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砸场破局 绝大手笔

    旁边的千宝道人把头扭到一边去,他的动作是如此明显,以至于本来只担心薛平治和余慈之间突然僵硬气氛的士如真君,都发现了此一问题。

    无奈之下,他也能学千宝道人,把视线别开。

    受了薛平治这样的姿态,余慈也不好继续使脸色,只是静待她一个解释。

    薛平治却没有即刻说话,而是微蹙眉峰,思忖片刻,才以秘法封绝外界探测,轻声道:

    “好让天君知晓,此事并非我有意瞒下,实是我与夏夫人早年商定,订下了誓约,连相关记忆都给锁死,若非天君点破,封印自然打开,我自己尚蒙在鼓里。不然,天魔妄境之时,有什么能瞒过天君去?”

    这话还有点儿谱,但余慈仍不能尽信。

    怀璞抱玉之事,关系何其重大,夏夫人能将此事告知薛平治,两人间的关系又是何等密切?

    “事情并不像天君所想的那样……”

    薛平治也有些无奈,她在考虑怎么解释,同时也在梳理刚刚解封的记忆:“我之前也奇怪,为何信任夏夫人,如今思来,或有部分,是潜意识里的记忆作怪。

    “此事是当年夏夫人主动找上门来,借我‘两仪圈’,施行‘怀璞抱玉’之法,也许了我相当的好处,要求则只是要我封存相关记忆而已,则一旦受到明确的信息刺激,便会自动解开……如此条件,我哪有拒绝的道理?”

    听薛平治这么讲,余慈也回忆刚刚情形,果然是那么回事儿。

    精擅阴阳之法,果然净碰上这些稀罕事儿。

    他心中微松,很快又提起了兴趣。

    夏夫人应该也不会想到,她当年设下的条件,会在这种情形下解开,这倒是给了余慈进一步了解情报的机会。

    “何年何月?”

    “正是我收下那记名弟子后不久,约是二十八年左右。至于另一人是哪个……当时她还未曾有孕。”

    余慈心中一喜:“对方是谁?”

    “据夏夫人讲,就是幽灿。”

    “呃……”

    若只是夏夫人一面之辞,自然不能采信,况且,全天下人都知道:

    “幽灿不是早就闭关了吗?”

    “据夏夫人讲,她是以巫门秘术,摄来的纯粹血脉,我施法之时,没发现什么异常。”

    “但你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幽灿本人的?”

    “不,沉寒入渊,正是幽氏血脉发挥到极致的表征,寻常大巫,都不可能达到,若非幽灿,还能是谁?”

    说到这儿,余慈忽然发现,他和薛平治之间,似乎有哪儿没对上茬口。

    “等等!元君,你所说的血脉是指……”

    两人对视,薛平治恍然:“怪我没说清楚,夏夫人受孕,非是寻常男女之道,而是以巫道秘法,先期从对象身上提纯血脉,再使二者血脉和合,据说此法可能最大限度祛除‘杂质’,不使旁系血脉干扰。”

    余慈越听越奇,巫门对血脉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

    可是,夏夫人做来何用?

    要给幽灿留个直系血脉?还是别有所图?

    其实,若真能给幽灿留一个血脉,对夏夫人稳固权柄也有好处,问题就在于,时间点选在了幽灿闭关之时,一旦出事儿,谁来给她解释?解释了又有谁信?

    夏夫人不可能单纯维持现状——世事便是如此,当有一方拼命想作乱,另一方只想着维持现有局面的时候,十有**,是后者要倒霉。若想胜出,必须以动制动,在掌握全局的情况下,将平衡彻底打破,重新洗牌。

    可是,巫门最重血脉,从目前飞魂城内部的“民心”来看,夏夫人终究还是“外人”,动乱之时,没有幽灿的支持,大义上就有些问题。

    以前有幽煌,某种意义上可以代表幽氏一族,现在呢?

    当前这种不利局面,几乎可说是夏夫人“怀璞抱玉”一手造成。

    飞魂城今天不乱,他日恐怕也要乱一乱的。

    余慈沉吟之时,夏夫人也在稳健主持碧霄清谈的进程。

    不过,眼下的斗符真没有什么意思,尤其是心有旁骛的时候。

    述玄楼上,不只是余慈开小差,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心不在焉,

    要么是等着飞魂城那边进一步的消息,要么是等“真实”的太始星争夺战。

    洗玉盟内部的消息渠道还是有过人之处的,不多时,相关消息陆续传来,气氛变得更微妙,余慈也将视线移到楼内各路修士,尤其是楚原湘、杨奇这样的大宗首脑、主事脸上。

    可惜,看不出太多端倪。

    但不管怎样,影响已经实实在在地出现了,而帘幕之后的夏夫人对此毫无办法,只能在日后徐徐图之——如果她还有机会的话。

    一侧,薛平治又是询问:“道友是否还要与其维持关系?”

