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仙都锁日 连脉通玄(上)

    “断了没有?断了没有?”

    吴景毫无疑问就是闭眼修士中的一个。

    他虽是在问话,林双木则怀疑,在这种情境之下,他耳朵里还能再接收声音吗?

    林双木倒是从头看到尾。

    广微散人落子,贴着自家棋形,寻寻常常尖了一着,将出未出。

    缓手!

    怎么是缓手?

    林双木的困惑,很快在火山爆发式的欢呼声中给冲散了。

    整个洗玉湖似已沸腾,四面八方全都是欢呼的人群。

    吴景和那个插话修士直接抱在一起,老道士伸臂高呼,又抚须大笑。

    这种场面,在林双木的记忆里,也只在本劫之初,确认天地大劫过去,劫后余生的修士喜极而泣的场面,才能稳胜一筹。

    这未免也太夸张了!

    但很快,随着云端的关键人物,也就是渊虚天君微微一笑,湖上又骤然静寂下来。

    余慈径直落子,第十二窍眼!

    符形终现。

    “是十二窍!”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瞬息之后,又归于静寂,湖上微冷——不是气氛,而是在此刹那间,天上云层已然合拢,将正午的骄阳遮蔽在云后,只留一圈光晕和隐隐的金边。

    林双木眨眨眼,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这一刻,由于聚拢的云气厚薄不等,透光程度也不一样,以至于在人的视觉中,生出了层次感和纵深感。

    乍一看去,仿佛是一片绵延的仙都楼阁,正好将日轮安置在中心位置,层层关门闭阖,以至于无法得睹。

    “中心”这一词儿也不是轻易说出来的,因为在云层合拢的此刻,太阳正好运动到棋局开始之初,余慈和广微真人以座子“割开”的交叉长痕中心点上——这里不算是天穹的中央,可在视觉效果上,也没什么差别了。

    也许是巧合?

    毕竟随着身处位置的不同,也会有些差异。

    可如此多的“巧合”碰在一处,又如何不让人生出“鬼斧神工”式的惊叹?

    符形的成就,远不止是结束。

    随着棋盘上十二处窍眼上,白子光芒冲霄,云气随之流动变化。

    仿佛有人用力推开了仙都的大门,属于太阳的光和热,就从“门扉”中迫不及待地透出来,吹卷并穿透了空中叠合的云气,每一层都似是内蕴着充沛的火力,喷吐烟霞。

    由此更衬托出“仙都”主体,高踞云端,如传说中上古日神所居,危险而华美,直要把人的心神,都牵引到那恢宏的结构里去。

    堪称美轮美奂的场景,让广微真人都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继而微微苦笑。

    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

    余慈所施这一道符箓,在他这样的符法宗师眼中,本身算不得多么深奥莫测,他甚至在余慈起手后不久,就看出来,这是构成天垣本命金符的“诸天星法”中,“诛邪”部、十二元辰级别的“太乙烟都星火符”。

    这是一道还丹修士都能完美掌握的符箓,难度绝对不高。

    可余慈竟然通过对云气精妙入微的控制,以及对天上太阳照射角度的利用,形成了一种堪称是“天人交感”的大势,使得威力平平的符箓,发挥出远超极限的威能。

    对类似的手段和效果,世人常常如此形容:

    如有神助!

    更不用说,在此期间,余慈用那般坦荡而绝妙的手法,以“太乙烟都星火符”为教具,给水天之间万千修士,清晰讲述了有关于符箓结构搭建和“气通天真、独具其神”的最根本奥义。

    若他少时也能有幸观睹,至少要省五年苦功!

    朱太乙……你困守离尘宗数百年,终是守来这样一块瑰宝。

    莫非上清宗复兴,也是天数?

    广微真人微微摇头,故人有徒如此,他欣慰之余,也是压力沉沉。

    毕竟,与他对奕的,绝不是一只需要人呵护的雏鸟,而是展翅冲霄、遮云蔽日的大鹏。

    更是一位必须要全身心投入,才可能抵御的强敌!

    仅就目前而言,他的评价是:

    可敬可畏!

    广微真人眸光平视,沉着落子。

    之前虽有一着所谓的“缓手”,但他自家的棋形、符形丝毫不乱,随这一子落下,天外云气同样拟化成形,化为一具四匹天马牵动的大车,闷头向那片仙都楼阁冲撞过去。

    天际轰然巨响,但见烟霞层涌,守如坚城,点点火星如雨飞落;又可见天马奔腾,飞雷掣电,形如实质车走雷声。

    洗玉湖上,四面八方,欢呼、怪啸如雷,刹那间推至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前面的符法演示,或许已经让一众符修心满意足,却还是比不过当下既精彩又热闹的恢宏场面。

    余慈和广微真人视线相交,都是一笑。

    余慈再次落子,他已经大部分脱离了棋盘上的法度,但谁还会在意呢?

