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符形勾神 棋形断魂(上)

    能到这里来的修士,最起码的水准还是有的,余慈和广微真人还没有真正出手,二者气机已经彼此冲刷,就像是风中错乱的雨丝,淅淅沥沥、点点滴滴,将观景云台和述玄楼尽都覆盖在内。

    有比较敏感的,便觉得凉意浸浸,不知不觉间已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对峙的双方是通过气机上的冲刷、辨析周边虚空元气分布,测知对方的气机“成色”,为后面的斗符做准备。

    并不像生死决战般凌厉森寒,杀气毕露,却另有一番细腻、深透的意味儿。

    观景云台上,甚至部分修士本能地收拢气机,担心自家虚实被“顺便看透”。

    这时候才有人想到:既然是星罗法,取“星罗棋布”之意,形式上是要下棋的,棋盘呢?

    余慈脸上平静无波,隔空再向广微真人施了一礼,对面,广微真人还礼。

    紧接着,虚空自生波纹。

    余慈这边,纤细的光丝,呈横向排布,依次铺开,共一十九道;

    而广微真人那边,同样的光丝,则为纵向,亦是一十九道。

    光丝纵横,垂直分刻,在虚空同一平面相交,方有接触,便隐隐动荡,随即凝实。

    便在光丝动荡之际,有沉沉真意,自二人处传至,彼此相抵,如一个无形罩子的两边,紧密扣合,严丝合缝,亦是分疆划界,最终将那介入虚实之间的纵横光丝,化为一块棋枰,悬定在虚空之中。

    这一片虚空因为“均衡”的态势,几乎给凝固了。

    旁观修士刺探过来的神意,便像是进了泥潭,凝滞难动。

    “怎么和界域似的?”

    “本来就是!”

    很快,在窃窃私语中,述玄楼内外的修士们便都知道,这是余慈和广微真人将各自界域中的某些特性打入虚空,冲抵妥协,形成了这样一处“棋枰界域”。

    棋枰宽约十尺,较寻常为大,但放在目前环境下,也不是特别出格,甚至还有人觉得看不清呢。

    不免又有人说些酸话,余慈才不管这些,此时棋枰架好,棋手分坐,隔空对峙,倒是触动了他一点儿心绪,引得记忆回转,有些出神。

    记得当年在北荒,他和湛水澄,还曾经到辛乙的自辟天地的“三十六天”中,和辛乙下了一盘棋,当时,旁观的是广微真人。

    而如今,除了那猫儿以外,几个人竟然又汇聚一堂,只不过坐在棋盘两侧的,变成了他和广微真人,辛乙倒成了看客。

    还有,他依旧是个臭棋篓子,几十年下来,没有半分长进。

    当年那遮掩本来面目,战战兢兢的还丹修士,可曾想过,今日之局?

    心之所至,他往述玄楼上看了一眼,扫到了那个矮胖老头。

    辛乙的感应何其敏锐,也转过眼来,两人视线交错。

    余慈面无表情地移开,重新将注意力放在虚空棋盘之上。

    倒是辛乙唔了一声,挠挠下巴,身子略微前倾,表现得更为专注。

    辛乙身份特殊,一举一动,都招人眼球。

    就在他身边不远处,正与与杨朱说话的楚原湘,眼角瞥见这一变化,便笑呵呵转过来话题:

    “看起来,老辛和那位渊虚天君挺投眼缘儿的,你觉得如何?”

    杨朱以玉尺轻击掌心,笑而不语。

    楚原湘也不逼他,就目前而言,他还是对余慈要如何在“星罗法”上胜过广微真人更感兴趣。

    想来述玄楼上绝大部分人,都是这么个想法。

    “星罗法”号称是最接近分云斗符原貌的比斗方式,难度也是最高。

    就是因为它根源于奕棋之法,将修行界原来的“分云”和“斗符”两种流行的活动统一起来。

    “斗符”之道,大略是叠窍合形、拟态取象,考究“画符知窍”、“通脉含灵”;

    “分云”之道,则多是气贯长空、捉云拿雾,考究“一气贯通”、“天人感应”。

    正是夏夫人,用她的巧思,将两种方式移植到棋盘之上。

    纵横十九道、三百六十一处交叉点,象征周天运转;每一处点位就是一个窍眼,是落子的选择,也是制符的限制,不可逾,不可失。

    成一符也可,多符亦可,所成符箓,以云成形,在高空相斗,以决胜负。

    像之前铁陨界那场,其实是用五色棋代替,精彩或也不差,但在大局上的玄奥之处,还是有所不及。

    因为这种方式,融入了棋道之法,除了打通自己的窍眼格局,相应的还要封堵、干扰别人,非常考究取舍之道,也看重大局意识。

    在这上面,符阵很是管用,散形复聚,大局倾压,比单个符箓要有更多变化,也要灵活得多。

    而落到当前的局面上,楚原湘虽对符法也是个半吊子,可也看出来,像余慈和广微真人这样,撇开正常的棋枰不用,各自集气凝意,划线成局,气机交缠,妥协成界域之所在,天然就有干扰冲撞之虞。

    在此情形下,还要排布窍眼,打开局面,难度提升何止十倍?

