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本来面目 本来手段(上)

    此时,黄泉夫人已不是余慈印象里的模样。

    眉眼还是那眉眼,轮廓略有变化,却将“华夫人”表露出来的仅有一点儿柔弱妩媚之意清扫干净,看上去,就是完完全全的两个人了。

    同样的举止神态,却是幽寂冷沉,便是微笑之时,也是如此。

    就像深夜照镜,映现出的镜中人,始终有幽暗相随。

    在这样的气度之下,形貌如何,反倒都是细枝末节了。

    这才是真正的黄泉夫人。

    本来面目,本来心性。

    黄泉夫人看不到自己的面容,但已有所感,也就不再保持所谓的“微笑”,也不再开口,安静下来。

    “这才是你。”

    余慈居高临下,俯视片刻,又伸出手,似乎要碰触她的面庞。只是在距离尚有数寸之际,五指分张,只在指缝中卡着一件勾玉,其质素白,只是血丝盘绕,凝成一个篆文,正是陆青当年给他的寄魂元玉。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请夫人拿好。”

    说着,余慈将这枚勾玉按在了黄泉夫人手心,两人肌肤相接,一者温热,一者冰凉,像是隔着一层无形的膜,泾渭分明。

    黄泉夫人注视手心中的勾玉,若有所思。

    只是,余慈察觉不到她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余慈同样是面无表情,手上再一翻,拿出陆青的那封信笺,也交给黄泉夫人。

    黄泉夫人接过,却不拆开,甚至连长留在手上的时间都欠奉,往车外一扬,松开手指,信笺便在高空罡风吹卷之下,转瞬不见了踪影。在此劫云密布的环境中,早晚也是毁掉。

    余慈眼神如刀。

    黄泉夫人便道:“天君没看么。”

    余慈答得坦然:“看了。”

    余慈不是老古板,信是要给的,可时过境迁,他不再是还丹小修,黄泉夫人也不再是困居于心庐的弃妇,不能一概而论。所以从域外回程之时,他特意拆了信来看。

    “既然如此,丢掉便丢掉吧,我那女儿在信中所说的,不外乎骨血奉还之类,除此之外,或许就是给天君一个前程——如今妾身亦依附于天君羽翼之下,哪还有这份资格?”

    黄泉夫人的猜测全中!

    陆青信中所言简略平淡,除了述及余慈的两句,剩下的便是将寄魂元玉送回,不使父母精血流落在处,请母亲处置之类。

    对信中所言,余慈也猜测了一番,只能说是大概理解。

    黄泉夫人却似有“他心通”一般,淡淡解释:“大儿离宫之时,我那亡夫取了他与我的精血,化入寄魂元玉,内孕道胎。若大儿认真修行,滴血复生,重塑肉身,并非不可能。

    “而且肉身恢复之后,灵肉相互适应,必然与裂魂分身的初始状态出现差异,到时候,两个孩子将永远无法‘复合’、臻至圆满状态。

    “对我那亡夫来说,盈缺都无所谓,只要都活下来便好。不过,看起来,吾儿都有不同意见,真是好孩子……”

    她自恢复本来面目之后,言行举止愈发平淡,少有波澜,尤其是用那些语气词的时候,几乎能让人听出讽刺的意味儿来。

    余慈不怒反笑:

    “果真是好极了。”

    “天君的意思是……”

    余慈以手比唇:“别说话。”

    黄泉夫人很听话,立时住口,但这不会改变她的命运!

    余慈感慨一声:“既然已经践约,就这样吧……”

    话音未落,余慈出手如电,一把扣住黄泉夫人纤细玉颈,缓缓发力,硬是将她从座位上提起来。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余慈盯着黄泉夫人,非常认真地对她讲。

    黄泉夫人定定看他。

    两人目光相对,余慈不指望看出什么情绪,就是看出什么,也没有意义。

    只是看到其澄澈双眸中,自家的投影:

    冷静、坚定,无可移易。

    对修士来说,捏碎喉骨也不会致命,然而死灭之力,化为千丝万缕,灭杀生机,才最致命。

    黄泉夫人本就是病弱之躯,更是不堪,便像是掐往烛芯,轻轻一拔,火光熄灭。

    罡煞上冲,破颅入脑,断绝生机。

    更有九天雷霆招来,自顶门而入,贯穿全身,刹那间,黄泉夫人柔弱身躯便化为一片飞灰,再无痕迹。

    余慈看自己刚刚发力的手,半晌,忽然哑然失笑。

    幽暗天空中,明月如轮,然而光华渐次内敛,带动远方黑暗天幕,缓缓收拢,在外围显化出一圈明亮的光边。

    余慈再对宝蕴点点头,望空一纵,融入不断缩小的夜幕明月之中,不见了踪影。

    片刻之后,万魔池中。

    血海翻腾,魔头嘶啸,阿鼻地狱也不过如此。

    余慈进入其间,漫步于海面之上。

    虽然有如鬼狱,但毫不客气地讲,这就是他身上最大的宝库,就是比较的范围扩大到真界,也能排在前列。

    原因很简单,这里蕴藏着元始魔主的海量信息,许多都是闻所未闻,又直指宇宙根本的奥秘。

    血海之上,正有接海连天的龙卷风,将巨量血浆海水并无数魔头抽吸起来,绞碎了,再送往幽暗虚空深处,蔚为壮观。

    龙卷共有九道,象征天人九法。所谓的“绞碎”,其实就是将元始魔主注入,又被余慈封在万魔池中的信息分解、分类,重新梳理控制的过程。

    余慈过处,万魔俯首,这是他掌握“天人九法”玄奥渐多,吸收元始魔主的信息渐多,气机变化之故。

    不多时,前方海面上便见到有不同于他处的景致。

    海上立起五根大柱,粗逾合抱,高过三丈,其上魔纹密织,中间各引出一道锁链,聚向中央,似乎扣住什么东西,却又看不真切。

    而在五条锁链环聚的圈子中央,有一团异物,像是揉在一起的皮屑,微放灵光。

    这是赵相山,或者叫沈梦得,又或是其他什么名字的家伙。

    其本是一头皮魔,属天魔十三外道中的强者,在域外自由自在,猎杀修士,不知为何到真界来,搅风搅雨,最终是落在了余慈手上。

    本来余慈是将此魔头交给幻荣夫人处置,那位贵人事忙,最初几日后,便安了一个禁制,去忙别的事。两个月来,五根封禁魔柱一直如此屹立,风雨狂澜都无可移易,又仿佛是给彻底遗忘了。

    既然已经把任务派出去,余慈就不会再插手,只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

    他之所以到这里,是别的缘故。

    便在五根立柱锁链旁边不远处,幽蕊垂手肃立。

    余慈通过死星,从域外返回,要短时间内,从洗玉湖赶到这里来,没有大挪移的本事,就只能依仗灵巫的跨界挪移了。

    幽蕊在其中,确实是不计寿元损耗,出了大力。

    但这位灵巫面上,虽有疲态,更多却是兴奋之意。

    在她边身,有层层灵光聚合,隐现人形,若熟悉的人仔细观察,便能见出,其轮廓很像是黄泉夫人。

    移转灵枢,生死由我。

    余慈早在第一次与“华夫人”见面时,便想出的办法,直到今日,才真正落到实处。

    黄泉夫人为当世智者,又是深谙诸多隐秘。余慈当然要用,但要用得放心,凭什么?

    他没有那劳什子王霸之气,就是有,也比不过陆沉。

    陆沉的下场,也足够世间任何男儿为之惕厉。

    那么,就更干脆一点儿吧!

    余慈知道,黄泉夫人若要如虚生那般,在心内虚空复生,还要过几个关口。

    但只是这样,已经足够一旁的幽蕊振奋了。

    对幽蕊来说,这就是她的退路和前程。

    让她可以不计损失地使用灵巫神通,为余慈服务,供其驱使。

    经过多年磨练,她也算是人杰之流,然而比之慕容轻烟,方方面面,似乎都有不如。

    可只“退路”一条,就要胜过千百倍。

    黄泉夫人还要再过一段时日,余慈现在关注的,是另一个。

    心内虚空架设是遵循一定的法理,不是凭空想象,所以就算是万魔池、血海,也有海眼、水脉等灵气汇聚之所。

    五根封禁魔柱所立,就是这样的所在。

    幻荣夫人立柱之后,就曾言道:五柱既立,周边海域封绝魔念,自成牢狱。有什么看不顺眼的,尽都打发现这儿来就成。

    余慈也听她的,这回的两位,就到这里来处置。

    除了黄泉夫人,就是匡言启。

    余慈移目过去,一时无语。

    自那家伙被照神铜鉴摄来,禁锢了一切神通,光芒散尽,却不是不是魔灵、元神等常态……

    这分明就是一条虫子!

    像是蚯蚓身上长了些毛刺……这就是匡言启修出来的道果吗?

    余慈哑然失笑,笑容里,魔虫微微蠕动,分明有种不安的情绪。

    能够感觉出来,这不是属于匡言启的。

    事实上,在舍弃肉身又坠入万魔池后,属于匡言启的那部分,已经成为这只魔虫最后的养份,被吞噬、消化干净。

    到头一场空。

    影魔君,也就是柳观,就是这么教徒弟的?

    唔,这只魔虫倒是很“面善”。

    余慈凭空摄来一个拳头大的珠子,里面五彩斑澜,稍稍一晃,澄澈少许,显露出里面的情形。

    里面同样浮游着一只虫子,与外面这只,外形、感觉极度相似。

    是同类?同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