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仙都锁日 连脉通玄(下)

    同样没有指名道姓,可这话来得太损了。

    不是圣人,那就是小人?

    刚刚还说局面“含含糊糊”的那位,在这事儿上……照样含糊了。

    原因无他,只因为接他话的,就是坐在主宾位上的辛乙!

    别说这辛乙背靠八景宫,就是单拉出来,以其炼器、符法双绝,又掌握自辟天地无上神通的大才,便是地仙在此,也要礼让三分,在座的,除了夏夫人、楚原湘等有限几人外,哪个也没资格与他较真争辩。

    另一边,千宝道人倒是认出来,先期开口的乃是碧波水府百善堂堂首阚兴离。

    作为洗玉盟中,位置最靠南的地阶宗门,虽然坐掌沧江黄金水道,可一直以来,都有些游离于核心之外,不过随着北地魔劫四起,其地理上的劣势反而成了优势,十多年里,一直窝在沧江两岸,闷声发大财,据说实力上涨得极快。

    阚兴离虽是长生真人,但其本人在碧波水府,大约是坐六望五,要是在洗玉盟,怕不是要排到百名开外。在这述玄楼上,恐怕也就是和千宝道人争争座次,还真没那个胆色站到辛乙对立面去。

    还好,能坐到述玄楼内的,别的不说,脸皮的厚度倒是远在平均水准之上。阚兴离见势头不好,只当听不到,闭上嘴巴,只举杯饮酒,稍做掩饰。

    问题在于,阚兴离想要淡化处理,却还有人不乐意。

    就在千宝道人身边,薛平治平淡开口:

    “辛天君乃是当世符法大家,想来对当前局面,有不同的看法?”

    辛乙笑眯眯地向这边拱拱手:

    “难得薛娘娘称赞,先谢过了。其实我这儿就一个意思,设身处地不容易,我和广微有两劫的交情,也不敢说能当他肚里蛔虫……当然,更不会给他上眼药。你看,天吉真君那里,脸色可不太好。”

    楼里的话音,只要不是特别收束,楼外观景云台上也是能听到的。

    突然被辛乙把话题甩到头上,张天吉愣了一愣,有些尴尬。

    刚刚他正是因为广微真人的一记缓手,心里有些恼火,没想到这也被辛乙看破。

    但此时他是万万不能承认,也不能分辨的,只能苦笑着向楼上拱拱手,做足了姿态,希望辛乙放他这一回。

    述玄楼内外,大多数人并不奇怪辛乙的态度,毕竟据说他和广微真人只差没拜把子了,阚兴离讽刺余慈的时候,其实也是扫到了广微真人,暗指其迂腐,甚至于公私不分。

    辛乙打抱不平也是情理中事,就是那赤膊上阵的姿态,未免“不拘小节”了点儿。

    既然明白了他的态度,便有人附和道:“天君说的是,广微真人老辣圆融,不计较一时一地的得失,到收官之时,胜负仍未……”

    辛乙“哈”地一声笑,直接翻动白眼:“又不是当真下棋,哪有官子一说?”

    大爷其实您姓“苟”吧?这脸说翻就翻……

    想附和两声、凑个近乎的,正是澹水观的大知客李道情,此时一张白脸也是给噎得发红,哑然无语。

    辛乙根本不理他,环视一周,就那么曲指算道:

    “现在渊虚天君的符法脉络很清楚了,太乙烟都星火符,十二窍;太阳九芒十乌符,二十四窍;就算再加上更进一层的太上圆光流金火铃符吧,三十六窍。

    “加起来也就是七十二窍,最多占用五分之一的点位,况且既然是连脉符,总有部分重合,只贯气可也,无需占位——上清宗这一手连气通脉、叠窍合形、精益求精的功夫,我们八景宫也是自叹不如的,弄得好了,六十足矣!

    “那时候,这一路符法神通成就,广微怎么应付?算来算去,广微能撑到中盘,就算他的本事啦……脸皮薄,强上阵,就是这种下场!”

    辛乙话中殊不客气,不给广微真人留一点儿颜面。

    可架不住人家关系亲近,楼内楼外,没有一个敢表示异议,就是张天吉也得苦笑听着。

    他这一番话,倒是让千宝道人听得心花怒放。

    然而没有高兴太久,便有人忍不住开口辩论:“若按天君之意,那位渊虚天君的优势尽在前半程,广微真人更应该击其中流,打破符形,不使之从容蓄势,拖到中盘以后,再扳回局面,才是正道。那一步缓手,究竟是何道理?”

    这话说得有点儿诛心了。

    众人视之,乃是纯阳门在此间的主事蓝学桢,也是纯阳门最精擅符法的几人之一。

    “都说了不是蛔虫,你还硬往上推,又算什么道理?”

