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追溯万载 教派雏形(上)

    大黑天佛母菩萨?

    余慈这辈子也只听过这么一个类似的法号,可思绪转过去,却是有点儿乱……

    他一直都认为,十方慈光佛魔灵和大黑天佛母菩萨之间,有某种极密切的联系,今日所见,看似验证了他的想法,但从另一种意义上讲,又将前面的想法给否定了。

    十方慈光佛魔灵恭敬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那位“佛母”大摇大摆地占据了碧落天阙真的没问题?

    还是说,这位“佛母”本就是碧落天阙中的关键人物呢?

    余慈百思不得其解,干脆暂时压住疑惑,顺着黄泉夫人的记忆继续往下看。

    他相信,以黄泉夫人的智慧,肯定会有些见解的。然而这位的一切情绪思维,都不会在记忆中留下半点痕迹。

    余慈想从黄泉夫人后续动作中做些判断,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黄泉夫人压下伤势之后,便果断离开秘府,没事儿人一般与同门汇合。

    此后显示的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余慈找不到黄泉夫人任何特殊的举动,倒是发疯前的柳观见了几回,然后就是陆沉!

    黄泉夫人结识陆沉,像是一个偶然,至少余慈看不出有什么刻意为之的痕迹,倒是陆沉在黄泉夫人眼中的形象,让他很惊讶。

    不管什么时候,从黄泉夫人的视角看,陆沉身外永远都蒙着一层扭曲的光芒,看不真切。

    似乎她的观察方式,终于遇到了克制之人。

    因为这古怪的记忆场景,余慈不免就怀着些许恶意去想:

    到陆沉辞世为止,黄泉夫人知不知道她夫君长什么样呢?

    虽然记忆古怪,却不妨碍两人走到一起,随后就是全天下人耳熟能详的戏码了:

    黄泉夫人破教而出,当时还没有彻底分裂的元始魔宗,为之震动。

    也这一串记忆里,余慈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当年的黄泉夫人,竟然是魔门祭祀重器之一、也是余慈熟悉的那一件宝贝照神铜鉴的主祭!

    每次魔门大典,黄泉夫人都会持镜登台,领衔祭礼参拜等事。

    完整的照神铜鉴在祭礼之时,当真是神通广大,镜光穿透碧落天域,直入星空深处,与元始魔主浑茫无边的真意相通,若能接引一丝回来,直可助人感悟终极。

    或许正是这样的特殊身份,特殊作用,她的叛门而出,才更让魔门不可接受。

    当时,元始魔主玄德尚在,不会理会,但诸天魔众、真界内外魔主都为之震怒。

    可如何处置,中间横亘着陆沉,却引发了争论。

    毫无疑问,黄泉夫人的做法破坏了平衡,本来已经在分裂边缘的魔门各宗,在此事冲击下,矛盾爆发,分裂之势,由此激化。

    从这一点看,不知有多少人恨她恨得刻骨铭心。

    魔门最终表现的态度自然是很极端的,可就算他们已经拼尽全力,战事绵延了数百年,就是与上清宗全面开战后,也没有停止可有五劫以来第一人的陆沉在,许多事情做来就没了意义。

    到最后,惹得陆沉烦了,干脆趁魔门内乱,杀上门去,直捣地火魔宫,将照神铜鉴从祭台上轰落,也在摇摇欲坠的元始魔宗门槛上,踹了最后一脚。

    为何要轰落照神铜鉴?

    据黄泉夫人与陆沉交流时的说法是:常年主祭,气机勾连,自有魔意存焉,不毁其根基,便难以摆脱魔门钳制。

    这一动作,是与随后黄泉夫人“移神换血”一脉相承的。

    黄泉夫人的记忆详细得过分,同样的一眼过去,收集的信息就是常人的几十、上百倍,若仔细观睹,再分析琢磨,给神魂的压力颇大,很快地方余慈只能模糊过去,或者寻找重要节点,但就算这样,看到到这儿也已经有些头痛,只好暂歇。

    顺便,他也想问赵相山一些仍不明白的事儿。

    “你去过碧落天阙没有?”

    “去过一回。”

    “哦?”

    余慈本也是随口一问,起个头儿,不想赵相山真给出确定的答案。

    他当即追问:“天阙中除了无量,还有谁?”

    “那里只是调整结构法度之所在,少见旁人。”

    “就没个叫佛母的?”

    赵相山的意念明显也是一怔,才答道:“西天佛国中,以为‘佛从法生,法是佛母’,除部分教派以外,少有特指之人……”

    这不是余慈想要的答案,他继续追问:“无量身边,应有佛国来人。”

    “是,当年魔染十方慈光佛,也是无量得意之作。唔,若这么说来,天君所言之‘佛母’,或许是另一物。”

    “哪个?”

