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雷君法相 拿君入瓮(下)

    魔门修士自然是不知道,余慈身边,那位红衣女子的作用,他也不知道,除了雷君法相,余慈还有别的底牌,正要翻出来。

    滔滔云海之中,阴风怒号,电光蹿动。

    正是杀得昏天黑地,然而不知为何,魔门修士忽地心头悸动,受某种感应的牵引,猛然抬头。

    魔潮劫云所未及的高处,一片幽暗,仿佛夜幕垂落,墨色尽染。

    刚刚还是骄阳当空,普照万里,这……

    没等魔门修士弄明白怎么回事,周边配合他向无量虚空神主赞礼的一众天魔,其意念猛然间又拔升了一个层次。

    兵灾魔王发力了?

    这就对了!拿着域外天魔那种莫名其妙的架子,有什么意思?

    真要让魔潮中百万天魔尽力配合,便是不敢召出无量虚空神主法相,只凭那压倒性的神意冲击,便早奠胜局了!

    如今倒也不晚,观天魔意念的洪流充斥虚空,与那隐于幽暗,又无所不在的高拔神力相接,便如飞瀑垂流,海潮盈满,一个涨落间,便有超出之前近倍的张力。

    虽说是压力更增,可只要善加利用,还怕不能破敌吗?

    魔门修士心下大喜,同样是放开心神,借这一片冲起的洪流,向敬奉的神主顶礼膜拜,意图以更加虔敬之心,总揽神力,加持到“苦轮无际无常法”之上,真正魔化轮回,将余慈那一份心念,扯到无边魔国之中,碾成粉碎。

    他变幻印诀,手舞足蹈,大声赞礼:

    “虚空无……呃?”

    这一刻,在无边神力的加持下,他感应到了兵灾魔王惊讶至乎惊惧的情绪。

    那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主动作为者会具备的东西。

    所有的过程都很完美,可当起点错了,会发生什么?

    魔门修士心内警钟激响,也在此时,昏暗的天色倏然微明。

    他再次仰头,但见天上,清辉洒落,明月悬照。

    十万、百万天魔的恢宏赞礼,形成的汹涌意念洪流,带动层层叠叠的云气,如海波荡漾于月下,竟是出奇的通透,似乎被月华淘洗,杂质沉淀。

    然后,魔门修士就发现,什么神力、什么洪流,与他很近,却又无比遥远。

    他最多只能算是沾了点儿“水汽”,“苦轮无际无常法”也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加持。

    百万天魔的赞礼,便在这莫名其妙的发端和过程中,归入明月清辉之中,似化为弥漫开来的光晕,洞照万里河山。

    情绪念头一时错乱,他失声道:“哪位同道在此?在下匡言启,师承影魔君,莫要大水冲了龙王庙……”

    说到此处,话音骤然中绝。

    他仰头睁眼,遥看明月,感受其光芒中独特的法理,竟是如此契合无量虚空、魔心遍染之妙诣,又是如此熟悉,熟悉到与他的命运息息相关,难分难离。

    无数次午夜梦回,他都看到这轮明月……虽然他从未亲眼见过。

    他只是听自家那疯魔似的师尊,一次又一次重复当年绝壁城最混乱的一夜,一堆还丹小修的厮打中,那焰火般飞散的星芒,显化出代表着无量虚空神主一脉,魔染他化的最高成就。

    照神铜鉴!

    心底深处暴起的情绪,挤压他的嗓子,发出尖锐不似人声的嘶吼:

    “照神铜鉴……余慈在这儿!”

    余慈一直都在,不过他所吼叫的意思,相信兵灾魔王一定会理解。

    自碧霄清谈之会开始,余慈就一直以分身示人。

    分身自然是带不着什么宝物的,那么,如今展现照神铜鉴威能的,除了余慈本体,还有别的可能吗?

    激烈得要爆炸的情绪真的在脑宫中炸开了,匡言启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等稍微冷静一点儿的时候,只感觉到自己嘴唇启合,吐出字来:

    “天赐良机……”

    “真的么?”

    月光之中,分明有人低声笑语。

    伴着话音,另外一个方向,有剑光破空,顷刻便到眼前。

    玄黄杀剑!

    自从玄黄离开虎辇玉舆隐轮之车,化光而去后,一直不知踪迹,再现时却是在这要命的时间和位置。

    匡言启的眼睛,因魔纹刻画而变得有些畸形,在瞪大的时候尤其明显,似乎因无量神力贯注而成就的“星空”也在向外扩张。

    但这没有任何实质意义。

    远处,雷君界域与无量神意纠缠;这边,百万天魔赞礼所蕴的信力,大半都被照神铜鉴截流;也是由于参与天魔太多的缘故,坚城魔潮的稳固防御都给带偏了。

    局面错乱,对匡言启来讲,暂时可说是没有了任何值得信赖的力量。

    剑仙级别的杀伤,谁来挡?