    薛平治直白的态度,让余慈有点儿意外:“夏夫人与元君应该也有盟约,还有飞瀑界……”

    “一个从来不给准信儿的盟友吗?”

    细究起来,薛平治对夏夫人的态度,也是一贯的,只不过之前表现出的是无奈的一面,如今时事移易,却是果断决绝的一面:

    “如果没有道友,夏夫人的帮助,是我极大的希望所在;但如今,对我而言,区区‘希望’,又有什么用处?”

    薛平治没在自己身上花什么心思,倒是对余慈目前的立场颇是关心:

    “道友这边,若没有夏夫人、飞魂城,想在北地三湖站住脚跟,会非常困难。”

    余慈嗯了一声,没有立刻回应。

    薛平治解析道:“四明宗和浩然宗一脉目前自顾不暇,四明宗风雨飘摇,浩然宗还没有做好替代四明宗的准备,十五人宗之一的玉景门被灭,另一个地阶宗派象山宗,现在全靠着清虚道德宗派去的援手支撑,才能顶在魔劫前线,随时都可能南迁……

    唔?

    余慈心中猛闪过一个念头,有些莫名触动,但没有理清楚,便听薛平治又道:

    “清虚道德宗那边,倒是如虎添翼,然而谁为虎,谁为翼呢?”

    听到这里,余慈便笑起来,摆了摆手,不让薛平治说下去。

    他知道,薛平治是好心,但他现阶段,不想听类似的话题。

    终于,冰岚界的五轮斗符已毕,各宗各派走完了过场,余慈连哪几家最终得胜都没记住。

    此后,排演好的“昭轩圣界”争夺战便将打响。

    按“既定流程”来说,“昭轩圣界”的比斗,应该是到目前为止,出场宗门最多、层次也最高的,“四天八地”一个不漏,十五人宗,除了已经灭派的玉景门和被除名的赤霄天外,也是通盘参与。

    可坦白讲,除了湖面上那批希望大开眼界的修士们,述玄楼内外,还真没有几个能提起兴趣的。

    和暗流涌动的气氛不同,现在分云斗符的局面四平八稳,连看了十多场斗符,再怎么精彩,大伙儿也都有些厌了,看起来,就是按照流程打一打,走个过场便罢。

    便是负责控制场面的夏夫人,大概也是这么想的。

    清罄之音响起,只待余波散尽,便是昭轩圣界的第一轮斗符。

    余慈侧过脸,准备再细问一番“怀璞抱玉”的事,然而眼角光芒一闪,突有白练绕空,穿入楼中,铮铮剑吟,悦耳动听,倒是把清罄振音压下。而那剑光,也被辛乙接个正着。

    应该是传讯飞剑。

    温开水似的场面,早该有点儿“意外”和“枝节”来刺激一番了。

    一大半人都往这边看,便是另外一小半,很快也扭头。

    原因无他,辛乙看到其中消息后,竟是哈哈大笑,声震楼台,此后更是直接站起身来,向帘幕之后的夏夫人拱拱手:

    “夫人,对不住……”

    余慈不知道,这时候的夏夫人心脏是否是停跳一拍,反正他本能就以为,可能是关涉到飞魂城的变故。

    如他一般的修士,绝不在少数。

    不过,夏夫人的语调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天君何出此言?”

    辛乙笑容可掬:“今日的碧霄清谈,怕是要让辛某来砸场了!”

    说罢,辛乙便顶着各路修士错愕的眼神,环视一周,着重在楚原湘、杨朱等人面上停了停,倒是没理会余慈这边儿,继而咧嘴笑道:

    “刚刚收到宫中来讯,昨晚上我提出的建议,宫中已经许可。在此,我再征询诸位的意见,八景宫愿以治下的平都玄阳界,置换昭轩圣界,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述玄楼内外静了一静,转瞬间,百十人的规模,竟然也营造出了刺耳的喧嚣。

    “开什么玩笑啊!”

    千宝道人的惊叹声,极具代表性。

    此时此刻,每个人都从死水般的氛围中挣扎出来,心脑均是进入了极度兴奋状态。

    出事了,辛乙大摇大摆地过来,果然还是出事了!

    “置换?”

    琢磨此一字眼儿,由不得余慈不去想刚刚辛乙的那番话,一时失神。

    清醒过来后,他就问薛平治和千宝道人:“平都玄阳界如何?”

