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追溯万载 教派雏形(下)

    “不错,就是三家坊。天君有所不知,三家坊今日的主事贺家,祖辈曾是此教派首批信众之一,坊中所谓‘百川’、‘无尘’、‘真华’三市,最初实是代指三尊神名。”

    听赵相山讲古,余慈也是大感兴趣:“怎么讲?”

    “那教派名曰‘三尊教’,立了三位圣尊神明,最初甚至都没有一个固定的名称。还是信众为了区分,渐渐约定俗成。其教义大概也是讲末世大劫那一套,若想安然渡过,需要依次在三位神明座下修持,

    “百川即海纳百川、有教无类,为最初接引之意,是初入教修士所在;

    “无尘为空、可指虚空,亦可指纯净,是说创立或净化一界,是资深教众所在;

    “真华或可做‘极乐’解,也能有‘彼岸’的意思,这就更明白了,只有核心教众才有资格。

    “乍听上去还是通顺的,能够扯出一条线,可细节上经不住仔细推巧,也没有一个成熟的修行次第,甚至连信力根基都没做好。现实中往往是按照修为高下,粗暴分类,故而除了部分核心教众以外,凝聚力很差,很快就败落了。

    “贺家祖辈,一直在核心层,坚持到最后,也得了教派中大部分财货,支起了三家坊的架子。”

    余慈再度沉吟:

    虚空,只要扯上无量虚空神主,就绕不开这个概念;

    极乐、超渡,是西方佛国专有之义;

    只这两条,就非常符合碧落天阙上的“积累”了。

    “你认为,这是黑天教的前身?”

    “我有七八成把握,因为这里有一个还算清晰的嬗变过程。虽然隔了快两劫时间,但黑天教在西南,一开始也是这个路数,只不过不再分三神,而是一神三化;后来完全以佛门旁支为掩护,倡过去、现在、未来三际,再以秘法为诱饵,吸引妖魔信众……

    “两边脉络上很相似,更不用说,某些基本教义和修行法门高度趋同。只是经过两劫时间的沉淀,那时候黑天教的模式已经很成熟了,远非昔日‘三尊教’可比。

    “越是成熟,越难看出本来面目。如果天君想弄明白那位所谓‘佛母’的要义,还是要从‘三尊教’入手。”

    意念交流这么长时间,赵相山已经有点儿累了,余慈给它渡了点儿元气,让它的精神稍微振作一些,以继续讲下去。

    毫无疑问,这就是最直白的认可了。

    不管赵相山究竟是怎么个盘算,眼下也是分外卖力:

    “从‘三尊教’起始教义来看,三尊神明名义上脉络相通,然而具体到修行上,次第不分,义理不明,何也?实是生搬硬造之故。

    “据我的观察,三尊神明,三类法门,倒是各有玄妙,神通可观,然而其间的连接有等于无,各自为政,至少教派的信众是没有哪个能真正修持成功的。就算是修为长进,也是各自的套路……这等于是欺骗了,或许那位从一开始就没指望做一番长久事业?”

    余慈没见过“三尊教”,对赵相山所描述的情形缺乏具体感知,但意思是听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某个自具神通手段的家伙,模仿借鉴无量和佛门的路数,在北荒搞试验?”

    这种做法,听来怎么这般耳熟……

    好吧,余慈承认,这和自己倒有点像,尤其是“借鉴”这一出,平等天上那几位,可都“看”着呢。

    不提这微窘的想法,余慈对赵相山的判断说辞越来越感兴趣了。

    大黑天佛母菩萨还有这段往事?

    想想自己也曾在编排教义时无从下手,他倒真有几分感同身受的意思。

    但赵相山还是没有说明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根底。

    余慈直接就问:“你可有确切人选?”

    赵相山仍没有正面回应,只道:“三尊教昙花一现,维持时间都没超过二百年,留的只有三家坊一点儿根底,我曾调查过贺家,有一件事让人比较在意。”

    “哦?”

    “贺家如今把三家坊做得风生水起,背靠的是魔门东支,当年也是如此,当然,那是还是元始魔宗——在三尊教败落后,贺家继承大部分教产,转而投向魔门,他一个小小家族,手握重金,没有任何特别的关系,投向那时世间最顶级的门阀,还得以收用,并得以外放,守住自家一亩三分地,何至于此?”

    余慈大概理解了他的分析:“你是说,他背后的三尊教,与魔门关系匪浅,就是败落了,也不受影响。”

    “只有这样,才说得通。而这里面还有个问题——天君可曾想过,魔门四分五裂之后,三家坊位于北荒,紧临着地火魔宫,临着东阳正教,甚至距离西支、冰雪魔宫都要更近,为什么偏要挑远在北海的东支?”

