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玄真高遐 风烟俱静

    本来,余慈对太始星的争夺,确实是不感兴趣的,

    在他看来,真正的“学问”,都在之前选边站队,还有洗玉盟高层之间的协商中完成了,他要做的,就是在最后的斗符中出场一回,战胜自己的对手罢了。

    可从目前的形势看,事情还要起变化!

    薛平治轻声道:“也不知,那些人目标是在几处虚空世界上呢,还是落在了飞魂城本身?”

    此言直指问题核心。

    若是落在虚空世界上,只能视为是某些人、某些势力对洗玉盟真正核心高层分配份额的不满,想在背地里动些手脚。

    若是落在飞魂城,那人的胃口,就不是几个虚空世界所能满足的了。

    只不过,余慈觉得,还是后面的可能性更大些。

    若是只在虚空世界上小打小闹,最多就像是正一道和海商会这样,背地里做些交易,决不会故意去刺激夏夫人这样的巨头。

    只有怀着更加强烈而明确的目的,才会直接去撼动夏夫人的权柄尊位。

    便是如此,里面也分划了两种可能。

    一种是单纯的抢班夺权,那就是飞魂城的内部事务,当然,肯定也有洗玉盟各宗的参与,但终究是在洗玉盟的格局之内。

    至于另一种,就是翟雀儿和苏双鹤那样,已经跳出洗玉盟的格局,冒天下之大不韪,拿出的惊天手段——虽然余慈至今也不是太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但思虑至此,他还是再次排除了翟雀儿与此间变故的关联。

    最主要的原因是:翟雀儿目前为止的行事方针,与今日变故,风格差距太大。

    也因为如此,余慈想到了另一件事:

    夏夫人、还有苏启哲身上,那独特的香气。

    便在此刻,水天之间忽然响起了巨大的惊叹声。

    便是高逾千丈的空中,都隐约得闻,提醒述玄楼内外的各方首脑,分云斗符的比试还在继续。

    虽是出了路九杰这么一个变故,但权度、仓攸一先一后处置得还算及时,观景云台上那几位专门负责往湖上转送水镜影像的修士,也都是精于此道的老手,及时处理了相关的图像,后面更是刻意回避,只一门心思传送分云斗符的情况,所以,湖上万千修士,竟然无人得知,述玄楼这边出了岔子。

    某种意义上,湖上的修士是幸福的,完全不受意外的影响,专注于两位修士精彩的对战。

    因为路九杰的变故,述玄楼和观景云台上的重心明显跑偏,对千宝和天风散人的关注度一路狂降,但这场比斗不会因为众人的关注与否,而降低激烈程度。

    相反,这一场比斗正进入**部分。

    天风散人的节奏确实是给带乱了,但他没那么容易认输,便是辛乙也称赞的扎实根基,在此时显现了作用。

    不管千宝道人那边的清光如何刷落、对他的符形冲击破坏如何巨大,他总能够在将破未破之时,重新聚起符形,甚至是在破碎符形的基础上,重新拼接、变形,效果依旧不错。

    而且,正如薛平治所说,当前天气还是在天风散人这边,水天之间的阳气依旧存续,天风散人绝不会放过这个优势,硬是在被动的形势下,从高空日轮之下,接引一束阳和之气下来。

    阳和之气形成有如实质的光束,所过之处,将遮蔽日轮的云气“烧”出了一个大洞,自九天之上,急坠而下,受其影响,相关符形几乎凝如实质,不管外围的分形怎样崩解、重塑,那核心区域都是坚若磐石。

    不过,临近二人所在的天域,光束下行的速度骤然减缓,仿佛是陷入了浆糊里,只能是一节一节地往下挫。

    显然这是千宝道人干扰之故。

    现在,谁都能看出来,此局胜负的关键,就在于天风散人能否将这这束阳和之气真正接引到符形上。

    若能实现,有阳和之气护持,勾连大日,就算千宝道人的神通再怎么奇妙,也很难再有所作为。

    相反,如果千宝道人破坏掉天风散人的盘算,以他绝妙的神通手段,胜面也是大增。

    天风散人对当前的局面,还是比较中意的,因为这又变成了比拼修为的局面,论境界高下,论修为醇厚,还是他更占上风。

    一度崩紧的心弦有所放松。

    可就在此期间,那片潋滟的水波中,本已隐没不见的千宝道人却是隐约现出身形,瞥过来一眼,随即便有清光冲天而起。这一道光乍看与前面没什么不同,可与他气机紧密相接的天风散人却是发现,其不再是从水波中分离,而是从千宝道人泥丸宫冲出!

    天风散人心中警兆大起,可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脑宫剧震,仿佛被人当头打了一拳,这时候他也不忘控制符箓,可问题在于,这一刻加持上去的气机,竟是受到了强烈的排斥,原本即刻相融的气机符形,这时候却是隔了厚重的一层!

