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内景外成 天地如一(下)

    千宝道人可以肯定,在余慈下棋的时候,述玄楼内外都是有类似感应的,士如真君就提起过。

    但在分了胜负之后,余慈明显有一个收摄帝钟、金乌的动作,而若再有影响,夏夫人不说,张天吉等人又怎会不提出异议?

    千宝道人的视线扫过天风散人,也扫过述玄楼和观景云台上的许多人,从神情变化上,得出一个判断:

    这份待遇,还真是独一份儿!

    他有悟于心,抬头看天,太阳光芒强烈而不两眼,甚至有点儿亲切;深吸口气,自口鼻间进来的气息,也是暖融融的,而且没有平时那些微小的杂质,就像是在秘府洞天修炼时一样,整个人都似是抹消了与外部天地界限,要在精纯的天地元气中融化掉了。

    解良那个老古板,曾对他做出过恨铁不成钢的评价,说他这辈子,只有在洞天福地里、浸泡在精纯元气中,才能感受“天地如一”的滋味儿。

    现在,千宝道人就很想揪这位兄弟来瞅瞅:

    就这儿,你给起个名儿,叫什么洞天好呢?

    千宝道人不知道余慈是怎么做到的,他忍住没有回头,定了定神,也等到了清罄之音响起。

    自此刻起,他有五息的自由发挥时间,以抵消如今晴空万里的自然天象。

    千宝道人开始画符。

    有人曾说过,一色法的本质,就是用水汽丈量光线,他深以为然。

    蓝天白云,阴霾密布,对能够呼风唤雨的修士而言,听起来简单,可要想达到那个标准,绝不是件简单的事。

    召两片云彩过来没什么,真要达到变化天象、几近天然的程度,还要在种种干扰下维持,千宝道人自认为没那份能耐。

    但他从来都是心思灵便之人,知道事态微妙,决不会闷头走到黑。故而一边琢磨形势、猜估余慈手段,一边试探性地慢慢勾画符形。

    他使的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云水符”,是修士炼丹、制器,需要阴凉环境时,隔绝日光之用,在水汽较为充沛的地方使来,更是简单方便。

    既然简单了,功效可想而知。

    所以,此刻没有像之前的比斗那样,阴云四合,寒气骤降,只是起了阵微风,湖上修士感觉到有些湿气,抬头上看,一片云朵乘风而来,飘悠悠遮住太阳。

    述玄楼内外修士:“……”

    现在直接宣布天风散人胜出可以吗?

    便在水天之间一片哑然之际,又一声清罄之音响起,提醒“先手五息”的时间过去。

    没有什么好说的,天风散人直接画符。

    按照“一色法”的法度,考验的是修士符法的“宏大”特性,范围要广、持续时间要长,还要经受住冲击破坏,故而最好是先出核心分形,视后面情况,临时增删调整,天风散人也是这么做的。

    他起手的灵符也很普通,是连通神修士都能应用自如的“大日符”,专用来释放强光高热,部分时候能起到破除幻术的作用,是最简单的双符形结构,算是和“云水符”同一个档次。

    可紧接着,他远超出千宝道人符法造诣便充分显现出来。

    便在符形勾勒完毕之时,他指尖随意涂画,竟是在核心双符形的基础上,连续排出了七个后续符形,引动天地元气,流动不息,使水天之间风力骤紧,湖上水纹层生。

    此时,千宝道人的“云水符”还在发挥作用,收集湖面水汽,制造空气对流,将其送上天空,凝结成云……当然,这份儿效率堪称是惨不忍睹。

    而天风散人的符法发动,倒在某种程度上,加速了云气生成的进程。

    观景云台上,敖休经过一番心理调适,又看到天风散人与千宝道人之间巨大的差距,此时倒是变得轻松下来,难得地露出笑容:

    看那拙劣手段,天风都觉得心焦……

    敖休一点儿都不担心天风散人会弄巧成拙,这样的日头,所谓“风吹云散”,只要是起了势,想再聚云生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看起来,千宝道人这一局,是要让了。

    如此,重点还是要放在后面三局……他有心想参加敖洋和张天吉的讨论,可他前面的表现,比现在的千宝道人还要拙劣,以至于那两人很干脆地将其排除在外,自顾自埋头商议,让他心里很是不爽。

    想到这儿,他又有些神思不属。

    恰在此时,眼角处忽有一道清光刷过,直指天风散人处,转眼间就是符形动摇,已经排列好的十余个分形,骤然扭曲,当即崩溃了三分之一还多。

    这下来得突兀又毫无道理,天风散人直接就愣住。

    这是符法手段?