    千宝道人咧了咧嘴,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形容,却后还是以最朴实的方式回答:

    “在八景宫治下诸界中,排名第四,此界每年出产的‘玄阳真铁’,占了此界份额的七成,这是炼制法器的上好材料,若是要造丹炉,更是不可或缺。”

    想了想,他又道:“这是是仅有的几个,与真界环境相似的虚空世界,其广大亦不逊色。我还听说,天地大劫起后,八景宫连续十余次迁徙生灵进入,保守估计,里面的凡俗之人已在十亿以上,这也是一份非常重要的资源。就是不知道,八景宫是否计算在内。”

    余慈还在消化,另一边薛平治又加以补充;“还有虚空甬道出入口的位置,紧邻环湖带水系西端,玉尺河与沧江交汇处,也是在洗玉盟与八景宫的势力范围交界处,位置优越,转运非常便利。而且,按照惯例,相关区域是要由虚空世界拥有者管辖的,等于是把这一块划给了洗玉盟。”

    余慈沉吟:“也就是说,比之昭轩圣界……”

    千宝道人直接下了定论:“整体资源或有逊色,安全、成熟百倍过之!”

    也就是说,这就是一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山哪!

    此时此刻,各路修士都存着一个疑问:

    昭轩圣界有什么好处,需要八景宫用一处开发完成的上等虚空世界,加以置换?

    便在人们的好奇心都要爆炸的时候,述玄楼上,楚原湘皱着眉头回应:

    “辛天君,恕我直言,咱们谈不拢的原因,不是用平都玄阳界,还是元辰秘界之类,而是昭轩圣界的虚空甬道出入口,是在北地三湖境内,而是腹心之地,我们不可能让贵宗派人到此,大肆开采、转运,当然,还有可能爆发的冲突,祸端,更不能引到洗玉盟治下……

    “这么说罢,昭轩圣界不开则已,开,就要开在洗玉盟的手中。这一点儿,毋庸置疑,没有商量的余地!”

    楚原湘倒是一点儿都不避讳,使得尚不太清楚其中门道儿的修士们,也都恍悟:

    原来,在碧霄清谈未开之前,两边已经谈得这么深入了。而且八景宫之前也已提出用虚空世界置换的办法,却给拒绝。

    这已算是第二轮。

    辛乙此时,却是从容得很:

    “八景宫尊重贵盟的意见。所以……”

    “所以?”

    “置换之后,八景宫不准备深入开拓……不,根本不会对其动一根指头。我们要的,只是封印、隔离、最好是从哪儿来,让它回哪儿去!”

    述玄楼内外,除少数人外,无不目瞪口呆。

    这是有钱没处花了?准备扔到虚空世界里去听听响儿?

    余慈眼角抽动一记,心中不可避免,真有点儿佩服之意了。

    八景宫……

    他眼下看到的,不是八景宫的财大气粗,而是坚定的决心意志,是不计一切代价,也要将决心意志贯彻到底的雷霆手段。

    这样的作为,和辛乙之前与他所说的那些话,是高度契合、一脉相承的。

    简单点儿说,就是决不让昭轩圣界破坏现阶段的勘天定元大事,甚至连成为第二个“血狱鬼府”的机会,都不给它。

    当然,八景宫也绝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甚至担骂名的冤大头。

    辛乙再次环目扫过,见有相当一部分修士还在迷茫状态,完全不清楚这里面的前因后果,便提气扬声道:

    “我为什么要万里迢迢赶过来,置换昭轩圣界?老辛我也不空谈什么大义,说白了,我们八景宫觉得紧张、觉得吃力!”

    述玄楼内外微微骚动,而在更广阔的水天之间的背.景中,则是突然安静下来。

    辛乙已经展开了万里传音之类的法门,使得所有关注这场碧霄清谈的修士,都将他这一番话听得清清楚楚,并不因为水镜转呈的有无而受到影响。

    对洗玉盟高层而言,这个举动不是太礼貌。

    但最有资格阻止的夏夫人,始终保持沉默。而等辛乙开了头、下了钩子,再来阻止的话,那就是纯往沟里跳了,保管担上几十年的骂名,还会让宗门被动,无论是楚原湘还是杨朱、孟质,都不会冒这个风险。

    天上天下,只听到辛乙一人的声音。

    “当今真界三道防线,沧江、东海、封魔,八景宫都派人参与,出了力、流了血、死了人,说话的资格还是有一些的。三条防线,沧江最漫长、东海最紧张、封魔最惨烈!

    “十二年来,东华山几乎每隔三五人,都要抬死人出来。咱们的对手,有域外天魔、有血狱妖魔,还有其他虚空世界的强者,这里面,就有昭轩圣界的六耳妖人……

    “不错,我的意思就是,除了北地三湖,昭轩圣界与真界还有接口。这说明什么?很简单,昭轩圣界与真界已经‘挨得太近’了,咱们难道要在北地三湖或是东华山再撞出一个天裂谷或是万鬼地窟?或者是接受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往来障碍的血狱鬼府?

