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行天灵鼓 虚空无量(中)

    第一百零三章行天灵鼓虚空无量(中)

    不管怎么说,兵灾魔王预做的准备,拿出的手段,大大出乎余慈的预料。

    随着虚空遭受禁锢,虎辇玉舆隐轮之车便在有形无形之中,受到了层层阻碍,前行速度为之骤降。

    而且,短短数息时间,无量虚空神主法力所及,已经触碰到了金刚魔俑所陷的区域,并迅速波及了那边的虚空结构。

    不管“雷池”的规模如何膨胀,总还是需要虚空的支撑。

    无量虚空神主法力过处,等于是将“容器”的性质改变,盛着“沸油”的瓷碗变成了纸碗,电浆雷池一时间岌岌可危。

    这还不算完,兵灾魔王以魔言指令,呼喝“起”字,浑茫星空之下,滚滚魔潮就此辗转变化,顷刻之间,便当空立起一座坚城,城下黑潮翻涌,舟楫难渡。

    更重要是法度森严,依稀与祭台仿佛,又似是种魔法门最高成就之一的天魔殿,周边天魔一层层化现,各具神态,各有法度,虽是魔域,几成魔国。

    赞礼之声再起,更广阔的天地极处,星空无垠,充为坚城背.景,不似人间。

    天魔一方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将无量虚空神主的法力集聚。

    再往前一步,便能凝就法相,不过,兵灾魔王到此为止。

    因为在当前局面下,真要是立起了无量虚空神主的法相,周围天地大劫的压力,恐怕就倾注过来,得不偿失。

    它选择了中庸一些的做法。

    余慈就“看”到,坚城的城头之上,忽有一人飘飘然上前,望空揖礼。

    其形态举止气机等,与天魔之众完全不同,分明就是个大活人。

    自然,这就是那个与天魔“同谋”的奇葩了。

    余慈眉头微皱,刚刚神意探测之时就觉得古怪,现在只有更甚。

    这家伙……是不是在哪见过?

    此人黑袍罩体,只露出头面,披头散发,脸上魔纹层生,部分肌骨甚至因纹路而扭曲,丑陋之余,更显妖异古怪。但他举手投足间,却是规矩合度,一丝不苟,做了全套祭礼法度。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过程中,他的眼睛始终是闭着的。

    而到最后,此人再次望空揖礼,倏然睁目,俯瞰下来。

    对他来讲,数百里劫云同样如若无物,不管隔着怎样的阴云雷霆,其眼神仍旧和余慈的视线对撞在一起。

    其实,“眼神”之称,不甚恰当。

    这人眼中,没有瞳仁、眼白,甚至不是正常人的眼睛,而是一片浑茫星空。

    显然,他是把无量虚空神主的神第一百零三章行天灵鼓虚空无量(中)

    通法力,引入其间,更有巍然恢宏之力,自中而发,通感化音,耳闻不得,却是直透神魂层面,语曰:

    “虚空无量!”

    余慈分身轰然震荡,高空中,那魔门修士神意冲击发动,顷刻间扫荡千百里。

    且他借助无量虚空神主法力,控制天地法则、虚空结构,异化神意传导的介质,最大限度增加跳变躲避的难度,逼着人以硬碰硬——是的,这才是余慈眼下最致命的弱点!

    境界不如、神意修为不如,如果连跳变的机会都不给,那么,在神意攻伐之间,余慈简直就是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往来这么多回,兵灾魔王终于是把他给看透了!

    余慈却也不会束手待毙,心念一动:

    “玄黄!”

    红衣童儿应声而起,剑光如虹,飞拔万丈,所过之处,一应神意所经之法则介质,都给斩断,周围无形压力登时为之一弱。

    这一手正是当初影鬼应对华阳窟无名魔修强者的做法,而玄黄在如此近距离之下,还能做得干脆利落,比当初的影鬼要强多了。

    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虚空神通,源出于“天之三法”中的太虚之法,按照余慈的理解,太虚即宇宙,亦即上下四方、古往今来之谓也。时光不可追,世间极少见作用于时光之神通,再往下排,便是虚空法则、神通。

    从另一个方面讲,天地宇宙的法则,与其说是用虚空来“承载”,不如说本身就是虚空的一部分,故而“自辟天地”的神通便给摆入了最高层次。

    对于虚空法则的利用,世上罕有能过于无量虚空神主的。

    玄黄塑灵之后,剑意虽纯,却也远没有到当年曲无劫的程度,况且,某种意义上,这不是对上两人联手了吗?