    只在刹那间,他失去了对符形的掌控!

    虚空中汩然水响,接天连湖的水光,仿佛是当空打了一个大浪,横绝云端。

    水波之前,千宝道人那枚云水符变化而来的灵符,被大浪拍向高空。

    不可思议的是,天风散人身前的符箓,竟然也一并带了上去,似乎在两符之间,有一条无形的丝线,牢牢牵系。

    高空中,两道灵符像是磁石般迅速接近、碰撞,甚至是渗透在一处。

    天风散人大叫一声,口角挂血,面若死灰,任是谁都能看出来,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对灵符的控制。

    其一手造出的灵符,控制权竟然给强行剥夺,对一位符修而言,这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场景。

    天风散人一时间失魂落魄,便在他头顶,凝束而来的阳和之气被彻底打散,又被急剧铺开的水波吞噬,相应的,已经与对方灵符粘在一起的符形,也如捏合的沙砾般崩解。

    不一刻,阴云四合,遮天蔽日,并在罡风恰如其分的作用下,飞流千里,直趋水天交界处。

    沉沉然,茫茫然,水天浑如一休,横无际涯。

    清罄之音再起,夏夫人嗓音平静如故:

    “千宝道人胜。”

    这里的变化终于是将述玄楼上诸修士的心神勾回来一些。

    千宝道人自水光中央现身,脸上倒不见太多喜色,反而有点儿梦游似的感觉。

    恍恍惚惚间,身后水波清光依序归拢,最终完全收入脑后。

    在此期间,他身上道袍微微起伏,分明是气机流转灵动之相,偶尔与外界元气勾连,发出轻微的爆音。

    明眼人都知道,这一位当是又有精进,尤其是与天地法则意志的勾连,已经到了极其密切的地步,换句话,他已经是破关在即。

    不过此时,洗玉湖上,有封禁自发动作,锁固气机,对千宝道人形成了压制。

    压制是对的,这时候破关,且不说大劫当头,合不合适,就是洗玉湖封禁之中,也有些障碍,一个不慎,很可能会对道基造成不利影响。

    如此做法,算是“三元秘阵”给洗玉湖上修士做的一道保险。

    千宝道人没有硬顶,任封禁作用,将涌动不息的气机平复下来,笑呵呵地,得失全不介怀。

    相比之下,天风散人就有些行尸走肉的味道了。

    他也不和千宝道人招呼,径直往回走,敖休倒是知道人心事故,主动迎上前去安慰,说的自然都是些“非战之罪”的话,至于效果如何,只有天知道。

    千宝道人回到楼上,就是几步路的功夫,他身内身外已经气机平顺,外界禁制自然消隐,引得不少人侧目,也比刚才随时可能爆开的状态更让人惊讶。

    这证明千宝道人还有着相当的“余量”,积累之厚重,相当可观,而且在气机、神意等方面的把控上,也非常圆熟,便是这样突来的精进,也是很快地消化掉。

    若此时去渡劫,比起那些拼死拼活,然后听天由命的“破关者”,自然具有更高的成功机率。再想想他步虚阶段就能成就一门特殊神通,进入真人境界以后,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弱者。

    这样想着,周围修士看待千宝道人的目光自然有所不同。

    楚原湘眸光指向杨朱:“我记得,若算上这位,离尘宗已经是十三位长生了吧?”

    “不,是十四位。”

    杨朱纠正道:“半年前,苏己人已经破关渡劫成功。至此,四部首座全部登入长生。”

    楚原湘一奇:“也是实证部的?”

    “不,是戒律部。”

    “哦,那边也是有中兴气象啊。

    “若无渊虚天君,确实如此……”

    没想到杨朱也有这么损的时候,这时才见当年的“小杨君”风采。

    楚原湘哈哈一笑:“你在方回面前难道也这么说?”

    “当时渊虚天君还未横空出世。”

    也就是说,真敢当面去打方回的脸了。

    楚原湘最喜欢这种姿态,主动敬了杨朱一杯酒。待两人饮罢,他又笑道:“天地大劫期间,破关渡劫说难是真难,说易也是真容易。最麻烦还是在大劫之后,这一点,离尘宗可是有先天不足,方回他做好准备了吗?”

