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节奏之分 立身之本(中)

    “天君是说九烟呢,还是鬼厌?”

    黄泉夫人悠悠回应,并不因余慈的恶言,而有明显的情绪波动。

    “后面那个吧,之前,鬼厌还与夫人有一些交集……比如说,破迷丹精。”

    余慈霍然转身,盯着黄泉夫人:“那玩意儿本来只是鬼厌所欲取之物,可寻常的一次交易,却给闹得沸沸扬扬,使天底下所有人,都以为是陆沉所需。

    “鬼厌惟恐事机不秘,不会声张,此后也来不及声张,那么,声张的是谁?”

    黄泉夫人但笑不语。

    余慈看到她这副模样,也是“哈”地一声笑:

    “本来这也轮不到我置喙,但后面的事儿,总和我有点儿关系。记得东华宫本来还能支撑,却在这一场混乱后,引来论剑轩,被攻破山门,你那女儿也亡命江湖,寄人篱下,最后的结局,是了结在我手上……后面的推手是谁?

    “由此再看,天地大劫横来,北地魔劫肆虐,始作俑者是谁?

    “当然,我也帮你女儿记着呢好一个天魔裂魂化身,这个,总不会找不到线头吧?”

    余慈背在身后的手屈张两下,他真遗憾寄魂血玉不在,否则必会狠掷在这毒妇脸上。

    当然,这也不是他头一回转类似的念头了。

    黄泉夫人非常“值得”他这么做。

    甚至犹有过之。

    “我不明白你究竟在想什么,不过没关系。我曾请教过人,问起碰上你之后,该怎么对付。

    “虽然没有特别靠谱的答案,但那些看起来不错的,我给你准备了不少。

    “放心,绝不是什么情调!”

    余慈唇齿间,吐出的是一颗颗的冰碴,在直面黄泉夫人片刻之后,他自以为还算不错的理智、忍耐力还有相应的利益驱动,一个个冰消瓦解。

    正如幻荣夫人所言:

    不要指望永远以“理性”和黄泉夫人对话。

    挑起对方情绪,永远都是她与人交流的目标之一。

    某种意义上,这一项之于黄泉夫人,甚至比对话所指向的“道理”或“利益”更为重要。

    她在这方面的技巧是如此娴熟,以至于往往你自以为的“理性”,只不过是她所挑起的某种更激烈情绪的反动而已。

    极少有人能在这种状态下,维持住最初的目标,不改易、不偏斜。

    为此,幻荣夫人也教给他一个技巧:

    在发现“情绪”压过“理性”的时候,如果还占着些优势,就去任性而为吧。

    绝对的、碾压式的力量,对黄泉夫人多少也是个威胁,能够很大幅度地冲击其布局、谋划。

    至少,对早年的黄泉夫人是如此。

    故而此刻,余慈忍无可忍,也就无需再忍!

    他盯着池中的女修:

    “可惜,你来早了些。我本体尚未回返,一时还见不到几样给你准备好的手段。”

    这甚至都不再是威胁,而是行刑前的宣告了。

    偏偏黄泉夫人神情不变,只敛眉垂眸,沉静应道:

    “天君义愤之情、任侠之气,妾身倒也理解。其实,自天君几日来遍布流言,逼迫海商会与这边切割,妾身便知有此一劫。”

    余慈嘿然冷笑:“你什么都知道,怎么不去猜猜,我给你准备了什么?”

    “何需多想?纤弱之身,不足以在此界立足,遭遇什么,都在情理之中;唯妾身之智,变天击地,鼓动风云,思接千载,洞澈幽冥……天君不可不知。”

    能这样吹嘘自家智慧的,当真世上罕见;而让人欲嘲笑都不可能的,恐怕还就此一家。

    余慈一时也是哑然。

    黄泉夫人悠然道:“天君本体回返,似乎还要一段时间,妾身就是想在这之前,在天君处,给自己挣下一份立身之基,消弭劫数。而这也正是今日到此的目的所在。”

    说着,她盈盈起身,就在泉池中行礼:

    “恳请天君收留。”

    “能让夫人跪舔……唔,这是绝善魔君的形容,我觉得恰如其分。我该觉得荣幸吗?”

    当余慈将那个词儿吐出口的时候,心里真的很爽利,但看到黄泉夫人从容恬淡的神态,又有森森寒气,自肺腑间生出。

    不管之前做了如何周全的准备,真正面对之时,也不免心头惕厉。

    为什么明知道黄泉夫人危险,却还想着利用她、支配她?

    也许,她最好的谋士人选,她本身修为有限、寿元有限,总算要依附于人,才能立足于世。这样的人,用起来放心……

    陆沉是这么想的,海商会是这么想的,也许东海那位也是这么想的。

    第一位结果不妙,后面两位,似乎也遭了反手一刀。

    现在,轮到余慈了。

    黄泉夫人很会选择时机。

    她来得很早,避让过了临头的“处刑”;

    又来得很巧,正是余慈在洗玉盟中有所滞碍的时刻。

    正好给了她发挥价值的时间、空间。

    如果余慈要用她,肯定会有一段时间,按照她的步调行事。

    这就是她的机会了。

    但余慈仍必须要用她。

    就算刨除其他所有的因素,只从刚刚拿来交易的“名字”来看,黄泉夫人就是他真正切入罗刹鬼王、大黑天佛母菩萨、飞魂城和魔门等几方势力交缠漩涡、透彻其中根底究竟的最有效工具。

    自然,也就是他真正了解当前真界最惊人的一股“暗流”,由此掌握大势走向的最佳选择。

    不如此,如何才能让上清宗,稳稳重立于真界,完成朱老先生的遗愿?

    再退一步讲,把黄泉夫人掌控在手中,放在眼皮子底下,总比让她在外界搞风搞雨来得强吧!

    此时,余慈是不会和黄泉夫人聊起“大势”的,他找了一个相对最现实的问题:

    “你既然有了自觉,也应该知道我现在的处境,那就不如给我评点一下,下步该有什么动作。”

    黄泉夫人明眸投注:“天君是奔着重立上清去了……这些年来,难得天君有明确的目标,当真可喜可贺。”

    余慈琢磨,怎么就觉得不是好话呢?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不管做什么事,事先的评估、调查、准备,总是必要的,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心血来潮、意外驱动、信口开河,由此定下目标,又勉强推行,便不是下愚之辈,也绝不适合行大事、成大业。”

    余慈面无表情,只是周边冷烟蒸发殆尽。

    还好,黄泉夫人很快进入了正题:

    “天君在北地这段时间,应该已经尽知自己的劣势,至于优势,可知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