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内景外成 天地如一(上)

    此言一出,述玄楼内外,眸光打闪,齐齐聚焦过来,相关心绪更是复杂多变。

    有相当一部分人,还是带了点儿惊喜的:

    等渊虚天君过去,其虚弱的本质就暴露了吗?

    作为视线的焦点,千宝道人微愕,但他也是七窍玲珑之人,哈哈一笑,并不多问,直接站起身来:

    “成!看在你师傅份儿,师叔我勉为其难,也不要报酬,白帮你一回!”

    他看似说笑,其实是排除掉了离尘宗之参与此间分配的可能。

    但如此这般,也仅仅是打消了某些人极少部分的疑虑而已。

    千宝道人慢步出了述玄楼,去寻他的对手。他步迈得不紧不慢,但心念转动却是非常迅捷。

    他到这儿,并不是当真看戏来着,也不是像对余慈所说的那样,来凑个数,抵消个强手之类。

    嘻嘻哈哈的外表下,千宝道人一直在冷眼旁观。

    多少年来,离尘宗和洗玉盟有千里万缕的联系,作为核心弟的千宝道人,往来频繁,对这边的生态最是清楚不过,某种程度上,甚至比洗玉盟内部的某些人,都要更了解。

    他一直在琢磨正一道和海商会斜刺里杀出来,其背后的因由。

    明眼人都知道,这两家出面,争一个对他们而言,全无意义的所在,十有八,是与洗玉盟内部某宗门有交易。

    照目前这种情况,洗玉盟各个核心宗门,已经是把几处虚空世界,在内部瓜分完毕,但总有那么一两处,需要竞争,那时候,才是要动真格,各个宗门的符法大能,都要轮番出手,也是这一场碧霄清谈的真正**所在。

    以余慈那惊艳绝伦的符法造诣,恐怕已经是被人请去,增加胜算。

    如此算来,竞争对手还真无所谓……“有所谓”也没办法,目前规则之下,谁也无法置疑余慈的资格。

    就算想使绊,折腾“死星”做什么?

    伤不到余慈半根汗毛,还只能将其激怒,然后由他们自己消受。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这是“自己人”在背后捅刀!

    某些人恐怕就是打着“釜底抽薪”的主意,先把这位渊虚天君的后路抄了,回头大可假模假样地做一场置换,把他在那处重要虚空世界的股份剔除掉。

    这种事情,在洗玉盟内部,并不罕见。

    就他与薛平治交谈时捕捉的话风,还有碧霄清谈开始前后,各方的反应,千宝道人已经能够确定,和余慈结盟的,必是飞魂城无疑。

    并不是说,飞魂城、夏夫人就是幕后黑手。

    毕竟,飞魂城还有盟友,还有附庸。

    千宝道人对里面的弯弯绕绕实在太熟,想到飞魂城,随便就能拎出一串儿相关宗门,包括他们的具体情况。

    作为洗玉盟“三天”之一,飞魂城的“势力”还是比较大的,在“地十五人宗”之内,其盟友和附庸宗门便有个之多,与清虚道德宗持平,较四明宗和浩然宗那一派,还要多一个。

    不过劣势则在于鱼龙混杂,向心力有些问题。

    作为核心的飞魂城,铁杆盟友自然是同源而出的千山教,可后者只是一个人阶宗门,实力偏弱,飞魂城本身也是内耗严重。相对而言,两个地阶盟友百叠门和五绝馆,都是实力坚强,只比飞魂城略低一线而已。

    除此以外,像什么海崖宗、千奇宗、金幢教,虽各有特色,但良莠不齐,靠过来的时间也不是太长,只是在幽灿和夏夫人的手腕下,拼合在一起罢了。

    这样的联盟,出问题、扯后腿是正常的。

    但并不等于他们就要容许此类事件发生,若这回忍下了,后头还不知会出什么妖蛾,吃什么闷亏。

    这就是在洗玉盟的生态。

    此类生态,不只是飞魂城这一派独有,包括与其竞争的清虚道德宗,还有成双结对、构成另一个平衡点的四明宗和浩然宗,上清宗破灭之后,整个洗玉盟的格局就是如此。

    除“三天”之外,地十五人宗,以及数百家盛阶宗门,都要站队划界。

    其宗门等阶越往下,左右摇摆的空间越大,像“盛阶”与“和阶”宗门,今日投靠这家,明天投靠那家,都没有太大问题。

    但“地十五人宗”这二十四家门派,绝大部分的立场已经数千年以上没有变动过了。

    比如纯阳门,便是数劫以来,一直跟随清虚道德宗,亦步亦趋。

    又比如千山教,与飞魂城同属巫门一脉,就是嚷嚷着要翻脸,也不会有人信的。

    当然,除了站队,还可以严守立。

    这里面也有两种情况,

    其一如飞羽堡,实力不俗,自成体系,又有个老不死的坐镇,完全有左右逢源的资格,同样类型的又有八极宗。

    其二如曾经的赤霄天,因为杀手宗门的性质,不存在任何立场,但也自然给排除在决策圈之外,还有一些不自量力想要“左右逢源”的,如今天的灵辰宗,就是典型。

    如此站队划界,也不是说各个派系之间水火不融,而是某种平衡生态的需要。

    当年上清宗在时,已经有所显现,这些年则是变本加厉,里面的关系错乱复杂,没有人指点,且不深入观察个十年八载,绝无法理清楚。

    是上清宗留下记忆太过“深刻”的缘故?

