确实也不可不防。”

    若真如此,他之前想用的“直接切入”的法子,就太鲁莽了。

    但余慈欠缺的只是思路,一旦理顺,法子绝对不缺。

    不能强入,那么,就用诱导之法。刚刚对“星芒虫”的幻境,便很合适。

    目前,黄泉夫人的灵枢正与外界感应交通,寻觅匹配法则,只是层次不同,轻易不会让万魔池中事态变化影响到而已。

    可是,余慈大可主动“迎”上去,在法则层次上做一个跳变就成。

    虽然眼下黄泉夫人最需要的就是“安静”,但余慈也顾不得了。

    他向幽蕊道:“你也来帮忙。”

    “通灵”是幽蕊的本职,做起类似的事来或许更加敏锐,也能给他另一个角度的感悟和思考。

    幽蕊答应一声,款款上前,屈膝半跪在余慈面前。

    余慈会意,伸手按住她的顶门,心神借此延伸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