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生死合度 大局小义(下)

    当余慈当真“动手”的时候,黄泉夫人反倒安静下来,直视他的动作,没有刻意做出什么姿态。

    余慈也不是真的有什么特殊嗜好,他只是单纯嗅闻而已——出于对自身形骸的精准把握,分身同样可以暂时拥有**的某些功能。

    甚至还要更敏锐。

    比如嗅觉。

    不过片断,他心中就有数了,抬头与黄泉夫人视线对接,咧嘴笑道:

    “曾到过夫人在心庐中的香闺,对夫人体香,依稀还有几分记忆。这下,倒是确凿无疑了。”

    此外……余慈眼中阴霾聚拢,旋又消散。

    继而脸色一正,略微发力,将身前女修推开了一些:

    “黄泉夫人,久闻大名,今日得见,幸何如之!只不知,此来有何见教?”

    相隔数尺水烟,女修也是盈盈拜礼:“黄泉见过天君。今日到此,实是妾身的秘密将为天君所知,天君同样有一个大秘密,妾身正好知晓,故而前来切磋交流,有共谋进取之意。”

    “哦?”

    余慈依旧贴着泉池石壁,姿态随意,但他不否认,自己的心神又是紧了一紧,随即笑道:

    “余某不比东华真君坦坦荡荡,藏的事儿也多,夫人是说哪个?”

    “自然是最立竿见影的那个。”

    说话间,黄泉夫人缓缓欺身过来,直面余慈冷厉的眼神,哑然笑道:

    “天君这般风流人物,也要如此见外,倒让妾身更有‘蛇蝎’的自觉……只是妾身修为不济,收不得音,还请天君海涵。”

    余慈嘿然一笑,眼中寒芒不减,却任她近身。

    黄泉夫人已被冷泉浸透的肌体便贴在他肩侧,瑧首微垂,朱唇附耳,低语吐息:

    “如果从这一刻起,北地三湖乃至于全天下的修士,不,也许只需要让外间的平治娘娘知晓,那一位后圣大人,不过是子虚乌有……会是什么反应呢?”

    余慈不知道别人是什么反应,但从黄泉夫人吐出“后圣”二字的一瞬间,冷泉水几乎要被他激沸的心神烧化了。

    他扭过头,黄泉夫人却不曾稍移,两人面孔几乎要贴在一起,一时反而更看不清楚。

    还是余慈略调整光线感应方式,才看到,黄泉夫人面色更为苍白,应是受了他的情绪冲击,但面上依然微笑,很“贴心”地柔声解释:

    “妾身猜测,理由有四。

    “其一:天君到洗玉湖之后的作为。

    “世上都道后圣是上清宗的老派人物,天君从来不置可否,但也不曾明确否认。这样的人物,理应对洗玉盟的格局非常熟悉,至少应对里面的运作机理了然于心。可作为他的后辈、代言人,天君却完全没有这种自觉,寻找合作者,竟是与夏夫人结对!

    “且不说,玄巫有别,一切合议到最后都难有成果,更置传统盟友如四明宗等于何地?

    “尤其当前,上清宗在北地传统的势力范围,正是风雨飘摇,四明宗、浩然宗、象山宗摇摇欲坠,天君非但没有登高一呼,投身其间,反而在洗玉湖悠哉游哉,流连美色,连个场面话都不说,实在有违常理。

    “若天君一人在此界还好说,毕竟没那根弦儿,但后面虚生出场,确证后圣还在此界留有耳目,这就说不过去了。

    “也亏得此事太过匪夷所思,四明宗等也对当年之事有愧于心,再加上天君不甚爱惜羽毛,有‘寡人之疾’为掩护,才不至于彻底暴露。”

    余慈闷哼一声,这时候却是想透,当日听闻薛平治说起四明宗一脉的不利局面时,所生出的异样感受,是由何而来!

    黄泉夫人继续在他耳边低语:

    “其二:虚生的手段。

    “当日斗符,贵仆虚生符成幻境,展演万象,使得火狱真君直接认负。而后,天君亲承是后圣神通,然而,据妾身观之,那风吹云散、大日悬照的气象,实是和之前天君符法神通的展示一脉相承。

    “这也还罢了,但天君为了体现效果,使贵仆能慑万众之心,欺天瞒地,所用不是别的,正是自第一局星罗棋布以来的人心大势。

    “后圣神通再大,能摄天之三法为己用,能扭转天人三法的勾连作用,都没有问题。人之三法,却自有独特的灵性在,便是与天君同出一门,岂能说借便借?

    “幸好天君还算谨慎,干扰了述玄楼上辛乙等人的感应;广微真人、张天吉也一直陷在日轮的符箓中出不来,受了误导。否则,说不定要给人当堂揭破!”

    余慈仍没有说话,只是沉吟。

    “其三,要更早些,便是天君与东海那位大战之时的表现。

    “天君和所谓的后圣,完全没有体现出联手的效率,这是最玄虚的问题,也是最致命的问题。

    “如果天君只是一位寻常的长生真人,无所谓,可随着天君在北地三湖表现得越出色,这个问题就越来越可疑——虽然紫微帝御已经是神通无边,可为什么不见万古云霄?为什么不见真文道韵?为什么不用更高妙的体系?当时天君真的只甘愿于做敲边鼓的角色?

    “这些疑问,随时可能被人拎出,尤其是东海那位,说不定她什么时候就要反应过来。”

    别的余慈可以无视,但最后一句,便以他的胆色,也是心头微寒。

    黄泉夫人所言,确实切中要害。

    而这还没完。

    “其四,天君不要忘了,东华虚空,我们曾有一面之缘。”

    看黄泉夫人的笑靥,余慈一怔,旋又释然。

    是啊,确实“见过”,在真实之域。

    那是他头一回在真实之域“冒头”,就迎面碰到了元始魔主,硬给塞了海量的信息进来。

    与之同时,当时的真实之域层面,还有一人。

    当时猜测是黄泉夫人,如今总算得到了确认。

    他终于醒悟过来,别的都能瞒人,他在真实之域的特征,却是瞒不了人的,尤其是刚进入的那一回,表露出来的特征,原原本本,没有任何伪饰。

    所以说,从真实之域的层面看:

    余慈的根底,黄泉夫人清楚;

    余慈这些年的经历,她能猜到;

    如此拿着答案倒推,怎么可能瞒过去呢?

    不过,问题又来了:

    真实之域难道已经变成了黄泉夫人家的池子,随随便便就能进吗?

    凭她已经弱不禁风的病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