    正是由于这种生态,使得洗玉盟能够在上清宗魔劫、天地大劫的连番冲击下,依旧维持相对的稳定,而对于千宝道人这样性情的人来说,只能是庆幸没有生在北地三湖了……

    在离尘宗,看不惯至少可以远远躲开,可在这里,在周覆一切的大网,又能躲到哪儿去呢?

    目前,余慈是以其不可思议的能力硬顶,可明枪暗箭,能支撑到几时?

    千宝道人心越是明白,越是担忧。

    可如今他能做的,只有眼下这么一点儿微不足道的事情罢了。

    千宝道人来到述玄楼外,静待自己的对手出现。

    他心里想:最好是出来一个“上驷”,火狱真君最好,乔休真君也凑合,只要兑了,少输当赢嘛……

    然而,对面站出来的人影,让他失望了。

    来人等身材,便是穿着道袍,也没多少出尘之气,看上去倒是精瘦干练,眸光犀利,不是好欺之辈。

    对方他也认得,是此界知名的符修天风散人。虽是散修出身,但一步一个脚印修炼到真人境界,一身所学极是扎实,比当初被噬原虫催化的南宫城,可要强出太多。

    就算他在全盛状态,胜机也极是渺茫,更不用说是在今日。

    正一道和海商会还是精打细算哪!

    难得他们还能稳住阵脚,留了张天吉和乔休两个小劫法宗师,怎么算还是那边更有机会!

    至于本局……好吧,这回轮到对方选题。

    归真法,归真法!

    千宝道人喃喃祷告,虽说胜算真不大,可是他也绝不想输,那么,就只有这个看起来比较合他胃口的比法,才更多胜算。

    可惜,似乎所有的运道都被第一局的火焰烧光了,天风散人没遂他的意,冷静道:

    “一色法!”

    千宝道人闭了闭眼,不假掩饰地露出苦笑。

    这是看老境界低,又有伤在身,往死里欺负啊!

    今日“分云斗符”的五种方式,万象法主控制、羽落法看巧思、星罗法重大局、归真法需灵性,唯有这一色法,要的是“水天一色,横无际涯”。

    就是对一处极大范围的环境,以符法进行控制、渲染,彼此争抢“地盘”,考验的是符法在“宏大”领域的造诣,故而修为境界是重之重,稍逊一筹,场面上就很是难看,可谓胜即大胜、败即惨败。

    千宝道人本还想挣扎一下,正要开口,却见对面天风散人抢先一步:

    “我选天色!”

    千宝道人苦笑:“那我就是水色了?”

    所谓天色、水色,其实就是晴与阴的差别,就是要斗符双方,通过对云气的控制,使此天象弥扩水天之间,也是一色法最经典的颜色分类。

    若换了别日,千宝道人巴不得如此,毕竟“水色”与他的“千宝池”对应,最好施为。

    可如今,经过刚刚余慈对“帝钟”神通的应用,这一片天地,正是阳气最盛之时,谁选“天色”,便是顺时而动,对应的那个,自然就是逆势而为。

    虽说为平衡起见,根据自然天气的不同,有“先手五息”的规定,但这绝不足以抵消目前的差距。

    千宝道人往述玄楼上撇了一眼,因为角度问题,没看到余慈的表情,但想来好看不到哪儿去。

    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真的不给活路啊……

    不管怎样,选人、选题、选先的流程都已经走完,不能再有所更易。

    斗符双方只等那一声象征开始的清罄之音了。

    千宝道人微瞑双目,气机流转,尽可能调整到最佳状态,他也准备将身上伤势暂时强压下去,不去管结果,却定要奋力一搏!

    目前的好消息是,刚刚余慈“诠释”大日的余波,似乎还在发挥作用。

    特别是当他静下心来,便有氤氲暖意,仿佛是一块温玉,在胸腹间来回滚动。

    当他注意转移过去的时候,连神魂都受到滋养,非常舒服,以至于几乎感觉不到伤势的拖累。

    不过,这种待遇,是他一人独享吗?

    恭贺黑耀剑尊书友冲关精进,成就盟主尊位。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