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雷君法相 拿君入瓮(中)

    魔潮化就的坚城之上,兵灾魔王也好,魔门修士也罢,都已经受够了。

    他们眼睁睁看着余慈金蝉脱壳,到百里开外,镇压了金刚魔俑,却是毫无办法。

    对魔门修士来说,是因为陆沉拳意,牵引了无量神意之威;

    对兵灾魔王来讲,则是雷池之上特殊环境,根本不给他插手的余地。

    而好不容易等到了陆沉拳意衰退,欲待加力碾碎之时,雷君界域,已与漫天劫云一起,无缝衔接,扩张至此。

    劫云如巨浪,裹着紫红电光,先与天魔所化的坚城黑潮轰然碰撞。

    雷霆电链,密集如雨,百万天魔也化为种种形态,抵御化解。

    每一瞬间都有千百雷光湮灭,但同时也有更多数量的天魔崩解灭杀。

    兵灾魔王携魔潮而来,本就是化万千魔头为己用,从不会为死伤的念魔、煞魔之属心痛。

    然而此刻,几轮对冲下来,它就有些不是滋味儿了。

    打别人家的孩子不心疼,天地大劫间,天劫雷火无穷无尽,余慈只要能掌得住枢机,耗得起法力,就没有他虑,

    兵灾魔王又怎么可能将手下魔头,全塞进这毫无意义的“磨盘”里去?

    没有魔潮中的百万天魔护持,它凭什么和余慈战下去?

    不知不觉间,形势已经掉转过来。

    兵灾魔王忍不住去想,天地法则意志与他……算是狼狈为奸么?

    它心中存了保全之意,汹涌魔潮便不可避免地收缩阵线,雷君界域顺势漫卷,顷刻间就触及了无量神意与陆沉拳意交锋的核心区域。

    魔门修士都来不及发恼,虚空中雷声大作,没有任何缓冲,无量神意与雷君威煞轰然碰撞。

    论力量的层次境界,其实是后者略逊一筹。

    无量虚空神主必然是站在真实之域上的强者,其神通法力已经是真界的最巅峰,超拔万物并一应法则之上。雷君法相所驾驭的“天刑杀伐”之意,终究还没有脱出天地法则体系的范畴,自然逊色。

    然而一轮碰撞下来,魔门修士给闷得几欲吐血,竟是吃了个闷亏。

    初时,他还以为是雷君代执天刑,天时、地利、人和毕集之故,但很快他就发现,还真不是这么回事儿。

    余慈对雷君威煞的控制力简直是匪夷所思,如此暴烈凶横的力量,怒潮般冲过来,与几乎交缠在一起的无量神意和陆沉拳意同时接触,怎么看都是三方混乱绞杀的态势,可事实上呢?

    雷君威煞对后者简直是秋毫无犯,,便如一阵暖风,吹过渐趋衰弱的陆沉拳意镇压范围,也没有激起任何反应,而在碰触到无量神意之际,却又电闪雷鸣,爆发力强劲,倒像是与陆沉拳意一起,合攻过来。

    同样是借外力为己用,魔门修士能为无量神意规划出一条较为明晰的走势,已经足堪自傲;

    可余慈做的,却是将“天刑杀伐”之地搓扁捏圆,随心变化。

    里面的差距,实去天壤。

    一时间,魔门修士倒还支应得住,可这趋势让他感觉不妙,当即便叫了一声:

    “图莫罗!”

    他称呼兵灾魔王的真名,其实不是太礼貌,后者并不与他计较,而是澄定心神,依旧隐去身形,在城头上观察。

    此时三方碰撞的区域,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磨盘,或者说,是飞旋的龙卷风。

    而风眼处,就是辇车上那个女修。

    自交手后这个把月里,兵灾魔王也收集了相关的信息,知道女修乃是修行界中大名鼎鼎的“华夫人”,身有重疾,修为境界都没有什么可重视的。

    问题在于,余慈这段时间不管怎么被动,都要携她同行,可眼下又干脆将其抛弃,是什么意思?什么意义?

    不论是魔门修士还是兵灾魔王,感觉都不是太好。

    好像,他们是让人给利用了?

    坚城之上,兵灾魔王提及此事,和魔门修士交换了意见,都觉得,余慈十有**要在女修身上做文章。

    那么,他们也要先下手为强!

