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符形勾神 棋形断魂(下)

    第八十六章符形勾神棋形断魂(下)

    随着观察时间的增加,林双木对当前棋局,渐渐也有了些认识。至少他知道:

    渊虚天君下的是快棋,占了先手后,每一步都是爽利快捷,似乎不需要做任何思考;

    广微真人就要谨慎许多,随棋盘上棋子增加,落子的节奏也有越来越慢的趋势。

    或许是这种原因,也造成了一种现象:

    渊虚天君落子时,各方全神贯注,高度紧张;

    而广微真人长考时,气氛才有一些放松,议论声也比较多。

    林双木便抓住这么一个机会,捅了捅吴景:

    “喂,你觉得胜负如何?”

    “什么?”

    “你在看什么?”

    “哦,你说这局的胜负?俗,太俗!”

    吴景先是狠刷了林双木的脸,又拍了拍自家面颊,让损耗过甚的脑子变得更灵活点儿,随后,才顶着林双木犀利的眼神,回答问题:

    “你看这湖面上,只要是懂点儿符法,恐怕没有一个在乎胜负的。啧,这局棋下得真绝了……用一个词儿:清楚!”

    “噢?”

    此时,广微真人还在长考,吴景就指着余慈落子形成的棋形,让林双木感受:

    “你瞧,手法、脉络、思路、根基,清不清楚?”

    林双木唯有苦笑,幸好这种时候,吴景也不会太在意他是否具备这种眼光。

    吴景嘿嘿发笑,仿佛是痛饮了一觥美酒,有那么点儿晕乎乎的满足感:

    “好啊,真好!这哪是在斗符?分明是在演示,演示你懂?”

    林双木只有点头附和的份儿。

    他已经开始后悔戳弄这位已经有些魔怔的同伴了,可事已至此,他也不能捂耳朵,只能无奈听吴景述说相关的信息。

    吴景就说起来,本以为像这种大能斗符,必然是深奥莫测,云里雾里,无法切身体会,哪知道余慈在落子之时,竟是凿天成窍,气象恢宏,更重要是气机流转,便是相隔千丈、万丈,也清晰似在眼前,配合着水镜等物的影像转呈,等于将自家符法脉络一路演示下来,没有丝毫的隐瞒之处。

    吴景越说越兴奋,到最后已经是手舞足蹈:

    “看,这一符目前为止,共占了十个窍眼,这儿、这儿,还有这儿!这一点最妙,是切割分形的关隘,这样连下来,一共能切成四、不,六、也不对……”

    “是十六个!”

    旁边有修士插话,两船正好相接,相隔也不过数尺而已。那位抬抬下巴,提醒吴景:

    “不能第八十六章符形勾神棋形断魂(下)

    只看表面,要用叠窍合形的眼光去看。”

    吴景斜睨他一眼:“可笑,我说的是叠窍合形后的基本分形。这等玄奥符箓,一看就是千锤百炼过的,真要拆分,老子能给你找一百二十个!”

    插话的修士大怒,正要骂回去,另一侧又有个老道操舟过来,大约是想离水镜更近些,路过时听他们争辩,摇头道:

    “两位实不应做这些意气之争,否则只会迷了心窍。”

    林双木正要附和两声,哪知老道紧接着便说:

    “在老朽看来,目前渊虚天君虽然还没有将此符制好,但意象已出,窍眼数目,也就有三四个,便要排布完成。此时云层间灿然生霞,考究内核,当属火行,一切分形应从此出。如此算来,应该是二七倍数,以十四为宜。如此,或许是一个窍眼,对一个分形,至简至美……”

    “空谈玄理!”

    “狗屁不通!”

    吴景和插话修士同时喝骂,两人对视一眼,再冲老道喷回去:

    “老子看你怎么分!”

    老道士气得胡子都抖起来,直接捋了袖子,却不是要干架,而是指着天空窍眼排布,与二人争论起来。

    林双木听得头痛,也担心他们三个最后还是要大打出手,只能硬着头皮询问,希望能够让几人转移一下注意力:

    “呃,诸位……我说,诸位,我曾听闻,一道灵符,往往是以窍眼多寡区分威力大小,是是,我知道叠窍合形,不过,这十二个窍眼是不是也太少了些?吴老弟,我记得你还丹境界时,摆弄五十窍以内的符箓,也是可以的,如今只有更精通……”

    林双木如此说法,其实也是在暗示其他两人,看,这是个步虚级别的高手,你们两个还丹境界的小修就不要找死贴上去了!

    可现实是,他的一腔好意,全给扫进了湖水里。

    “窍眼和窍眼哪能一样?”

    “既然知道叠窍合形,两窍相叠和十窍相叠是一回事儿?”

    “观此符形,已经把叠窍合形做到了极致,我那五十窍的符箓……怎么比啊!而且,你不要看窍眼,看这气脉流转,便如大江奔流,一往无前,而江底暗流,又是曲折百回,这才是‘一气流转’的真义啊!”