    所以,楚原湘是真想知道,余慈主动挑选“星罗法”,又是刻意搞出这种局面,究竟是想怎么个玩儿法!

    此时,余慈再向广微散人拱手:“晚辈棋力孱弱,恳请先行。”

    广微真人听他自承棋力不行,也是莞尔,微微颔首。

    余慈心中回忆当年辛乙与湛水澄的棋盘格局,依惯例,在对角星位先后落了两子,凝气如实质,色泽明亮洁白,真如白子一般,落在虚空棋盘上,甚至“得”然有声。

    与之同时,云天生变。

    天上云层,本已经被前番五轮斗符,折腾得支离破碎,此刻更仿佛遭一道开天之剑劈下,霎时分流两边,在晴空中,留下了一道笔直的裂痕。

    这一手出来,述玄楼内外,便有多人赞叹。

    晴空裂痕,看似是发力劈开,其实并非如此。

    实是余慈在落子之时,贯穿窍眼,使之互通,这道裂痕,其实也就是气机勾连的痕迹。

    也就是说,这道裂痕,是纯以虚缈的气机引动天地元气共鸣,自然划分而成,比之强行劈开,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此时,广微真人沉吟不决。

    在余慈落第一子的时候,广微真人只略有些疑惑,而紧接着第二子,他已经面色生变。

    此时虽然恢复了平静,却只有指尖微光闪烁,凝成黑子后,迟迟不出。

    各方修士都是奇怪,这种放在对角星位的座子,只是例行规矩,何至于此?

    难道余慈刚刚强势的开局,还有什么别的学问?

    便在水天之间,一众修士胡思乱想之时,广微真人终于落子。

    虚空中铮然鸣响,如双剑交击,又一道裂痕横架,恰与余慈所划的垂直相交,白云碎片,再次遭劫,被明明确确地划分了四个区域,交错的裂痕就是边界,不管高空风力如何强劲,都难逾雷池一步。

    这一手,虽无新意,却也不比余慈逊色。

    座子落下,才是真正开局。

    余慈信手落子,二人依序而为,转眼就是三五手过去。

    一见之下,不知有多少人暗叫:臭手!

    就算“星罗法”不是真正下棋,可余慈的落子,当真是没有任何章法,湖上有大把人怀有自信,能杀得他七零八落。

    然而,架不住余慈符法造诣太强,天人交感之下,每落一子,都似在碧霄之间开了一处孔眼儿,前后气机连贯,云气受其梳理、贯通,渐有奇形。

    而棋盘之上,也渐渐好看起来。

    这份“好看”,不是指棋局本身,而是黑白棋子,落在虚空棋盘中,星星点点,让人目眩神迷。

    余慈神色平淡,可他手下的白子,却是光芒冲霄;

    广微真人眉间赤霞翻腾,但他所放的黑子,个个幽沉内敛。

    让人看不明白,究竟哪个是攻,哪个是防?

    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因为高空云气虽是辗转化形,轮廓渐明,可不知为什么,酝酿的时间太长,最关键的符形迟迟不出,且两边都是如此。

    难道双方窍眼干扰得太厉害?

    林双木看得头晕眼花,又觉得心神疲惫,不自觉打了个呵欠,忙捂住嘴巴。

    可他身边的吴景,则是呆呆看着水镜之上,转接过来的影像,痴痴呆呆,完全进入了状态。

    两人的表现,可以说是洗玉湖上泾渭分明的形势之代表。

    所谓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不精通此道的,只能看符形相斗,迟迟不出,惹得人好生焦躁。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精通符法的内行人,一个个看得如痴如醉。

    这也让洗玉湖上,进入到了一个非常诡异的状态中。

    懂的、不懂的,两边人互相影响、干扰,甚至还引起了一些冲突,但最终还是对于玄奥未知的好奇心占了上风,就算是看不懂的,也是仰头看个热闹,猜度一番。

    此时此刻,湖上人头涌涌,声音却比争夺铁陨界时低了太多,只有“嗡嗡”议论声,仿佛是水波起伏,时高时低。

    或许正因为如此,起伏的声浪无论如何都压不过虚空棋枰上的落子脆音。

    “得”、“得”声响,一声声仿佛叩击在人们心上。