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夺人之势 为人之先(下)

    秋石此时面皮紫涨,恨不能当即拔剑,将周围这批人等一个个砍翻,但这里与他修为相近的,起码也有三五个,哪能这么好砍?

    最终也只能是顾左右而言他,给自己找台阶下:

    “渊虚天君做得好买卖,拿财物不说,还要人拿命去换!”

    “别说这酸话,你换不换的,是你的事儿;听你叫爷爷,才是大家的事儿。眼下你就是泡醋里,也别想躲过去。”

    秋石实在受不了,拂袖而起:

    “等他真去了再说罢!”

    不等旁人再说,他狼狈而走,一段时间内,都别想再抬头做人了。

    他这一走,同伴也都无颜再留,当下就空了一块。不过船上的气氛还是非常热烈,其他人就着刚刚的话题,继续说下去

    “换通行、换法器、换丹药什么的,都不稀罕,渊虚天君有没有说过,能换上清弟子身份的?”

    “这……消息本来就模糊,碧霄清谈后,天君可低调得很。”

    “高调之后不低调,等着招灾吗?”

    眼看众人话题又绕回到洗玉盟内部那摊子事儿上去,在船头另一角,吴景没有再听的意愿,转过头来,和林双木说话:

    “我要往北去。”

    林双木眉头大皱:“你别听风就是雨的。”

    “我本来就加入了步云社,只不过没往南走,故土难离!如今步云社回来了,还要往北去,我没理由不跟去。

    “还有,你看,许泊那将入土的半老头子,都能拜入辛天君座下,拜入八景宫。我吴景也不比他差,为什么就不能咬咬牙、使使劲,拜入上清宗?

    “现在进去,怎么着也是个中兴元老吧?”

    吴景看着嬉皮笑脸,其实已经有了定见。

    林双木更是担忧;“都没听说渊虚天君有个准话儿,是不是还要再观望一阵?”

    “他做他的,我做我的,只要是真往北去,同做屠魔之事,还怕找不到相见的机缘吗?”

    “你这是异想天开……”

    林双木也是无奈,吴景犯起混来,就是这模样,想要劝说,还要好好计较。

    哪知他正费脑筋的时候,后面酒气扑鼻:

    “兄台豪气!”

    也是吴景的嗓门儿太高了,之前与人争执的董剡,此时主动凑过来,眼中朦胧,已是醉了**分。

    要说,以董剡阴沉的性子,不至于如此,只是一方面酒是当日北海鲸王酿出的好酒,一众同伴又看在渊虚天君的面上,不断捧他,刚刚更大涨一回脸,自他舍弃绝壁城那小宗派的首脑,义无反顾到北地三湖以来,何曾这么风光?

    几方作用之下,他是真醉了。

    此时此刻,见谁说渊虚天君的好话,他都觉得是至交,大有相见恨晚之心:

    “在下董剡,当年在天君寒微之时,也结了些交情,与旁人不同……”

    他醉态可掬,重拍胸脯:“若老兄真有那意思,我厚着脸皮,愿给老兄举荐!”

    大部分人全当是吹牛、醉话,吴景这混人却是认真了:

    “妙极,刚刚听老弟的意思,是要北上,咱们正好同行,搏一份机缘!”

    董剡听得爽快,回手抄起桌上佩剑:“往北好,咱们杀哪儿去?”

    有人就嚷嚷:“杀到华阳窟、上清旧地,不怕渊虚天君不收你!”

    还有人摇头晃脑,表示附和:“北地乱局,已经压过了四明、象山一线,原属四明宗一脉的各个宗门,几有孤岛之势。华阳山更在其北,可叹诸天法界,已成魔劫肆虐之所。身为上清弟子,渊虚天君难道毫不动容吗,若不复故土,便是上清宗复立,又有什么意义?所以说,去华阳窟好!”

    这些人本是起哄,但董剡和吴景,一个已是极醉,一个本就是混人,当下就拍板定案:

    “好,就杀去华阳窟!”

    一边林双木想阻止都来不及,正跺脚的时候,湖上有高呼声轰传而来:

    “渊虚天君在缚龙江斩破魔潮!”

    “以分身一日夜间,连斩十四真人,上清灭魔神通无双无对!”

    高呼声仿佛是海上的狂风,所过之处,人声如潮,一波又一波,自远而近,渐渐清晰。

    这边也是“轰”地一声炸了:

    “怎么说的,怎么回事?”

    远方混乱的人声中,还是有清亮的嗓门,仿佛是传书报喜一般,拔了起来:

    “渊虚天君沿缚龙江北上,与魔潮正锋碰撞,一日夜连斩真人级天魔眷属一十三个,另手刃天外劫魔一头!”

    “砰”声大震,随后就是稀里哗啦,酒菜都洒了遍地。却是有人心神激荡之时,拍碎了桌子。

    “真的北上了?”

    “缚龙江?缚龙江往北是哪里?”

    “是九山十河夹谷地,前段时间,南去魔潮回流,在这儿伤了不少人呢!”

    “再往北?”

    “过了逐天原,就是华阳窟了!”

    “真要往华阳窟去?这么快?难道真要单人孤剑,将魔巢扫平不成?”

    一时间,船上湖上人声鼎沸,就是宜水居外那些“跪湖”的“呆货”也都得了消息,有的直接站起来,愕然回望。

    这时候,后续的消息又传过来:

    “似乎不是去华阳窟,听说是折向西北去了。”

    “西北是哪儿?黑水河?”

    “还远着呢,最近的应该是青锋山,也就是玉景门……遗址。”

    “这算哪一出?”

    “我倒听说,现在给渊虚天君架车的婢女,就是玉景门的弟子,叫栖真的,或许与此有些关联?”

    “也说不定。四年前,玉景门被魔潮冲垮,直接导致魔劫南下的通道被打开,青峰山也沦为魔域。四明宗自顾不暇,想收拾善后都难,如今渊虚天君过去……”

    “有可能,毕竟是当年的盟友,存着香火情分。”

    也有人笑:“渊虚天君惯是风流,也许是给自家婢妾一个交待?”

    此时此刻,有给带偏的,但也有给刺激得热血沸腾的。

    董剡只觉得心口火燎,有点儿坐立不安的意思:“究竟去哪里?”

    “往北,渊虚天君纵横来去,咱们可没那本事,还是按照前面计划,去华阳窟,只要到那儿,总能碰上!”

    “好,十天后,步云社第一批北去的先锋就要开拔,咱们就跟这一批!”

    一个醉鬼、一个混人说得兴高采烈,仿佛已经见到了华阳窟,见到了渊虚天君。

    旁边的林双木,唯有叹息而已。

    但十日之后,队伍行将开拔,北边的消息又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