    林双木更是茫然,再想说话,吴景等人已经不再搭理他这个外行,回头说了两顺,又吵成一团,形若疯魔,不可理喻。

    知道不能再劝,只能苦笑观望四下情形。

    一望之下,更是无语。

    大约是余慈展示的符法脉络已经是渐入佳境第八十六章符形勾神棋形断魂(下)

    的缘故,为此而疯魔的绝不是他身边这几位。

    洗玉湖上情况特殊,层叠的封禁阵法,十几万年积累下来,已是形如圣地一般的存在,不知有多少人不远万里而来,一辈子留在这儿,钻研学习。而想要解析,起码要有些符箓的相关基础,所以,这里最不缺就是符修。

    要说,在北地三湖核心之地,见识眼光都是不俗,可像余慈这样,将一道颇为精妙的灵符,堂堂正正演示出来,恐怕百年、千年都难得一见。

    林双木忽有所感,扭头看吴景,只见这一位在争论中,身上气机起伏,隐然竟有通透之意……

    这莫非,已经是有所精进?

    林双木突然就理解了。

    怨不得他们发疯,如果论剑轩的哪位剑仙大能,如此讲述剑义玄理,指点修行,林双木也会疯的。

    正感慨间,那三位突然都断了篇儿,张着嘴,呆呆看天。

    林双木抬头看时,便见天空片断云层仿佛是被吹散的棉絮,正往外扩,稀疏了一些,却和周边云气连为一体,更遮断天上骄阳,只在边角空隙中透出光来。

    其中似乎在酝酿什么东西。

    林双木是真的看不懂,扭头再看水镜,那边显示余慈这边刚落下一子,按照吴景的话说,这应该是此符第十一个窍眼了。

    也在这时候,湖上传来了唏嘘感叹之声:

    “妙啊,妙啊!”

    “原来是这么转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不是叠窍合形百千回,哪能有这等法理?”

    “看情况,如今最多还有两窍,最少一窍便可尽现本来面目。”

    “十二窍、还是十三窍都无碍大局,此符要是细细解说传授,连通神小修都能运使自如,可就是用到真人境界,也半点儿都不过时,这才是化繁为简的精妙之处啊!”

    “正是如此,此符属火行。同样是火,庸人取于自身,以气化之;高人取于天地,以意相驭。你看这阳光照下……啊呀,不好!”

    不只是哪个人起了头,湖上先是隐隐骚动,继而一阵大哗,先是从一处响起,很快不知几百几千人都指向天空、或是水镜,嗷嗷叫唤:

    “要断了,要断了!”

    林双木勉强懂一点儿棋艺,受了点醒,蓦然发现,不管天上云气如何化形,只看棋盘上的局势,余慈或许太过讲窍符形窍眼的布局,以至于在棋形上露了好大的破绽,等于双方交战,空门大开。

    只要稍懂棋的人,对如此明显的破绽,绝没有漏过的道理。第八十六章符形勾神棋形断魂(下)

    广微真人已经持子在手,只观其视线所指,显然是要发力了。

    星罗之法,终究还有“棋艺”的因素啊!

    林双木正摇头的时候,耳朵猛地轰鸣。

    “广微真人要冲断棋形”的消息,已经是瘟疫般传播开来,而洗玉湖上的氛围,也在长时间酝酿、挤压、刺激之下,突破了某个临界点,一时间整个湖上都响起了惨绝人寰的哀嚎声、咒骂声,错乱嘈杂,沸反盈天。

    虽然混乱,但细听来,都是诅咒广微真人败坏好局、又或乞求他放过一手的。

    林双木听得失笑,渊虚天君什么时候竟然有了如此人气?

    当然,这不是什么人气高低的问题,而是水天之间,所有符修都绝不乐意看到,广微真人一个冲断,打断掉马上就要展露最深层玄奥的符形筋脉。

    虽然在分云斗符之时,尤其是在星罗法中,这是最合理的攻击手段,可在当前情境之下,就等于是把一幅即将完成的绝世画作,硬扯出一个败笔来。

    广微真人真下了手,就是那个拽笔的人!

    洗玉湖上几乎要炸了锅,广微真人偏在此时再次陷入了长考。

    他持子沉吟,成千上万修士的心脏,随他指间沉沉的“棋子”微光,起伏跌宕。

    “不要断,不要断!”

    吴景三个似乎已经忘掉了刚刚的争执,不知是谁起了头,念咒似地连连祈祷,本来面红耳赤的老道士,甚至还连连对天拱手,惶急之情,溢于言表。

    在这种氛围下,就是不明白其中玄奥的,如林双木,心头都隐隐揪了起来。

    但不管湖上的修士如何祷告、诅咒,都不可能影响到对弈双方的判断。

    广微真人长考再久,也是要落子的。

    便在千万道视线集束之下,他食中二指间,沉沉光芒投落。

    这一刻,洗玉湖窒息了。

    有的人,甚至闭上了眼睛。

    直到那“得”声轻音响起,整个洗玉湖仿佛都还在狂风扫荡的悬崖上摇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