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遍地烽火 生死合道(上)

    传到洗玉湖的消息不停在变。

    不是说消息不确切,而是消息所指的对象,实在变化多端。

    湖上修士先听到,渊虚天君是去了青锋山,可几乎没做停留,立时折向南,顺着南下的魔潮,来了一记漂亮的背刺。

    他用的正是在碧霄清谈上,以星罗法展现的符法神通、大日神通,“设伏”于阳光之中,趁魔潮层涌南下之时,突然发动,一举斩杀天外劫魔三头。

    就算天魔亿万,这样的损失,在一地一域,也是伤筋动骨,是近五年来真界一方单人所拥有的最佳战绩。只有七年前,四明宗大乱,杨朱身陷重围,力斩五劫魔之时的战果才能稳胜。

    杨朱当时是背水一战,余慈是主动发难;且后者仅以分身为之,这一手,就显得从容不迫。

    可是,“从容不迫”的日子,也从那一日起就再不复见。

    渊虚天君高调的动作,终于惹怒了域外天魔一方。

    本来各自为战的各天魔族群,组织起了超过三十位真人及以上的天魔眷属,分流了百万计的魔潮,并劫魔若干,掉头追杀。

    这一追就是两个多月,从五链湖到逐天原再到华阳窟,处处激战;

    从碧落天域到万丈地底再到法阵禁域,处处伏尸。

    到后来,谁也不知道渊虚天君在哪里,只有一次又一次被刷新的战绩,还有不断更换、壮大的追兵队伍。

    据情报组织统计,追兵恐怕都换了两茬了。

    到后来,一直在四明、象山一线的天魔十三外道强兵,都分出一股,加入追杀,却仍奈何不得。

    洗玉湖以北,就因为渊虚天君,给硬生生搅成了一锅粥。

    现在,谁也不知道渊虚天君在哪儿,谁也不知道渊虚天君要去哪儿,只能徒劳地跟随着他的“战绩”,东西翻飞,南北穿梭,不论远近,心弦震荡。

    毫无疑问,持续两个多月的时间,渊虚天君转战北地,已经压过了平都玄阳界和昭轩圣界的置换、飞魂城的内乱,成为了洗玉湖上最火热的话题。

    每一次传来新的消息,都会引发湖上的热议。

    当心楼、地化院等情报组织的信息更新到“渊虚天君于逐天原连战十九场,三日夜不歇,引北而去”之时,作为正主儿的余慈,已经来到了华阳窟的外围。

    虎辇玉舆隐轮之车在云端不紧不慢地前行,玄黄依旧是红衣童儿打扮,权做车夫,逗弄白虎玩耍,

    高空的阳光照在身上,余慈本有些透明的身躯重新凝实,有氤氲之气,如烟霞绕体,自然吞吐,气氛是难得的静谧安然。

    余慈就坐在辇车上,在云端眺望。

    华阳窟隐没于肃肃阴霾之下,略见轮廓,更多时候,是看到戾气横流、鬼物层生,化为一片死地。

    从此往里,便是魔国。

    照余慈的理解,魔域、魔国,颇有不同。

    魔域者,往往是有规整法则,如东海之下的九宫魔域,相对来说,是比较单纯的攻伐之术,随时可以撤消。

    魔国者,天魔之属已有化生之途,只要不打破其中的环境,便可生生不息。可以大、可以小;可以显、可以隐。当年柳观在无拓城、鬼厌在南国,所成者是也。

    像华阳窟这样的,幅员辽阔,已成气候,便像是嵌在真界天地间的毒瘤,此时的真界,想凭借天地法则意志自然清除,几不可能。

    所以就能看到,天上虽也有雷霆轰鸣,紫电飞落,也只能是在外围弄影儿,更多时候,还是被冲天而起的魔煞之气,搅乱了劫云,难以聚力。

    以余慈所见,魔国之中,是纯然的绝灭恐怖之意,外表不显,修士也能出入,但暗蕴杀机,一旦因为“意外”而生惧,魔意必将凿开心窍,施以魔染,招惹魔头,顷刻间送入死地。

    余慈已经不是头一回过来。长达两月的追杀中,他已经过来过四回了。

    有一次甚至冲到了华阳窟的山脚下,引着追兵,在“诸天法界”的残阵打了个转,斩杀了一头天外劫魔,才又全身而退。

    在此期间,曾经将铁阑击成重伤的那个神秘魔门大能,始终保持沉默。

    一次如此,两次如此,三次四次还是如此,由不得余慈不奇怪。

    他几次过来,也曾刻意以神意探查,只是受层层魔意干扰,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

    难道铁阑那回打草惊蛇,已经走掉了?

    正好身边有人,就问起来:

    “华阳窟,你熟?”