    敖休根本没过脑子,当下跳起身来,一声“犯规”就要嚷出口,可话到嘴巴,却是看到张天吉和敖洋刀锋似的眼神,猛窒间,硬生生把那两个字又咽了回去。

    而在此时,水天之间已经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只要是一直关注比斗情形的就能看见,清光发端于千宝道人背后,当空刷落,直指天风散人身前,虚空凝就的符箓。

    虽说“一色法”允许向对手发起干扰,但那也是在符法层面上,别的手段是万万不成的。

    而怎么看,千宝道人这一招,也是出格了。

    湖面上议论纷纷,但所有的议论声,到了述玄楼上,就尽数消失。

    这边的修士,一大半都看向辛乙——这位符法大能早先数次准确论断,还有直接作用于各家各人的惨痛回忆,都为他建立起不可动摇的权威。

    另一小半人,则是看向余慈,里面的情绪不免就有些微妙了。

    余慈则根本不搭理,只与身边薛平治、士如真君低声交谈,似乎对楼外的斗符,都缺乏关注,又像是为同样迷惑的同伴,做一番解释。

    不论他在做什么,都无人能从中得到任何有意义的信息。

    如此微妙的情形,一直持续到辛乙开口发笑:“好家伙,祭炼?”

    大部分都是糊涂,却也有像蓝学桢之流,脱口应和:“果然是祭炼!”

    “怎么是祭炼?”

    三言两句,众多修士的思路又给弄乱套了。

    辛乙则适时起到解惑的作用:“这位离尘宗的道友,当真深有巧思,你画你的,我炼我的……对法器的祭炼之法,能给他用到这里,也可谓奇思妙想、‘不滞于物’了。”

    经由辛乙这么一提醒,有眼尖的就看到了:

    “千宝道人手上掐的,正是地煞手决!”

    此言一出,之前述玄楼上滞后的气氛,便是轰然热烈起来。

    不管是符法上的内行、外行,“祭炼”这种事儿,大伙都懂,谁还没有一件与心意相合的法器、法宝?

    人们也都知道,祭炼之术,根源还真是符法。若千宝道人真用这般手段,谁也不能说他违规。

    可这又是什么道理?

    凭什么作用在法器、法宝等实体之上的祭炼之术,能用在斗符上,而且效果还相当不错?

    当下就有性子急的,直接叫道:“还请天君为我们解惑!”

    一时应和者众。

    哪知道,一直以来好为人师的辛天君,这时候却使了个狡猾:

    “天君?在座的天君可不是一个……”

    他此话一出,众修士的视线“刷刷刷”全落到另一侧余慈身上。

    至于楚天君之流……又不是神意攻伐,就不要凑热闹了吧。

    可惜,余慈此时可谓水泼不进,眼都不眨一下,便回道:“辛天君是天下公认的炼器宗师,经手的法器、法宝不计其数,至于在下,从头祭炼的法器,还没有一个超过十重天的,实不敢在此大庭广众之下出丑。”

    听他这么说,满楼修士也是哑然。

    也只有在这种时段,人们才能想到,他们面前的渊虚天君,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位修道不超过一甲子的“新锐后进”。

    论经验、论积累,简直匮乏得让人……嫉妒啊!

    能以如此经历,凌驾于万万人之上,拥有他人千年万年也难以实现的成就,等到经验、积累足够了,还有他们的活路吗?

    辛乙为之失笑,不再和余慈纠缠,直接便道:“那我就再说说。要说祭炼用在别处,理论上是完全可行的。祭炼的本质嘛,就是是灵昧……咳,不好意思,说顺口了,我是说,祭炼就是人的心神与某种天地法则构造的融合,这一点,大伙应该明白。”

    述玄楼上的修士,没有水平特别差的,听得是心领神会。

    仅有的几位已经接触到“天人九法”层次的强人,也知道,辛乙真正想说的是:

    祭炼本质就是灵昧法则与造化法则的某种“媾和”方式。通过心神与特殊法则构造——通常来说就是法器的结合,达到更方便运使法则力量的效果。

    当然,具体的理论要更复杂:人之本身也是造化成就,和法器结构迥然不同,如何在不同的结构之间取得平衡、实现融合,且保持“人”的主体地位,不耽误修行精进,是能够让人钻研一辈子的大学问。

    辛乙就是陷在里面出不来的典型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