    “大约是魔门未分裂前依附之人的缘故吧。”

    “天君明鉴。”

    赵相山又一个马屁及时送到:“据我的调查,魔门未分裂之前,执掌北荒及周边区域的,正在旁边……”

    余慈微愕,视线侧瞥,在触及那一圈灵光后,便明白过来:“黄泉夫人?”

    “也不只是她。黄泉夫人之前,魔门在当地也一直有主事之人。她上一任是太阴妃,再上一任是冯魔女,再往上则是梅魔君,也就是接纳贺家之人……”

    余慈皱眉:“这又怎样……唔,四人都是女修?”

    “是,她们都是元始魔宗的女杰之流,曾横行一时;除此之外,她们接手北荒的时间都不太长,在黄泉夫人之前,那三人一共才执掌北荒两劫多一点的时间,便先后殒身于劫雷之下。”

    既曰“女杰”,便应是一时之选,两劫死了三人,确实是有点儿可惜了。但天地大劫素来是不讲理的,也不能说明什么。

    “再者,她们都是照神铜鉴的主祭。”

    ……照神铜鉴?

    突然跳出这么个熟悉的名物,余慈心头一惊。

    赵相山的意念依旧传递信息:“照神铜鉴乃是魔门第一等重器,更是无量的招牌,所以,最初我以为是无量本人在作怪。可问题是,无量虽没有彻底倒向神主之途,但对里面的门道,最清楚不过,做起教派,绝不会像这一位,生涩僵硬,完全是一个拙劣的模仿者。

    “那么,是什么人物,和照神铜鉴有密切关联,又如此熟悉无量和佛门神通,在那段时间驻留北荒,又有着魔门的根底,可以支使梅魔君收留贺家,并给予可观权力,数劫不易呢?”

    “坦白讲,无量身边、魔门之中、当年时段,找不到这样一个人。

    “它就像是无量的影子,看似分明,却是抓不住,摸不着。

    “我有时甚至在想,就算是无量,是否真的就知道这个人呢?

    “他究竟是以一种什么形式存在呢?”

    接收到赵相山的意念,余慈不禁为之悚然,某种让人脊椎生寒的征兆,莫名而发。

    “不要故弄玄虚!”

    最终余慈还是喝斥一声:“说到底,你也不能确认这人是谁?”

    “是,没有确切的证据。然而……有一件事,却是非常有趣。其实根据我的情报,此事可能还与天君有点儿渊源。”

    “哦?”

    “天君当年似乎是以‘卢遁’之名,与魔门东支修士共入黄泉秘府?”

    “没错。”

    “入府之前,似乎是从东支那里得了一件宝贝?”

    “唔……太虚青莲袍。”

    这件袍子此时对他虽没有大用,但本身材质上佳,就是心内虚空历经几次动荡,都完好无损,此时就在承启天的角落里。

    余慈心念一动,便将此物摄来,微微一抖,依旧宝光隐隐。

    此袍是以百层鲛绡薄纱重叠织就,繁复精致,巧夺天工。制袍之人选择这种结构,就是为了能够加入更多的炼器手段,发挥叠加变化的体系效果。

    可惜,因为一场莫名的变故,让法袍中的器灵走脱,使原本祭炼圆满的十八重天法器,变成了这么一个不上不下的天成秘宝。而且当年余慈用它抵挡业火,又有所损伤,现在也就是给步虚以下的修士使用,才称得上宝物了。

    余慈气机透入,当下法袍之上便腾起六朵碗大青莲,清气缭绕,气象甚佳。

    可惜,不免有些金玉败絮之叹。

    “就是此物。此袍原本就是三尊教的教产,被贺家孝敬给了魔门东支。而更前一任主人,便是三劫之前,清妙宗一位长生中人,叫周颐的。此人本没什么了不起,但就是持有青莲法袍期间,出了一件笑话,名留青史。

    “周颐此人,在游荡北荒期间,曾和三尊教结下梁子。他是长生真人,三尊教本身是个不入流的教派,教中弟子都是不敌,最后据说是请下了三尊神明之一的‘真华’,与周颐谈玄论道,以定胜负。

    “据传,那‘真华’神明论道之时,口吐莲花,天花乱坠,周颐多不能对,后来输不起,想翻脸的时候,其身上太虚青莲法袍的器灵却是解悟玄理,离器而出,投往‘真华’座下,强换了主人。”

    至此,赵相山稍顿,问起余慈:

    “听闻此事,天君可有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