    至少兵灾魔王不挡,非但不挡,且是瞬间没入魔潮深处,望空便走。

    他倒不一定是去逃命,只是身为域外天魔,本能地就要与玄黄这等精于近战杀伐的强横对手拉开距离。

    某种意义上,匡言启也是一样。

    虽然通过某种特殊的机缘,直达长生,可他能拿出门去的,也只有祭礼请神这一招而已,近身能力缺乏打磨,堪称是惨不忍睹。

    看到兵灾魔王的动作,他登时冷水浇头,蓦然间明白过来,自己是在什么样的情势下。

    他也想走,然而身形方动,便发现月光悬照之下,四方虚空分明是布下了层层叠叠的密网,牢牢禁锢。

    对方竟是以无量虚空神主最擅长的法门,倒转到他头上。

    “原来是故人重逢,咱们回头好好聊聊?”

    声音再度传来,依稀有记忆中余慈的感觉。

    可这时候,什么情绪都抵不过恐惧的滋味儿。

    在他眼中,剑光似有若无,径直切过,他本能扬手,可腕、肩、胸口一线冰凉,好不容易成就的真人法体,已是连手连肩,被斜劈下来,一剑两断。

    闷爆声里,匡言启顶门炸开,根本魔种化光而走,只是,即便天高地阔,他的路径却早给划定。

    天旋地转间,闪射的魔光径直往明月中去了,配合得很。

    对无量虚空神主的赞礼声戛然而止。

    骤然中断的仪轨,是对神主的莫大不敬。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虚空动荡,层层布下的禁锢大网齐齐崩断,无量神意失去了匡言启的控制,却是灵性不失,其灵压甚至更上一层。阴霾魔潮之中,隐约都要有法相显化。

    这说明,无量虚空神主已经通过信力渠道,注意力“扫过”这一方天地。

    然而,漫卷的劫雷,肆虐的雷火,便如同一个摆明的陷阱,“期待”他跳进来。

    无量虚空神主终究没有来,天地虚空之中,只有一道冰冷的寒意略微盘转,便如同锋锐剑刃在肌肤上划过。

    受寒意所指,不管是哪个、哪方,也不管是用了什么法子隐形,这一刻都从虚空中显现。

    魔潮深处的兵灾魔王;还有月轮“背后”的余慈本体,都是如此。

    但也仅此而已。

    无量虚空神主的意思,大约是打个照面,彼此“认识”一番。

    下次,换个环境,再仔细“沟通”。

    余慈脸上微笑不变,倒是望空拱了拱手,算是招呼。

    自北荒三方虚空碰撞之后,曲无劫执念终结,在世间仅余的痕迹,还要落在影鬼身上。这位“相识”应该不会对他有什么“旧日交情”,不过余慈的记忆可不会擦掉,更有几分感慨。

    当然,若自作多情地去“套交情”,也是万万不能。

    下次见面,大打出手的可能性倒是有九成九。

    不为别的,照神铜鉴这等可以混淆、截留他信力的至宝,还有余慈这个操控者,就算“曲无量”不算是正牌神主,也是很难容忍的。

    余慈能够感觉到,无量虚空神主的意念确实在照神铜鉴和他的身上有所逗留,随即远离,再无痕迹。

    以后去北地魔门的区域,又或是到域外,还真要留神了。

    他这边正思忖着,却见脚下坚城化消,融入魔潮,并向远方急剧退却。

    显然兵灾魔王连折几个重要战力,见事不可为,果断退兵。

    余慈也无心再搭理他,只对远去的魔潮招呼一声:

    “慢走,不送!”

    也不管兵灾魔王是怎么个反应,余慈移转视线,落在虚空中孤零零悬浮的辇车之上。

    因为神意冲击的缘故,虎辇玉舆隐轮之车周围云气扫尽,月华之下,灵光遍染,而在车壁阴影中,黄泉夫人微微蜷缩着身子,气息微微。

    余慈向宝蕴招呼一声,让她和雷君法相一起看守仍遭禁锢的金刚魔俑,免出意外。

    他则一步跨出,飞临辇车之上,为争战计,暗中铺开的心内虚空层层收回,最终只余下“万魔池”显化在外,镇压虚空,明月之下,劫云渐渐平复,风平浪静。

    辇车中,黄泉夫人倚坐在位上,灵智未失,却以可以目见的速度衰弱下去。

    陆沉拳意消耗殆尽,然而强行加持的法理尚在,多年来,黄泉夫人的身体已经“适应”了那种状态,平衡一旦丧失,如无外力相加,就再没有恢复的可能。

    她能够坚持到现在,也是余慈数月来一直为她调理之功。

    只是眼下,黄泉夫人倒不计较自己身体好坏,只微笑道:

    “原来天君本体已……”

    话说半截,忽见余慈眼神不对,素手轻抚面颊,倒是有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