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生死合度 大局小义(中)

    陆沉,号东华真君,五劫以来第一人,在其身死之前,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横行世间,人莫能制。然而近年来,先横渡外域,战于元始魔主;又以重伤之躯,力拼论剑轩、北地魔门六大地仙,终于身殒。

    柳观,魔门大能,便是曾见弃于元始魔主,被放逐去血狱鬼府,现今也依旧是大劫法宗师的级数,“影虚空”神通,亦可见自辟天地的气象。只是疯疯癫癫,无可救药。

    这两位一时之豪雄、人杰,落得这般下场,总与一人脱不了干系:

    黄泉夫人。

    冷泉中,女修盈盈起立,身姿半隐于寒烟之中,青丝沾湿,垂落额侧。

    近在咫尺的面容,都有些模糊不清。

    只有唇边荡漾开来的笑意,是如此地清晰。

    女修用微笑来回答他。

    是了,黄泉夫人!

    冷泉很冷,但却远不如眼前此人,冷透在人心底。

    真的像是传说的九幽黄泉,与死亡绝灭同义。

    如果有可能,余慈真想就按着对陆青承诺,将那血玉及相关信笺劈头掷她面上,再扔她出去……或者,做得更绝一点?

    可是,血玉等物都还在心内虚空,与他本体一起在域外飘流,暂时是做不得了。

    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使他必须和这个女人打交道。

    而在其中,他绝不容许主动权旁落,否则,就是不可想象的后果。

    这种无有实质的诡异压迫感,就是眼前几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带给他的。

    不只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也包括余慈本人亲身的感受。

    余慈的视线,忍不住在女修白腻的脖颈上转了几圈儿,心里想的是:

    若是在这儿一把掐死她会怎样?便算是为天下除一个祸害!

    如果真是如此,这位恐怕有多么远就走多么远,绝不会与他照面。

    敢在这里,就是有着信心对他的信心!

    也正是这样,才让余慈倍觉不爽。

    或许是感应到了他的心思,身前女修侧移了一步,让过他眸光正锋,表现出微妙的避让之意,随即敛身下拜:

    “天君神目如电,妾身黄泉拜见。”

    余慈默然。

    无论如何,在修行界,黄泉夫人都是堂堂的大前辈,更是当之无愧的风云人物,真论身份地位,随便拉过来一位地仙,也不敢说就能压得过她。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他面前伏低做小,这算什么呢?

    余慈心有所感,这份感觉和之前不爽利的心思合在一起,仿佛是滚油锅里倒凉水,躁动得很。

    以他如今的境界,纵不敢说言出法随,对周边环境的影响,也是立竿见影。

    冷泉汩汩作响,分明与他心中的情绪同步。

    他没有遮掩,也没必要遮掩,

    论心计、论城府,面对可能是最近两劫以来,最出类拔萃的女修之一,一百个他撂在一起,也不够份量。

    可与之相类,在当前这个环境下,一千、一万个黄泉夫人,也未必能禁得起他雷霆一怒、信手一击!

    这就是为什么,以黄泉夫人的智慧,也只能依附人、利用人、指派人,从来不曾独力完成过任何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年在东海之底,九宫魔域之中,绝善魔君会有那句最贴切的形容……

    黄泉夫人,你找到新近“跪舔”的对象了吗?

    只听得黄泉夫人轻声道:

    “妾身的身份,天君怀疑、猜到都不奇怪,但今日如此明确指认,还是有些出乎了意料……”

    “是啊,难为你暗示了这么多回。”

    余慈拍了拍泉池的边缘,冰冷的石块上,上面无量虚空神主手书的魔纹,莹莹生光。

    还有,就在刚才,泉池边缘,在被晾了多日后见面,开口便自承“为己谋利”,她谋什么了?难道是赤霄天的资产吗?

    余慈可从来没把那个当一回事儿,这种“不打自招”的愚行,怎么会是精明强干的“华夫人”能做出来的事儿?

    可以说,这是对方故意卖出的破绽,出于某种“自尊”的考虑,余慈不会说出来,他跳过这一项:

    “你身上的禁制,是陆沉的手笔吧。你到底……有多招人恨哪!”

    余慈未曾亲见过陆沉,却也知道那一位,乃是绝代豪雄,却是用这种近乎恶毒的手段,禁锢黄泉夫人的生机。

    若说里面没有曲折,鬼都不信。

    黄泉夫人神情不见什么变化。

    但能将这一路禁制暴露在曾经亲身“感受”陆沉拳意威能的人前,余慈都要佩服她的胆色。

    当然,也是其间黄泉夫人做了许多主动或被动的“掩饰”大概是因为试图挣脱、破解,而使得禁制扭曲变形,很难再看出本来面目,只有那份强绝的意志,还拥有着较为独特的表征。

    这是余慈发现的第一个疑点。至于第二点:

    “你和叶岛主很熟吗?”

    当日头回见了华夫人出来,余慈与薛平治同行,得知叶缤在针对罗刹鬼王之事上,对薛平治说了两个人选:

    一个是华夫人,一个是余慈。

    并且着重提及“要事不决,可问余慈”之语。

    细思来,这个“要事”,不是对罗刹鬼王该怎么办,而是针对华夫人一人。

    为什么如此?

    叶缤应该知道,在那日之前,余慈从来没有见过华夫人,便是叶缤,严格算起来,也只与他正式见过两面。

    第一次,两人身边是叶途,可以不论;

    第二次,是在东华虚空最混乱之时,闲杂人等众多。可在当时仅有的一次交流中,作为隔空确认的暗号,余慈只提及了一个名字:

    黄泉夫人!

    “啊,是叶缤吗?”

    黄泉夫人那释然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余慈笑起来,他很佩服黄泉夫人的胆色,但这不等于要尊重她!

    想来,黄泉夫人也有这份自觉,甚至有这份暗示。

    那么,如你所愿!

    余慈心念微动,便有凶横力量按在她肩头上,近乎粗暴地发力,将她硬压到冷泉中去,足有一息,才放她出来。

    黄泉夫人头颈肩头破水而出,虽不至于憋气,可什么发髻都要散掉,显得有些狼狈,她不显怒色,只是伸手,想梳理一番,却被余慈翻手扣着。

    女修眸光凝注,微微喘息:“不意天君竟是有此嗜好……”

    “今天你过来,大概是笃定我杀不得你,但其他的,总要有点儿自觉。”

    余慈略微发力,将她扯过来,又发力锁定了距离,不让她贴上。

    只将她一段藕臂凑到口鼻之前,轻轻一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