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节奏之分 立身之本(下)

    余慈懒得配合,只冷眼看,等黄泉夫人揭晓谜底。

    他等到了两个字:

    “节奏!”

    黄泉夫人移步出了泉池,也不管身上衣衫湿透,贴肤露肌,只是稍事整理鬓发,在余慈身边,轻声道:

    “天君不知是否有所感觉,你和此界绝大部分修士——妾身单指那些够得上水准的,都是不一样的节奏。”

    “哦?”

    “如果天君注意这方面,会很容易发现,随着修士修为境界提升,他们做事的预期,往往以十年、百年、千年计。炼一件上乘的法器,十年;闭一次关键的死关,百年;立起一个有模有样的宗派,千年……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余慈点头:“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这一刻,他想到的是幻荣夫人。

    当初在北来的路上,幻荣夫人锁定原穹庐社的真人修士……好像是叫刘显东的,准备充做信众。

    犹记得她迂徐从容,对这个资质很寻常的人物,竟是期以十年,以培育信力。

    当时余慈就感觉到一种,与他截然不同的方式方法。

    现在看,这也是“节奏”上的问题?

    至于用百年、千年的时间去做事,更是余慈所无法想象的。

    毕竟,他自从娘胎里出来,也就是六十来年。

    但对那些活了一劫、数劫的大能来说,却又是理所当然。

    “天君不同,和他们完全不在一个步点儿上。

    “我研究过天君,知道天君一路勇猛精进,虽说经了许多险事,但总体而言,还是非常顺畅,一路冲入长生,用时不到一甲子,自羽清玄之后,当数此界第一。

    “天君习惯了这种节奏,所以在短时间内的冲击力,现今真界无人能及,看起来很有横冲直撞的劲头。也因为如此,天君所过之处,是非不断,难有消停,可说是人人头痛,但他们一直赶不上步点儿,便是想钳制,也不容易。”

    余慈抽动嘴角:“多谢夸奖。”

    黄泉夫人微微一笑:“既然前面的经验可用,不妨一直用下去。就用天君的‘快’,对付旁人的‘慢’,这就是优势所在了。”

    余慈唔了一声,又问:“你说要一个‘快’字,从快复起宗门吗?”

    “适得其反。”

    黄泉夫人轻轻摇头:“所谓的‘快’,不是单项的事件,而是整个事态演化的速度。从局部来看是快的,但放在整体上,很可能就是慢的,反之亦然。

    “不算早前在离尘宗庇护之下,天君这些年,遇事可谓是‘一沾即走’。北荒、南国、东海、北地三湖,处处可见天君的影子,而每当‘盘子’被打翻,事情乱成一团糟、后续影响层层压过来的时候,天君又不知所踪。

    “这就是‘快’节奏。

    “但若复起上清,天君要开山建派、要招兵买马、要往来应酬;等砸破了盘子,天君还能像以前那样,拍拍屁股就走吗?

    “欲速则不达,是曰‘慢’。”

    “有理。”

    余慈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赞同黄泉夫人的判断了,他现在旁的心思越来越少,只想听后续的推衍。

    “你认为,什么才叫‘快’?”

    “那就要先放开眼界,看一看,如今天底下最大、牵扯最多、影响最广的事态是哪个?再从那个层面比较、判断。”

    “勘天定元?”

    “不错,还有紫极黄图之会。”

    世人讲起勘天定元,往往就带着紫极黄图之会,反之亦然,关系非常紧密。但二者其实不是一回事儿。

    紫极黄图之会是针对普天之下,所有行神道之人而设,某种意义上,可说是勘天定元的前奏,所以,一定会在勘天定元之前举行。

    但二者又没有必然的联系,自巫神沉眠之后,紫极黄图之会就再没有开过。

    “当年巫神在时,没有勘天定元一说,但若有改动的必要时,便会有一场紫极黄图之会,召集天下山川海陆之主,各路香火精怪,何也?

    “实是天人九法,旁的容易,唯人之三法中,‘道德’一部深入人心,不具实体,改易最难。儒宗有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便是如此。

    “若以儒宗之法,改易‘道德’需施以教化,期以十代、百代,太迟,不比神道,在信众之间,一语可决。

    “自然,神道布网天下,依附法则,勾连紧密,就是改易其他法则,也更加便利。故而十余劫来,东海那位任性妄为,无人制她,尤其曲无劫后,变本加厉。实是五大神主中,只她一人存世,无人能够替代。

    “但这一场突来劫数,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那位早有异心,不值得再信任,紫极黄图就是要分权钳制,后面勘天定元才有意义……这一点,天君不要说不知情。”

    余慈笑了笑:“确实有感觉。”

    但也是让黄泉夫人梳理之后,才更加清明透亮。

    “她的异心,是三界六道之类吧。”

    余慈这一句是试探,黄泉夫人的回应,则也变得含糊起来:

    “确有往那边努力的迹象,可那位的心思,又有几个能猜透的?”

    “别人不成,你必然能成,否则怎么会是盟友?”

    “谁说我们是盟友?”

    “说你的跪舔的那位提过,这岂不就是魔门的共识吗?”

    绝善魔君有魔门的情报渠道,就算捕风捉影,还是有几分可信的,至少,从余慈这边得到的信息看、从刚刚指认的黄泉夫人要瞒下的人物看,都证明了这一点。

    虽然以黄泉夫人一贯的行径,最后闹崩的可能性也很大,可她们之间肯定有过密切的接触。

    黄泉夫人微微而笑:“算是比较谈得来?不过从没有真正见过面。要想成为她的盟友,你们男人也还罢了,女人家总要付出得多一些,着实不合算。现在……这算跑题吗?”

    倒更像“顾左右而言他”……

    余慈不急,等本体回来,有的是手段炮制她。

    现在,不妨多配合一下,多听些以前触不到、想不起的隐密和判断。

    一念至此,余慈便道:“那好,咱们说正事,紫极黄图也好,勘天定元也罢,怎么才能让我‘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