    坚城之上,漆黑的飞矛凝就,其为千百天魔煞气所聚,具备纯粹的毁灭破坏之力,就是针对女修,打碎这目标,先断了余慈的念想,乱了他的谋算。

    兵灾魔王并不急于出手,而是喃喃念颂魔文,层层加持于飞矛之上,务求一击建功。

    不过此时,虎辇玉舆隐轮之车上,黄泉夫人正发生变化。

    陆沉拳意已经进入了低潮,就算余慈与其“联合”,也不可能再挽回。

    除着余力一点一滴耗尽,捆缚在黄泉夫人身上的“禁锢”,不可避免地“松开了”。

    当然,以禁制所具备的特性而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拳意破灭之际,也是黄泉夫人生机灵气尽都寂灭之时。

    但不管怎样,拳意对黄泉夫人的压制恐怕已经降到了自施禁以来的最低谷。

    同时,数月来余慈做的一些调养、医治的手段,也终于发挥了作用,使得黄泉夫人的生机灵气,稍微具备了些“自主权”——只是一点点,却也足够造成短暂的失衡。

    失去的平衡,就像一个跷跷板,将原本紧紧锁固的,专属于黄泉夫人的气机、真意“顶起”,就此显化在外。

    微弱,却又确实存在。

    余慈虽是与无量神意对抗,其实绝大部分心力一直关注这边,黄泉夫人身上任何一丝变化都瞒不过他。

    眼下情形,正是他所希望的。

    可也在这一刻,他莫名发觉,他竟然分辨不出,黄泉夫人的所谓“真意”,究竟是什么样子。

    因为,那真意很……明透!

    不是因为微弱的缘故,而是本来的性质。

    冷漠?空无?幽寂?

    也许吧,这些形容词儿都说得过去。

    但余慈觉得,这道真意更像一张白纸,可以随意涂画颜色;

    又像一面镜子,映照大千景象。

    但至始至终……还有“自己”的东西吗?

    余慈几乎以为是黄泉夫人的灵智出了问题,但很快就醒悟过来:

    没有灵明纯粹的意识,又如何会有这般澄澈的“真意”?

    实是她的“真意”太古怪了,余慈怀疑,若不是和陆沉拳意纠缠太多年,多少“抹画”了些东西,是不是都要“无色透明”,看不出来?

    至于为何会有这般“真意”显化,余慈连连变化视角,什么法子都试过了,直到利用特殊手法,从情绪层面上观察,才突然有了些领悟:

    是情感!

    没有任何差别的情感!

    世间万物,在她黄泉夫人眼中,固然千姿百态,但她注入的“情感”,很可能是完全一样的。

    因为“平均”,所以澄澈;

    因为“深透”,所以明晰;

    因为“无别”,所以冷漠。

    是的,对陆沉,对陆素华,对陆青,和对余慈、对薛平治,也许包括对路人,黄泉夫人注予的情感,都是一样的。

    余慈甚至怀疑,就在这里活剐了她、强暴了她,她对凶手的“情感”,也不会有什么差别。

    不能说黄泉夫人“无情”,但当一人对万事万物,不具任何情感差别,“情感”一词对她还有什么意义?

    她又如何来做出专属于生灵的种种情绪反应?

    就算罗刹鬼王这样玩弄情绪的大宗师,也绝不会这么做。

    余慈也相信,黄泉夫人不可能恒久维持这样“非人”的状态,对她来说,这或许就是“理想”状态,是“圆满”状态。

    就像陆沉伸张的拳意那般,在“天人九法”的运用上,已至巅峰,更具备凌绝万物的大气魄,让有些概念的人一看,便知道是什么来路、什么根底、什么层次。

    这一点可曰“特质”,也是修士与修士的根本差异之一,所有的“特质”揉在一起,就是陆沉的根本真意。

    只可惜,如今这一位凌绝真界五劫之久的大能,在世间恐怕也只剩下这么一端。

    黄泉夫人不一样,此时显化的,这正是她方方面面的集合,就像是一个钻石通过精雕细琢,形成数十个刻面,才发挥出最璀璨的光芒。

    虽然,这“光芒”太过特殊,但实实在在。

    余慈挥去了所有杂念。

    他对黄泉夫人的状态是有疑惑,但已经是“知其然”的状况,“所以然”大可日后再说。

    现在,火候到了!

    雷君界域和无量神意再度碰撞,天空轰然动摇,然而这一回,三方绞杀是没的做了,陆沉拳意的余劲,已经再难为继,就此烟消云散。

    也许,这也是东华真君存世的最后一点儿痕迹?

    天道之行,盛衰之变,概莫如是。

    当其时也,感慨亦如陆沉拳意之衰,如烟似雾,风吹便散。

    没有了陆沉拳意的干扰,魔门修士精神一震,尖啸出声,招呼兵灾魔王出手,他则强行推动“苦轮无际无常法”,分划诸天,形成轮转无常的浑茫伟力,直要从雷君法相中牵引出余慈核心念头,彻底灭杀。

    至不济也要给出强大压力,将余慈从驾驭天地法则意志“如臂使指”的非人状态中轰出来。

    是的,他嫉妒——如此手段,层层磨销之下,就不怕合道浑化,失了本源么?

    余慈这家伙,总能给人心里添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