    似乎是前面的说法耗尽了仅有的一点儿趣味儿,杨朱情理之中地保持了沉默。

    楚原湘也不再逼他,自顾自加饮了一杯,心里却在思忖。

    不客气地讲,天下大宗,最孱弱的莫过于离尘。

    尤其是此劫之初,一度沦落为只有“一门七长生”的地步,只能和洗玉盟地阶宗门……还是比较靠后的那种相提并论。

    若非偏远的地域帮忙,又有当年曲无劫的佩剑“刑天”镇压,方回本人也是天下少有几位拥有短时间地仙战力的大劫法宗师之一,早被人从大宗的位置上踢下来。

    然而,谁也没想到,在多年沉沦之后,方回竟然趁着天地大劫的“时机”,猛然发力,即使现在仍然得根基虚浮,至少给人一定的希望。

    若真能在勘天定元之后,渡过那个要命的关口,离尘宗中兴或许真的不远了。

    至于能不能成……

    楚原湘嘿然发笑:同样是近在咫尺,“近水楼台”是一种,“镜花水月”也是一种。

    勘天定元就是决定这一切的根本。

    别的不好说,想在这里面掺一脚,方回似乎还差点儿份量。

    说到底,也只能是“因人成事”,或“听天由命”罢了。

    不过说到“近水楼台”,楚原湘自然扭头去看辛乙,那个矮胖老头,是他少有的感到衷心敬佩的老家伙之一。

    论近水楼台,谁比得上他?

    可接连三次勘天定元,他不是没有机会借机上位,一举打破关隘,站在此界的巅峰。

    可出于所谓的“大局”,特别是涉及玄门修行的根本,他都让了,让得云淡风轻,正是“不以天下奉一人”的典型。

    当然,让是一回事儿,每次勘天定元,不知有多少人止步在最后一线,就此沉沦。

    真正让人佩服的是,就算让了,也阻挡不了他的脚步,明明有致命的缺陷,也不管有多么被动,依然能够跟得上、拿得起、镇得住,稳居于最顶尖的大劫法宗师之列。

    当然,辛乙同样也是该阶段具备地仙战力的有数几人之一。

    甚至说,要选地仙以下第一人,楚原湘定要投他一票。

    类似于眼下这种情形,八景宫别的不派,派辛乙出来,永远都是最具说服力的手段。

    至少当辛乙站在他们眼前,其本身就是八景宫最明确的态度和一贯的做法,就是楚原湘这种自认狂狷的人物,也要表示出最起码的尊重。

    谁也不知道,就因为千宝道人的状态,楚原湘竟然想了这么多,不到那个境界,也不会有类似的感慨。

    现在述玄楼内外大部分人,还只是停留在当前的形势下,好奇接下来正一道和海商会将怎么排兵布阵,也想知道在此微妙时刻,夏夫人又会怎样主持下去,当然,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等远方的消息等得心焦。

    让不少人感到失望的是,事态的发展就好像是温吞水,没有任何超纲的情况发生,夏夫人的声音又响起来,依旧淡定从容,甚至吝啬于拿出任何情绪。

    她对“真阳坛”做了例行的征询,请那边派人出来。

    张天吉的脑子都要炸开了,现在又轮到正一道出人,选谁出马都要由他拍板决定。

    天风散人败阵,已经不算什么,甚至这一轮斗符胜败,都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态度!

    张天吉看向广微真人,后者默然不语。这种时候,他又能怎么说?

    最终,张天吉一咬牙:“我上!”

    敖洋、敖休都是吃惊:“是不是太早了?”

    “让人兑子的可能性太高。”

    张天吉一言既出,念头反而坚定许多:“无论如何要先胜一场,后面还有乔休真君,本宗也有宇清师弟,压得住场面……”

    没说出来的一句是:

    他们现在已经输不起了。

    脆败出局当然是暂时摆脱漩涡的好办法,可正一道与海商会不同,里面牵扯着一家正一道经营数劫时光的关系线,是在北地渗透影响力的重要桥头堡,舍不掉,也丢不起。

    奋力一搏,如果胜了,利益将会是超乎预料地丰厚;要是输了,也不会比现在更糟。

    这就是正一道的立场。

    海商会那边如何想法,他是顾不得了。

    张天吉径直起身,走出观景云台,这个举动,使得述玄楼内外议论纷纷。

    此时,张天吉肯定是拿得住架势的,面如铸铁,就那么立在云端,等余慈一方派人出来。

    千宝道人刚回来,还没喘口气就看到这一幕,奇怪之余,也顾不得向余慈询问斗符时暗施的手段,急忙便道:

    “这一局要兑子!”

    “师叔你且安心静养吧。”

    余慈微笑递给他一只玉碗,里面清液如酒:“刚刚师叔连展神通,可算是拼了老命,还是补一补的好。”

    “这边比我老的……”

    千宝道人话说半截,忽地看到薛平治意味不明的眼神,当即噤口,窒了片刻才转移话题:

    “托你的福,今天状态绝佳,而且除了最后一记三合神光有点儿吃力,你师叔我的消耗,自然有千宝池里的法器分担……唔,等等。”

    这时候他才看到玉碗中乘的是何物,不由得咂咂嘴:“你这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儿晕。啧,至粹玄真,不落五行,这是符法神通凝就的吧,不炼丹就拿来喝,是不是可惜了?”