    果不其然,玄黄超尘拔俗的剑道神通,也未能长期见效。

    虚空中被斩破的法则,随灭随生,其间神意宛如潮汐,前一波弱去了,后一波又压下来,此去彼回,无休无止。

    余慈一行人便如乘孤舟,困于茫茫深海,莫说玄黄不是堤坝,就算是堤坝,狂风暴雨之下,也挡不了四面的大潮的。

    余慈还好,辇车中黄泉夫人捂住嘴,指缝间溢出血来。

    神意冲击并没有针对她,但余波所及,已经近乎致命。

    见她状态,余慈倏出一掌,轻击在黄泉夫人胸口,指缝间有灵光如链,上系玉颈,垂了一个似玉非玉的物件,仿佛是辟邪样式。

    说白了,就是个护身符。

    说也奇怪,护身符一挂第一百零三章行天灵鼓虚空无量(中)

    上,黄泉夫人压力顿消,终于是缓了口气上来,用丝帕拭了唇间血渍,但极度虚弱之下,这么个简单的动作,也做得缓慢滞涩。

    余慈的做法,也只是权宜之计,大家都在一条船上,船翻了照样完蛋。

    怒潮般的恐怖魔念碾压过来,依旧是直指余慈,根本懒得理会黄泉夫人。

    玄黄挥剑再斩,但连续几十波“巨浪”冲叠,又有虚空神通作用,玄黄自保无忧,可要再护住两人,实在是强人所难了。

    神意冲击轰然而至,辇车上,黄泉夫人身外放出莹莹光华,抖荡之际,总算是挡下来。

    而以辇车为中心,百里云层轰然动荡,冲击波横扫八方,硬扩出一片触目惊心的空白。这正是玄黄护持难以周全的表征。

    余慈分身便在黄泉夫人身旁,明灭不定,清晰时,与常人无异;黯淡时,几乎透明。

    这是他一直以来避免的情况,但终究难逃。

    玄黄本待施以援手,可星空之下,魔煞聚形,攻势如狂风暴雨,那巍巍坚城,甚至推动着黑潮,碾压过来,其占地远超百里,太过广大,以至于不过数息时间,已到近前。

    堂堂大势,完全以力压人,最难应付。

    玄黄小脸紧绷,站在辇车前辕上,身形不动,自有凛冽剑意,冲拔万仞,但凡有魔意近前,必被他一剑斩落;任黑潮层涌,都近不身,可想要攻破黑潮,杀出一条前路,也是不能。

    这是僵持,是对余慈一方最不利的局面。

    随着坚城靠近,阵势不断完善,魔门修士对借此无量虚空神主的法力神通也愈发地运转如意,尤其是后者,汇成的恢宏魔意,某种意义上几若无量亲临,两边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本来这种法门放在神意攻伐之上,变化较拙,和楚原湘、武元辰这样的宗师对战,往往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可现在的情况是,兵灾魔王拿出来的牌面,是压倒性的,差不多能倒换出三五个大劫法宗师来,据情报显示,他调动了象山派战线的主力,真不是说说而已。

    再加上层层算计,形成了偌大的伏击圈,要的就是让余慈等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再过数息,玄黄忍不住扭头,征询意见。

    可就在这瞬间,余慈似乎是终于到了极限,分身如气泡般幻灭。

    玄黄呆了一呆,但这种情形,两个月来也经了不止一次,纯化剑意当即圆转变化,要护住余慈暴露在危境中的核心念头。

    然而这回,他捞了个空。

    余慈的核心念头,竟是不第一百零三章行天灵鼓虚空无量(中)

    见了……

    便在玄黄傻住的刹那,黄泉夫人胸前护身符爆出闪光,随即便如同液态的水银,流动而下,便贴着黄泉夫人,辗转化形,很快就有一个小人模样,正是余慈。

    这是天垣本命金符中的替死神通,走的是出有入无飞斗符、虚空神行符、隐沦飞霄符、解形玄变符这一脉,放在这里,都有些大材小用,效果却是极好,顺势就脱离了无量神意的锁定,得了一个空当。

    不过,十多劫来,上清宗与天魔交战,各种手段,也难瞒过人去。

    高空恢宏神意,只是略一盘转,便又发现了目标,轰然压落。

    余慈倒还罢了,真正的苦的,是黄泉夫人。

    她娇躯剧颤,便似被狂风吹折的小花,一声不哼,软倒在辇车之内,生机元气如风中之烛,仿佛再加一点儿力气,就要彻底崩灭。

    可问题在于……

    世上为何总有这么多“差一点儿”的情况发生呢?

    依旧是“小人儿”模样的余慈,负手安居于黄泉夫人胸口。

    刚刚送出“护身符”,借此与黄泉夫人生机元气密切勾连,感受得愈发清晰。

    不错,黄泉夫人确实是奄奄一息,可这“一息”之力,可不寻常!

    此时,他能感受到黄泉夫人的心跳,固然微弱,但深透其中的“真意”或曰“节奏”,却至始至终,没有任何改变。

    无量神意攻伐之势愈烈,黄泉夫人已是五痨七伤,可真正核心处的生机,便如一朵不灭的灵焰,任他风吹雨打,始终是惯来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