    辛乙笑呵呵回应,看得出来,他对这种道理上的争辩,没有任何情绪或偏见,相反,他很有兴趣和耐心:

    “既然我不是蛔虫,就不猜广微的心思了,咱们只看棋局。”

    辛乙袍袖一翻,虚空棋盘显形,直接将外间棋局复刻了过来,而且是余慈排出第十一个窍眼,广微真人将断未断之时。

    他粗短的手指,在棋盘上划过,却没有指向最具争议的余慈棋形所在,而是圈住了广微真人当时的布局。

    “广微布局很活,虽然后面用的是天将云车五雷法,可当时至少是做了三种准备,不管是飞、是挡、是尖,都有一种变化,我相信,再有一到两手,变化可能会再多出一倍。

    “可惜,这时候,渊虚天君的棋形露了破绽,而距离第一符完成,也只剩下一手,确实,一个冲断就能打掉,可偏偏这一着,不在预设的变化之中。这位……蓝道友是吧,你会怎么选呢?”

    蓝学桢吸了口气:“还是要断!广微真人完可通过这一手夺回先机,顺势进入绞杀局面,以攻代守,徐徐布局,这正是他的强项。”

    “先机?那也要夺得回来呀!”

    辛乙笑眯眯地在棋盘上一抹,上面的棋路便又倒退回过,直到余慈除座子之外的第三子落下之时。

    “渊虚天君走得比较直,我大概是在第四手,知道渊虚天君想要走什么符形,广微的预见之力不在我之下,又有直接的气机感应,我估摸着,起码要比我提前一子知晓。所以他在应手之时,明显有一个变动。”

    说话间,也拟化出广微的落子情况,经他这么一提醒,只要是深谙符法的修士,都看出了端倪,便是蓝学桢也不自觉点头。

    “渊虚天君已经把符形窍眼都给演示出来了,大概的思路,大伙儿都明白,不要看他以后的行棋,就从这儿推衍一番,反正那个破绽肯定会出现的……又会出现在哪儿呢?”

    不管懂不懂行的,都听出了辛乙话中深意。

    这时候,广微真人的长考还没有结束,懂得符法的修士一个个够着脖子往这边小棋盘上瞅,小有争论,那些门外汉可就尴尬了,只能对视苦笑。

    其实这也没有花多长时间,比如蓝学桢,才看了三五息时间,脸上就有些发僵。

    他算出的“破绽”位置,至少比现实棋盘上横偏了三道!

    其余人等,得出的结论也差不多。

    一时间,述玄楼内静默了,只听得辛乙悠悠话音:

    “太乙烟都星火符,源出诸天飞星之术,是构成天垣本命金符的一条。既曰飞星,便有天星变化,因时而动,这些东西,湖上那些魔怔的小家伙儿们不明白,蓝道友怎么也糊涂了?还好,从这儿看,广微没有糊涂……

    “可最终,他还是功亏一篑,就算面对着渊虚天君的棋形破绽,也不能下手……为什么?”

    辛乙环顾楼内修士,嘿然道:

    “他来不及!

    “从头到尾,广微都是给渊虚天君牵着走,他先后用了八着,意图限制渊虚天君的棋路,同时寓守于攻,准备了三个后手,就是我上去,也未必能强到哪儿去。

    “可是,和上清符法比窍眼多寡,就等于是和论剑轩比哪家的剑利,以我之短,对彼之长,哪能讨得了好?天将云车五雷法,只见云车,不见天将,只临时将就,用出来半个,若不是那一记缓手,这半个也难成形。

    “缓过一手,还有余裕完成变形的半符,若是进入绞杀,和渊虚天君去比划哪个成符快?哪个窍眼少?还是说,你们真把这一局当成了下棋,对渊虚天君的乱战搏杀能力不抱信心呢?”

    满楼修士持续哑然。

    蓝学桢脸上青红交错,尴尬万分。

    现在,他终于明白过来,若广微真人按他的思路,说不定在第十二、三手的时候,便要脆败出局。

    这是寻常棋局绝不可能出现的情况,但在星罗法上,不是不可能。

    当然,广微真人没有去做,那个被快速扫出局的,仿佛是变成了他自己。

    和蓝学桢同样感觉的,述玄楼内外,绝不是一个两个。

    “不过呢,渊虚天君确实是动心眼儿了。”

    辛乙摸着下巴,笑道:“在出言要求执先之时,还有,在座子之时,可都一点儿不客气。前者是要抢占主动,后者则是逼着广微应手,誓要决胜于中盘之前……所以说,广微脸皮薄呢,要是我在,就是不要这张老脸,也要说‘老子从没下过棋’,先抢了先再说!”

    他那张老脸确实厚实,说得也是理直气壮,满楼修士却没有嘲笑他的心思,有的,只是沉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