    黄泉夫人的咳声比话音还要早一步响起,没有即时回应。

    余慈耐心等着,不急不躁。

    连场大战下来,战果辉煌,但他们不是没有付出代价。

    这具凝就的分身,已经给砸烂了三回,全靠玄黄护持,才保住核心念头不失,后头有机会重塑回来。

    余慈也还罢了,随行过来的黄泉夫人,才真是几次险死还生,纵有虎辇玉舆隐轮之车保护,也多次受到冲击余波的伤害。

    单只是延生度厄本星咒,余慈就用了两回,才给她续了命,但其身体状况还是以能够目见的速度恶化下去。

    虽是夏日方尽,气温尚暖,但她仍是裹在皮裘之中,俏脸苍白,近乎透明。

    身体不好,精力不济,黄泉夫人多数时候都是昏昏欲睡,虽是应了一声,却没听清余慈的问话。

    “天君是说什么?”

    “我是说,华阳窟这边,你知道多少?”

    黄泉夫人举目望向华阳窟,略一沉吟,道:“妾身还算了解。自上清破灭之后,北地魔门多有到此布置的,为的就是将此地化为魔国,在北地三湖钉个钉子,为此与洗玉盟多有角力。

    “但自我那亡夫踢破地火魔宫之后,倒是都收敛了些,直至天劫重天,魔劫再起,自然生成魔国,倒省了许多功夫,其天数乎?”

    余慈哑然失笑:“是啊,这儿已经是魔国了,却不是靠‘天数’,而是你们夫妇帮忙。”

    讽刺了一句,余慈又问:“有没有在这儿修行的魔门强人?”

    “此地非常长留之所,常年据此修行的,应该没有几个,且都是极度隐秘之事,妾身一时还真说不上来。

    “不过,魔门心法修炼到高处,他化之力才是正途,各派大能应该将目光放到魔门体系之外。在这里修行的,十个里面倒有九个半,对天君构不成威胁。”

    “那半个呢?”

    黄泉夫人何等聪明,立时醒悟:“天君可是见过?”

    “听说过。”

    这也没什么好瞒的,余慈就将从影鬼处得到的消息,给黄泉夫人说了一遍。

    之前没提起,算是个小测验。

    接连四回,包括最接近华阳窟核心区域的那次,黄泉夫人都没把那个因素计算在内,如今神色、心绪也都合规合度,看起来,确实不是太了解。

    世间也有她不知道的事吗?

    余慈倒颇有点儿“松口气”的感觉。

    黄泉夫人则有些意外:“照天君所言,至少是一位大劫法宗师,距离自在天魔,也就是一线之隔。这等人物藏头露尾,居于山中魔窟,就常规修行而言,实是有害无益。除非是有特殊法门、特殊动作。

    “天君若真想弄个明白,可故意撩拨一番,妾身在旁观之,或可见出端倪。”

    “有机会吧。”

    余慈知道轻重,如今他身后甚至身前,都还有大批追兵,实在不是再惹强敌的好时候。

    “玄黄啊。”

    “老爷。”

    “今天你用点儿心,护着车上。”

    “好咧。”

    玄黄挠挠头,往车上回看一眼。

    对黄泉夫人这样的人物,还有余慈奇怪的态度,一路随行过来的玄黄是很好奇的,但他谨记余慈吩咐,决不与黄泉夫人说话——据余慈讲,是怕黄泉夫人三言两语就把他给带坏了。

    黄泉夫人也很有自觉,很多时候,简直就是个透明人。

    但她只要开口,无不切中时弊,多时来的指挥判断,也没有出过任何差错。

    若不是她,余慈绝不可能在长达两月的时间里,冲击魔潮二十七回,大战小战四百余次,带动几十上百号强者,依旧来去自如。

    而且绝不是四处乱蹿,无有目的。

    坦白讲,北上屠魔,痛痛快快战上几场,余慈对此没有心理障碍,甚至还颇为高兴。

    更能由此跳出洗玉盟的限制,打开局面。

    可有利便有弊,如果有人用抵御魔劫的大义,将他捆住手脚,陷在北方,又该如何?

    弄不好,才跳出洗玉盟这个坑,就在北地挖了魔劫之坑,再把他给埋进去!

    他是这方面的担忧的。

    但有了黄泉夫人,事情就变得特别容易。

    从缚龙江到青锋山、到逐天原、再到现在的华阳窟,可说是将北地魔劫西北区域的几个关键节点,“穿针引线”了一番,就像将几个散乱的珠子串在一起。

    这“珠串”,带来的不是“漂亮”、不是“秩序”,而是一场限定了范围和强度的大规模战事。

    是涉及洗玉盟、八景宫、北荒、南国、东海等各方势力,与魔劫的冲突、对抗。

    *******

    从今日起,正式进入三千字更新时期,求月票,求捧场,求订阅,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