    “反正,八景宫不愿意!当此天地大劫之时,任何一点儿额外的压力,都不是真界消受得起的,也不是此界亿万修士、还有千倍、万倍于此的凡俗所能承担得了的!

    “八景宫紧张,不愿冒这个风险,所以,我们的意图是,干脆断掉一切联系,老死不相往来……也许日后还有机会再接触,但那必须是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就像是咱们现在牢牢掌控的成百上千个虚空世界一样。”

    余慈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慷慨陈辞,也不知后面还有没有更复杂的背.景、有没有更深的算计、

    反正在这一刻,辛乙在道义上,占据了绝对的制高点,便是桀骜如楚原湘,一时也无言以对。

    余慈叹了口气,今天,碧霄清谈势必要给斩去半截了。

    帘幕之后的夏夫人,是不是如释重负呢?

    果不其然,几次话语交锋之后,昭轩圣界的问题,还是搁置了下来。

    照理说,这不关太始星什么事儿。

    可……别开玩笑了。

    没有了昭轩圣界中各宗承担的责任、义务,还有似乎已经到了嘴边上的平都玄阳界庞大到让人眼晕的资产,你让各家宗门怎么平衡?怎么甘心?

    不把这件事儿弄个清楚,谁还会卖力?

    半个时辰后,这一次最特殊的碧霄清谈,便在湖上万千修士刺耳的喧嚣声中,以最虎头蛇尾的方式结束了。

    洗玉盟高层连“后续”的时间都没定下,便匆匆散场。

    辛乙实现了他的承诺,痛痛快快砸了回场子。

    不过,或许夏夫人会感激他?

    谁知道呢?

    或许是意外频发的缘故,碧霄清谈之后,整个洗玉湖的气氛都不对了。

    为了解决内乱,夏夫人匆匆赶回飞魂城,苏双鹤也不例外,这种时候,哪个大巫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而楚原湘、杨朱等人也没有长留,扯着辛乙不知往何处去了,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决议的范围,也许,需要更多的宗门首脑参与进去。

    但这一切,也绕不过暂时自顾不瑕的飞魂城,这就形成了一个死结。

    故而短时间内,北地三湖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东海之滨。

    重心东移,洗玉湖上,一时间竟有“人去楼空”之感,

    当然,这也只是相对而言。

    在广大修士眼中,碧霄清谈的后面,虽然是走了样、破了相,还直接砍掉了半截,可在前面,也绝不乏精彩,尤其是余慈与广微真人的“星罗棋布”,对那些更关注自家修行,却又找不到明确路途的散修来说,简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广微真人在碧霄清谈之后,就返回北荒,据说是闭关去了。

    但没关系,另一位、也是最重要的那位,不还在洗玉湖么?

    这两日,余慈暂住的“宜水居”外,密密麻麻地跪满了慕名而来的修士。

    这些修士不敢打扰余慈的清净,最近的也在十里开外的曲折水道外围,陆上塞不下了,有人直接就跪在了湖面上。

    里面九成九都是符修。

    他们的目的简单又直接,都是想趁着上清宗复起山门的关键时期,投身进来,给自己挣一条前路。

    这种时候,因为余慈的符法演示,而悟出法门、神通的“幸运儿”,自然是最有“资格”的,他们享受了最前排的待遇,接受了大伙儿的一致推举、赞誉,到后来,有的甚至“怀疑”自个儿是不是当年哪位上清宗门人的转世。

    要不然,为什么就这么有缘分呢?

    所以,什么师叔、师祖、祖宗之类的称谓,洒花似的往渊虚天君、后圣大人头上套,有的人甚至想方设法去购置开解胎迷的宝贝,“破迷丹精”咱买不到,降几个档次总成吧?

    说不定,玄关一开,真的就是自己人了?

    很多次,小九都笑倒在宜水居门外。

    托余慈的福,她现在已经升格成了“祖奶奶”,虽然很少出去,但绝少不了每日的孝敬,过得很是滋润。

    不过在今日,气氛突然就有些古怪了。

    外面嘈杂的声音突然止息,安静得有儿异样。

    小九通过宜水居的防御水镜往外看,然后就撇嘴。

    一侧与她聊天的陆雅也看到了,征询她的意见:“要不要通知主上?”

    小九眼珠一转:“通知什么呀,让她直接进来好了!”

    **********

    长出口气,连续七更大章,完成。

    今天也是十月的最后一天,每月的这一天,都是争榜最激烈的时候。

    本书更新得早,八点以后,《问镜》在月票榜上的名次,就完全拜托大家了。

    手边还有月票的,就全投过来吧!

    让我们锁定一个好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