    “刚刚说到‘佛从法生’,何谓法?法从何出?是从太虚中来。但对你们真界生灵而言,真界便是法,一切法门,由此而出。故而到了极致,法也是界,东有三十六天,西有十法界,可能无量的碧落天阙也想走这个路子……若说佛母,不若说佛界。”

    余慈心头一激:“十法界……不,六道轮回!”

    他又惊又奇:“十方慈光佛重塑六道轮回之事,你也知道?”

    “知道,十方慈光佛一门心思修复六道轮回,花了一劫时光,以缘觉法界重塑饿鬼、地狱两道后,让无量以其余四道本源印记为饵,将他魔染……”

    “那四道本源印记在无量那边?”

    赵相山的意念中有讥嘲的情绪:“剑修西征的大战,无量从头看到尾,更借着大战时的混乱,以照神铜鉴观照一界,体察世界结构变化,当时发生了什么,瞒得过谁,也瞒不过他。

    “西方佛国自有重立轮回之法,只是花的时间长一些,也不会和他争抢。要收集起来,只是多费些心思罢了。

    “我甚至怀疑,十方慈光佛如此决绝,叛出佛国,可能是心魔早种,怕是无量使的手段,借此参照六道轮回、乃至于十法界的玄妙。”

    余慈一时沉吟,他回想十方慈光佛的记忆,尤其是那端正而决绝的态度,还有恢宏的誓愿,不是太认同。

    可赵相山所言,也不能完全否定。

    毕竟,执念、魔念也不过是一线之隔,像无量虚空神主这样的大能,最擅长的就是模糊其界限,以遂其愿。全在若有若无之间,微妙得很。

    别说外人,就是当事者,难道就得说得清吗?

    “那四道本源印记何在?”

    “常置于碧落天阙之中,供无量参悟借鉴,曾经有一段时间,他还与参罗利那商量过,化入碧落天阙,但惧其业力深重,而且那时候,两边已经在决裂的边缘,没有做成。

    “他也想过让十方慈光佛继续补全下去,却又不想让这位佛陀全了愿誓,才搁置在那里。”

    余慈听得点头,这是十方慈光佛遭遇魔染最深重时发生的事儿,故而记忆中缺失了这一项,如今终于补全。

    可是,天、人、阿修罗、畜牲四道一直没有修补完成,地狱、饿鬼两道又长留黄泉秘府,何以称界?何以称母?

    说到底,这仍无法确证“佛母”的来历,也不能解释十方慈光佛魔灵与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关系。

    倒是赵相山主动提及:

    “天君问起佛母,是否是想到正窝居西南的那位?”

    显然,他指的就是大黑天佛母菩萨……

    “这你也知道?”

    “有所研究。”

    赵相山倒是轻描淡写:“黑天教虽是这一劫来刚刚冒头,不过究其根源,完全可以提至三、四劫之前,而且,和北荒颇有些渊源。当时正是无量反水后,追杀我最激烈的阶段,所以我特别注意了些。”

    余慈“哦”了一声,却是旁枝侧出,多问了一句:

    “无量为何反水?”

    赵相山知无不言:“据我所知,应该是改造真界的思路出现了分歧。参罗利那曾想借剑修之力,斩破真界束缚,故而帮助无量魔染原道,以图大计,然而无量只是借原道再上层楼,其主要思路还是在碧落天阙上,

    “后面参罗利那发现确实不太可能,双方也各有妥协,可问题是,像他们那样的存在,都自成一脉,起始一旦有分歧,后续思路上的裂痕,也难弥合。”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顺理成章了。

    据赵相山所说,无量翻脸不认人,先下手为强,在真界他又是地头蛇,把参罗利那坑得很惨,连带着赵相山也跟着倒霉。

    按照当时的情形,便是有沈梦得的身份做掩护,在无量虚空神主的神通之下,也难以遁形,可恰逢其时,无量莫名其妙与陆沉杠上了。

    这一点,余慈也知道,十方慈光佛的记忆中有这一段。

    两边杀得昏天暗地,给了赵相山喘息之机,这算意外之喜,却很没有道理,赵相山就留了心,细察其中的奥妙。

    别的没察出来,他倒先察觉到,无量与陆沉大战之后,北荒高端势力的真空期内,有教派在北荒活动。

    “北荒教派众多,还丹修士故弄玄虚,偕越成神的,欺骗愚夫愚妇的,也不是没有,但那教派与别的不同,立了三尊神……彼此不相通,教义也没有圆满的解释,十分蹩脚,上不得台面,可表现出的神通却很是不小。

    “这个教派昙花一现,只留了个底子,就是今日的三家坊。”

    余慈愕然:“三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