    说话间,他把玉碗举在嘴边,却不饮下,而是拿眼角瞥薛平治。

    薛平治哑然失笑:“不用你在那里琢磨心思,拿来吧,我用回玄丹和你换。”

    千宝道人竖起大拇指:“元君,您大气!”

    这里聊得再融洽,也免不了要派人出战。

    此时述玄楼内外都目注余慈,连一直有出战意向的士如真君,都拿眼看过来,不是请战,而是想知道,看他究竟拿出谁来,与张天吉放对。

    余慈并没有让人们等太久,敲敲桌子:“虚生,你来向火狱真君讨教符法……就万象法好了。”

    谁?

    一干人等都是莫名其妙。

    余慈话音刚落,他席位之畔,便有一个人影由淡而浓,现身出来,向余慈这儿一躬身:

    “是,老爷。”

    述玄楼上各路修士,眼力是绝对不缺的,而等他们认清来人模样、体征,嗡嗡议论者就再也压不住了。

    “鬼修?”

    “又一个步虚,还是中阶?”

    “啧,虽说现在重心走偏,可这兑得也太直白了。”

    谁能想到,余慈竟然在这第三局,拿出一位步虚中阶的鬼修,与大名鼎鼎的火狱真君放对!

    必须要说,鬼修能修炼到步虚中阶,根基还打得如此牢固,殊为不易。普天之下,恐怕只有阴山派,才能大量找出这样的人物。

    收一个这样的鬼修当仆人,很多时候也比较便利,不少人还是比较羡慕的。

    但要说和堂堂火狱真君面对面比符法……

    难道他不知,正一道这样的玄门正宗,最擅长就是捉鬼拿妖,斩邪破妄?

    真要生死比斗,就算这虚生阳神修得再精纯,受限于鬼修根本,在张天吉面前,恐怕连立身都困难,开战后只一口气,就要化为飞灰。

    此外,还有一个人情事故的问题。

    “要兑子,也不能兑得这么没礼数。”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渊虚天君嘴边的吃食都差点儿给夺了去,使点儿手段,也无伤大雅。”

    倒是主宾位上的辛乙,一直没有作声,只对着虚生上上下下打量。

    不说一下子热闹起来的氛围,这边虚生老道听了余慈的吩咐,回头看到张天吉,也是呆了呆,但很快就平复过来,也不迟疑,再向余慈施礼,一步步走出述玄楼外。

    各路修士都是饶有兴致地盯着看,负责转送影像的修士,也是毫不吝啬地连给了几个角度的近景,惹得湖上修士一阵又一阵地喧哗。

    对周边一切,虚生都没有什么反应,他稳稳走到张天吉身前五丈许,非常恭敬地躬身致意,也依着既定的路数,道:

    “余老爷座下近侍虚生,给真君请安。”

    对这样的对手,张天吉只能在心中叹一口气,面上不显,其实大部分精力,都是用来捕捉楼上特定目标的反应,但一时半会儿,也难有确切的答案。

    再叹口气,压下心中的烦闷,道:

    “比万象法是吧,你先。”

    虚生道一声“是”,却没有立刻画符,而是侧过身子,毕恭毕敬地向北方拜礼,口中喃喃祷告。

    张天吉本没有兴趣听他说什么,可架不住离得近,耳朵又敏锐,仍有话音连续入耳:

    “上启三元,四御帝尊,玄真高遐,道君在位……”

    张天吉脸色骤变。

    可已经由不得他再有什么动作,顷刻间,有恢宏之力,自天而降,直打入虚生体内。

    虚生根基不俗,虽是鬼修,法身却比较凝实,只凭肉眼,看不出与常人肉身有什么区别,可受此恢宏之力注入,身形连带着所化的衣袍,都变得透明。

    也使得不远处的张天吉看得更清楚:此时此刻,虚生体内,有阳和之气内充,有灼然灵光外烁。自头面以下,符纹层层,蔓生如莲,又逐一消隐,最终归于平实。

    虚生仿佛全然不知身上有此变化,只将一套礼仪做完,挺直身形,转向张天吉,就此放开气机,内外贯通。

    虚空嗡然震荡!

    天地虚空就此摇晃,有黄钟大吕之音,响彻九天十地,无所不及。

    当此宏音之下,刚刚千宝道人所招引而来的厚重阴云,轰然四散,煌煌日轮重立中天,却也在发散光晕,似乎在宏大声波中微微震动。

    不知过了多久,余音渐消。

    众修士目光所及,长空一洗,风烟俱静。

    天上天下,楼内湖中,尽皆哑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