    第十三个窍眼点下,高空之上,再生微妙变化。

    大日隐于云后,光芒似透非透,而云气排列之间,仙都楼阁轮廓越发清晰、层次也越发分明。

    “一、二、三……”

    “多少层来着?”

    “二十三?不,二十四,肯定是二十四层!”

    现在兴高采烈的变成了那些外行人,一众符修在极度专注之下,反而安静许多,只是与同伴、与身边人低声议论。

    吴景、插话修士和老道士三个也形成一个小圈子,还有人正试图加入进来,三人也来者不拒。

    目前这玄奥手法,已经不是单个人、少数人能在短时间理清的了。

    林双木也在一旁听着,半懂不懂,只听出来,似乎余慈这一记落子,是在原有符箓的基础上,重新排布气象,共立下天阙二十四层,刚刚落子,已有一层开启。

    看其中的脉络,似乎是一子对应一层,既清晰,又精妙,更充盈着绝对的自信。

    “就是说,渊虚天君明示,下一道符是二十四窍?”

    “十有**是如此。”

    老道士已经有点儿跟不上趟了,呆呆问道:“为什么是下一道符?不是继续来吗?”

    便有人嘲笑他:“蠢货,前一道符的符形已经圆满了,再增一窍都是败笔!而且,这看这气机运转的层次,相应的变化,早已经超出了原来的范畴,完全不一样,之前就像是上台阶,现在已经飞起来了……”

    “可明明是一体的呀?”

    “这就是手法……哎?看着眼熟,什么手法来着?”

    “是一气连脉……”

    “哪个?”

    众修士都把视线移到刚刚开口的吴景脸上,却见他整张脸都是通红,眼角瞪得都要裂开,直视天空,竟没有稍臾离开。

    “快,快拿蜃影玉简,这是连脉符,是上清秘传的连脉符!”

    一道符箓成就之后,重开新符,但并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在原有符箓基础上,超拔提升,继而展开全新一层的变化,持续完善、提升。如此可分可合,将“贯气通脉”的微妙发挥到极致,正是当年上清宗傲视群伦,独步天下的连脉符!

    此类符法,上清鼎灭之后,也流传出去一些,可又有哪个能比得上渊虚天君这位上清嫡传,亲身演示?

    这可是传说中,直指神通层面的符法秘技啊!

    洗玉湖上,微风和煦,水波微澜,然而万千修士却是心潮澎湃,起伏的声浪和相应的情绪,也许对奕的双方没有顾及,但述玄楼内外的有心人,都是心知肚明。

    不过,就目前而言,还没有哪一位特别当回事儿,将其摆到台面上来。

    他们也在讨论余慈的符法演示,而且远比湖上修士来得深入。

    “太乙烟都星火符绝无这般变化,后面就应该是大日金乌……是叫这个名吗?”

    “是太阳九芒十乌符。”

    “不管是什么符,这场的胜负差不多没变数了,广微真人的节奏已经给带走了,刚刚那一记缓手……君子可以欺方哪!”

    最后一句,有些酸味儿,但颇有一部分人表示赞同。

    大伙儿都知道,其实最习惯类似“指导棋”的,就是广微真人自己。

    以他的性情,争胜之心本就不高,而当余慈以堂堂正正之姿,展现本应是秘传的符箓精义,别说湖上那些参差不齐的修士,广微真人自己,又岂会没有一些触动?

    熟悉广微真人的都清楚,其毕生所追求的,就是传播符法之精妙,为此,不惜到北荒那样的恶劣荒芜之地,筚路蓝缕,艰难打开局面。

    现在想来,余慈带起虚空棋盘,与其说是要彼此干扰,增加难度,还不如说是坦露心迹,示以诚心。气机感应之下,此时此刻,没有人会比广微真人更清楚余慈做法的意义所在了。

    余慈所做的,毫无疑问正是广微真人最欣赏的。

    如此难得的机遇,由不得他不动心。

    正是这份“动心”,使得他不愿冲断棋形,破坏余慈的符形架构,由此也丧失了先机。此后就算他持续跟进,可在这种氛围之下,没有特别强烈的斗志,几乎没有可能。

    攻心之术当然很精妙,很值得人钦佩,可这种不温不火的局面,实在不是某些人希望看到的。

    “就这么含含糊糊混过去了?”

    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表明了态度,就算没有指名道姓,也没有哪个会产生误解。

    然而,回应他的,是某人的冷笑:

    “以己度人的,不一定都是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